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狐小媚可是極品小蘿莉,而狐青娘則是極品少婦,無論和哪一個辦事,那都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0

可是剛纔牛皮已經吹出去了,秦巖實在不好意思下手。

更何況慕容雪菡還在一邊監視。

秦巖尷尬地笑了笑:“不了,下一次吧!你們剛剛晉升,還是趕快鞏固一下吧!”

說罷,秦巖一溜煙地走了,生怕自己忍不住跳進浴池裏。

看到秦巖走了,狐青娘反而激起了心中的不甘,她決定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的伺候秦巖。

女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男人不想要的時候,她們偏偏要給你,攔都攔不住。 “下一次?哼!難道你下一次真的要臨幸她們?”

慕容雪菡吃醋的聲音再次飄到秦巖耳邊。

不過慕容雪菡不得不承認,狐青娘和狐小媚母女不但容貌漂亮,不亞於自己和馬嬌,而且身材也棒極了。

特別是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無論誰看到了都想摸一把。

“雪菡,你看那是誰?”

秦巖爲了轉移視線,指着窗戶外面說。

恰在這時,許廠長開車來拿養顏草了。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那好像是許廠長,主人,你下去接待一下吧!”

“嗯!你乖乖的在家裏面呆着,千萬不要現身,萬一讓我媽看到,她又以爲我金屋藏嬌呢!”

“好的!知道了!”

秦巖剛走,慕容雪菡有些煩躁地在心中暗想:

如果主人真的要臨幸狐小媚母女怎麼辦?我是反對呢?還是贊成呢?

如果我反對,主人會不會反感我啊?唉!真是爲難啊!

咦!狐小媚母女肯定不會九九八十一種姿勢,只要我學會了,主人肯定會被我的技巧吸引,哪裏還會對她們感興趣。

對對對!我真聰明,我現在就趕快學習那些最難的姿勢去。

想到這裏,慕容雪菡飄到了另外一間屋子裏,開始學習研究最難的幾種姿勢。

秦巖來到別墅門口,和許廠長寒暄了幾句,就將養顏草交到了他手中。

許廠長想回去趕快生產美容養顏霜,就沒有留下來吃飯,立即開車走了。

看着許廠長匆匆忙忙的樣子,秦巖無奈地聳了聳肩。

這個時候,狐青娘和狐小媚調理完畢,穿好衣服下了樓。

看到狐小媚,秦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在很早之前就準備開一家全國性的連鎖美容院,可惜當時沒有條件。

秦巖覺得現在有條件了。

只要他用美容養顏霜吸引顧客,那絕對會有大把大把的人來消費。

當然了,產品肯定不止是美容養顏霜。

秦巖準備再出其他幾款產品,比如說瘦臉的、消眼袋的、減肥的,以及其他各種功能的。

這個人選當然就是狐小媚了。

既然讓狐小媚來經營管理,秦巖覺得名字就叫狐狸精連鎖美容院。

至於別人認不認同這個名字,那是別人的事情,秦巖不會在乎的。

“小媚,你過來!哥哥有事和你商量。”

不知道爲什麼,秦巖看到狐小媚母女後,總覺得怪怪的。

雖然她們穿着衣服,但是秦巖總覺得她們好像沒有穿衣服,估計是剛纔將她們的身體看了一個通透的緣故。

狐小媚咬着嘴脣走過來,有些害羞地說:“哥哥,什麼事情?”

剛纔被秦巖看了一個通透,狐小媚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就像被秦巖用眼光撫摸了一遍。

那種感覺特別美妙,甚至於她還想享受一番。

與此同時,狐小媚在心中偷偷地想:

哥哥用眼睛看人家,人家都激動的不能自己,如果哥哥用手撫摸人家,人家豈不是要激動的澎湃了?

如果哥哥再進入人家的身體,人家肯定會融化了。

一想到那羞羞的畫面,狐小媚整個人都酥軟了。

嗯?小媚的臉爲什麼突然這麼紅,而且表情還那麼迷醉?她這是怎麼了?

秦岩心中雖然好奇,卻並沒有問,而是接着狐小媚的話說:

“小媚,哥哥想開一個全國性的美容連鎖機構,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

“哥哥!我願意!”狐小媚點了點頭。

別說是開全國性的美容連鎖機構,此刻秦巖就是讓狐小媚上刀山下火海,狐小媚也不會眨一下眉頭。

“好!等哥哥回來了!咱們兩個就着手處理這件事情!對了,你忙去吧。”

“嗯!”狐小媚乖巧地點了點頭,轉過身上樓了。

“狐青娘,你幫我拿一下剪刀和針線,順便把那些蛇皮拿來!”

上次去救狐青娘和狐小媚的時候,秦巖殺了一條蛇妖。

當時秦巖沒有獲得鬼匠傳承,所以無法用蛇皮給家人做衣服,現在秦巖繼承了鬼匠傳承,完全可以用蛇皮製作衣服了。

雖然秦巖繼承的鬼匠傳承主要是泥匠和瓦匠,但是縫紉和繪畫秦巖也會一些。

千萬不要小看秦巖只繼承了一點縫紉技巧,這比現在的很多縫紉大師的技術都要高。

不一會兒,狐青娘將縫紉的工具拿下來了,懷裏面還抱着一整張蛇皮。

秦巖接過蛇皮和剪刀,眨眼的功夫就將蛇皮裁剪成一塊一塊的。

“主人,你怎麼把蛇皮都裁成了一塊一塊的?”

狐青娘好奇地問,眼中滿是迷惑。

“青娘,你過來!”

“嗯!”狐青娘走到秦巖面前。

秦巖站起來在狐青孃的胸口上量了一下尺寸,然後又坐到了沙發上,拿起針線開始縫製蛇皮。

狐青娘特別想問一問秦巖要幹什麼,但是又怕打擾到秦巖。

她看到秦巖那麼認真,趕快走進廚房給秦巖倒了一杯白開水。

秦巖從小喝慣了白開水,雖然現在有錢了,但是他並不喜歡喝礦泉水、碳酸飲料和果汁等東西。

當狐青娘將白開水端來之後,秦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件罩罩。

“青娘,來,你試一試!這種罩罩,不但特別透氣,而且沒有緊繃感!”

用蛇精皮製作的罩罩,戴在胸口上,就像是純棉小背心穿到了身上,甚至覺得就像是自己的皮膚一樣。

狐青娘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會給她做罩罩,心中感動的一塌糊塗,甚至恨不能讓秦巖騎在她的身上大殺四方。

完美僕人 一直以來,狐青娘作爲一個小寡婦,可謂是受盡了欺辱。

從來都沒有人對她這麼好。

她現在雖然名義爲秦巖的僕從,但是秦巖從來都沒有拿她當外人。

可以這樣說,慕容雪菡有的,她和狐小媚都有。

慕容雪菡可是秦巖手心上的心肝寶貝,這說明秦巖也把她們母女當心肝寶貝。

“主人,這……我何德何能,您居然給我做了罩罩!”

一不小心,狐青孃的眼淚就奪眶而出。

剛纔秦巖的影像在她眼中還清晰無比,此刻因爲眼淚不斷涌出,秦巖在她眼中已經變得模糊不清。 “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客氣什麼!”

秦巖說的一家人,是把狐青娘和狐小媚當成了親人。

但是狐青娘卻理解錯了,以爲秦巖把她當成了情人或者是老婆,當即點了點頭。

這主要還因爲秦巖送給了她罩罩。

一般情況下,男人送給女人罩罩和***那關係不就是那種關係了嗎?

其實秦巖只是覺得狐青娘和狐小媚沒有罩罩,他應該給她們兩個每人縫製一個。

如此而已。

“去吧!你試一試,看看合不合身?”

其實秦岩心裏面清楚,那絕對合身,但是這個客套話還是要說的。

如果他縫製的衣服不合身,他估計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人能縫製出更合身的衣服了。

狐青娘點了點頭,轉過身羞紅着臉走了。

試穿肯定是要給秦巖看的,她在想秦巖是不是剛纔沒有看夠,所以才繼續讓她試穿。

主人,等你從道術研討會上回來了,別說看了,你想怎麼摸就怎麼摸,它們以後就都是你的了。

想到這裏,狐青孃的臉更加羞紅了。

“哎呀!我去!”

秦巖一不小心被針紮了一下手,殷紅的鮮血頓時從傷口中流出來。

“哎呀!主人,您這是怎麼了?疼不疼?”

狐青娘聽到秦巖的聲音,立即轉過頭向秦巖看去。

當她看到秦巖把自己扎疼後,快走兩步跪在了秦巖面前,捧起秦巖的手,將秦巖的食指吸進了嘴裏,輕輕地吮吸起來。

“嘶!”

秦巖忍不住舒服地叫起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狐青孃的舌頭這麼靈巧,不但將他的整根手指捲住了,而且還用舌尖不停地輕輕點着他的傷口。

一種難以名狀的酥麻感頓時從指頭傳遍全身。

我勒個去!這是什麼功夫啊?爲什麼這麼舒服?

如果現在不是我的手指,而是我的第三條腿,那豈不是……

哎呀呀!我又開火車了,好污好污啊!

我怎麼能這麼想呢!實在是有點對不起狐青娘。

不過看到自己的手指在狐青孃的嘴裏一進一出,再加上狐青孃的嘴脣一會兒縮回去,一會兒噘出來,那種感覺真的就像是……

最重要的是,狐青娘此刻跪在秦巖面前,秦巖很輕鬆地就能看到那一道深不見底的溝渠。

這簡直就是……

想到這裏,秦巖居然產生了強烈的反應。

爲了避免尷尬,秦巖趕快翹起了二郎腿,壓制住小傢伙的不良反應。

這叫做未雨綢繆。

不一會兒,狐青娘吮吸完了,她站起來眼神關切地問秦巖:“主人?好點了嗎?”

“啊?哦!好多了!一點也不疼了!”

秦巖現在不但不疼了,反而被狐青娘弄得渾身癢癢。

嗎的!難怪好多男人喜歡少婦,原來少婦經驗多,技巧高,剛纔狐青娘只是吮吸了一下我的指頭,我都差點澎湃了。

如果我真刀真槍的和狐青娘做起來,在她的教導下,一晚上肯定是十三郎。

“主人,你小心一點!我去穿罩罩!”

“好的!去吧!”

秦巖擺了擺手,用力地揉了揉太陽穴。

剛纔的一幕深深地印在了秦巖的腦海中,令他難以忘懷。

不知道雪菡會不會剛纔那種技術?如果雪菡會就好了。

秦巖一直都想把第一次交給雪菡,也想把自己的第一次噴進雪菡的體內。

只是……

一想到那個該死的禁制秦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身爲九陰九陽之體,必須達到天師才能行房,這讓秦巖很痛苦。

不過秦巖知道,他和別人不一樣,別人從道尊晉升到天師,也許需要幾年,甚至幾十年。

但是他只需要幾個月,最多一年。

他現在已經是道尊了,也就是說最多隻需要一年就能做羞羞的事情了。

想到這裏,秦巖忍不住挑起了眉毛哼起了歌,而且開始給狐小媚縫製罩罩。

狐小媚也需要一個罩罩。

當狐小媚的罩罩縫好後,狐青娘來了,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罩罩。

看到狐青娘後,秦巖眼中不由綻放出兩道精光。

此刻的狐青娘就像一個內衣模特,蛇皮罩罩將狐青孃的身材完美的詮釋出來,狐青娘也將蛇皮罩罩完美地展現出來。

簡直是絕配。

“主人?怎麼樣?”狐青娘害羞地問,紅暈已經飄到了耳根後面。

“不錯!不錯!”秦巖讚不絕口起來。

“去,把小媚也叫下來吧!我也給她做了一件!”

狐青娘還以爲秦巖要走上前動動手,沒想到就是用眼睛瞅了兩下,心中有些小失落。

不一會兒,狐小媚下來了,她試完罩罩後,秦巖開始給父母做保暖內衣內褲。

給父母做完,秦巖又給馬嬌和馬夢姍做保暖內衣內褲,順便也給她們兩個做了兩個罩罩。

接下來,秦巖又分別給師傅和師伯做了兩根腰帶。

到了最後,蛇皮就剩下了臉盆大小。

秦巖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給自己做一個褲頭吧!

這種東西比較保溫,而且防潮隔熱,絕對可以保護好自己子子孫孫的房子。

想到這裏,秦巖當即動手,給自己縫製了一條褲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