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絲的金色能量從陣法中流出,慢慢涌入了劉零身體之中,開始慢慢的蘊養劉零那代表本質的霧狀靈魂。

0

劉零隻感覺一股睏倦之意襲上自己心頭,微微閉眼,再睜開,卻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虛無之地,其中,有着一團團無色,但氣息十分熟悉的霧氣在這裏不斷沉浮。

聰明如劉零轉念一想,便知道了,自己現在恐怕是在那意識空間之中,而那些霧氣,就是自己的靈魂了吧。

不過這片空間之中並非只有代表靈魂的霧氣,劉零還可以看到意識空間中有着一金一黑兩種能量正不斷的憑空出現,被那有些貪婪的靈魂霧氣吸收,壯大自身。

那金色的能量毫無疑問的就是篝的本源神力了,而那黑色的能量,劉零猜測,應該是篝把那化作聖盃的黑色血液打入自己體內了吧。

這兩種能量看上去都非凡物,所以對於劉零的靈魂霧氣滋養效果是極好的。

在短短几分鐘之內,劉零意識空間之中的靈魂霧氣體積便增加了大約1.5倍,密度也變大了不少,部分靈魂霧氣甚至有了實質般的色彩。

“凝!”

就在劉零無所事事的盯着這些靈魂霧氣看的時候,篝的一聲凝字突然闖入了意識空間。

頓時代表金色的神力能量憑空出現的速度大幅增加,無數的神力凝聚成了一雙纖細的金色大手,對着劉零的靈魂霧氣包裹而去。

這些靈魂霧氣劉零已經嘗試過了,自己的意識體根本就觸摸不到靈魂霧氣。

但是篝的這雙神力大手明顯不同了。

只見篝把意識空間內的所有靈魂霧氣都收攏了過來,然後狠狠一捏!

(未完待續) “啊,好痛!”

自己的靈魂霧氣被那一雙金色的大手肆無忌憚的玩捏,這就猶如是一個人最最敏感的地方被狠狠玩弄了一般。

劉零隻感覺靈魂傳來了又癢又痛的感覺,但又夾雜着被玩壞般的快感,真是萬分滋味在心頭。

“哼,如果你這個系統之主連這一點區區小痛都忍不住,我看你乾脆自殺好了,免得等會在分裂靈魂的時候活活的疼死。”

在劉零的意識空間之中,突然傳來了篝那有些不屑的聲音。

聽着篝那批評的話語,劉零強行的忍住了靈魂的不適感,不再吱聲了。

對劉零來說,此刻靈魂的疼痛感雖然有點難以忍受,但是比起在篝這個美麗的女性面前丟臉,劉零寧願強行忍受住靈魂的不適。

好在篝的動作極快,並沒有讓劉零忍耐多長時間。

只是一分鐘多一點的時間,那神力組成的大手便憑空消散了。

而劉零的那些靈魂霧氣,竟然被捏成了人形,而且還是身材嬌小的男性形狀。

劉零上下打量着這個靈魂小人,驚訝的發現,這個靈魂小人赫然不就是自己嗎?

不論是面龐還是身材還是頭髮的長度,哪怕是屁股上方的一點小痣,都雕刻的栩栩如生。

唯一和劉零有些不同的,就是此靈魂小人通體透明無暇,顯得有些虛幻罷了。

靈魂能夠構成本體的形狀,這樣的程度已經十分不宜了,要不是有着篝的神力和黑色血液進行滋養,劉零要想自己達到這種地步,起碼還要積累上數十年才行,從這方面來說,劉零的確是撿了一個不小的造化。

並且,這一場造化還遠遠未結束。

“神力凝刀。”

散去了金色大手之後,神力本就所剩不多的篝語氣略顯疲憊,但還是很精準地用神力繼續凝聚成了一把黃金側刀。

“小傢伙,現在吾要開始幫你分裂靈魂了,這一步你可必須忍耐住靈魂被分裂的痛苦,並且始終保持清醒啊。”

“不然的話,你的靈魂一但出現了什麼閃失,那麼吾可就無能爲力了,到時候,你可是連通過系統重生的機會都沒了哦。”

篝鄭重其事的劉零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篝大人,請您開始吧。”

再一次近距離的面對生死,劉零卻已經不再如之前那樣驚慌,而是心靈真正的平靜了下來。

劉零面對死亡時的無畏意識,清晰的傳達給了外界的篝。

這種決然姿態,讓篝覺得,這個男人,自己這次絕對沒有看錯。

也不枉她耗費了這麼多的神力來滋養並提升劉零的靈魂層次了。

職場圓舞曲 呼呼呼,既然如此……”

篝的眼中出現了一抹銳利但又炙熱之色。

“給吾斬!”

黃金神力側刀終於完全成型,然後對着劉零的靈魂小人的頭頂中央,無情落下。

在這一刻,劉零的面容之上猛然出現了一種痛苦並接近扭曲的神色。

雖然側刀斬的是劉零的靈魂小人,但是這種無上之痛,對劉零來說完全就是感同身受。

此刻,身體被一點點割裂的痛感瀰漫劉零渾身上下,讓劉零在不住的顫抖起來。

被疼痛折磨成這種模樣的劉零,無疑是十分罕見的。

要知道,劉零的意志之堅定,遠遠超出常人的水準,不論是經歷過真正的死亡,還是曾經受過的各種磨練,都極大的提升了劉零的忍耐力。

可以說,一般的疼痛,對劉零來說已經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地步了。

但是這痛感不同,這撕裂靈魂的感覺是足以讓其他任何人類足以崩潰的痛苦。

靈魂是人類最薄弱的地方,以人類男性來形容的話,靈魂比男性雙腿之間的那物還要脆弱、敏感百倍。

試想,對着一個男性的那裏用刀割裂,並且疼痛一百倍。

那種疼痛,那種酸爽,就算是無情無慾的神明,估計都免不了的皺一下眉頭吧,由此可見,此刻,劉零是承受了多麼強烈的痛苦。

可見劉零承受的每一秒,是多麼的艱難了。

不過也幸好,篝的神力和那黑色血液大大的滋養了劉零的靈魂,讓劉零的承痛能力也大大提升了。

要是劉零以之前的那霧氣靈魂來進行割裂的話,估計在靈魂一分爲二還沒結束時,就會被無盡的痛感弄的活活痛死吧。

不過就算靈魂已經是之前的1.5倍,劉零也真的很痛苦,真的有些難以堅持靈魂割裂了。

靈魂的割裂,不斷的分離,隱隱之間,另外一個小一圈的劉零正在慢慢出現,慢慢的被側刀斬斷和劉零靈魂本體的聯繫。


眼看着,小一圈的劉零就要和大一圈的劉零斷開最後的聯繫,但是疼痛感卻突然攀升了一倍之多。

與此同時,劉零在感覺自己要被割裂的同時,一種被一分爲二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此刻,劉零在外界的身體正在不斷的顫抖、抽搐。


在篝和劉零的周圍,完全是一片漆黑,顯然因爲那漆黑的僞龍之血被劉零吸收,聖盃所製造的世界也完全崩碎了。

要不是篝帶着劉零漂浮在空中,估計他們也會受到世界崩塌時的餘波吧。

“小傢伙,吾好不容易纔從那封鎖空間中出來一次,你可不要辜負了吾對你的期望啊。”

篝看着劉零那張美麗的小臉因爲痛苦而變得扭曲。

狠下心來,篝操控着意識空間裏的黃金側刀,對着大小劉零之間的一點聯繫,猛的斬下。

劉零難以形容內心之中那種痛苦的情緒,這彷彿就是將他的肉身徹底的粉碎成爲無數,卻依然不讓他死去的痛苦極致之感。

只是,雖然感到無盡的痛苦席捲全身,哪怕是忍耐力極強的普通人都會立馬自殺,但面對這樣的痛苦,劉零卻還在堅持!

當真正的面臨過一次死亡之後,劉零心中對於生命的渴望已經強烈到超過了本能的層次。

劉零心中強烈的想要讓自己的生命,永恆存在!

因此,區區痛苦,想要讓我死亡,簡直是癡心妄想。

不過是疼痛而已,我劉零就戰勝給你看!


在側刀斬斷靈魂之間最後的聯繫,讓劉零的靈魂一分爲二之時,劉零的一大一小兩個靈魂因爲對於生命的渴望,眼中竟然出現了漆黑的光芒。

在劉零的靈魂之內,那未消化的僞龍之血彷彿感受到了劉零強烈求生的意念一般,竟然產生了不可知曉的強烈共鳴。

在稍小一圈的靈魂之上,黑色迅速蔓延了劉零的靈魂全身,將其變成了漆黑之靈魂。

這漆黑色的蔓延極爲迅速,正好在側刀斬斷兩個靈魂聯繫的瞬間,黑色佔據了小靈魂的全部。


那黑色蔓延的一瞬間,不論是大一圈的靈魂,還是小一圈的靈魂,這兩個劉零似乎是都見到了,一個如山巒般巨大的身影,身具九頭,屹立於無盡的虛空之中,一個個猙獰龍頭仰天咆哮,聲音形成音波,掀起無數無形波紋。

與此同時,漆黑劉零之靈魂身後也出現了一個九頭虛影。

那虛影彷彿是在祝賀劉零新生一般,九頭齊齊仰起,無聲咆哮,然後如同泡沫般消失不見。

這個變故節奏有點太快,讓劉零的兩個靈魂不由得面面相覷,大眼瞪小眼,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

倒是外界的篝,看到了那黑色的九頭龍影后,銀色瞳中微微凝重。

“沒想到身爲神中之神的吾都看走眼了啊,慼慼,隨便得到的一團污穢之血竟然是地獄第104層領主九頭魔龍的直系之血,這運氣,真是……”

沒想到劉零竟然吸收了一個接近自己的存在的直系之血,篝不由的有些感慨劉零的好運氣。

經過了融合九頭魔龍之血,劉零的這具漆黑之靈魂已經遠遠超出了最初劉零靈魂質量的至少三倍。

用漆黑之靈魂再進行一次分裂的話,篝覺得,已經是萬無一失了。

如篝所料,當十分鐘過去之後,劉零的意識空間之中已經有了兩個漆黑的靈魂和一個透明的靈魂。

這三個靈魂都是由劉零掌控,但是用三個相同的面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場面十分的奇怪。

“恭喜你了,小傢伙,因爲那九頭魔龍之血的原因,你的靈魂雖然剛剛分裂,但是幾乎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

篝的話語從外界傳達進了劉零的意識空間,讓對之前的疼痛還心有餘悸的劉零,一下子放下心來了。

“接下來,小傢伙,如果你沒有意見的話,我便可以用我最後僅存的一點神力帶你離開這個已經崩塌的世界了。”

外界的篝收起了自己的神力還有陣法,神色疲憊的說道。

此時,外界那由聖盃創造的世界已經完全的崩塌,破碎。

一片黑色的虛空籠罩了劉零和篝的周身,周圍都是一片黑暗,沒有光亮。

多虧了篝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神力在劉零和自己的身邊形成了一個金色球形,這才得以在虛空之中勉強停滯。

但是因爲神力不夠充足的緣故,金色光球一閃一閃的,略顯黯淡,分明無法保持太長時間。

(未完待續) 無盡共通曆56年。

這一年,未來在無盡世界之中被尊稱爲異能劍神的神中之神——劉零,第一次借用毀滅劍神篝的祕法《靈魂分身涅槃法》,創造出了兩個今後名震無數世界的強悍分身。

但是其本人卻還並沒有這個自覺。

此刻,劉零正很糾結很心疼的向神力快要耗盡的篝問道。

“篝大人,我的這兩個分裂靈魂……必須要投放向其他的世界嗎?”

“按您說的,分裂靈魂必須儘快奪舍其他生命的肉體才能存活,但是萬一遇到什麼險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