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他已經不見了人影,那光芒直衝向了頂端,他居然還能夠飛翔!

0

不過,很快,厄帕俄斯就後悔了,他發現,由於他的光芒,居然有一半的冰鳥被他引走的,那些冰鳥死死的追着他不放,厄帕俄斯只能不停的往前,祈禱能夠快一點到達山頂,而且還要那山頂能夠讓他不受這些冰鳥的攻擊。

“機會,快爬!”阿瑞斯道。

宦妃傾城︰叩見九千歲 ,衆人也開始爬了起來了,不過,那些冰鳥越來越近了。

“輪流攻擊吧,否則所有人都不可能活下來的!”厄喀德那道。

“好!”衆人同意。

“易寒,捉住我!”希爾雅娜斯突然對易寒道。

這時候,易寒也顧不上其它了,他一手刺入巖壁,另一隻手抱住希爾雅娜斯的纖腰,入手柔軟,不過易寒也沒有心情體會了。

“誘捕風暴”

希爾雅娜斯一扭身,近百個能量網同時飛了出去,把最近的冰鳥全部網住,那冰鳥不由自主的掉落下去,如果從這裏摔到了地面,那這些冰鳥必死無疑了!

希爾雅娜斯回頭,兩人再次往上爬,冰鳥再次靠近了,像一朵藍色的雲一樣,迅速接近過來。

“深淵龍息!”深淵魔龍的頭部突然變成了巨龍的龍頭,扭頭對着那些冰鳥噴了出去,不過還是遺留了幾隻,但很快就被衆人擊落下去。

還有兩百米。

以易寒的目測,這段距離絕對不會超過兩百米,但是,那一大團的冰鳥已經離他們不到一千米了,他們也可以看清楚冰鳥們的外表了。又是一羣飛得較快的冰鳥來臨。

“水晶衝擊!”水晶獨角獸突然恢復了獸型,成千上萬的水晶錐出現在它的面前,向着那一羣冰鳥衝去。


“不要——”

“停下——”

兩把聲音幾乎同時響起,厄喀德那和阿瑞斯叫道,易寒一想,臉色立變,他輕聲對希爾雅娜斯急道:“快,往上爬,不要理會其它人了!”

說着,易寒立即行動,以極快的速度向上爬着,希爾雅娜斯看到一隻只被擊落,然後爆炸的冰鳥,她也發現了,美麗的臉上,眉頭鎖緊,心中罵了一句“白癡!”然後跟着易寒往上爬,也許冰鳥的實力不用害怕,但是別忘記這裏是哪裏,這裏可是幾萬米高的高中上,而且這裏的禁空領域也異常恐怕,一旦被這些冰鳥近身,從這裏掉下去,就算能夠不死,恐怕也難免要受重傷了,而且恐怕還要再次爬上來……

嘭嘭嘭嘭嘭……一聲聲的爆炸響響起,“哈哈哈哈……這些冰鳥不過纔是神級的實力,你們居然怕成這個樣子,真是丟臉啊!”水晶獨角獸突然大笑道。

它面前的冰鳥已經被擊中,然後都爆炸起來了,但是它也變成了人身,伏在了峭壁上面。身後的冰鳥好像被嚇到一樣,突然不再移動了,就停在五百米外,翅膀不停的扇着。

“白癡!”這個念頭也在其它幾人的腦中出現,不過,幾人移動的速度更快了。

還有一百米。

易寒心中盤算着,那些冰鳥好像有一點奇怪,到底它們在幹什麼?

突然,第一隻冰鳥的身體出現紅光,接着是第二隻,第三隻……最後,全部的冰鳥身上都出來了紅光。

易寒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嗜血術!”這個詞在他的腦海中出來。

嗜血術:增加20%攻擊速度和40%移動速度。

冰鳥們的氣息變得雜亂,狂暴,水晶獨角獸再次發出攻擊,攻擊的目標集中在水晶獨角獸的身上,水晶獨角獸再次發動了攻擊,將一大批的冰鳥擊落,但是這些冰鳥彷彿根本沒有看到水晶獨角獸的攻擊一樣,不停的向着它衝了過去,一批一批的冰鳥不畏懼任何攻擊,拼死也要接近水晶獨角獸。

“白癡,快走!”厄喀德那終於忍不住,對着水晶獨角獸吼道,但是現在的水晶獨角獸根本沒有時間回答他,它忙着對付面前越來越多的冰鳥。

終於,有一隻冰鳥來到了水晶獨角獸的面前,它的身體突然膨脹起來,“小心!”阿瑞斯道,他話音剛落,轟,一聲巨大的聲音響了起來,水晶獨角獸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大洞,這種威力,根本不可能是神級強者能夠做到的。這峭壁異常堅固,就算是易寒,剛纔也要費不少勁纔打出一個洞,現在那裏居然出現了一個近五米的大洞。

“這些冰鳥的體內有一種冰珠,這冰珠蘊含着強大的力量,如果激活它,就會產生非常強烈的爆炸,這爆炸的威力不遜色於一個神明的攻擊!”阿瑞斯簡短的介紹道。

不過這時,水晶獨角獸的攻擊也停止了,所以無數和冰島開始接近它,轟轟轟轟……一聲接一聲的爆炸聲,易寒殘忍的看了水晶獨角獸一眼,自作孽,不可活!然後抽了一下希爾雅娜斯的衣袖,示意她馬上走,現在的情況,如果輕易出手,恐怕那些冰鳥也會來攻擊自己等人,易寒可不願意現在面對這些自殺生物,至少也要確認自己安全了,再去理會這獨角獸。

下面的爆炸聲繼續傳了過來,不過水晶獨角獸也不可能這樣就死去,只見它的身體突然出現了一個光罩,將他包圍在裏面,幾人一看,發現它的身體毛髮已經掉落了不少,美麗的身體佈滿的傷痕,它的眼睛已經佈滿了血紅。

“可惡的低等生物,你們居然敢傷我!”水晶獨角獸開始吟唱着咒語,隨着他的吟唱,天空開始出現變化,一片烏黑的雲出現,壓抑的感覺在周圍漫延。

轟轟轟轟……冰鳥們不停的進行着自殺行爲,但是卻不能夠讓這個光罩振動一下。突然,那些冰鳥也出現了劇變,每五隻一組,發出了淡淡的藍光,然後,五隻冰鳥居然開始融合在一起,一隻只兩人大的巨型冰鳥出現,再次撲向了水晶獨角獸。

“這是什麼?”易寒問道。

“不知道,當初我來的時候,也沒有遇到這種情況!”阿瑞斯也驚訝的看着巨型的冰鳥。

轟轟轟……比剛纔大了近十倍的聲音,這些巨型冰鳥發出的聲音居然讓易寒的耳膜發疼了。

水晶獨角獸的光罩也開始震動起來,甚至發出了翁翁的響聲,還有近百隻巨大的冰鳥衝向天空,那片巨大的烏雲之中。

轟,所以的爆炸聲,居然匯成了一聲,那片黑雲被炸得消散了,咔嚓,水晶獨角獸的光罩也出現了裂痕,隨着爆炸聲出現,光罩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多,又是五隻巨型冰鳥飛了過來,砰,那光罩粉碎了。

“救人!”阿瑞斯急道,身體一轉,“嗜戰”出手,像一道光華一樣,向着再次接近水晶獨角獸的巨鳥擊去,一隻只巨型冰鳥被撕成碎片。

“白癡,快上來!”厄喀德那吼道,只見他手一動,一團巨大的光柱也向着巨鳥們衝去,被光柱擊中的巨冰鳥,立即消失,連一根羽毛也沒有留下。

水晶獨角獸立即往上爬,但是它沒有爬多久,又是一羣巨冰鳥接近它了。


“深淵龍息!”一道龍息射出,將那冰鳥壓制住,但是,那些冰鳥實在太多了,根本殺不完一樣。

“希爾雅娜斯,你先上去吧!”易寒突然道,說完之後,他放開手,將手對着再次接近水晶獨角獸的巨冰鳥們。

易寒體內,那藍色的寶石開始發出光芒,然後其會五顆寶石也像被帶領一樣,也開始發出光芒,而且,易寒能夠感覺到,別外的四元素寶石,它們的魔力被金色的寶石吸收了,然後這金色的寶石把魔力轉化成水系魔力,提供給易寒使用。

易寒的身體上出現了藍光,然後無數的冰箭出現,這裏的水系元素也是非常充足的,那冰箭不停地向着那些冰鳥們飛去,不過,一撞擊到那些冰鳥,那些冰箭就立即粉碎了,冰鳥對冰系魔法的防禦太高了,恐怕只有冰系禁咒才能對它們造成傷害,但是,易寒要的只是這些冰箭的效果,凍僵,因爲冰鳥的抗性驚人,所以一支冰箭對它們的凍僵也不過是零點一秒,但是,易寒無窮無盡的冰箭攻擊,卻讓那些冰鳥凍僵了,速度下降了許多。 水晶獨角獸看到機會,立即往上爬,不到十秒鐘,易寒就撐不下去了,體內的魔力也被他耗光了,剛纔他每一秒,至少發出了近十萬支冰箭,如果不是這裏的水系元素充足,他最多隻能撐七秒。

但是這樣也讓水晶獨角獸有了生存的希望了,這個時候,衆人離頂端也只有十米多,水晶獨角獸還有近二十米。

易寒幾人連忙往上爬,那些巨冰鳥彷彿現在才發現他們一樣,向着他們攻擊過來了。


“誘捕風暴”希爾雅娜斯再次出手,就算是巨型的冰鳥也逃脫不了。終於,幾人到達了山頂了,山頂什麼也沒有,易寒只看到身上穿着破爛衣服的厄帕俄斯,不過,現在衆人也沒空理會他。

那些冰鳥一看到幾人上了山頂,就不再攻擊了,回去攻擊下面使者的獨角獸,看着不停靠近的巨冰鳥,獨角獸的臉上終於出現了恐懼的神色,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它的情況真的不會太好。

雖然在幾人合力攻擊巨型冰鳥,但是還有難免會漏了幾隻,在衆人喘息的時候,一隻幾十米寬的冰鳥飛向了水晶獨角獸,這只是近一百隻巨冰鳥融合成的超大型冰鳥,“深淵龍息”那道龍息將那巨型冰鳥的心臟擊穿,但是那冰鳥還是繼續向着獨角獸撲去。轟。

驚天動地的響聲,但是易寒手中卻拿着一條蜘蛛腳,正向下扯着什麼東西,突然,一個網被易寒從山頂下面扯了上來,網裏的正是那隻水晶獨角獸。

“這個是……毒蜘網!”希爾雅娜斯看到易寒手中的蜘蛛腳,再看一下那個蜘蛛網,突然想到什麼,低聲道。易寒,你果然是遇到了地精商店!運氣真好!希爾雅娜斯心想。

水晶獨角獸心有餘悸,剛纔的那隻超大型冰鳥,它自爆的威力已經可以讓他受不輕的傷了,而且,如果被正面擊中的話,他一定會被炸開,到時候,幾萬米的高中掉下去不說,如果還要再次爬上來,這還不保證會不會再遇上這些恐怕的冰鳥……就算是想一下,水晶獨角獸也不禁顫抖了一下。

衆人看到水晶獨角獸沒有大礙,衆人也鬆了口氣,畢竟如果水晶獨角獸死去了,對大家都沒有好處,而且如果再有危險,可能也少了一個助力,現在大家都算是共患難的朋友了。

“謝謝你!我欠你一個人情!”水晶獨角獸變化成人類的外貌,他的身體上已經遍體鱗傷了,他對易寒道。

“呵呵,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大家互相幫助而已!”易寒道,剛纔那個毒蜘網,的確是從地精商店裏換來的,不過,這可不是易寒自己換的,這是裏奇送給他的,這毒蜘網一總可以使用三次,裏奇用了一次,現在易寒也使用了一次,還剩下一次可以使用。


“你還真捨得,這毒蜘網也要六百魂點吧!”希爾雅娜斯在易寒的耳邊低聲道。

“兩百魂點換一隻上階神獸的人情,這交易也是很值得的,不是嗎?”易寒也笑道。

“厄帕俄斯!你居然活着來到這裏了!”深淵魔龍看到異常狼狽的厄俄斯,突然大聲道。

這一叫,把大家都驚醒了,大家怒視着這個惹禍專家,“呃,這個……其實……我……”厄帕俄斯支支吾吾的,就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其實是這樣的,我只是看大家都這麼無聊,所以纔想搞一下緊張的氣氛而已!”厄帕俄斯看到越來越近的衆人,終於以極快的速度說完了這句話。

“去你媽的無聊!”

“你這無聊的白癡!”

幾個人一躍而上,一起圍摳厄帕俄斯。當然,所有的人都沒有動用能量,單憑肉體的力量狠揍他,希爾雅娜斯冷眼看着這羣人,只是不時的叫道:“易寒,你的腳再往上幾分,這樣他纔會痛!”“不對啊,這一拳的位置應該低幾分!”

……

足足過了近一個小時,一個頭上長滿包的“人”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厄帕俄斯口中不停的咒罵道:“你們這些沒有良心的混蛋,居然這樣對待一個老人家,都是不尊老的人!”,不過沒有任何人會理會他。

“好了,各位,歡迎大家來到戰神殿!”阿瑞斯突然大聲道。

本來什麼也沒有的山頂,隨着阿瑞斯的聲音響起,突然光芒大盛。

突然,一陣嘹亮歌聲從四面八方響了起來:

硝煙四起的家園

戰火沖天的瞬間

孤獨的我

徘徊在寂寞與憂傷的邊緣

留下的只是無限的仇怨

……

古老而難懂的語言,易寒只能聽懂幾句,不過卻感受到無限的悲涼,易寒彷彿看到,一個不屈的戰士,他的周圍都是燃燒着的熊熊烈焰,他跪在了家門前,懷裏是一個死去已久的少女,不知道是他的親人,還是他的愛人,恨意生,英雄淚,這是什麼感覺,易寒的眼睛中,一滴眼淚居然不由自主的滴落到地面上。周圍的人彷彿也感受到了同樣的感覺,兩行眼淚落了下來,就算是希爾雅娜斯和厄帕俄斯也不例外。

……

只帶着匹馬單槍

帶着沖天而起的怒火降臨

燃燒的戰意永不停息

無堅不摧的槍罡

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

我心中最大的傷

……

易寒的腦海中,畫面一轉,那名戰士突然衝進了對方的陣營,他只帶着單槍匹馬闖進敵陣,百萬士兵相阻又如何?爲戰而生,爲恨而戰,爲傷而恨,爲家而傷,無限的戰意,伴隨着他,彷彿在這一刻,他就是戰神,戰神就是他!一時間,易寒的心中泛起了無限的戰意,那戰意猶如海浪一樣,一波又一波,不停的衝擊他的心靈,不過周圍的人都是強者,能夠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只是不多不少也會受到影響而已。

……

出現了

我的仇人

這一刻的我不再迷惘

我是深淵而來的狼

復仇的靈魂不滅

就算死去

也在所不惜

只爲讓你下去那地方

燃燒吧

我的戰魂

……

最後一段歌曲出現,那戰士終於看到他的仇人,一個絕世強者,兩人展開的激烈的碰撞,但是畫面最後就停留在這一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