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識地,他捏了捏下巴,卻有種痛覺,這不是夢!

0

因爲有過類似的經歷,方凱倒也沒有很慌張。他冷靜地往四周打量,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只有模糊的一片光團,在拱衛着他,這多少給他一點安慰。

“若子、胖東、喬姆斯,你們在嗎?”方凱輕聲問着,沒有人迴應。他加大了聲音,還是沒有反應,方凱意識到,若子他們真的不在了。

嘆嘆氣,他收拾好情緒,隨即將注意力集中到那條‘露’在光團邊的白帶。“這是什麼啊.。”方凱低着頭,仔細凝視着它,發現白帶顏‘色’灰暗,邊緣還殘破不堪,隱隱‘蒙’上幾絲暗紅的血液。好奇之下,他拿起了白帶。

“咦。”方凱一扯,卻扯不動,難道白帶後面連着什麼,居然這般結實!心下愈發好奇,方凱卯足了勁,用力一扯。頓時,一陣帛布的撕裂聲響了起來。

白帶斷了,他拿着斷開的白帶,怔怔出神。緊接着,一聲又一聲鈍實的悶響從白帶背後的黑暗處傳了出來。方凱駭然,只見一個木乃伊走了出來。他沒有看錯,這木乃伊居然會行動!“靠!”方凱低罵一句,木乃伊左搖右擺,離他越來越近了。

一股腐朽的氣息向方凱撲來,他嗆了一口,忽然想起木乃伊沒有眼睛,不能視覺定位。於是,他貓着腰,儘量往外挪,想找條通往別處的路。然而,方凱剛躬下身,木乃伊就轉過了頭,正正對着他。它離方凱很近,方凱的鼻子幾乎碰到它臉上的白紗了。

“兩人”大眼瞪沒眼,空氣中瀰漫着一股詭異的氣息,恐怖而冰冷

。方凱狠嚥了一口,‘雞’皮疙瘩都起了。下意識地,他緩緩挪開頭,然而木乃伊也跟着挪開了頭,嚇得他再也不敢‘亂’動了。就這樣持續了大約一刻鐘,方凱忍不住對木乃伊低吼一句:“哥們,你到底要幹啥呢?”

方凱乾脆站直身,叉着腰,原本以爲木乃伊也跟着他做同樣的動作,但他錯了。

纏在木乃伊身上的白紗不知道有多長,此刻,它竟然自動脫離了木乃伊的軀體,飄到木乃伊身旁,捲成一個新的木乃伊。

原來那個木乃伊,不,應該叫做骷髏人,居然對方凱咧嘴一笑!方凱‘揉’‘揉’眼睛,確定這不是幻覺,當即駭然起來。“見、見鬼了!”他的心撲通撲通地跳,就快跳出‘胸’膛了。‘奶’‘奶’的,這也忒邪‘門’了吧。

他第一個想法便是逃跑,但是,他剛邁出一步,骷髏人就舉起了手掌,還打了個響指。緊接着,新的木乃伊‘射’出一條白紗,將他捲起了。方凱使勁掙脫,卻發現渾身緊梆梆的,白紗捲成的木乃伊力量居然比方凱還大!這他孃的太不可思議了。

就這樣,方凱糊里糊塗地被拉回到骷髏人隔壁。不知道爲什麼,他對方凱似乎很有興趣。一邊‘摸’着下巴一邊打量着方凱,不時發出“嘖嘖”的嘆聲。這樣的動作如果是“人”做出的並不搞笑,但現在由骷髏人來做,方凱就忍不住捧腹大笑了。你想想,骷髏人看起來本身就彆扭,現在還做出這麼滑稽的動作,方凱能不笑嗎..他簡直笑‘抽’了。

“哈哈.。”方凱捂住肚子,完全將處境忘記了。骷髏人搔搔後腦骨,隨後茫然看着方凱笑。突然,他說話了:“凱子,你在幹嘛呢。”聲音很低,但卻如晴天霹靂,狠狠打在方凱耳邊,他的笑聲戛然而止。

凱子,骷髏人居然他叫凱子!

而且這聲音,聽起來怎麼跟胖東那麼像..。

方凱望了望骷髏人一眼,這才注意到他跟胖東身型有點像,於是方凱試探‘性’問道:“你在喊我麼?”方凱死死盯着骷髏人,只見他又‘摸’了‘摸’下巴,牙齒叩擊:“不喊你喊誰啊,你是不是沒休息好。”骷髏人伸出左手,想貼近方凱額頭,看他有沒發燒。

方凱渾身不自然,忙縮了縮頭,尷尬道:“你是胖東麼,爲啥‘弄’成這樣子?”“廢話,我咋了,你幹嘛這樣說話

。”骷髏人低下頭顱,看了看全身,又擡起了頭。方凱一愣,從多維袋中拿出一面鏡子,遞到骷髏人手中:“你自己照照鏡子看。”

骷髏人接過鏡子,然後平放在手上,將頭湊近鏡面。方凱打了個哈欠,真有點期待胖子驚得掉牙的模樣。可是,很久都沒有骷髏人的驚慌聲傳出。方凱怔了怔,拍拍骷髏人的肩胛骨,輕聲道:“是不是被嚇着了?老實說,我也被你嚇了一..”

然而,方凱“跳”字還沒說出,骷髏人就發話了:“嚇個屁啊,我臉上又沒古怪的東西,還是一如既往的瀟灑。”骷髏人捧着鏡子,一副臭美的模樣。可是,方凱卻驚愕了。

他急忙將臉湊近鏡子,看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

鏡子裏,顯示的竟然是胖東的容貌!方凱又看了看眼前的胖東,發現他還是骷髏身,心下頓時掀起千層巨‘浪’。方凱顫顫抖抖地指着鏡子,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爲什麼會這樣子,這究竟怎麼回事?!

方凱搖搖頭,急問骷髏人:“你、你幹嘛要把自己‘弄’成木乃伊啊?”將鏡子遞迴給方凱,胖東那骷髏頭晃了晃,又垂了下來,似乎在組織語言。方凱在一旁踱來踱去,思考着事情來龍去脈,卻發現一片‘混’沌。

過了幾分鐘,胖東終於擡起了頭骨,牙齒上下敲擊:“時空穿梭飛船墜落後,我就暈過去了。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被撂在這裏,還纏滿了白紗。再後來,我就見到你了。還別說,凱子你真逗,一直傻呆呆地盯着我。”骷髏人“呵呵”一笑,模樣相當滑稽。

但是,方凱卻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如果眼前這個胖東說的都是真實情況,那麼之前一直與他並肩作戰的胖東是誰?而眼前這個看起來是骷髏人的胖東到底是不是真的胖東呢?..忽然,方凱想起剛在沙漠上見到胖東時對方神態舉止有點古怪,但那時沙蠍羣恰好出現,事態危急下他也只能將這些疑問丟下了。如今想起來,的確疑點重重。不過這也不能證明那個胖東是假的..想着想着,方凱覺得事情一下子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究竟眼前的胖東說的話值不值得相信?誰纔是真正的胖東?假的胖東又有什麼目的?若子和喬姆斯又到哪兒去了? 第3359章

夏老越想越氣,轉身就走。

敏長老看得滿頭黑線,跟墨九狸打了個招呼,也追了上去!

墨九狸的眼前終於敞亮了,安靜了!

「主人,你要休息嗎?」小鳳湊到墨九狸身邊問道。

「好!」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那我和楊老幫你護法,你快點休息吧!」小鳳聞言說道。

楊老也跟著點頭,墨九狸這才坐在位置上,閉上眼睛,看起來似乎是在修鍊!

其實墨九狸的神識則是回到了空間裡面,除了小鳳,別人都不知情!

墨九狸直接來到了紫夜修鍊的地方,難得的紫夜沒有在自己來的時候,主動現身,這讓墨九狸心裡一動,然後直接走了進去!

當看到一片雲霧中,坐在一池靈液裡面,閉著眼睛,也依舊讓人無法忽視的哪張俊臉上,蒼白的沒有血色時,墨九狸也就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墨九狸站在原地,看了紫夜許久,然後才離開!

直到墨九狸出去在外面停留了很久,紫夜也沒睜開眼睛,更加沒醒來的時候,墨九狸心裡泛起一絲暖意和心疼!

之前,她只是懷疑,因為在煉丹比試休息的時候,她的神識進入了黑寶石空間內看帝溟寒,雖然沒看到,知道帝溟寒在療傷,但是她能感受到屬於帝溟寒的氣息!

也就是在那時,她竟然在帝溟寒的氣息內,察覺到一絲輕微的熟悉的氣息,那是屬於紫夜的,雖然很淡很輕,但是她很肯定自己沒有感應錯的!

對於紫夜,沒有人比她更熟悉!

只是她怎麼想都想不明白,寒的身上為什麼會有紫夜的氣息,難道是之前帝溟寒在自己身邊的時候,染上了紫夜的氣息?

但是,墨九狸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先不說紫夜雖然陪著自己的時間最久,但是出現的時候卻不多,再說帝溟寒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別說紫夜了,幾個孩子都被他嫌棄的,又怎麼可能身上染上紫夜的氣息呢!

越是至強者,氣息遺留越淡,哪怕出現在人群中,留下氣息,也會消散的很快的,紫夜就是這種強者!

因此,墨九狸才會懷疑帝溟寒忽然出現在自己身邊,會不會跟紫夜有關係?所以墨九狸趁著休息的時間,進入空間看看紫夜在做什麼!

卻沒想到上次看到實力強悍,又十分隨意的紫夜,這次卻又變的如此狼狽了!

紫夜住的地方,在空間里像是一個禁地,除了自己外,連器靈小書都不能踏足,而自己有時候也會被擋在外面的,比如每次紫夜受傷不想讓自己擔心的時候!

可是,剛才看到臉色蒼白的紫夜,應該是出去回來到連阻擋自己進入都沒來得及設置吧,才讓自己輕鬆的進去后,紫夜卻一點都沒察覺到,這樣的情況已經好久都沒出現在紫夜身上了!

再結合帝溟寒雖然回來了,卻遲遲不願意現身,只能藏身在黑寶石空間內說是恢復實力,墨九狸瞬間就猜到了什麼…… 爲了試驗這位骷髏人到底是不是胖東,方凱問了他許多在火星上的問題。令方凱吃驚的是,對方居然對答如流,而且越答越沉不住氣,而這,正是胖東的性格。他受不了別人囉嗦,這點方凱是最清楚的。

“凱子,你到底怎麼了,問長問短的,這不像你啊!對了,若子和喬姆斯呢?”胖東頭骨環視了四周一番,聲音有點低沉。這不提還好,一提方凱就不安起來了。倘若那個胖東是假的,那麼他們三人一起消失,若子與喬姆斯就可能有危險。

可是,金字塔這麼大,而且這麼詭異,方凱又怎麼能找到他們呢?

忽然,他想起了一個重要的點。他看着胖東的眼洞,一字一頓道:“那我背後的木乃伊是什麼東西,它居然會自動從你身上脫落,捲成一個人形,還能行動自如?你,到底是誰!”方凱拿出鈕旋激光鏟,橫放在骷髏胖東的鎖骨上。

同時,方凱留意到,鏡子裏的信息是真實的。因爲他見到激光鏟雖然架在骷髏人鎖骨上,但卻與骨頭隔着一段距離。這說明,此刻方凱的眼睛,只能看到人的骨骼結構,見不到肌肉。

被方凱這麼一着,骷髏人整副骨骼頓時震了震。他舉起手骨,將激光鏟緩緩移開,然後怒道:“凱子,去你的,你玩什麼啊?我是胖東,千真萬確的胖東,你怎麼連自己的兄弟都懷疑?!”骷髏人又激動又憤怒,手指骨緊握,牙齒上下大敲。

方凱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了冷漠:“我再問一次,你身邊的木乃伊究竟是怎麼回事?說!”方凱咆哮一句,將鈕旋激光鏟重新搭在骷髏人鎖骨上,還加大了勁。

骷髏人似乎苦笑一聲,頜骨微開,顱骨搖動:“我也不知道,自從我醒來時就發現了自己身上穿着白紗,而且,這些白紗不是死的。它們是活的,能自動捲縮成木乃伊,還聽我指揮。剛剛你看到的,就是我跟你開的玩笑。”

方凱怔了一下,下意識望了眼木乃伊,發現它動作呆滯,似乎是人偶而非“衣服”。與此同時,骷髏人舉起右手,手骨一捏,打了個響指。在方凱驚愕的表情中,木乃伊迅速解體,化成白紗卷在骷髏人身上。

直到這個時候,方凱纔有點相信骷髏人說的話。“既然暫時找不到若子他們,又沒有證據反駁骷髏人,不如且走且看。不管他是不是胖東,先離開這裏再說。”想到這裏,方凱冰冷的臉龐融化下來,對木乃伊笑道:“我相信你了,快走吧,若子他們還等着我們呢。”

木乃伊點點頭,方凱擺正照明燈,兩人朝一條墓道走去。原本墓道還是挺乾燥的,但不知爲何,這越往前走,方凱就覺得越溼潤。“怎麼會這樣,胡夫金字塔內爲什麼會有水分?”想着想着,突然,方凱只覺腳下一空,整個人跌了下去。

“凱子,拉着我!”關鍵時刻,木乃伊出手了。他甩甩手,一段白紗頓時往下竄,卷着凱子的身體。原來,平整的墓道來到這裏突然變成了階梯,但階梯每一隔距離都很大,方凱一個不慎,掉了下去。

空寂的墓室內頓時響起了激烈的摩擦聲,木乃伊拖着方凱,被拽得一步步接近階梯。眼看着就要掉下去了,木乃伊舉起另一隻手,射出一條白紗,直插入墓道側壁,死死扣住。在要掉下去的一剎那,木乃伊成功停住了。方凱、木乃伊以及白紗構成一個美妙的平衡。

吊在空中的方凱望了望一片幽黑的下方,不由自主地嚥了一口。“木乃伊.。不,胖東,你撐得住嗎?”方凱擡起頭,往上喊了一句。白紗頓時一顫,嚇得他趕緊閉嘴了。

木乃伊跨開雙腿,渾身顫抖,顯然方凱的重量讓他很是吃力,但他還是咬牙道:“凱子,你再支持一會,我把你拉上來。”說完,木乃伊加大了勁,將白紗一點一點往上拉。然而,就在白紗被拉到一半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木乃伊只覺一陣風掠過,然後白紗斷了。方凱猝不及防,慘叫一聲,掉了下去。階梯溼度大,方凱一直滾、一直滾.。。最後滾落到黑暗中。木乃伊一愣,怔怔望着斷開的白紗。“凱子!”過了片刻,木乃伊才反應過來,大呼一聲,將另一條白紗收回,匆忙跳下階梯。

..。

“我、我這是在哪?”方凱扶着頭,視野有點搖晃。他甩甩頭,隱約見到一片模糊的光膜下,一羣白衣人肅穆而立。“胖東.。。”方凱掙扎起身,跌跌撞撞,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突然,一個碩大的白影墜落在方凱腳下。

條件發射地,方凱一閃身,卻發現白影竟是木乃伊,也就是胖東。他連忙扶起木乃伊,一邊搖一邊急道:“醒醒,胖東你醒醒。”“唔.。。凱子,你沒事吧!”被搖了半晌,木乃伊終於醒轉過來。他剛醒,就見到方凱,當即大喜過望,緊緊抱着方凱。

患難見真情,方凱很感動,心下對木乃伊的懷疑消去大半。雖然剛纔白紗斷了,但方凱看得很清楚,是一件突如其來的金屬片將它割斷的,而不是木乃伊做的手腳。至於幕後黑手是誰,方凱就不清楚了。

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方凱有預感,在這裏能找到若子他們。

“我沒事,只是手和膝蓋擦破了,敷點備用藥就行了。”方凱搖着頭,從衣服中取出萬能藥資,找到一個藥劑,往受傷部位塗抹。效果很明顯,僅僅一會兒,血就止了。見狀,方凱長吁一口氣。其實他也很心驚,若果不是自己裝備精良,恐怕剛纔這一滾,就不是擦破手掌膝蓋那麼簡單了。

他將藥劑遞到木乃伊手上,笑道:“我看你額頭有點滲血,快塗塗吧。”木乃伊也不客氣,從藥劑中擠出一滴,塗在額頭上。等止血了,木乃伊對方凱疑聲道:“這是什麼地方?”

下意識地,方凱往光膜瞥了眼,扭頭道:“不知道,我們進去看看吧,反正也回不了去了。”木乃伊點點頭,往後望了望,高高的臺階令人望而卻步。

這簡直能下不能上啊!

方凱拿着激光鏟,木乃伊放出白紗,兩人一前一後朝淡綠的光膜走去。走近了,兩人才意識到,光膜遼闊無比。這沒有什麼,令他們震驚的是,光膜下有個偌大的石坑!

石坑上,一排又一排慘白慘白的木乃伊肅然立着。它們似乎沒有生命,呆呆站在一個點上,任由腳下的眼鏡蛇爬到頸上,吐出一條條“嘶嘶”的桃形紅舌。方凱嚥了一口,不禁想起了金字塔循環那幕。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些眼鏡蛇不是機械的,而是真的!

它們是真的眼鏡蛇,方凱看到石地板上那些脫落的蛇皮了。

“..。”兩人怔怔看着,沒有什麼比現在更令人震憾了:一羣眼鏡蛇像藤蔓一樣卷在木乃伊軍團身上,而木乃伊軍團一動不動,拱衛着中央那個水晶棺。

方凱沒有看錯,躺在石坑中心那個水藍的東西正是水晶棺!一座結構如法老棺木般的水晶棺,它上面沒有蓋,卻有個漩渦。一道道銀白的光線從漩渦中射出,落在淡綠的光膜下,勾勒出一副銀河星圖。

心中驚濤駭浪,胖東忍不住爆粗了。“媽的,這裏怎麼有那樣多的木乃伊!那個水晶棺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如此神奇..”胖東嘖嘖稱歎,幾乎忘記了他現在就是一個木乃伊。只不過,這個木乃伊不是死的,而是活的。

方凱也很震撼,正想出聲,不料石坑裏突然傳來一陣機械的運轉聲。緊接着,木乃伊軍團動了!它們笨拙地抓起身上的眼鏡蛇,掰開嘴巴,將蛇活活撕裂成兩半。它們露出鐵齒,將蛇送進口裏,然後狠狠嚼碎,一些墨綠的液體從它們嘴角流了出來。方凱又驚又懼,驚的是鐵甲木乃伊軍團居然是能活動的,懼的是它們手段無比殘忍。

這樣的一幕對於兩人而言太重口味,他們忍不住吐了。然而,當方凱與胖東再次擡起頭時,他們的臉色“唰”地變得慘白起來。

原來鐵甲木乃伊軍團,正用一雙冷漠的紅眸,死死鎖定了兩人,準確來說,是鎖定了方凱。 第3360章

應該是帝溟寒在什麼地方出事了,危機時刻紫夜悄然趕去,雖然帶回了帝溟寒,兩人卻也都被重傷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心中就一股無力感襲來,覺得自己越走越遠,越來越強,卻依舊保護不了自己在乎的人,無論是她的男人還是她的孩子!

自責的讓墨九狸站在靈泉邊,眼眶微濕,忍不住蹲了下來抱著自己!

前世身為天才醫生的她,從未有過什麼夢想,只是機械性的過著百天和黑夜,也沒有什麼可在乎的人,生活單調的就像是木偶!

無緣無故靈魂穿越到這個異世,從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習慣,讓她有了情緒,有了親人,有的愛人,有了感情,更加有了夢想和目標!

可是每一次她覺得自己距離目標近了,覺得自己變得足夠強大的時候,現實就會給她狠狠的一巴掌,女兒們失蹤到現在沒有消息!

她還能找個借口安慰自己,或許女兒們也和兒子小澤一樣,也有自己的修鍊之路自己的機緣要去經歷,自己只要儘快找到她們,確定他們安全健康就好了!

帝溟寒不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她把想念埋在心底,不管對身邊的人和事,多提不起興趣,也盡量的不去想不去觸碰心底的思念,努力的把尋找寒當成一個目標!

就這樣哪怕是一個人的時候比較多,墨九狸也都一個人承受著一切的寂寞,和思念!

但是此刻墨九狸自責又覺得自己無能!

她努力變強到現在究竟為了什麼?為什麼到現在自己還是一片迷茫,為什麼努力到現在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自己的男人有危險了,自己感應不到,是紫夜擔心帝溟寒出事會讓自己難過,寧可自己重傷也去救了帝溟寒!

可是,紫夜又虧欠自己什麼呢?從來到這個異世,沒有紫夜她墨九狸早就不知道死過多少回了!

紫夜不曾虧欠她,是她欠紫夜良多,卻不能為紫夜做任何事情,紫夜是她最親的親人和恩人,甚至比她的爹娘都親厚,也對她最好,這樣的紫夜,自己不僅不能為他做任何事,卻讓紫夜一次次因為自己而受傷!

從前是因為她太弱,紫夜保護自己一次次受傷沉睡!

如今,她不那麼弱了,紫夜還是因為要幫她守護自己愛的人,又因受傷而陷入沉睡,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她太弱,太無能!

愛人她沒能守護好,孩子她沒能保護好,就連自己的爹娘等親人,她都找不到……

她到底是變強了,還是變弱了?為什麼所有的事情自己都做不好?

墨九狸沒有察覺到她的眼淚無聲掉落,也沒察覺到她的淚水滴入靈泉內,讓靈泉的水產生了變化,此刻墨九狸的周身被一股哀傷的氣息包裹著!

讓人看一眼都像落淚,小書安靜的站在墨九狸的身邊,沒有讓任何事情打擾她!

小書也很心疼墨九狸,但是他卻知道這是墨九狸必須經歷,這一次墨九狸再醒來, 方凱狠嚥了一口,抖擻着嘴脣道:“這,這什麼情況.。。”下意識地,他往後退了幾步,與此同時,鐵甲木乃伊軍團邁出了沉重的步伐,朝兩人走去。

“凱子,還愣着幹啥,快跑啊!”胖東最先反應過來,拍了拍方凱的肩膀,後者回過神來,兩人轉身而逃。胖東在前,方凱在後,兩人一路狂奔。方凱往後瞥了眼,看不見木乃伊軍團,心下稍舒,但就在這個時候,胖東停住了。

方凱急剎不了,一頭撞了上去,額頭起了個包。他揉揉額頭,埋怨道:“胖東,你幹嘛..啊?!”頓時,方凱明白了胖東爲什麼停了下來。因爲,在胖東的前面,三名手執毒蛇的鐵甲木乃伊正漠然盯着兩人。

前有阻擋,後又追擊,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

胖東扭過頭,向方凱低聲道:“快取出迦碼電束槍。”“哦!”條件發射,方凱點了點頭,然後翻翻多維袋,卻忽然想起電束槍已經落在了沙漠中。不過這樣一來,他更加相信眼前這個胖東是真的了。

方凱取出鈕旋激光鏟,遞到胖東手上,然後自己拿出脈衝炮:“迦碼電束槍丟了,只能用這些東西了。”胖東點點頭,手臂一伸,射出一條白紗,向三名鐵甲木乃伊捲去。同時,他雙腿一蹬,駕起激光鏟就躍到前面了。

時間刻不容緩,兩人必須速戰速決!否則,等木乃伊軍團一來,兩人必定死無葬身之地。方凱也意識到這一點,所以將脈衝炮對準後方,重重射了一炮。

銀白的光柱砸在地上,使整個墓道都爲之一震。鋪磚爆炸開來,掀起的塵霧籠罩着道口,遮蔽了方凱的視野。方凱長吁一口氣,希望這一炮能威懾鐵甲木乃伊軍團一二吧,好騰出時間,讓他們幹掉前面那三名木乃伊。

再說胖東,釋放出激光柱後,直接將鏟子當成刀,亂揮起來。“去你的!”胖東一邊左劈右斬,一邊怒罵,將毒蛇頭一一砍了下來。濺起的蛇血飛到牆壁上,顯得詭異莫測。但最令胖東不可思議的是,那些被斬落的蛇頭竟然像追蹤導彈一樣,張開毒牙,徑直向胖東咬去。

胖東一個激靈,想甩掉這些蛇頭,卻擺脫不得。它們就像蝨子一樣,死死咬着胖東身上的白紗,怎麼也甩不掉。

胖東索性不管了,將激光柱對準木乃伊頭顱,斜勾上去。粉紅的柱劍劃穿木乃伊頸上的白紗,卻只在脖子上開了一道不深不淺的口。顯然,構成木乃伊的金屬很堅固,能擋住激光柱的秒殺。

但即便這樣,胖東也沒有氣餒,滴水穿石,再劈幾刀木乃伊就死了。想到這裏,胖東加大了勁,穿梭在三名木乃伊中。

因爲胖東現在也是木乃伊身,紅外線被隔絕了許多,所以鐵甲木乃伊們對其難以準確定位,只能模糊攻擊了。它們的手臂沉重堅硬,打在牆壁上能戳破一個深深的大洞。

儘管這樣,胖東也很艱難,畢竟三名木乃伊一起攻擊,那威力可不是吃素的。胖東只能挺着肥胖的身軀,遊走在死亡邊緣。“凱子,快給它們幹一炮。”胖東高喝一聲,他用激光成功地將三名鐵甲木乃伊驅逐成一團,這個時候就是幹掉它們的最好時機!

“好咧!”方凱應了聲,將脈衝炮對準三名鐵甲木乃伊,狠狠轟了一炮。“砰!”沖天的爆炸聲響起,一股龐大的衝擊波鼓涌出來,將胖東和方凱都掀翻了。兩人怔怔看着鐵甲木乃伊被炸成碎渣,裹着白紗的金屬塊跌得滿地都是。

殘餘的火焰燒着白紗,金屬塊冒出濃濃黑煙。兩人湊近一看,只見白紗裹着的鐵甲木乃伊頭部,充斥着一根根駁亂的線,線上不時有電火花在跳躍着。胖東往地上啐了一口,將一個金屬頭踢到遠處,低罵道:“媽的,這些都是什麼玩意。”

方凱搖搖頭,抿嘴道:“先別管這些了,逃出去再說。”胖東點點頭,兩人收起脈衝炮,往前面繼續跑去。但就在兩人剛剛動身的時候,三名鐵甲木乃伊又從黑暗的前方走了出來。它們依然手執毒蛇,冷漠的紅眸與之前的鐵甲木乃伊一模一樣。

“靠!”見狀,胖東忍不住怒罵一句。方凱完全皺起眉頭了,心頭越來越不安:這些木乃伊是怎樣出來的?爲什麼先前沒有注意到?它們三個三個出現,恐怕殺得一批,另一批又出來,無窮無盡,直到後面的木乃伊軍團追趕上來。

於是,當胖東又拔出激光鏟時,方凱伸出手止住了他:“這樣沒用,它們是殺不盡的。”方凱搖着頭,神色有點頹喪。胖東默然了,緩緩將鏟子放下,無奈道:“殺是死,不殺也是死,怎麼都是死.。。唉!想我胖子多瀟灑,卻要埋骨在此。真是英年早逝啊!!”胖東連連苦嘆,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方凱想笑,卻笑不出來。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墓道忽然顫動起來!兩人臉色劇變,將目光移到後方,果然,一隊鐵甲木乃伊正踏着同樣的步伐,向兩人推進。它們就像士兵一樣,卻比士兵要兇殘得多!

兩人嚥了一口,扭頭望向另一邊,不禁石化了。

只見一排又一排的“三名鐵甲木乃伊”走了出來,它們排成整齊三列,跟在前面的三個木乃伊後。在領頭的指引下,這三列木乃伊向方凱兩人走去。目標很清晰,它們要和鐵甲木乃伊軍團匯合,將方凱兩人一起殺死。

一下子,兩人成了夾餅。

非但如此,令方凱都忍不住爆粗的是,那三列木乃伊手上都抓着兩條毒蛇,而此刻,毒蛇們滑落到地,吐着紅信子爬向兩人。

“凱子,我們現在怎麼辦?!”胖東拿着激光鏟,在兩頭來回扭轉,他實在無法想象即將發生的慘烈場景!

方凱搖搖頭,慌亂從多維袋中取出脈衝炮,但由於手過度顫抖,脈衝炮掉落在地上。“死了,死了.。。這不是夢,我們真的要掛掉了。”方凱喃喃自語,失落地跌坐在墓道邊,臉上一片慘白。

胖東一咬牙,將激光鏟旋到三列木乃伊上,自爆了。緊接着,他拾起脈衝炮,朝木乃伊軍團連發數炮。“轟轟轟.。。”一波又一波爆炸聲響起,整個墓道頓時成爲了廢墟!墓頂裂開來,墓磚砸落在地,現場一片混亂。

可是,令胖東失望的是,鐵甲木乃伊數量衆多,被毀掉的不過滄海一粟。而且,受了攻擊後的木乃伊顯然更爲狂暴,加速往兩人殺來。

機甲聲此起彼伏,胖東擎着脈衝炮,又想發射,不料兩條毒蛇爬到他手上。它們長大嘴巴,露出銀色獠牙,暗紅的舌頭上浮着幾絲毒液。胖東嚇了一跳,忙鬆開手,脈衝炮順勢跌在地上。等他回過神來,想要拾起脈衝炮時,兩團木乃伊已經來到眼前了!

情況危急,胖東射出白紗,捲起方凱,使其脫離了毒蛇的包圍。頓了頓,胖東調整了方向,又用同樣的手段取回脈衝炮。不過這樣一來,木乃伊們離兩人更近了,簡直觸手可及。

不到棺材不流淚,但真的沒有任何逃生的希望時,你也只能放棄了。胖東嘆了一聲,收回白紗,抱着方凱,默默看着木乃伊們舉起鋼鐵般的手臂,看着一條條毒蛇挺起長長的鱗身..要死了麼?胖東閉上眼睛,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快跟我走。”

胖東愣了一下,這時聲音又響了起來:“快跟我走,快!”胖東急忙睜開眼睛,只見木乃伊軍團中,一名身材比較高大的木乃伊做着手勢。

胖東想起,那是喬姆斯的聲音。大喜之下,胖東點點頭,飛速將脈衝炮收好,然後抱着方凱,溜到喬姆斯身旁。喬姆斯打了個響指,身上的白紗射到沒有裂縫的墓頂,他努努嘴,示意胖東也這麼幹。

胖東會意,兩人迅速將白紗紮成一結,形成一個“鞦韆”。“一二.。。三!”在木乃伊軍團尚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喬姆斯與胖東將方凱放在鞦韆上,用力一蕩。鞦韆劃過木乃伊們的頭頂,將方凱狠狠拋到包圍圈外。

一擊得手,喬姆斯與胖東長吁一口,但此時,木乃伊軍團已經回過神來了!時間緊迫,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爬上了鞦韆。可就在兩人即將蕩起的時候,一個鐵甲木乃伊用手死死扣住了喬姆斯的腳。

喬姆斯一怔,隨後從腰部拔出激光鏟,用力往那鐵手一劈。令他傻眼的是,鐵手紋絲不動,而他虎口卻已經發麻了。

見狀,胖東急忙取出脈衝炮,對準鐵手根部開了一炮。這下子,鐵手總算斷了,但殘餘的手依然死死抓住喬姆斯,令他很是鬱悶。

兩人“啊”了一聲,同時從鞦韆上跳下來,剛好跳在方凱旁邊。一落地,胖東連忙往道口開了四五炮,爆開的石塊暫時將它們堵住了。

胖東心頭大舒,隨後向方凱問道:“凱子,你沒事吧?”方凱搖搖頭,神情有點萎靡。可不是,關鍵時刻,他居然入魔了,差點將性命擱在那裏。喬姆斯拍了拍方凱的肩膀,向後者投去一個理解的眼神。

方凱苦笑一聲,忽然注意到胖東沒有纏着白紗。這不是問題,問題是現在方凱見到的胖東不再是骷髏身,而是有血有肉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