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

0

楚天南身體像是踩着節拍舞步一般,輕而易舉的幾個華麗轉身,就將一根根的箭枝全部打的散落一地。

這羣戰士射來的弓箭無論多塊多麼頻繁,都沒能碰到楚天南一次。

拉多爾怒了!

他們可是北院大王旗下最精銳的隊伍!

遭受這種待遇?

“射不到就去給我砍死他!誰看死他,老子回去賞十萬!”

這一句話說完,戰士們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

拔刀地拔刀,揮劍地揮劍。

直奔楚天南而去,這時候他已經不是敵人了,而是香饃饃,十萬塊,一年的酬勞也沒有十萬塊。

對誰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砍死楚天南成了他們當下的目標,一個個吶喊着,朝前方衝鋒。

一隻漢子翻牆來 ,“還是不玩了!”

他揮了揮手,幾十名戰士倒飛出去。

這可不是北境,死了也是敵國的戰士,這些人手上都是沾着他同胞鮮血,楚天南對於華國之人可以容忍,對於北境一地可以愛護。

但到了北蠻子,他沒有一點留情。

只見楚天南身體快如閃電,幾個來回上下穿梭,如同虎入羊羣一般,來回衝刺之下,死傷居然過幾十名戰士。

拉多爾看傻了眼。


他握着長劍衝了上去,“老子他麼的跟你拼了!一個毛頭小子,還能翻了天不成!”

拉多爾在戰場翻雲覆雨這麼多年什麼人物沒見過,若是在這陰溝裏翻船,回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這人必須死!

拉多爾握劍的手充滿了力量,憑他一品的境界。

還能對付不了一個普通的小子不成。

動手十分迅速,直奔楚天南要害而去。

楚天南這會兒剛一拳打飛一個北蠻卒子,見拉多爾朝自己衝來,他只是一個揮手甩在其手腕上,便聽咔擦一聲,骨裂地聲音傳入耳中。

緊接着他一擡腿,一腳將拉多爾踹出十幾米之遠的距離。

兇悍無比!

拉多爾這次真無力爬起,扶着牆,語氣顫抖地問道:“你到底是誰?”

“是什麼人!”

老闆娘嘴巴張成o形,連忙捂住,“這人什麼境界?”

“我們酒店的藥難道沒用了麼?”

瘦弱男人眯了眯眼,咳嗽一聲:“也是統領境界,不過這人對招式使用,異常嫺熟。”

楚天南轉頭,滿面春風,“好眼力。”

“閣下才是好境界,不知這次來我們有家酒店所爲何事?”

“掌櫃的多想了,本來在下來你們有家酒店只是純粹住店,不過老闆娘下了藥把我帶下來,看了一出好戲。”

“我不忍心就這麼結束,所以看戲人才下了臺。”


“掌櫃的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會,這位兄弟,既然是下了臺,那就得有酬勞,不管如何,這次我有家酒店出錢賠你一次,我們的恩怨了結掉,如何?”

楚天南高深莫測地笑了笑。

門口,幾個北蠻子的戰士見拉多爾倒在地上無力起來,便欲撒腿逃脫。

楚天南身體一奔,撿起一把長劍。

衝了出去。

幾分鐘後。

楚天南迴來了,手上拿着一塊破布,擦着手上的血跡,至於地上橫屍一片,皆是北蠻子士卒屍體。

瘦弱男人咳嗽一聲:“先生殺孽如此之重,莫非也是軍旅中人。”

“猜對了。”

“既然如此,我和你們北境軍旅之人也有一段不淺的交情,若你不嫌棄。我們就此化敵爲友如何?”

楚天南呵呵一笑:“想不到啊。”

瘦弱男人皺眉:“想不到什麼?”

“當年我和一位兄弟剛開始參軍的時候,很怕北蠻子,他們衝上來的時候就跟瘋子一樣,還很擅長打游擊,你打他就跑,你要走他繞回來打你。而且北蠻子人高馬大,那會兒境界都高,關鍵還很團結,心齊,像是一個無法擊敗的敵人。”

“後來打仗打多了,我才知道,北蠻子也沒那麼勢不可擋,也有逃兵,有人被俘虜之後跪在地上嚇得尿出來,也有人求着我們放了他,他願意泄露情報。也有人寧死不屈,有人被俘虜之後破口大罵,然後含笑而死。”

“我那會兒才知道,每個地方都有叛徒,不止是北境,北蠻子也有。”

瘦弱男人眉頭更緊,“兄弟這話跟我們這次,有什麼關係麼?”

楚天南呵呵一笑,“一位原本的戰神,叛逃北蠻! 總裁老公太危險 ,你說我能想得到麼?”

瘦弱男人眼神發寒。

他盯着楚天南。

沉默一會兒後。

“你怎麼知道?”

“知道了這個,你很難活着走出去。”

“真的。”

瘦弱男人重複一遍。 有家酒店。

瘦弱男人緩慢地伸出異常白皙枯瘦的手,攥爲拳,也顯得虛弱無比。

誰能想到這樣一個男人,曾經是戰神境界。

楚天南:“當年你孤身一人闖蕩北蠻江湖,跟北蠻的北院大王打過一場吧?”

瘦弱男人:“住在這個地方,就是不想讓人找到我,總有一些煩人的蒼蠅,聞着味道過來,在我耳邊喋喋不休,既然你知道當年的事兒,我就不能放你走了。”

“希望你可以理解,借你腦袋一用。”

楚天南:“哈哈哈,你就這麼確定,可以吃定我?”

老闆娘坐在椅子上,樂呵道;“這位爺境界應該有統領吧,我這有家酒店雖然不殺人,我男人身上也的確有傷,可憑你一個區區統領境界的人,怎麼敢在戰神面前口出狂言呢?”

“登高一望窮千里,這位爺,上過戰神和沒上過戰神,完全是兩種風采。”

楚天南玩味道:“哦?我還真不知道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區別,給我演示演示?”

“我很想知道,你憑什麼有這樣的底氣,我更想知道,你心臟是什麼顏色。”

瘦弱男人手做爪狀,急速地撲了過來,筋骨如鋼,鋒如利刃,直奔楚天南的心臟部位而去。凌厲無比,迅捷如風!

說那時那時快。

楚天南身體一個暴退,從房內,直接閃到門口。

瘦弱男人弓起來的的身子緩慢地挺直,“只靠跑,你出不了酒店。”

楚天南看起來非常平靜,這會兒站在原地,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我不着急,倒是想看看你這位從戰神境界掉下來的統領,能有什麼樣的實力。”

瘦弱男人笑了,感慨與楚天南的幼稚。

要知道,什麼叫做戰神?

登高遠望,一步一重天,能登天和沒登天的區別,瘦弱男人當年和北院大王打過一場,被打至重傷垂死,後來落魄跑路。

傷勢倒是恢復了一些,可是境界也從戰神跌落到了現在區區統領。

與這家酒店,也只是修養生息,日常瑣事,基本都是她在打理。

這麼久,還是沒有恢復戰神境界,可只要他上過一次,就無懼任何統領。

“知道麼,你膽子很大,覺得憑統領境界,我只是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就算上過戰神又能有多強是麼?”

“這一次,我一定讓你看夠戰神和統領的區別。”

統領圓滿的境界,練劍、練刀、某個領域精通之人,可以做到內力外放。類似如劍罡,亦或者說如別的一些,刀氣。

往往內力外放之人,打各種未能內力外放之人,都是輕而易舉,隨便虐殺。

到了戰神,又有不同。

境界提升到了這種地步,內力會發生一定的變化,戰神的內力會自帶屬性,風、水、火、土、木、雷、石。

這幾種,無論是那種,都足以讓內力凝實許多倍,且壓縮到純粹。

帶屬性之人,和未帶屬性屬性之人,檔次千差萬別。

戰神隨手的一道攻擊,普通的統領也抵擋不住,因爲內力不夠純粹。

瘦弱男人覺得楚天南很幼稚,他上過戰神,內力是經受過轉換的,現在未能恢復只是因爲目前的純度還不夠,楚天南敢憑藉統領境界跟他對戰,唯有死路一條。


有屬性內力打無屬性內力,就是手到擒來。

瘦弱男人揮了揮袍子,他轉換的屬性是風,一揮手,內力運轉速度極快,骨骸之中宛若有一道疾風傳過五臟六腑,隨着他的招式衝了出來。

“風過六府道平安。”瘦弱男人碎碎唸叨。

一陣宛若颶風般的拳罡衝了出去,奔着楚天南身上砸去。

“這就是戰神和統領的區別,如何?你年紀輕輕修煉到統領境界,本來實屬不易,可你既然找死,也沒辦法。”

瘦弱男人冷喝一聲道。

區區一個統領境界,放在別處可能是萬人敬仰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