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站在東京都大賽會場前,右手握著左臂,臉上是如往常般的微笑。

0

旁邊是青學的正選,不過,好像少了什麼?

「龍馬還沒來嗎?」龍崎教練不耐煩的看著手錶。

「如果不在10點前全部人員一起登記出場的話,我們就失去資格了。」不二歪著頭看向龍崎教練,真是讓人頭疼的後輩吶。

「喂~~~我聯繫到越前了!」大石邊跑邊喊道。「他說無論如何要送一位孕婦去醫院。」

「、、、、、、」

「騙人的吧。」

「嗯、、」

「100%在說謊。」乾在後面看著說話的海堂,這是搶我的詞?

「我們要再等他的話,就可定來不及了。」龍崎教練扶額無奈。

『呵呵,真是越前的風格吶。』不二看著忙亂著的大家,無聲的勾起了嘴角。

「不二,你、、」

「手冢,有什麼事嗎?」不二後頭看向出聲叫他的手冢,臉上是一貫眯著的雙眼。

「、、、」手冢沒有回話,一貫清冷的茶色眸子中有著某種不明的情緒,他果然感到不二在生氣,雖然不二還是一貫的微笑。

「不要大意。」手冢看著近在眼前的賽場,不在多語。

「、、、」不二依然微笑著,只是其中的苦澀難以言喻。

「好了,正選集合!」龍崎教練拉著裝扮成越前的堀尾大聲地喊道。

、、、、、、、、、、、、、、、、、、、、、、、、、、、、、、、、、、、、、

「吶,你是不二前輩的弟弟?」

「誰比較強,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啊。」越前扛著球拍對站在網對面的裕太說道。

『呵呵,越前在挑釁裕太,真是囂張的後輩。』不二微皺著眉看著已經開始的比賽。

「不愧是你的弟弟。」乾拿著筆記本對站在身邊的不二說道。

「呵呵,裕太拿手的半截擊有進步了。」不二邊看著比賽邊點評著。

「不二前輩,現在不是談笑風生的時候!」堀尾著急的看著場中的越前,大聲喊道。

不二睜開了水藍的眸子,裡面有一絲寒光閃過,又在瞬間恢復平靜,隨後又再次眯上了雙眼。果然只有裕太比較可愛吶,下回和乾商量一下一年級的訓練吧,呵呵。

「onegame聖魯道夫不二。」

「那個半截擊到底是什麼啊?」一年級焦急的喊著,井上記者隨之作出了解釋。

「你心情很複雜吧,不二。」不知何時來到不二身邊的手冢開口道。

「為什麼這麼說?」不二微笑著回頭,隨即又將目光轉向賽場。

不由的回憶起裕太國一時的情景,不二睜開雙眼吧,一雙藍眸泛著水色,其中暗含的情感在此時展露無遺。「我只要裕太不這麼想就行了。」

手冢的目光黏著在不二臉上,有些難以移開。這樣溫和的不二,大概只有家人能看見吧。

「左手的外旋發球?」不二支起胳膊,手指點著下巴。

看著裕太簡單的回擊了越前的的發球,不二睜大了雙眼「是超級半截擊,你成長了,裕太」

「那個人果然是不二前輩的弟弟?」

「那為什麼不在青學?」看見越前丟分,一年級又開始議論起來。

「最初是在青學的,但半年後就轉學了。」乾夾著筆記本回答道。

「那他也是網球部的?」

「不是。」乾說完,轉頭看向依舊關注著比賽的不二。

「為什麼?」

「一定受不了拿來、、、和被稱為天才的哥哥比較吧。」大石接著乾的話說到。菊丸在一邊有些擔心的看著不二。

『裕太、、』不二聽著後面的議論,眼睛微垂著,嘴角不復以往般勾起,像是認真的看著比賽吧,不去理會背後的議論。

賽場上的越前並未理會場外的議論,臉上是一貫的自信,再次發球上網。

「好快、」裕太看著快跑到網前的越前有些驚訝,再次使出超級半截擊。

「砰!」越前揮動球拍,球在裕太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已經落在了他的身後。

「15-15」

「好快的速度、、」現場一片嘩然。不二有些吃驚的微張著口。

「什麼嘛、你還差得遠,我和比你更厲害的左撇子交過手呢。」越前再次扛著球拍,站在網前俯視著裕太。

不二的目光撇了眼手冢,更厲害的左撇子、、嗎?

「game青學越前1-1」

「青學的一年級還真強啊,」

「還不一定呢,聖魯道夫那個二年級可是青學不二的弟弟。」

「弟弟?那個天才不二的?」

隨著場外議論聲越來越大,不二的表情越加嚴肅,有些擔心的看著場中面色越來越難看的裕太「從以前開始,他就很討厭輸。」

想是想起了什麼,不二收回了擔心,又眯起了眼睛看著比賽。

手冢一直在注意這不二的神情,看他放下了心,也轉抬頭接著看比賽。

一直接不到越前球的裕太,突然拉伸了身體,張開雙臂。

「那個姿勢、、、」不二睜開了雙眼。

「晴空抽擊!」隨著裕太的擊球,球飛快抽射到越前面前,如同外旋發球般,落地後向上反彈。

「剛才的是、、、!」不二不在維持一直微笑的眼,有些冷然的目光看向坐在聖魯道夫教練席的觀月。

後面的比賽,隨著裕太使用『晴空抽擊』次數的增多,不二的目光越來越冰冷,菊丸從大石身邊蹭到不二身邊,有些擔心的看著。

「沒事吧nya,不二。」

「英二,幫我告訴手冢,他不用出場了。」再次看了眼已經用出『抽擊球b』的越前,拿起自己的網球袋準備熱身。

、、、、、、、、、、、、、、、、、、、、、、、、、、、、、、、、、、、、、

「幸村君,你怎麼了?!」護士小姐剛走進病房就看見在床上掙扎的幸村。

「呼呼、、呼、上、川小姐。」幸村沒想到這次病發的這麼快,讓他連去按急救鈴的力氣都沒有了。

四肢如同被針扎般,刺痛一點點蔓延加深,呼吸越來越急促,疼痛讓他只能咬著唇瓣,掙扎著按急救鈴,但那不過伸手就到的位置,此時彷彿無比遙遠,怎樣也無法控制著手的神經,心臟也似乎開始急速跳動。

「忍足醫生!」跟著護士小姐而來的醫生拿著準備好的急救儀器,將幸村按在床上開始檢查。「是發病了!上川小姐準備急救室!」

「是!」

幸村能夠感覺到自己又被推進了急救室,醫生向他的身體里打入各種控制病情的針劑,隨著身體疼痛減輕,意識似乎也變得越來越模糊,如同漂浮起來的飄絮,輕的無法控制,卻又似乎受到什麼牽引般。

慢慢的,意識似乎降落在了什麼地方,身體也變得有了知覺,但又似乎有些不對勁。

「觀月、、觀月、、觀月」四周都是叫嚷聲,這似乎不會發生在醫院?

「精市~~?!」不二突然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但又能通過眼睛看見周圍的一切,他還在自己的身體了?!

「周助?」從腦海中響起的聲音讓幸村吃了一驚,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和眼前的網球包。

「呵呵,這又是什麼情況?」不二無言,在中場休息準備換球拍時,發現自己意識突然開始模糊,本以為醒來會有換成幸村,但似乎有發生了什麼更奇特的事情。

「我的身體大概不能接受你的意識。」幸村有些低沉的聲音在腦海里響起。想起自己正在急救的身體。

「怎麼了?精市。」不二有些擔心的開口。

「這個一會再說,周助,我去幫你完成比賽吧。」幸村抬頭看見公示欄里的比分「0-5,這一點不像你,周助。」

「呵呵,鏡花水月,誰又知道吶。」不二有些不愉快的說道。「誰讓他傷害了裕太。」

「周助、、、」幸村微帶無奈的笑了笑,拉開不二的網球包,拿出裡面銀藍色inghear的球拍,而在它的拍底,有著代表幸村精市的『y』。

「就算現在換球拍也是無濟於事的,真替你難過啊,不二周助,你那支銀藍的球拍從沒見你使用過,想要用奇招致勝是不可能的。」觀月看著幸村換球拍,雖然不是調查中的金色拍子,但影響又會大到哪去。

「真的拿到正確的資料了嗎?」乾疑惑的伸手推了推眼睛。

「你在說什麼啊,乾前輩,0-5,不就是證據嗎」一年級們著急的爭論著。

「砰!」觀月發球,向著自己認為的死角。

「只有不二的資料,連我都無法正確的獲得。」乾冷靜的看著場上的比賽。

「沒用的,你是回擊不了的、、啊!」在觀月正在沾沾自喜時,球已經靜止到了他的身後。

「剛才的、、?」菊丸眨了眨眼睛,伸手拽了拽身邊的大石「好快nya,眼睛好疼。」

「真是好的資料、、」乾的眼鏡泛光,拿出筆飛快的的記錄著。

「呵呵,不用客氣。」幸村睜著眼,凌厲的看著對面愣住的身影,不二剛剛一定是生氣了,性格如此溫柔的不二,不會故意想破碎對手的自尊的。

接下來彷彿是幸村的個人秀,一個扣殺結束掉了觀月的發球局。

「gae不二1-5.」

就下來是4個『ace發球』

「game不二2-5」

「那是不二前輩、、?」堀尾吃驚的張大了嘴。

「好厲害!!」小坂田雙眼冒光,緊抓著鐵絲網。

「好強!」剩下的一年級就這喊道。

「乾,不二好像很生氣nya?」菊丸看著場上乾脆利落結束一局的不二,貓眼寫滿了擔心。

「的確,超出往常數據太多,無法分析。」乾用力按住筆全神貫注的看著比賽。

「真厲害!不二前輩!」桃城雙手握拳的看著比賽。

「嘶~~~」海堂難得沒有與桃城較勁。

「madamadadana!!」越前伸手緊握住手中ponta,金色的眸子里泛著異樣的神采。

『不二,你什麼時候、、』手冢有些複雜的看著場中的幸村,那樣的充滿戰意,與平時的不二太不相同了,那個認為跟著他可以去往任何高點的不二。

「game不二7-5」幸村看著跪在網前的觀月,拿著球拍不再言語。對面的人大概也說不出話了吧。

「不二的弟弟受你照顧了。」幸村聲音冷然,面無表情的看著跪倒在網前的觀月「就算我這樣說,你也聽不見了。」

因為最後,他用了yips!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精市,真的很強啊。」不二通過視覺共享,有些驚訝看見面前有些崩潰的觀月,雙眼無神的獃滯著,髮絲被汗水沁濕,看起來無比狼狽。

「周助、、」幸村欲言又止,這就是他,王者立海大的部長,幸村精市的網球!

他並沒有精神力全開,yips是通過接觸到回球才能施展的,而觀月只在最後一局接到了球,並且最後一球才進出滅五感的狀態,想來不用太久就會恢復。

「觀月、!」赤澤喊著名字跑到了觀月身邊,看著完全沒反應的觀月,一時有些驚愕,看著對面站著的不二,一時緊張的有些流汗,隨即和一起上前來的隊友攙扶著觀月走了下去。

「喂,那就是天才不二周助?!」

「真厲害!聖魯道夫的經理完全無招架之力!」

四周的人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只當聖魯道夫的經理被天才不二高超的技術給震撼住了,這樣的慘敗,極大程度上被他們歸咎於不二天才的美名。

「不二,沒事吧nya?」菊丸看著剛從賽場上走下來的幸村,有些遲疑的伸出手。

「英二、、」幸村收復在球場上殘留的氣息,微抿嘴角,操起不二的微笑喊道。

「精、市、、裕太。」不二的聲音突然從腦海里傳來,但聲音卻越來越飄忽,直至最終消散。

『周助!』幸村臉色突然變差,眼睛不由自主的睜大,神色中滿是凜然。

「不二?!」大石陪同菊丸一起過來,卻被不二的神情驚嚇到了。

「、、、大石,我沒事。」幸村慢慢平復情緒,有些僵硬的掛起微笑,將滿眼的冷然和擔心收入深處。

讓自己相信不二隻是換到了他的身體里,並沒有消失!

「不二,菊丸,大石!快過來集合!」龍崎教練的喊聲讓氣氛越加尷尬的幾人回過了神,逐個走向不遠處的大部隊。

「大賽第一天就這樣結束了,四強分別是不動峰,山吹,銀華和青學。這四所學校擁有參加關東大賽的資格,剩下的比賽將在一周后舉行。」

幸村抓緊網球包,回想著不二最後的話,還真是在乎弟弟吶。

「裕太~~」幸村調整好面部表情,看著前面的倔強少年「附加賽,加油。」

「不二周助?!」聖魯道夫的人有些吃驚的喊道。

「啰嗦~~」裕太彆扭的轉過頭,大哥果然很厲害,觀月前輩下場半天才恢復過來,而且神情像是很恐懼什麼似的。

「喂,觀月?」赤澤看了看用躲閃的眼神打量幸村的觀月。

「不二君,果然很厲害。」觀月不再用手卷自己的頭髮,連象徵性的笑聲都不在掛在嘴邊。

「呵呵」不二既然說觀月傷害了裕太,幸村大概能想到是怎麼回事。應該是教給了裕太不適合的招數,不由得想起了切原,放任他的惡魔化是否是對的?

「多謝指教。」幸村依舊有禮向觀月開口,只是目光還在看著不遠處扭著頭不看他的裕太。

「沒什麼,我才是多謝指教。」觀月的態度依舊淡然,似乎還微帶著恐懼,說完后就示意聖魯道夫的全體準備離開「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裕太,有時間回家吧。」幸村向觀月點首,接著對裕太說道。

「我知道了。」裕太回頭瞄了一眼幸村,轉身跟上觀月離開了。

「不二、、剛才在幹什麼nya?」菊丸看見又恢復以往氣氛的幸村,放心的再次撲了上去。

「英二,只是在和裕太打招呼。」幸村內心暗嘆,不二的身高還想發展似乎很難。

「好啦,英二,不二打完一場比賽會很累,不可以壓在他身上。」大石緊隨其後的將大貓拉下幸村的肩膀。

「切、、不二明明贏得很輕易喵。」大貓不滿的尋找下一個目標「你說是不是,小不點。」

越前剛走過來就被紅色的身影壓住,頭上的帽子更是被揉弄的到處是皺著「好重、、英二前輩。」

「英二!」大石趕快來阻止菊丸『殘害』青學下一代小支柱的行為。

「大石、、討厭死了nya。」菊丸生氣的鬆開越前,撲上了大石。

「呼~~真是麻煩的前輩啊.」越前鬆了口氣,走到幸村面前。

「不二前輩、還不賴嘛。」說完將自己多買的ponta遞給幸村「辛苦了。」

「呵呵,謝謝,越前」幸村好笑的看著連表現關心都這麼彆扭的後輩,赤也的話會更單純呢,或者說『白痴』?

突然覺得自己的後輩有些頭疼的幸村,覺得回去有必要找真田好好談談了。

「、、、」越前壓了壓帽子,沒有回話,拿著自己的網球包走向站在旁邊的手冢。

「好了,大家準備準備,公交車要來了。」龍崎教練在不遠處的公交車站招手。

「教練,我有事要先走了。」幸村走向龍崎教練,開口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