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位,是足足三位!

0

「謝謝兩位老大!」眾人大喜不已。

樓上的動靜很大,這座飯館並沒有設置什麼禁制之類的,對外完全不設防,上面數十人突破,下面之人自然都察覺的到。

「什麼情況?怎麼突然間就突破了?」一些人好奇不已,尤其是一些大修士後期乃至卡在巔峰的高手,更是充滿了期待之意。

宗師境和大修士之境,也是一個不小的門檻。

大修士在天國極多,但宗師境明顯就少了不少。

「好像是什麼靈藥,不會又是仙兒小姐倒騰出來的什麼新產品吧?」

很多人猜測,畢竟樓上就是小飛仙他們這群人,這段時間整個西涼城的人都知道他們這麼一群人,知道小飛仙,弄出了不少的好東西。

眼下成群的人突破,他們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很多。

一聽靈藥,頓時讓在場很多人眼中帶著驚喜之色。

真若是能突破到宗師境,或者哪怕是提高一階,花點靈氣值也是值得啊。

「走,上去看看!」

頓時,幾名大修士後期以上的食客聯袂而上,要去看看情況。 雲夢恬翻了翻白眼,沒有搭理這貨。

吃完午飯。

雲熙果真如他所說,沒有繼續騷擾葉一朵和雲夢恬。

葉一朵帶著雲夢恬,去她公寓那邊,順便帶她去見見房東。

兩個人回去的路上,雲夢恬突然問葉一朵:"朵朵,你覺得雲熙怎麼樣?"

葉一朵毫不猶豫的開口回答:"很煩人!"

雲夢恬笑出聲:"我知道他挺煩人的,只不過,他本性不壞!"

葉一朵點了點頭:"我知道他本性不壞,不然,我對他可就沒那麼客氣了!"

雲夢恬聽到葉一朵說雲熙不壞,明知道這是她先說的,也是實話,可是,她心裡那叫一個不是滋味啊!

畢竟,雲熙已經表明決心,要追求葉一朵了。

可是,自家表哥什麼都沒有想起來。

她心裡有點著急。

她伸手拉著葉一朵的胳膊:"朵朵啊,聽我的,雲熙不適合你!"

葉一朵吃驚的看了一眼雲夢恬:"我也沒有說,他適合我啊!"

雲夢恬噎了一下。

她咽了口唾沫:"我的意思,雲熙這傻逼跟我說,他對你一見鍾情了,老是纏著你,你別搭理他,我感覺你們不適合!"

葉一朵點點頭:"他的確不適合我,跟個小孩一樣,我沒有興趣跟小孩談戀愛,說實在的,他很煩,要不是他是你朋友,我肯定一腳把他踹飛!"

雲夢恬聽到葉一朵這樣說,頓時鬆口氣:"你能這樣想,那再好不過了!"

葉一朵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看葉一朵這個反應,雲夢恬這心裡,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畢竟,好女怕纏郎,現在雲熙死纏爛打的,一副我就是纏著你的模樣。

就算是朵朵現在煩他,這時間長了,指不定如何呢!

雲夢恬越想越覺得,自己要想辦法,讓表哥想起以前的事情來。

下午,雲夢恬跟著葉一朵去了葉一朵住的公寓。

葉一朵帶著她去看了隔壁的公寓,跟葉一朵住的地方,格局一樣,環境也不錯。

看好了之後,雲夢恬就跟房東簽了合同,把房子租下來。

租好房子,雲夢恬就跟葉一朵告辭了。

葉一朵送她出門。

她突然問了一句:"小夢,你現在租房子,以前住在哪裡啊?"

雲夢恬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她結巴了半天,才硬著頭皮說謊:"那個……那個……我們家!對,我們家在倫敦這邊,不是有房子嘛,別墅太空了,我一個人住在很不習慣,覺得空蕩蕩的,難受的緊,這不,看到你也在這邊,我就想過來這邊住,最重要的是,這裡離學校近啊,我家別墅那邊,距離學校太遠,每天耽誤我好多時間!"

聽到雲夢恬的解釋,葉一朵點了點頭:"這樣啊,我明白了,那你什麼時候搬過來?"

雲夢恬想了想:"我看時間吧,反正現在是暑假,也沒那麼著急嘛!"

葉一朵聽到雲夢恬這樣說,便沒有再多問。

葉一朵送雲夢恬離開,就回公寓了。

話說,雲夢恬晚上剛回到家裡,就看見本應該出現在暗夜組織總部的路彥琛,此刻坐在家裡的客廳里。

雲夢恬忍不住眨了眨眼睛,表哥這兩天回家的頻率,有點高啊。

她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坐在旁邊的沙發上:"表哥,你回來了?"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嗯!"

雲夢恬咬了咬嘴唇:"那個……要是沒事的,我就先上樓了!"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坐下!"

雲夢恬被他這個眼神看的,後背有點發涼。

要說表哥失憶后,哪方面改變的最嚴重,那無疑是這個眼神了,感覺比以前更冷厲更兇狠了。

看著就讓雲夢恬覺得恐怖。

她乖乖坐下,突然想起她本來打算的事情。

她討好的看著路彥琛:"表哥,我問你個事!"

路彥琛看著她:"什麼事? 不負時光不負你

雲夢恬立馬笑眯眯的:"是這樣的啊,你最近有沒有去看醫生,你想不起來的那些事情,還有可能想起嗎?還有,你想恢復記憶嗎?"

路彥琛看了她一眼,眼睛里閃過一絲冷冷的幽光:"那些想不起來的事情,有那麼重要嗎?我目前覺得,那些事情,對我沒有什麼影響,我也沒有時間去看醫生!"

雲夢恬頓時有些失落:"好吧,隨你怎麼想吧,我也不瞎操心了,那些事情對你來說,重要不重要,只有你自己清楚,說實在的,我也無權干涉,只希望你以後想起來,不要對自己現在的決定後悔就行!"

路彥琛眉頭蹙的厲害。

聽雲夢恬這麼說,好像自己遺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一般。

他看著雲夢恬:"我忘記的事情……很重要嗎?"

雲夢恬看了看他:"或許吧,這要看那些忘記的人和事,在你心裡占的分量,我又不是你,我哪裡知道你怎麼想的!"

路彥琛沒想到,向來乖巧的雲夢恬,居然因為自己失憶的事情,給自己發小脾氣。

他的眸子沉了沉:"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有時間,我會去找醫生看一看的!"

雲夢恬終於鬆了口氣,只要表哥有這個想法就好。

她看了一眼路彥琛,神情恢復如常:"那我就先上樓了!"

她剛站起來,路彥琛又跟剛才一樣,冷冰冰的來了一句:"坐下!"

雲夢恬這才想起,路彥琛那會讓自己坐下,一副有話要說的模樣。

可是,這半天,他一句話也沒說呢!

她眨了眨眼:"表哥,你有事嗎?"

路彥琛面無表情的看著她:"這個暑假,你要進行為期一個月的野外生存的訓練,地點是熱帶原始森林,具體的經緯度,等你下了飛機就知道了!明天早上就出發!"

雲夢恬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搞得很是懵逼。

她不解的看著路彥琛:"表哥,老大,幹嘛來這樣的突然襲擊啊!"

路彥琛涼涼的看了她一眼:"你最近很閑,還有時間去找房子?我不是說租房子的事情,不著急,讓你先住在家裡嗎?"

雲夢恬想哭,租房子的事情,表哥能這麼快的知道,肯定是雲熙這傢伙告密了。

不用說,雲熙想辦法讓表哥把她弄走,就是想要追求葉一朵,這點她還看不出來嗎!

雲夢恬氣的想把這貨大卸八塊。

可是,現在表哥已經決定了,她知道,說什麼她都要去。

在訓練上,她是不能,也不會退縮的。

想到這裡,她眼珠子轉了轉,突然問路彥琛:"表哥,這次是誰帶我過去啊,訓練的人有多少啊,還有誰?"

路彥琛看她好奇的表情,沉聲道:"柳清清是這次訓練的總負責人,你們聽她的就行,這次參加訓練的人,一百個,小夢,別讓我失望!"

雲夢恬聽到路彥琛的話,神色突然變得前所未有的正經。

她認真的點點頭:"表哥,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雲夢恬說完,就眨巴眨巴眼睛,換了一副表情,笑眯眯的開口道:"表哥,雲熙基本是跟我一同訓練的,這次把我發配過去訓練,雲熙去不去啊?"

路彥琛幽幽的看著雲夢恬:"你很關心雲熙?還是你想讓他跟你一起去?或者說,你喜歡他?"

路彥琛難得一次性問雲夢恬這麼多問題,雲夢恬卻感覺,跟被雷劈了差不多。

她的表情有點扭曲:"我關心他,開什麼國際玩笑,我就是覺得,他的訓練也不能落下!"

當然了,雲夢恬的潛台詞是,我可不能讓他去追朵朵。

路彥琛一副意味深長的表情看著她。

雲夢恬突然想起來,最後一個問題還沒有回答。

她趕緊開口:"我也不喜歡他,我們倆就是哥們情誼,談喜歡的話,就俗氣了不是!"

路彥琛懶得看她在這裡耍寶。

他沉聲道:"雲熙本來的確是不用去的,但是,鑒於他跟我說你租房的事情,我感覺他也太閑了,所以,你們倆一起去!"

雲夢恬興奮的差點跳起來。

她現在只想說,這簡直完美。

雲熙跟自己一起去訓練,她也不用擔心,雲熙會趁著她不在,去追求葉一朵了。

她看了一眼路彥琛,心裡笑呵呵。

要是表哥想起以前的事情,知道自己這麼操心他的感情生活,不知道他會怎麼感謝自己呢!

想到這些,雲夢恬就開心的傻笑。

路彥琛看她那副傻笑的表情,無語的搖搖頭,起身上樓。

這天夜裡,路彥琛做夢裡。

夢裡,他夢到了那個經常做的夢,這個夢,已經困擾他半年多了。

夢中的女孩子,似乎笑著看著自己,可是,不知道怎麼了,他就是看不清楚那張臉。

可是,看到那個模糊的笑臉的時候,他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很緊張,一顆心都被提起來了一樣。

他很想努力看清楚那個人,可是,他往前走,那個人似乎也在後退,始終都是一張模糊的臉。

他忍不住終於問了一句:"你到底是誰?"

可是,留給他的,只有一串清脆的笑聲,還有一聲模模糊糊的小白哥哥。

路彥琛再次從夢中醒來,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他忍不住苦笑。

看來,自己是應該去看看醫生了。

不然的話,那些失去的東西,他永遠不知道是什麼。 費亦行走後,倒水的紀澌鈞,因為水壺太重,用力不當,正在康復的手腕處傳來疼痛,收緊手勁的紀澌鈞,頓了數秒后,再繼續倒水。

倒了水,端起水杯,撿起手機找到赫戰洺的電話后,立刻撥了一通電話過去。

電話那頭正在開會的赫戰洺,手機調了靜音,還是旁邊在開會的人,盯著他手機看,有所察覺的赫戰洺才發現紀澌鈞打電話過來。

撿起手機,從位置起身,「你們先討論,我接個電話。」

拿著手機的赫戰洺推開會議室的門,出到廊道,「喂,澌鈞哥?」讓他別打電話過去煩人,這才多久,他澌鈞哥就自找麻煩了?

「簡言之去找沈東明了,你打算怎麼應對?」

「什麼?」是誰說,這些事情都不關他的事情?別拿這些事情去煩他的?也就在心裡嘀咕幾聲,他可不敢真的跟紀澌鈞說這些,故意氣氣紀澌鈞,「這件事,我還沒收到風聲,我會找人去核實下。」

他的話需要核實?那赫戰洺怎麼敢拿著合同就去找傅存?「你現在知道了?」當初,他帶赫戰洺的時候,教了赫戰洺不少東西,怎麼現在看來,赫戰洺好像什麼都沒學到,連這件事都沒留意到?

那嚴厲的語氣,讓赫戰洺不自覺的在心裡壓力口氣,就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恭恭敬敬,「是,我知道了,訂婚前,赫氏給南氏注資了,拿了部份股權,在董事會上也有點話事權,我會從這方面入手。」

誰說他澌鈞哥,是無業游民,這使喚人還下命令的語氣,聽起來,就不像是什麼好惹的大人物。

「他跟簡言之之間只有利益關係,訂婚宴上,兩個人的關係已經出現裂痕了,你就從這方面入手。」

這個消息肯定不是他跟紀澌鈞說的,那是傅存?想起在車裡,傅存那些話,「澌鈞哥,我拿合同過去的時候,那個傅存好像在找你。」

「我不認識他。」

不認識?

可是這份合同,是紀澌鈞拿給他的,傅存要見的人,應該就是給他這份合同的人了,不是紀澌鈞,難道紀澌鈞背後還有誰?

本以為,他澌鈞哥沒了靠山,要山窮水盡,無路可走,誰知道,又蹦出一股讓人摸不透的勢力,他澌鈞哥的底,花了那麼多年,他還沒摸清楚,「澌鈞哥,那你知道,傅存口中那個先生是誰?」

「儘快,讓簡南兩家反目成仇。」說完紀澌鈞就把電話掛斷,將水杯送到嘴邊。

「嘟嘟嘟……」

看了眼被掛斷的電話。

他澌鈞哥還真是的,多說幾句話會影響壽命?

難道,傅存在找的這個人,是他澌鈞哥的新靠山?

除了這個,沒有更合適的解釋。

也不知道,這個新靠山是什麼來路,不過,從他澌鈞哥出手來看,不管是財力還是勢力都不小,那個傅存,也怪可疑的,到底是什麼來路,小企業的老闆仔,怎麼可能跟梁帥走到一塊?

現在項目的事情,還有不少地方要跟進,又得完成他澌鈞哥交付的任務,恨不得把一個人分兩半用,實在是忙不過來,也只能找他爸幫忙了。

……

醫院。

看完唐娜整理好已經送出去的備份,拿著筆,將一些漏了的東西記下的喬隱,不時咳嗽幾聲,被拉扯的傷口痛到喬隱直皺眉。

「叩叩叩……」

聽見敲門聲的喬隱沒有理會,以為是護士進來送病號服。

進來的人,好像來到他旁邊,如果不是來送病號服的那就是護士來了。

喬隱抬起頭,想要配合驗體溫,卻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喬總。」

小寶出去吃午飯以後,就說要回家了沒過來,也沒說木兮會來看他,完全沒準備的喬隱,在看到木兮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還以為是做夢,直到木兮叫自己,喬隱才知道,這不是做夢,是真的。 邪皇毒妻:腹黑皇后驚天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