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後悔。”

0

我笑了笑:“你是我除了傲雪之外,見過最有靈性的女鬼,可是你沒有在功德碑上積攢陰德,之前做的全是惡事,能成人,除非靠仙人點化,仙人我至今還沒見過長什麼樣子。還是腳踏實地的多做善事把。”

“如果採魅現在行善積德還來得及嗎?”

“看你做的善事有多大,功德碑上添的多少。”

她低着頭,沉默不語,顯然是被我的話給打擊到了。

而後卻又不死心:“除了這個,還有別的辦法嗎?”

我搖搖頭:“從未聽說,在者你死了千年,屍體也保存不住了,成人幾乎是不可能。”

她幾乎絕望的嘆了一口氣:“只有行善積德了?”

“沒錯!”

那方傲雪遠遠喊道:“主子,時間不早了,已經十點了,您在不出來大人會生氣的。大人一生氣您是知道的。”

我沒好氣的撇了傲雪一眼,轉頭對採魅道:“如果你願意做善事積功德,我會讓人在陰間功德碑上幫你多記幾筆。”

採魅沉着頭,並未回答我的話。

“你自己先考慮考慮,至於怎麼做自己拿捏,我該走了。”

採魅略有所思的點點頭:“採魅恭送鬼後。”

採魅親自送我們出來。

回的路上我想,採魅的主子背後實力一定不可小覷,她手底下那些訓練有素的鬼軍,說明她在冥界地位很高,偏偏這批人和五官丟失案件有關。

所以……

我讓她考慮無非是給她一個後路,她要積德得做善事,造福百姓。

她活了一千多年,我想她不笨。

當下就有一個很好的機會,那些被偷五官的女鬼,她幫她們尋到丟失五官的去處,或者願意幫我做內應。

這些功德是無量的。 她幫助丟失五官的女鬼,讓她們能投胎轉世,後面幾世都能完整無缺的做人,算是積了幾世的善緣。

就不知她肯不肯了,畢竟背叛主子,是冒了極大風險。

難怪她會把我引到這邊來,蓉蓉怕是她的幌子。

至於陰牆……是她所爲麼?

如果是她所爲,那她的實力遠遠大於傲雪。畢竟魅離是一代代的廝殺上來,實力確實變態。

佈陣,這些是傲雪不具備的。

到了大樓正中時,陰陽乾坤袋突然自主掛在我腰間,憋着打了個飽嗝,別人不知道,我感應倒了。

我摸了摸乾坤袋,這貨到底是吃了多少,不會把采薇底下的鬼都吃光了把。

算了,它還算知道回來就好。

採魅笑着說道:“鬼後,今日採魅只能送你到這裏。”

“那你回吧。”

“採魅告辭……”

我和傲雪,蓉蓉剛剛出了空曠工廠大樓,一輛車子極速的開過來,在我們面前停下。

我認出來,是君無邪那輛黑色威龍。

他陰沉着臉色下車,站定先將我上下打量一翻。

他生氣的樣子挺恐怖,氣場強大,不說話,寒冷幽深的眸色射下來,能讓你從頭頂冷到腳底。

我自知理虧,站在那不敢動。

他跨着步子,兩三步走過來把我摟在懷裏,抱的很緊,抱的我幾乎難以呼吸。

許久後發現我的難受,終於放開我,駭人眼色朝傲雪一掃,傲雪嚇的立馬把蓉蓉給拉走。

蓉蓉還愣住,一直盯着君無邪打量,一臉花癡樣:“這是小幽的新男朋友嗎?長的好帥啊。”

傲雪恨不得堵上她的嘴:“快走,十點了,一會晚了就關宿舍門了。”

我在傲雪身後喊道:“傲雪,林茹和卿可兒的事,我今天晚上……”

“我知道了,您和大人回去把,我和她們說,讓她們先等着。”

傲雪帶着蓉蓉上了車,很快消失在我們視線內。

君無邪冰涼的手捏着我的下巴,鳳眸半眯,低沉聲音隱忍着怒氣:“龍小幽,本尊下午如何說的。”

我縮了縮脖子,想把他的手怕開,可他捏的死死的。

“說……”他拉長了尾音,威脅之意盡顯。

“我,我……”

我不敢看他,緊張侷促,一句話也說不出。

“敢違背本尊,你知都是什麼下場?”

我慘白的臉,硬是擠出一抹笑容,我知道現在笑的比哭的還難看。

“我錯了還不行嗎,我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你看一點傷都沒有受,而且……”67.356

我把陰陽乾坤袋抓起來給他看:“你看,乾坤袋是不是進階了?變得更厲害了。”

他嫌棄的看了眼陰陽乾坤袋:“違背本尊者,一律打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你說,本尊如何罰你?”

十八層地獄,這麼嚴重。

我肉體凡胎,被打下去還不得屁隔?

不行,不行。

我淚眼朦朧,楚楚可憐的朝君無邪求饒:“鬼王大人我錯了,在也不敢了。”

他看着我手指一顛,而後冰冷手指重重捏着我的下巴,低頭,在我脣上淺吻一口。

起初只是輕添嘴脣,似要不夠般,丁香舌像條靈蛇一樣,鑽入我的口中,吸取我嘴裏的芬香。

霎間,如狂風暴雨般,席捲我口中一切。

這一切都太快,原本他會放開我,沒想越吻越深。

我睜大眼睛想拒絕他,他手指按住我的背,讓我和他更加貼近。

“唔……”

我無處可逃,閉上眼睛承受他的強取豪奪。

許久後,他沒有放開我,我憋得快受不了。

許是感覺到我的難受,他突然放開我,朝着一處望去。

我順着他的目光,看見在空曠的房頂上,一襲白衣少年在冰天雪地的樓頂遙望着我。

晚上十點,天上烏雲壓低,沒有星辰殘月,沒有一絲燈光,可我一眼就認出他。

鳳子煜!

他在樓頂看着我,紅眸帶着無盡的蒼涼,似乎很難過。

難怪君無邪剛纔拼命的吻我,原來鳳子煜在。

他是故意的!

寒風瑟瑟,我冷的哆嗦了一下,君無邪把大衣脫下來,套在我身上穿好。

他看了君無邪一眼:“走把。”

車子上,我和君無邪都沒有說話,破天荒的,他沒有問我遇到什麼危險,什麼人。

我們之間似乎難得的都保持了沉默。

最後,我憋不住,先開了口:“你……知道採魅嗎?”

“採魅?”君無邪轉過頭:“你是如何知道她?”

“她是魅離?”

“是,你剛纔看見了她,和她沒有動手?沒受傷?傲雪的實力真正大概還不及她。”

我問:“她是誰的人?”

君無邪眸色一沉:“你問這個做什麼?”

見君無邪這態度,難不成是他煉出來的?

不像,以君無邪個性應該不會煉製這種魅離。

他一般簡單粗暴,直接實力碾壓,絕不玩虛的。

以他對鳳子煜的態度就知道,一次次的贏他,暴打他,碾壓他,但並不殺他。

像貓玩弄老鼠一樣,遛賴遛去,卻不直接咬死。

君無邪殺不了他麼,不可能。

我至少看見他們打三次了,每次君無邪360度無死角,各種碾壓鳳子煜。

我問君無邪:“你和鳳子煜鬥了多少年?”

君無邪本是蕭寒僵硬的臉,突然勾起一抹陰笑,眼梢盡顯得意:“很多年,在我們前世就開始鬥上了。”

我有些好奇:“誰贏了?”

君無邪紅脣漾起笑容:“冥界千年來,無人與本尊匹敵。就算鳳子煜,不過是千年老二。”

嘖,這男人還真是臭屁!

他開車載我進玉龍花園,我們家在八樓,八樓2單元的兩棟都被他買了,雖然我有鑰匙,但一直沒進去過的。

上了電梯,他沒有帶我801,而是直接進802。

進了802我就聽見我媽媽喊我爸:“老龍,你那幅畫釘歪了,我都說你釘歪了,扶正點。”

“把釘子遞給我。”

“唉,拿着……”

我一進客廳看見我爸爸媽媽在牆上釘全家福,爸爸踩着椅子,媽媽幫他扶。

客廳很大,裝潢是暖色系的,很溫馨,玻璃茶几,沙發,電視位置錯落有致,擺放很有規格,房子財位上還擺上兩盆茂密的發財樹,應該是師傅來看過風水,

客廳比我們之前的家大上三倍。

我面露微笑,對君無邪說:“你把我爸爸媽媽接來了?”

君無邪哼了一聲,把我推進去。

我高興喊道:“爸媽,我回來了。”

我爸爸錘子哐當一下落在地上。

我媽媽轉頭,高興道:“老龍,咋們家小幽回來了。快,快下來。”

我爸爸從椅子上下來:“身子怎麼樣,恢復了沒有。”

我眼眸含淚,微微點頭笑道:“還好,挺好的。媽,你們真的從那邊搬過來?”

“搬過來了,傢俱都沒搬來,直接丟了。”

我媽媽推了推我爸,我爸朝我身後瞧了一眼,憨笑道:“君先生,用過飯沒有?”

君無邪站在我身邊,一臉沉寂,面無表情道:“不用了,小幽,十一點我過來接你。”

十一點接我,那不是簡介的告訴我爸媽,我們已經那個啥了。 我一臉的尷尬,不知道怎麼回答。

他說完之後,也不管我爸媽什麼臉色,也不管我尷尬不尷尬,直接轉身往門口走去。

唉,這人怎麼就走了。

我想喊回他,他開了門,乾脆利落出去了。

爸爸把我拉到沙發上坐下:“這兩天相處啊,君先生是這樣的人,不善言語,可什麼事都幫我們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媽媽笑道:“可不是,那天把你帶走後,安排了人把我們接過來,然後第二天就把這個送來了。”

媽媽掏出小紅本本,有兩本,上面寫着房產證,她打開房產證,房主居然寫着我的名字。

“你看看,這套和對面那套,兩套房子呢,都是寫你的名字,他把我們接過來,連房子都裝修好了,太有心了。對了,我和你爸都把工作給辭了,出了這樣的事,辭的時候還挺乾脆。”

房子啥時候過戶的?我怎麼不知道。

我拿起房產證,站起來:“媽,這個是君無邪給你的?他沒給我說過啊,這不能要,我去還給他。”

媽媽兇道:“你給我坐下,你知道不,這一套房子多少錢……”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可是我有錢啊,犯不着花他的錢,在說了,我那五百萬的存摺還在包裏揣着呢。

我把存摺掏出來,往桌子上一擺,“媽,還給他把,你看我這裏有錢,五百萬呢,師傅留給我的。”

爸爸接過存摺一看:“秀華,你看看,真是五百萬。”

媽媽湊過頭去:“吖,真是的。”

爸爸把存摺一合,盯着我:“這麼多錢,你師傅真的給你了?”

“爸,真給了,你沒看見寫着我的名字嗎?”

爸爸和媽媽對視一翻。

媽媽認真問我:“小幽,你和君先生真的結婚了?”

“結了。”

“證領了?”

我擡頭:“啊……證,證領了。”

媽媽伸出手:“那來,把證給媽看看。”

我根本拿不出結婚證,可是怎麼辦?

我們結的是冥婚,要是我現在告訴爸媽,他們不知道怎麼接受呢。

他們就我一個女兒,冥婚意味着……

我根本活不長。

爸爸說道:“證呢?”

我,我到底怎麼說。

擡頭,我給我爸來了句:“在他哪兒,把證給鎖保險櫃裏。”

媽媽壓根不信:“龍小幽,你別瞞你爸和我,說,到底你們結婚了沒有?”67.35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