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上,殺了他,爲我們的兄弟們報仇!”大護法還在聲嘶力竭地喊着,一是爲自己壯膽,二是喚醒其他人來保護自己,他也想偷跑進出口,希望能跑到直升機那裏。

0

其他人已經不敢再上前了,這麼狠的猛人,可不是他們能對付的,一個個都嚇得不再聽從大護法的命令全都顫抖着退縮腳步,離凌天這個活煞神越來越遠了。

凌天用盡全力,將自己的胳膊一寸一寸地拔了出來,還是那麼瀟灑地一甩,滿刀的血污全都被甩了個乾淨,再次發出暗紅色的光芒。

“擋我者死!”凌天握刀指向了其他活着的保鏢,那些人又退後了一步,沒人敢再上前阻攔了。

其中一個手中還握着槍,已經打沒子彈了,不過他感覺有槍在手,心裏要踏實一些,凌天也看到了那把槍,擡手一掄,赤虎刀如同一個紅色圓盤一樣旋轉起來,直奔那人的胳膊而去。

“啊……”慘叫聲響起,那人的胳膊已經被赤虎刀給切斷了,血水像山泉一樣汩汩流出,再看斷臂,槍還在手中握着。

保鏢更是嚇得魂飛膽破了,一個個搖着頭,甚至不敢看凌天帶着血色的眼睛。 「周助……」幸村帶著無可奈何的語氣叫著不二,看著床上還是笑容滿面的不二嘆氣。

「我說錯什麼了嗎?精市。」不二的笑很是迅速的塌了下來,抿著的嘴,和有些皺的眉頭。聲音中抖摟著『小心翼翼』的委屈。沒有眯起的眼睛里藍光閃閃,像是能看到整個海平面。

「……」幸村先是抽了下嘴角,平復下來的臉部有些面癱。在水藍的注視下,所有的一切被打破,只化成一聲輕嘆,剩下滿目溫和。

長風吹拂著掛帘,米色的帘子甩動,在半空中打著卷。雖然只是微風,不二還是不自覺的縮了□子。將滑落的被子拽了拽,蓋過半身。

「冷嗎?」幸村走到床邊關上窗戶。米色的帘子如同失去動力般掉下,垂在窗台上。只剩下兩人的病房,顯得有些空蕩。

「嗯。」不二點頭,將手放在嘴邊輕吹了下。但嘴邊的笑意卻沒有絲毫改變。

「我的體質是有些寒。」幸村知道不二有些誇張,屋子裡其實很暖和,剛才的那一陣風所帶來的寒意也散去的很快。 超級醫生在都市 但用著他的身體做著這樣動作的不二,意外的很可愛。

「呵呵,這就是精市每次都披外套的原因?」不二放下不在感到寒冷的雙手,向著站著的幸村招手。

幸村不明所以的走了過去。坐□子。

「唔……」幸村覺得自己的手被一雙略涼的手握住,自己的高溫讓那雙手現在的主人很是舒服,從嘴裡漏出來的低吟,繞耳醉人。幸村睜開的眼微暗,裡面有著無人察覺的暗潮在涌動。

「我的體溫比精市高多了。」不二專註於手裡的溫度,不自覺又蹭了蹭。自己常年都很熱,比起幸村來好多了。

「的確。」幸村的聲音略低,將在那雙握住他取暖的手反握了起來。包裹在手中的是自己的手,但感受到溫暖的是不二。想到這個結論,幸村不由的用力,將手中帶著低溫的指節一一圈進掌心。

「好暖和。」不二沒有在意幸村的動作,將手指在幸村掌心磨蹭著,感受著慢慢變暖的舒適感。

指尖的皮膚劃過敏感的掌心,帶著膩人的觸感和輕癢。幸村不受控制的輕顫了□子,看著依舊自顧自在取暖的不二,暗自壓制住有些動搖的身子。將手放開。拉起被子蓋過不二胸口,將暖熱的手放進被子里。

「今天怎麼來了?」不二放任著幸村的動作,很配合的把自己裹進棉被裡。已經眯起來的眼睛像是吃到蜂蜜的小熊。

「沒什麼……青學打敗成城湘南進軍四強,恭喜,周助。」幸村將本來暗下來的眼神收回,對上不二時已變的格外清澈,所有的雜念都被緊緊的鎖進心底。

「精市有上場嗎?」不二好奇的問,這個消息也在預料中。作為手冢去德國后的第一場賽,也是自己難得排在單打一的比賽。

「真遺憾,越前君在這之前結束了比賽。」幸村笑著回答,似乎每次換成不二都不會去打決定性的比賽。這樣也好,對於不二來說,這樣的成績比較真實。

「這樣啊。」不二蹭了下枕頭,將身子放低。溫暖的氣息襲上,就如同剛才的手一般。

「青學準決賽的對手是千葉的六角。」幸村注視著不二的動作,內心有著羽毛拂過的觸感。

「而決賽,是和精市的立海?」不二睜開了有些睡意的眼睛,泛著正色看向幸村。如果這樣贏下去,遲早會碰到王者立海大。

「今年的青學,意外的強呢。」幸村不作回答,因為答案一目了然。他們的目標是全國三連霸。

「吶,精市,意外兩字有些多餘。」不二微眯著眼,抬頭看著幸村。就像幸村對於自己的球隊有著無比的自信般,不二同樣相信著一起為著夢想奮鬥的夥伴。

「呵呵,這樣嗎?」幸村有著自己的驕傲,但不是嘴上功夫。此時有些較真的不二在他眼裡有些可愛。但同樣,這樣的迴避,也是自傲的一種表現。因為結局註定,不想因為這種無意義的事,破壞他和不二的關係。

「那讓我們拭目以待。」不二不理會幸村想要轉移話題的態度,用著異常認真的語氣對著幸村說道。透過鳶紫的眼眸似乎可以看到那個睜開眼就無比嚴肅的不二。幸村皺眉不做回答。

一時間倆人間暗潮湧動,不二不退讓半分的堅持,幸村不想討論這個問題的迴避。都是驕傲的人,誰也不想退讓。

「我困了,精市。」不二像是要把『任性』進行到底,滑下半靠的身子,拽著棉被蓋到脖子下。有些彆扭的側過身,雙眼緊閉。轉向了背對幸村的一面。

「呼……好好休息,周助。」幸村苦笑,看著難得這樣對待他的不二,輕聲嘆息后說道。放緩腳步走向門口。

隨著門被輕輕的關上,不二睜開眼看著不遠處的仙人掌,上面還是光禿禿的一片,只有無數細黃的小刺整齊的排列其上,顯得格外精神。

自己似乎越來越習慣於對幸村任性了,就像沒理由的相信,那個人不會真的生他的氣般。這種依賴,不知道能不能戒掉。

、、、、、、、、、、、、、、、、、、、、、、、、、、、、、、、、、

粉色的蛋糕店裡站著幾個不和諧的高大身影。帶著黑帽臉色和帽色一般的少年像是在訓斥著什麼似的。

而在黑帽少年面前是倆個身材略矮小,長相秀氣的少年。雖然被厲聲訓斥著,但不停瞄向一旁桌子的眼神卻很是閃爍。仔細看向那張桌子,上面被各色的蛋糕充斥著,有著奶油和水果點綴的糕點,看起來香氣誘人。

「嘛,真田,這次就算了吧。」桑原在一旁擦汗,他身上的錢沒帶夠,丸井所有的錢都用來吃了,切原這月的零花錢上次給真田買禮物用的乾淨。本來切原發簡訊只是叫柳來付下錢,沒想到真田也跟著來了。本來就表情不好的真田,似乎因為這事徹底爆發了。對著丸井和切原毫不客氣。

「弦一郎。」一直旁觀的柳也及時出聲,雖然將真田引來只是湊巧,但沒想到他低估了切原的語文成績,用桑原手機發的簡訊上寫的十萬火急,卻沒想到只是這一件小事。話說,就是因為署名是桑原,他才沒察覺到有問題,誰曾想發信的人是切原。

「你們倆準備回家,明天開始訓練再翻倍!」真田也算是將氣發完了,收斂了莫名的不爽。看向一旁依舊不讓人察覺的記錄著東西的柳,和邊安慰著兩隻小動物邊打包蛋糕的桑原。他覺得青筋似乎又有些突出,這些傢伙,都太鬆懈了!

、、、、、、、、、、、、、、、、、、、、、、、、、、、、、、、、、

「仁王君,這裡的確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啊。」柳生看著拿著吸血鬼牙齒裝上的仁王,推了下反光的眼睛。

「哦呀,比呂士sama,也覺得詐欺很有趣吧。」製作精緻的假牙被準備買下來的仁王等不及的安了上。慘白的膚色和同樣是白色卻略帶淡紫的頭髮,身上的白色襯衫似乎都哥特化了,整個人真的宛如散發著頹唐氣息的血族般。

柳生感覺到身後有人攀了上來,脖子上被呼出的熱氣掃的有些瘙癢。那人的假牙冰冷的塑料質感貼了上來,有些涼,但一陣陣的熱氣卻難以忽視掉。依舊不動如山的紳士站直的身體有些僵硬,直到那人像是玩夠了般,從他身上撤掉。

「仁王君,你還沒付費。」失去熱度的身體恢復了正常,像是為了掩飾什麼般扶了下眼鏡。紳士的聲音沒有一絲異常。

「不要這麼迂腐嘛,柳生,我會買的。」仁王不在意的拿出假牙,手指在尖牙處摩擦,像是很滿意它的長度。

「已經選好了,結賬去吧。」柳生拿過被仁王各種奇異東西塞滿的籃子,拉過還在到處亂瞄的仁王,走向出口。

「等,等等呀。」仁王的力氣從沒有贏過自家搭檔,只好被牽著走,回頭又看了眼身後的東西,撇著嘴跟上柳生。

拿著滿載而歸的袋子,仁王心情很是舒暢。在醫院的挫折也不再在意。

「我說,比呂士sama,你今天怎麼幹什麼都這麼急躁啊,這樣可不好喲。」和柳生並肩走著的仁王挑眉,對搭檔一天的行為作出評價。

寶貝甜妻抱一抱 「adieu(再見)」低沉優雅的法語從柳生口中傳出,不知何時已經走到分離的拐角。看著疾步走遠的柳生,仁王難得皺眉,似乎真的很急躁啊。

柳生直視著前方疾行著,不論是腦海里還是心裡都一片煩躁。

仁王君,不要再接近他了。

再近些的話……再近些就再也不會放過你了,雅治。

少年們的心海都被投進來的石頭打亂,波紋漸起,搖曳生姿。

但他們不過少年,有著朦朧和幼稚,不穩定和隨機性。什麼都是未知的。

但這也是最真實的,沒有被任何複雜的情感所混要。第一次,如此在意,如此動搖。

作者有話要說:入v第一章,有點糾結的jq、、

熱門推薦:

「周助……」幸村帶著無可奈何的語氣叫著不二,看著床上還是笑容滿面的不二嘆氣。

「我說錯什麼了嗎?精市。」不二的笑很是迅速的塌了下來,抿著的嘴,和有些皺的眉頭。聲音中抖摟著『小心翼翼』的委屈。沒有眯起的眼睛里藍光閃閃,像是能看到整個海平面。

「……」幸村先是抽了下嘴角,平復下來的臉部有些面癱。在水藍的注視下,所有的一切被打破,只化成一聲輕嘆,剩下滿目溫和。

長風吹拂著掛帘,米色的帘子甩動,在半空中打著卷。雖然只是微風,不二還是不自覺的縮了□子。將滑落的被子拽了拽,蓋過半身。

「冷嗎?」幸村走到床邊關上窗戶。 總裁的天價契約 米色的帘子如同失去動力般掉下,垂在窗台上。只剩下兩人的病房,顯得有些空蕩。

「嗯。」不二點頭,將手放在嘴邊輕吹了下。但嘴邊的笑意卻沒有絲毫改變。

「我的體質是有些寒。」幸村知道不二有些誇張,屋子裡其實很暖和,剛才的那一陣風所帶來的寒意也散去的很快。但用著他的身體做著這樣動作的不二,意外的很可愛。

「呵呵,這就是精市每次都披外套的原因?」不二放下不在感到寒冷的雙手,向著站著的幸村招手。

幸村不明所以的走了過去。坐□子。

「唔……」幸村覺得自己的手被一雙略涼的手握住,自己的高溫讓那雙手現在的主人很是舒服,從嘴裡漏出來的低吟,繞耳醉人。幸村睜開的眼微暗,裡面有著無人察覺的暗潮在涌動。

「我的體溫比精市高多了。」不二專註於手裡的溫度,不自覺又蹭了蹭。自己常年都很熱,比起幸村來好多了。

「的確。」幸村的聲音略低,將在那雙握住他取暖的手反握了起來。包裹在手中的是自己的手,但感受到溫暖的是不二。想到這個結論,幸村不由的用力,將手中帶著低溫的指節一一圈進掌心。

「好暖和。」不二沒有在意幸村的動作,將手指在幸村掌心磨蹭著,感受著慢慢變暖的舒適感。

指尖的皮膚劃過敏感的掌心,帶著膩人的觸感和輕癢。幸村不受控制的輕顫了□子,看著依舊自顧自在取暖的不二,暗自壓制住有些動搖的身子。將手放開。拉起被子蓋過不二胸口,將暖熱的手放進被子里。

「今天怎麼來了?」不二放任著幸村的動作,很配合的把自己裹進棉被裡。已經眯起來的眼睛像是吃到蜂蜜的小熊。

「沒什麼……青學打敗成城湘南進軍四強,恭喜,周助。」幸村將本來暗下來的眼神收回,對上不二時已變的格外清澈,所有的雜念都被緊緊的鎖進心底。

「精市有上場嗎?」不二好奇的問,這個消息也在預料中。作為手冢去德國后的第一場賽,也是自己難得排在單打一的比賽。

「真遺憾,越前君在這之前結束了比賽。」幸村笑著回答,似乎每次換成不二都不會去打決定性的比賽。這樣也好,對於不二來說,這樣的成績比較真實。

「這樣啊。」不二蹭了下枕頭,將身子放低。溫暖的氣息襲上,就如同剛才的手一般。

「青學準決賽的對手是千葉的六角。」幸村注視著不二的動作,內心有著羽毛拂過的觸感。

「而決賽,是和精市的立海?」不二睜開了有些睡意的眼睛,泛著正色看向幸村。如果這樣贏下去,遲早會碰到王者立海大。

「今年的青學,意外的強呢。」幸村不作回答,因為答案一目了然。他們的目標是全國三連霸。

「吶,精市,意外兩字有些多餘。」不二微眯著眼,抬頭看著幸村。就像幸村對於自己的球隊有著無比的自信般,不二同樣相信著一起為著夢想奮鬥的夥伴。

「呵呵,這樣嗎?」幸村有著自己的驕傲,但不是嘴上功夫。此時有些較真的不二在他眼裡有些可愛。但同樣,這樣的迴避,也是自傲的一種表現。因為結局註定,不想因為這種無意義的事,破壞他和不二的關係。

「那讓我們拭目以待。」不二不理會幸村想要轉移話題的態度,用著異常認真的語氣對著幸村說道。透過鳶紫的眼眸似乎可以看到那個睜開眼就無比嚴肅的不二。幸村皺眉不做回答。

一時間倆人間暗潮湧動,不二不退讓半分的堅持,幸村不想討論這個問題的迴避。都是驕傲的人,誰也不想退讓。

「我困了,精市。」不二像是要把『任性』進行到底,滑下半靠的身子,拽著棉被蓋到脖子下。有些彆扭的側過身,雙眼緊閉。轉向了背對幸村的一面。

「呼……好好休息,周助。」幸村苦笑,看著難得這樣對待他的不二,輕聲嘆息后說道。放緩腳步走向門口。

隨著門被輕輕的關上,不二睜開眼看著不遠處的仙人掌,上面還是光禿禿的一片,只有無數細黃的小刺整齊的排列其上,顯得格外精神。

自己似乎越來越習慣於對幸村任性了,就像沒理由的相信,那個人不會真的生他的氣般。這種依賴,不知道能不能戒掉。

、、、、、、、、、、、、、、、、、、、、、、、、、、、、、、、、、

粉色的蛋糕店裡站著幾個不和諧的高大身影。帶著黑帽臉色和帽色一般的少年像是在訓斥著什麼似的。

而在黑帽少年面前是倆個身材略矮小,長相秀氣的少年。雖然被厲聲訓斥著,但不停瞄向一旁桌子的眼神卻很是閃爍。仔細看向那張桌子,上面被各色的蛋糕充斥著,有著奶油和水果點綴的糕點,看起來香氣誘人。

「嘛,真田,這次就算了吧。」桑原在一旁擦汗,他身上的錢沒帶夠,丸井所有的錢都用來吃了,切原這月的零花錢上次給真田買禮物用的乾淨。本來切原發簡訊只是叫柳來付下錢,沒想到真田也跟著來了。本來就表情不好的真田,似乎因為這事徹底爆發了。對著丸井和切原毫不客氣。

「弦一郎。」一直旁觀的柳也及時出聲,雖然將真田引來只是湊巧,但沒想到他低估了切原的語文成績,用桑原手機發的簡訊上寫的十萬火急,卻沒想到只是這一件小事。話說,就是因為署名是桑原,他才沒察覺到有問題,誰曾想發信的人是切原。

「你們倆準備回家,明天開始訓練再翻倍!」真田也算是將氣發完了,收斂了莫名的不爽。看向一旁依舊不讓人察覺的記錄著東西的柳,和邊安慰著兩隻小動物邊打包蛋糕的桑原。他覺得青筋似乎又有些突出,這些傢伙,都太鬆懈了!

、、、、、、、、、、、、、、、、、、、、、、、、、、、、、、、、、

「仁王君,這裡的確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啊。」柳生看著拿著吸血鬼牙齒裝上的仁王,推了下反光的眼睛。

「哦呀,比呂士sama,也覺得詐欺很有趣吧。」製作精緻的假牙被準備買下來的仁王等不及的安了上。慘白的膚色和同樣是白色卻略帶淡紫的頭髮,身上的白色襯衫似乎都哥特化了,整個人真的宛如散發著頹唐氣息的血族般。

柳生感覺到身後有人攀了上來,脖子上被呼出的熱氣掃的有些瘙癢。那人的假牙冰冷的塑料質感貼了上來,有些涼,但一陣陣的熱氣卻難以忽視掉。依舊不動如山的紳士站直的身體有些僵硬,直到那人像是玩夠了般,從他身上撤掉。

「仁王君,你還沒付費。」失去熱度的身體恢復了正常,像是為了掩飾什麼般扶了下眼鏡。紳士的聲音沒有一絲異常。

「不要這麼迂腐嘛,柳生,我會買的。」仁王不在意的拿出假牙,手指在尖牙處摩擦,像是很滿意它的長度。

「已經選好了,結賬去吧。」柳生拿過被仁王各種奇異東西塞滿的籃子,拉過還在到處亂瞄的仁王,走向出口。

「等,等等呀。」仁王的力氣從沒有贏過自家搭檔,只好被牽著走,回頭又看了眼身後的東西,撇著嘴跟上柳生。

拿著滿載而歸的袋子,仁王心情很是舒暢。在醫院的挫折也不再在意。

「我說,比呂士sama,你今天怎麼幹什麼都這麼急躁啊,這樣可不好喲。」和柳生並肩走著的仁王挑眉,對搭檔一天的行為作出評價。

「adieu(再見)」低沉優雅的法語從柳生口中傳出,不知何時已經走到分離的拐角。看著疾步走遠的柳生,仁王難得皺眉,似乎真的很急躁啊。

柳生直視著前方疾行著,不論是腦海里還是心裡都一片煩躁。

仁王君,不要再接近他了。

再近些的話……再近些就再也不會放過你了,雅治。

少年們的心海都被投進來的石頭打亂,波紋漸起,搖曳生姿。

但他們不過少年,有著朦朧和幼稚,不穩定和隨機性。什麼都是未知的。

但這也是最真實的,沒有被任何複雜的情感所混要。第一次,如此在意,如此動搖。

作者有話要說:入v第一章,有點糾結的jq、、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安靜的病房響起一陣陣鈴聲,在桌子上的白色手機閃著光亮。長時間的閃爍燈終於在最後掙扎了一下后,安靜了。 墨先生,不愛請早說 房間又再次默默無聲。

「碰!」打開的浴室門走出來個頭頂浴巾的人,蓋住鳶紫髮絲卻遮不住精緻的面容。似是沐浴過後的懶倦和疲勞,頂著半乾的頭髮,不二很快的爬上床,不在意的用頭髮滲濕綿軟的枕頭。

「叮咚……」又再次響起的手機聲,不二伸手拿了起來,上面的來電顯示很是熟悉。大拇指在接聽鍵上摩擦,正當不二做出接聽的準備時,屏幕再次黑了。電話掛斷了……

不二另一隻手不由的握起,臉上的笑弧度大的嚇人。既然沒有機會接的話,就不要接了。

聽見不二姐姐的叫聲,幸村掛掉了一直沒有接通的電話。

「怎麼了,姐姐?」只穿著襯衫的幸村從二樓伸出頭,眯起眼看著在叫他的由美子。

「菊丸君來了。」由美子轉身將身後笑的露出白牙的紅色大貓引了進來。

「英二?」幸村看著三兩步走上樓的菊丸,出聲問道:「怎麼會突然來?」

「突然?明明不二答應過的nya!」菊丸像是吃驚於幸村的答案,瞪得滾圓的貓眼裡寫滿了不滿,嘟起的臉頰配上翹起的紅髮,十足炸毛的大貓。

「我?呃,可能不小心忘了。」幸村大概知道問題出在哪了。邀請菊丸的是不二,而這兩天總是聯繫不上的兩人,大概都忘了吧。

「明明上次送不二回來的路上說好的,不二不可以反悔nya。」菊丸眨著眼,有些可憐的水色瞅著幸村。

「什麼?」

「不二姐姐的樹莓派。」菊丸雙手握拳,努著身子湊到幸村跟前:「不二,不二,你答應過的nya。吶、吶……」

「我知道了。」幸村看著得到滿意答案后竄進不二房間的菊丸,暗自鬆了口氣。真是很會撒嬌啊,菊丸君。丸井雖然有時也會為了一塊蛋糕而用渴望的眼神看著他,但有真田在一旁,直接賣萌打滾什麼的,會被砸的。

「菊丸君很有趣啊,周助。」一直沒走遠的由美子在看到菊丸進屋后,操著和不二異常相似的微笑,走到了幸村跟前。

「那就拜託你了,姐姐。」幸村對上由美子的臉,心下嘆然,果然不愧是一家人嗎。

、、、、、、、、、、、、、、、、、、、、、、、、、、、、、、、、、、、、、、、、、、

手中的紙被翻摺疊摞,在一雙修長的手中慢慢變化出各異的姿態。手的主人折的頗為認真,一言不發。 齊天之心 終於最後一個動作完成,手中的東西……

「啊,精市哥哥把紙弄破了。」一直在一旁看著的美緒可惜的叫出聲,四周圍觀的小朋友也失望的嘟嘴。

「抱歉,抱歉。」不二不好意思的拿著手中已經破掉的彩紙。的確太用力了。抬起的目光又不由看了眼桌上的手機。

「今天已經很晚了。」上川小姐站在開著的門口喊道,一個個身著病服的小小身影聽話的和不二告別。

「明天美緒還可以來嗎?」美緒走在最後,有些不舍的拉著不二的袖子。仰視著不二的小臉很是期待。

「當然。」不二摸了摸美緒的頭髮,浩川君出院后,美緒似乎少了個玩伴啊。這樣可愛的小女孩不知道生了什麼病,似乎一直在醫院住著。

「那說好了,拜拜。」美緒高興搖手,跟上了站在門口等她的護士小姐。

不二眯起眼擺了擺手。上川小姐好心的幫不二關上了門。

再次陷入一片安靜的房間。不二坐在床邊,雙臂猶豫沒有用力而自然的擺下。顯得有些頹唐。

不二搖了搖頭,右手抬起揉了揉眉心。

『這是怎麼了,不要再在想了。』拿起一旁的牛奶瓶,打開蓋子。揚倒的瓶身讓裡面的牛奶大口的流入,直至瓶子里的乳白退去。

「呼……果然,還是很難喝。」不二放下瓶子,將身子放倒在背後的靠枕上,伸開的四肢展平,似乎全部的疲憊都松卸了下來。整個人陷入柔軟的棉被之中。

像是休息夠了,不二起身坐直。右手順勢拿起桌上的白色手機,打開一旁的抽屜,將之丟了進去。隨著抽屜滑動聲停止,似乎也隔斷了所有聯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