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先天強者,哪怕都是初期存在,也可以對抗一名先天中期強者了,葉擎才不過剛入先天,恐怕不是這三人對手……

0

「師弟,你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青葉掌門擺手道。

「自行解決?哈哈,好,葉擎,可敢出了青葉門一戰?」元家主大笑道。

以三對一,佔盡優勢,元家主很是自信!

他是剛剛突破到先天的武者,另外兩位可不是,都是神醫谷內的護法弟子,雖然不是先天中期,可是在先天初期里,也算是很強的了。

「哼,正有此意,青冥兄,欣兒有勞你暫且照顧一番!」葉擎看向青冥劍客道。

以前他稱呼青冥劍客為前輩,現如今他也是先天強者,倒是不用再以前輩稱呼。

「好,蘇小姐就就交給我了,我絕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她!」青冥劍客羞愧道……

他沒能改變青葉門主的意志,無法幫上葉擎的忙……

「哈哈,多謝青冥兄了!」

葉擎大笑著,走出了主殿。

不過就是三名先天高手而已,對於葉擎來說,根本沒有絲毫懼意!

假愛真吻:億萬總裁戀上我 唯獨讓葉擎鬱悶的是,這黃金家族的事情還沒解決,又招惹上了神醫谷,或者說,不是他招惹的,而是麻煩主動找上他的……

出了薄霧,就算是走出了青葉門的範圍,前方一片亂石斷崖,是一片絕佳的戰鬥之地。

「甲正,這件事本與你沒有關係,你確定要參與進來?」

葉擎雙手背後,看向甲正,他決定在給這傢伙一個機會……

「哼,葉擎,你膽敢殘殺黃金家族的人,等於是招惹了聖地,我神醫谷和黃金家族同氣連枝,今日你必死無疑!」甲正冷哼道。

他這邊有三大先天,而對面只有葉擎自己而已,佔據如此優勢,甲正不認為自己一方會失敗。

「葉擎,不用白費力氣了,我和甲正可是好兄弟,今天你死定了,放心吧,等你死了,你那個小美人,也是我的,我就不信,等你死了,青葉門的人,還會幫你護著那小美人不成?」蒙真冷笑道。

神秘老公惹不起 他說這話,自然不是單純的精蟲上腦,而是在挑撥葉擎的情緒,使其處於暴怒之中,人一旦被怒火沖昏了頭腦,往往會幹出一些愚不可及的蠢事,他其實是在為己方的三位先天強者製造機會。

「蒙真,你是在找死!」

葉擎神色冰冷,這蒙真,兩次三番以言語挑動自己的怒火,不好意思,他真的成功了!

「兩位護法師兄,如此狂妄之徒,就交給你們二位了!」甲正輕聲道。

「呵呵,師弟放心,區區一名剛剛晉級的先天而已!」一名護法淡笑道。

「先天強者,現在的江湖真是太平靜了,江湖上根本沒有什麼高手,我這獨角銅人,還從未飲過先天之血,今日,就拿你血祭吧!」另外一名護法直接將背後的獨角銅人抽出,拎在手中,歪著腦袋看向葉擎,似乎是在想從哪裡下手……

「青天,你們放開我,讓我出去,葉擎他有危險!」

薄霧一旁,青葉門的眾人正在觀戰,兩名青葉門的女弟子拉著蘇欣兒,不讓她衝出去。

「不行,你不能去,你的功力太低了,幫不上忙,只能拖累葉擎!」青天搖頭道。

「拖累?是啊,我只是個拖累……他們都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付葉擎?」 戰疫77天 蘇欣兒含恨道。

她不是沒有腦子的女人,剛才只是太著急了,如此衝過去,確實只能成為葉擎的累贅。

「一時半會的我也跟你說不清,那元家主和蒙真兩個就是綁架何倩的真兇,至於那甲正還有他身邊的兩名先天高手,應該是那蒙真邀請過來的。」

「對不起,是我把你們帶入了危險的境地,蘇小姐,他們的來頭都太大了,我們……」青天說這話,低下了腦袋……

「不怪你們,我聽到你們之前的談話了,他們來自神醫谷和黃金家族嗎?若果葉擎出了事,我一定要毀了黃金家族和神醫谷!」蘇欣兒一字一頓道,聲音之中充滿了恨意……

眾人聞言一個個輕輕搖頭……

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那黃金家族和神醫谷可都是聖地,有先天之上的存在坐鎮,你一個四級武者,居然還想毀了兩大聖地?

恐怕真要是讓你知道了這兩大聖地的實力,只會絕望…… 就在蘇欣兒和青天說話之際,葉擎已經和對面幾人交上了手。

四人之中,葉擎持劍,手中長劍還是之前青天遞給他的,元家主同樣持劍,兩名護法,一人使用獨腳銅人作為武器,另外一人則是一對判官筆。

蒙真和甲正兩人坐在一旁觀戰,時不時發出兩聲嬉笑,戰場中,葉擎的長劍舞的密不透風,不斷格擋了來自三人的進攻。

三人之中,最好殺的無疑就是那元家主。

元家主的招式葉擎早已經熟悉,只是受制於那神醫谷的兩名護法,他無法做到一招絕殺,尤其是那使用獨腳銅人的傢伙,力道大的驚人,比初步修鍊了渾源神體的葉擎,還要強上許多。

當然,這也是葉擎的渾源神體修鍊才剛修鍊兩天的原因。

普通邁入先天境界的武者,可以將肉身孕養到千斤之力,而先天初期的真氣力道則是一到三萬斤不等,例如那元家主,初入先天,修鍊的功法也只能算是一般,他全力出手之下,也只有一萬一千斤左右的力道。

葉擎修鍊的《玄天決》,雖然在玄冥至尊的眼裡不算什麼,但是在江湖上,絕對是最頂級的武學,葉擎以《玄天決》晉級,雖然剛剛踏入先天境界,加上肉身力道,也差不多有接近兩萬斤的樣子而那使用獨腳銅人的武者本就天生神力,再加上先天真氣對身體的孕養,起碼就有上萬斤以上的力道,再加上他修鍊先天真氣輔助,幾乎每一招都能打出超過兩萬五千斤,甚至爆發出三萬斤的力道,這樣的實力,在先天初期的武者當中,堪稱頂尖,甚至他還有進步的空間,因為他的真氣還沒修鍊到先天初期的巔峰境界……

如果此人早出生個幾百年時間,即便是不修鍊武道,沒有先天真氣的孕養,恐怕也能有數千斤的力氣,堪稱戰場上的一員絕世猛將,面對此人的獨腳銅人,葉擎只能以身法躲避,不敢硬接……

比起這使用獨角銅人的護法來,另外一名使用判官筆的護法則是以靈巧為主,一對判官筆專點葉擎周身大穴,不過此人出手的力道上還不足兩萬斤,和葉擎差不多的樣子,倒是可以從容應對。

「該死,這葉擎進入先天之後竟然這麼厲害?」

在蒙真的想法中,三名先天圍攻一人,其中還有兩名是老牌先天強者,應該比較簡單,結果對戰起來卻發現完全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

葉擎以一敵三,居然還能打的有聲有色,這簡直是突破了蒙真的認知……

不止是蒙真,甲正也是一臉的懵逼。

他之前是聽蒙真說過葉擎有多厲害,但心裡其實不以為然,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這次自己莽撞了,為了蒙真,得罪如此高手實在不智,倘若今日殺不死他,那日後他可能要倒霉,只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

「蒙真,此人到底是何來歷?剛入先天就有如此戰力,只怕修鍊的武功不一般,若非有大來歷之人,如何能在這個年齡就進入先天?」

「須知,你我還比他大了幾歲,到現在還沒入先天境界!」甲正面色變得很不好看……

「我怎麼知道,都是元家惹得禍,我原本只是過來幫我姑姑撐腰的,誰知到姑姑被他給殺了……」蒙真鬱悶道。

「葉擎……姓葉……你說,他不會是聖地葉家的人吧?」甲正皺眉道。

如果真的是聖地葉家,那就不好辦了……

同為聖地傳人,如果他們之間發生了衝突,一對一被對方給解決了,聖地一般不會去報仇的,也沒那個臉,技不如人,沒什麼好說的。

可是類似現在這樣,被圍攻致死的,那可就有說法了……

「聖地葉家?應該不會吧,五年前的聖地交流,就是在葉家舉行的,我跟著過去,見到了葉家不少俊傑,並未見過葉擎此人啊……」蒙真疑惑道。

如果葉擎是葉家的人,又如此傑出,即便是五年前他還小,也應該出來見見客人吧……

八大聖地之間,自然也是有競爭的,不可能有點矛盾和摩擦,就讓老祖宗親自出面,他們也沒那麼多時間,同為聖地,也不可能死磕,讓別人佔了便宜,於是就出了這麼一樁交流會,原本是解決八大聖地之間的矛盾,後來慢慢演變成了八大聖地年輕武者之間的交流賽,在八大聖地輪流舉辦,並且提供豐厚的獎勵……

能在交流賽上脫穎而出的,都是八大聖地最傑出的弟子,不但能獲得交流賽的獎勵,回到族內或者門內之後,更有可能受到老祖宗的重視,甚至親自收為弟子……

是以,八大聖地的交流賽是聖地年輕弟子最為期待的日子,很多年輕弟子默默修鍊多年,就是為了在交流賽上一飛衝天。

「啊……」

正在蒙真和甲正交流的時候,元家主傳出一聲慘叫……

兩人回頭,剛好看到葉擎的長劍脫離元家主的胸口,不禁神色一凝……

幾乎瞬間,神醫谷的兩名護法瞬間後退,用驚疑不定的眼神看向葉擎。

此人當真是恐怖無比,開始交戰的時候,他們還還能憑藉人數優勢,以及使用獨腳銅人的武者壓迫葉擎,然而一段時間之後,此人彷彿變得未卜先知,對三人的一招一式瞭若指掌,趁著三人配合不當的空隙,竟然一劍刺穿了元家主的心臟……

「元家主,好好上路吧,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的,我會抽空去一趟北疆元家,讓那些元家人陪著你一起的!」葉擎冷聲道。

「你……好狠毒……」元家主聞言驚怒不已,此人竟然還要毀滅元家?

只可惜,心臟受創,哪怕他是先天高手,也難以活命……

「輪到你們了!」

葉擎劍指那神醫谷兩大護法,直接沖了上去……

「等等!」

就在這時,那甲正突然開口了……

「這麼想早死?我成全你!」

葉擎聞言一個轉身,手中長劍直接落到那甲正的脖子上,鋒利的劍刃,讓甲正感覺到了一絲涼意,隨後絲絲刺痛傳來,一道鮮紅的血液緩緩流淌而出…… 「別,千萬別動手,我若是死在這裡,青葉門定然脫不了關係!」甲正急忙道。

他來青葉門交易,他師父是知道的,若是他死在這裡,即便是和青葉門無關,也必然會受到牽連,他只能期望葉擎能夠有所顧忌,而放過他……

「葉擎少爺,此人,現在真的不能殺,起碼不能死在青葉門的家門口……」青冥劍客苦笑道。

坐視甲正死在青葉門的家門口,即便不是青葉門乾的,難道還能指望神醫門給你講道理不成?

「葉擎,其實我們之間並無仇恨,我只是受到了蒙真的挑唆而已……」甲正跟著道。

「挑唆?呵呵,即便如此,你想殺我,甚至不惜用丹藥誘惑青葉門主,這總沒錯吧……」葉擎冷笑道。

一句挑唆,就想了結恩怨?

做夢沒睡醒吧?

「我……我可以做出補償,我身上有培元丹,小培元丹,還有增元丹,化氣丹,都可以補償給你!」甲正道。

為了保住命,就算是丟了全身的丹藥都是值得的!

這麼多丹藥,當然不全是他的,更多的是屬於神醫谷,是門派資源,只是暫時在他手中,用來給其他門派兌換靈藥的而已……

至於這麼多丹藥都給了葉擎,他回去怎麼交差?

自然是等回去再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可以!」葉擎聞言點了點頭。

丹藥,他正好需要用來修鍊渾源神體!

「這一瓶培元丹,一共十二顆,還有三瓶小培元丹,六十五顆,一瓶化氣丹一共六顆!」

甲正七手八腳的將身上保存的丹藥全部拿了出來……

「既然你用丹藥保命,那就饒你一次,帶著你的人,滾吧!」

葉擎一把將所有的丹藥全部攬入懷中,而後隨手一扔,直接將甲正扔出了數十米遠……

而那神醫門的兩名護法則是及時將其接住……

「甲正,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怎麼辦啊?」蒙真在一旁著急道。

「我怎麼知道你怎麼辦?都是你這個混蛋害得我損失慘重,兩位護法,我們快走,回神醫谷!」

甲正頭也不回道。

他也怕葉擎反悔,最重要的是,他已經想好了怎麼跟他師父交代身上丹藥全沒了的事情……

「混蛋,甲正,是你帶我來的,現在居然把我一個人丟下,你不得好死……」蒙真憤怒道。

元家主死了,他身邊的蒙大蒙二蒙三也都被她打發回家族了,單憑他大宗師級的實力,面對葉擎,只有死路一條!

「蒙真,別喊了,受死吧!」

葉擎說著,抬起了手掌……

「不,葉擎,你不能殺我,我是黃金家族的嫡傳弟子,我爺爺是先天後期的強者,我父親也是先天強者,黃金家族是聖地,甚至有超越先天境界的老祖宗在,你不能殺我……」蒙真這次是真的急了……

他是很惜命的!

想起之前,葉擎大發神威,殺了蒙四之後,直接把他給嚇住了,不顧身邊還有元家主這個先天高手,甚至顧不了蒙大等人,獨自一人率先逃走……

然而眼下,他卻無處可逃……

「你的世家,也救不了你!」

葉擎淡淡道,隨後手掌直接落下,直接將那蒙真的腦袋給拍成了爛西瓜……

葉擎現在的肉體力量雖然還沒怎麼被先天真氣淬鍊,可因為修鍊了《渾源神體》的緣故,並不比那些已經淬鍊多年的先天高手差多少,抬手上千斤的力氣也只是等閑,拍碎一個人的腦袋,自然是綽綽有餘……

「葉擎!」

沒了威脅,蘇欣兒直接掙脫青葉門的女弟子,而後撲到了葉擎的懷裡。

當然,也是那兩名女弟子主動撒手了,否則的話,蘇欣兒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從兩名大師級的強者手中掙脫……

「沒事了,放心吧!」葉擎輕輕拍了拍蘇欣兒的後背……

「葉擎少爺神威蓋世,戰鬥力之強,恐怕不輸尋常先天中期強者多少!」

青葉門主讚歎道。

以一敵三,還能大敗對手,這可不是普通先天強者能夠做到的,即便是他這個先天中期的強者親自出手,也未必能夠比葉擎做的更好!

「青葉門主過譽了!」葉擎淡淡道。

對於青葉門主明哲保身的態度,葉擎雖然說不出什麼來,但是總感覺有種隔膜,不如青冥劍客和青天那麼親近……

青葉門主聞言,唯有苦笑,他自然聽出了葉擎言語中的一絲生硬,可是他沒有選擇……

「葉擎少爺,惡客走了,還請入內吧!」

青冥劍客笑道。

「嗯,青天邀我前來,說是有事情商量,到底是什麼事情,就在這說吧?」葉擎道。

對於青葉門,葉擎雖然沒有好感,但也沒有多少惡意,不管怎麼說,他們保護了蘇欣兒!

「好吧,葉擎少爺,聽聞您是葉家當代家主的第四子?」青葉門主小心翼翼道。

「嗯,確實如此!」葉擎聞言點頭道。

雖然,他還沒有去葉家確認,可他不認為何林會騙他,對於當時的葉擎來說,也沒有絲毫騙的必要……

「那葉擎少爺來此,可是為了想要收攏一些勢力,去爭奪葉家家主之位?」青葉門主問道。

「本來不是,但現在是了!」葉擎道。

「葉擎少爺此話何意?」青葉門主有些懵逼了。

「原本,我並沒有打算去爭奪什麼家主之位,不過最近我改變了注意,想去試試!」葉擎道。

「呃?這樣……試試好啊,對於葉家的家主之爭,也算是江湖上的盛事了,葉家家主之位的競爭分為兩個方面,一個是繼承者自身的武功是否能夠壓服其他兄弟,另外一方面就是看其羽翼……」

「我青葉門雖不是什麼名門大派,目前也有先天中期高手兩人,先天初期高手兩人,後天巔峰武者三十六人,不知葉擎少爺,是否看的上?」青葉門主一臉希冀的看向葉擎道。

青葉門能否崛起,就看這一次了……

若是能夠幫助葉擎奪得葉家家主之位,青葉門就可以成為葉家的羽翼,憑此可以得到葉家的支援,無論是從資源上,還是功法上…… 「青葉門主的意思是,想要奉我為主嗎?」葉擎開口道。

葉家爭奪家主的規矩,他自然也知道,何林曾經跟他說過,甚至於,何林曾經提出讓葉擎整頓青葉市的那些武者世家,也有這方面的意思。

當然,那些武者世家的實力,實在是太弱了,跟青葉門自然是沒得比的!

「就是這個意思!」青葉門主道。

奉其為主,雖然聽上去不好聽,但實際上就是如此!

「你們青葉門雖然不大,可發展的好好的,為何要如此做?」葉擎奇怪道。

誰正好好的,原因給自己頭上找個爹呢?

雖然這個比喻很粗俗……

「葉擎少爺,可見眼前的天下,還算平靜嗎?」青葉門主反問道。

「還行吧,當下也不全是武道的世界,或者說,武道其實已經過時了,應該是科技的時代,所謂的江湖,已經幾乎分崩離析了,現在國家強大,有科技作為支撐,平民安居樂業,一片太平……」葉擎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