不是因為總裁,而是總裁的女朋友。

0

氣場比總裁還強,如果總裁平時的氣場是三米三,那麼總裁女朋友的氣場就是六米六,而在女朋友的對比之下,總裁的氣場已經不足一米八了。

等穆爾·唐納德帶著葉靈上了總裁專用電梯之後,寂靜一片的大廳里頓時熱鬧了起來。

而珍妮·勞倫就是眾人的中心。

「誒!你和總裁一起進來的,那個女人是總裁的女朋友嗎?」

「是吧。」珍妮·勞倫不確定的說,「如果那位承認的話。」

重生:將門毒女 但是即使不承認是男女朋友,總裁也是很令人羨慕的,不像它。

算了,想什麼呢。

總歸,還是有命的不是嗎?

而珍妮·勞倫這個回答讓一眾人都感覺到非常的吃驚,更多的是以為珍妮·勞倫是在瞎說。

「難道那個女人不喜歡總裁?」

「怎麼可能!總裁可是我國第一大企業家的老闆,怎麼可能會有人在總裁追她,還不喜歡的!」

「那個女人到底是誰,你知道嗎?」

「你們別想了,快去工作吧,那個人的身份不是你們能猜的。」珍妮·勞倫擺了擺手,迅速脫離包圍圈進了電梯。

「切!不想說就不說,我看她也不知道。」

珍妮·勞倫離開之後,其他人忍不住酸言酸語起來,但是更多的還是八卦。

「不過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氣場那麼強,難道是哪個大家族的小姐?」

「就算是大家族的小姐也不應該在我們總裁對他那麼好了還不答應我們總裁吧!」

「說不定是玩欲拒還迎的把戲呢,如果真的要拒絕總裁怎麼可能還讓總裁那麼親近。」

「什麼欲拒還迎,我看那個女人就是已經答應總裁了,聽珍妮·勞倫瞎忽悠!」

「也是,說不定是珍妮·勞倫自己喜歡總裁,在這裡誹謗呢。」

八卦和嫉妒的酸言酸語哪裡都不缺。

樓下的員工們怎麼樣,已經進了總裁辦公室的葉靈和穆爾·唐納德是完全不知道的。

「書架上有書,這是茶葉。」一進總裁辦公室,穆爾·唐納德就獻寶般的將一早就準備好的東西一樣一樣的搬了出來,「還有東方的圍棋,要是都不想,這裡還有電腦,隨便玩,無聊就叫我。」

葉靈看著面前這些穆爾·唐納德並不喜歡,或者說並不了解的東西,眼裡難得的帶上了笑。

「準備了多長時間了?」

「……」穆爾·唐納德這才反應過來他這一番動作暴露了什麼,但是他一點也不慌,抱著葉靈坐在沙發上,頭擱在葉靈的肩膀上,理直氣壯。

「我最近都在公司忙,也不能去找你,盼著你來找我。」

「所以你今天是故意的。」真的是膽肥了,都算計到她頭上了。

穆爾·唐納德心虛的眼神晃蕩了下,但是立刻就變得理直氣壯起來了,「要是沒有今天,你都不會來看我!」

葉靈眼神沉了下來,明顯是生氣了,這是在指責她?

穆爾·唐納德心慌了一瞬間,立刻變得無畏,繼續控訴的看著葉靈。

我才沒有說錯,你本來就沒打算來看我!

「……」葉靈撇過頭,自己寵的,只能繼續寵。

「還不去工作!」

穆爾·唐納德還準備得寸進尺,但是被葉靈拍了下頭,老實的跑去工作了,只是那情緒,要多不情願就有多不情願。

然而葉靈巋然不動,完全不受影響,找了一本書就在沙發上沉浸在書里了。

中途辦公室有人進來回報工作,穆爾·唐納德都示意人聲音小點,勁量不吵到葉靈看書。

這讓穆爾·唐納德那些員工都對葉靈非常的好奇。

聽其他人說總裁把他女朋友帶來了,本來他們是不信的,但是現在人就在總裁辦公室,而且總裁還為了不打擾那位看書讓他們小聲,這就不得不信了。

不過總裁戀愛了,這真的是一件大奇聞。

偉玆·鮑勃即是穆爾·唐納德公司的副總,也是穆爾的發小,他昨晚為了公司的事忙到很晚,天快亮了才睡,今天來公司遲了一小時,一進公司就聽說他那個不解風情的上司加發小有女朋友了。

這可真的是一件驚悚的事,今天難道是愚人節嗎?

偉茲·鮑勃立刻跑到了總裁辦公室,本來是想要打破這個謠言的,卻真的在總裁辦公室看到了一個大美人。

光看岑面就知道是一位冰美人,一位比他這個發小還要冷的美人。

「你女朋友?」保險起見,偉茲·鮑勃還是決定問一下。

穆爾·唐納德看向葉靈,思考了一秒,斬釘截鐵的點頭,「對,我女朋友。」

不過就是聲音有點小,看起來特別的慫。 但是就算穆爾·唐納德聲音小,葉靈也依舊聽到了。

「我什麼時候是你女朋友了?」冰冷的聲音不帶一點質問,但是效果卻更強。

空氣一瞬間特別的尷尬,但是也只是一瞬間,因為穆爾·唐納德特別理直氣壯的控訴葉靈。

「你難道不是我女朋友嗎?你還說了要喜歡我的!」

「……」她什麼時候說,她只是說要試著喜歡,那是要喜歡的意思嗎?差了一個字呢,怎麼能這麼不嚴謹呢。

但是,要寵,「你說是就是。」

聽了葉靈肯定(?)話,穆爾唐納德才重新露出笑容,特別驕傲的看向他發小兼下屬,「我女朋友葉靈。」

???

偉茲·鮑勃嚴重懷疑他發小是不是被掉包了,這傻叉痴漢才不是他那個冷酷無情的發小呢。

當真是沒眼看。

「你在做什麼?」

偉茲·鮑勃聽見這一點也不留情的聲音,臉一黑,這絕對是他發小,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發小。

「布料的問題有線索了,這還真的是我們運氣不好,倉庫里不知道怎麼的進了一直老鼠。」

雖然不是人為的,偉茲·鮑勃也沒多好的心情,畢竟能讓老鼠進倉庫,這就是失職。

至尊霸愛:火爆召喚師太妖孽 而穆爾·唐納德以後完全連臉黑都表達不出來了,真的是倒霉,他怕是八輩子的血霉都倒在這段時間了。

「那就儘快吧這一批貨補上,看倉庫的換了,不能再出這種事了。」

「嘖。」老鼠進倉庫這種事也真的是沒誰了。

「還有,我們送去東方的那一批貨被東方海關扣下了。」他昨晚就是為了這事一晚沒睡。

穆爾·唐納德詫異,「怎麼回事?貨有什麼問題。」

「不是我們這邊的問題,是合作商那邊得罪了人,這一批貨也算是他們的救命貨,要是平時,這一批貨被扣了也就算了,但是現在,我們這一批貨我們也等不起,要找下家嗎?」

「不行!」穆爾·唐納德的態度非常的堅決,「如果我們直接找了下家,信譽就受損了,那邊一點也沒有辦法嗎?」

偉茲·鮑勃搖頭,「沒有,那邊完全不鬆口。」

「哪個海港?」

「啊?」偉茲·鮑勃疑惑了聲,下意識的回答,「xx海關。」

回答過後才發現是誰問的,但是葉靈直接開始打電話了。

「翊夏,xx海關扣下xx公司一批貨,讓那邊放行。」

偉茲·鮑勃立刻反應過來葉靈是在做什麼,期待的看過去,只是很快就自己失望了。

那個翊夏他完全沒有聽過,並不是哪個大人物的名字衣海關那邊的態度,一般的面子肯定不會給。

「海關應該不會亂扣貨的,那一批貨是不是有什麼紕漏?」

「沒有,收貨方得罪了人。」

「那好。」翊夏好奇的問,「你不是做生意的吧,那什麼xx公司也應該和你沒關係吧?」

「穆爾·唐納德的。」

「我知道了。」

光聽聲音就知道那邊的表情一定很猥瑣。

翊夏:他哪裡猥瑣了?

葉靈不理會那邊的揶揄,直接掛斷了電話。

偉茲·鮑勃見葉靈這麼簡單幾句話就完了,更加不抱希望了。

但是穆爾·唐納德卻是非常的信任葉靈,「這件事不用管了,下一批貨等那邊的事解決完后再送。」

「你真的相信你女朋友不過一個電話幾句話就可以解決,那個叫翊的我在到處打探關係的時候可聽都沒聽過!」偉茲·鮑勃震驚的看向穆爾·唐納德。

「那個人我也認識,他說可以就一定可以解決。」穆爾·唐納德安慰的拍了拍他發小的肩膀,「不用擔心,安心等結果就好。」

偉茲·鮑勃還是覺得不可信,但是老闆都這麼說了,他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接下來穆爾·唐納德一如既往地忙,但是比之前好多了,至少有時間去葉靈的城堡了。

只是葉靈卻突然不住城堡了,穆爾·唐納德見突然要住他家的葉靈,很是無奈。

「怎麼突然要來這裡住了?」

「怎麼?不希望我來?」葉靈語氣平淡,但是穆爾·唐納德自覺是個送命題。

「當然不是,只是這裡沒有城堡好,你會不會住不習慣?」穆爾·唐納德抱住葉靈。

城堡里隨便一樣東西都可以買好幾棟這樣的別墅,讓葉靈住這裡真的是委屈葉靈了。

「不會。」葉靈將穆爾·唐納德扒開,一天到晚的抱著,也不嫌累得慌。

「那就好,不過這裡的東西還是需要換一波。」他可以隨便住,但是媳婦來了一定要弄好,可不能隨便。

「嗯。」

葉靈在住到穆爾·唐納德的別墅之後就天天被他拉去公司,拒絕也沒用。

葉靈有時候真的特別想撂擔子不幹,但是想到師姐們也是這樣過來的,就忍了。

男人是要寵的,寵的。

葉靈只能每天這麼催眠自己。

曼德爾·愛德華每天都要綁架珍妮·勞倫,但是綁回去后吸一次血就將人放了。

珍妮·勞倫也知道自己沒有危險,所以也不反抗了,乖乖的被抓去貧一次血。

不過她要是不願意就往穆爾·唐納德那裡跑。

「你怎麼又來了?」穆爾·唐納德臉色不好的看向擅自闖上來的珍妮·勞倫。

珍妮·勞倫也不理穆爾·唐納德,而是到葉靈的面前,雙手合十賣萌,「拜託了,我工作還沒有做完。」

葉靈微微點頭,珍妮·勞倫立刻歡歡喜喜的坐到葉靈的對面開始辦公。

「靈~」穆爾·唐納德坐到葉靈身邊,委委屈屈的撒嬌,「你怎麼能讓她待在這裡。」

「她是在給你工作。」葉靈摸了摸穆爾·唐納德都頭,輕聲說。

「那好吧。」穆爾·唐納德立刻沒有意見了,歡歡喜喜的用頭蹭了蹭葉靈的手,簡直就和大型犬一樣。

珍妮·勞倫在電腦後面吐了吐舌頭,真該讓公司其他人來看看,總裁在葉小姐面前簡直是沒眼看。

而沒有抓到人的曼德爾·愛德華在自己的城堡里跳腳,朝著他的下屬發脾氣。

「一個人類都抓不來!要你們有什麼用!」

「王饒命,那個人類在葉靈那裡,我們真的沒有辦法。」血族趴在地上委委屈屈的。 這血族也是非常的委屈,王和那個人類女人也不知道是在玩什麼抓了放放了抓。

而那個人類女人,樂意的時候不反抗,不樂意了就王那位大人那裡跑,而且也不知道怎麼的,那個人每一次都可以提前知道他們的行動。

讓他們想要出其不意的抓人都不行。

「滾!」曼德爾·愛德華心煩的吼到。

那血族立刻就跑了,只留他的王一個人在城堡里暴躁。

最終,曼德爾·愛德華跑到了葉靈面前。

穆爾·唐納德看著突然出現在他家的男人是覺得奇怪的,但是沒有害怕,畢竟他身邊坐著的就是葉靈。

「你是誰?」他甚至還有膽斥責質問曼德爾·愛德華。

曼德爾·愛德華的臉更黑了,葉靈不尊重他也就算了,這個小小的人類也對他如此無禮!

葉靈冷冷的看向曼德爾·愛德華,眼中的警告是明晃晃的。

剛要給這個無力的人類一個教訓的曼德爾·愛德華:「……」

「你為什麼妨礙我的事?」曼德爾·愛德華沉著臉質問葉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