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等在門口的秦琛和嬈嬈,她便直接撲了過去。

0

「漂亮阿姨,瀚瀚哥出來了嗎?」 「瀚瀚?」

「瀚瀚不是和你在一起嗎?你們沒有一起走嗎?」

嬈嬈在小蘿莉的臉頰上親吻了一口,這才問道。

抬眼,校園裡基本已經空了,偶爾能看到幾個老師的聲影。

小蘿莉一怔,心中暗道一聲糟糕。

臉色發青,臉上的笑容也隨之消失了。

「他……我剛在前面跑著,秦瀚在身後追我來著,我本以為按照他的速度怎麼說也肯定比我要快,沒想到……」

嬈嬈的臉徹底冷了下來,特製眼鏡片上透著詭異的光。

隱隱甚至出現了裂痕,她深吸了一口氣,耐著性子不讓自己爆發,彎腰和小蘿莉視線平行。

「告訴阿姨,你最後一次看到他是在什麼時候。」

小蘿莉被嬈嬈忽然凌冽的氣場下的不輕,卻還是飛快回答道:「在剛出教室那條通往操場的長廊上。」

「好。謝謝你。」

嬈嬈揉了揉她的頭髮,給鐵牛發了個信號便沖了進去。

那是她的兒子,也是她這麼多年的精神支柱。

秦琛抱著女兒,低頭瞥見小傢伙眼底那抹藏不住的慌亂,冷聲囑咐道:「回家老老實實的自己寫作業,回去再找你算賬。」

他說完,便把還在咬嘴唇的女兒丟進車裡,啟動了自動駕駛功能。

與此同時,龍組的情報網也活動起來,一邊監控著車子讓小蘿莉安全到家,一面搜尋著秦瀚的身影。

嬈嬈的速度很快,不多時便把整個校園都檢查了一遍。

終於,操場盡頭慌亂的林子里找到了那已然被火燒過的腕錶。

她眯著眼睛,取出了隨身攜帶的小鉗子,幾下將裡面小的不行的內存卡取了出來,小心翼翼的用紙包上,朝著外面走去。

迎面,和秦琛撞了個滿懷。

「怎麼樣?有線索了嗎?」

秦琛瘦不停歇,不住在鍵盤上敲著,那也是他的兒子,論在乎程度,他一點都不比嬈嬈少。

嬈嬈攤開手掌,露出那小小的特質晶元。

一邊著急往門口跑一邊解釋。

「找到了這個,不過得需要特殊的儀器才能知道情況。」

「我已經聯繫了我的助理,他這會正在往這邊趕。」

秦琛低頭看了一眼時間,又道。

「你把車牌號給我,這會正是高峰期,他開車過來的話肯定會很擁堵。」

醜女悍妻:撿個夫君是暴君 「開車?」秦琛的話讓嬈嬈愣住了。

為了保險起見,她們這次所有的尖端設備都在那輛特殊的車上。

可是那輛車裡面太多秘密了,如果放在大街上,難免不會被一些國外的神秘組織盯上。

想到這裡,嬈嬈發現自己真的是緊張的失去分寸了。

忽的,她抬眼望向秦琛。

頓時眼睛一亮!

「你是洛城本地人對嗎?」

「是啊。」秦琛被嬈嬈冷冽的目光瞪的一愣,不明覺厲的回答。

「那走啊,帶我去你那裡,我讓鐵牛直接把車開到你家。」

「去我家?」秦琛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智商有些不夠用了。

當務之急不應該是想辦法去找孩子么?嬈嬈怎麼要去他家了。

當然,嬈嬈願意進他的家門,他也是求之不得的。

「別廢話了,這個晶元必須要用特殊的儀器才行,而且這個技術現在還不是很成熟,我在軍區那邊……」

嬈嬈的語速很快,拉著秦琛就一路狂奔起來。

我為國家修文物 秦琛思索了幾秒,頓時便反應過來了。

「好,你跟我來。」

這些年,秦琛乾的最嗨皮的事情就是在洛城的地下挖了好多隧道,若不是考慮到地鐵和管道,他怕是能在地下弄個地下城出來。

很快,他們就從地下通道回到了當初嬈嬈和秦琛住的地方,瀾庭別院1號。

感應燈在他們踏入的那一秒悉數亮了起來。

別墅里迎來了久違的光亮,秦琛置身在客廳,看著身旁的嬈嬈,恍若隔世。

故地重遊,哪怕是失去了記憶,嬈嬈的心頭也生出了一絲絲熟悉感。

她環顧四周,客廳里溫暖的光亮讓她一陣恍惚。

莫名的熟悉感,讓她慌亂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然而很快,這份安定便被打斷了。

「鐵牛來了,我去弄一下安保。」

秦琛手機響了,一邊說著話,一邊領著嬈嬈出去。

院子里,嬈嬈那輛從玉家帶來的水陸空三用裝甲正停在那裡。

鐵牛搬著儀器跟著嬈嬈直奔書房。

晶元秒速被讀取,秦瀚失蹤前的影像被放了出來。

晶元裡帶有高尖端的射線,那些綁匪的身材樣貌都被錄了下來,同步進入資料庫里。

很快,右邊的電腦上,出現了一排排嫌疑人的備選名單。

嬈嬈他們是剛來洛城不久,這嫌疑人的目的也就是為了錢。

很快,名單的範圍便被縮小到了幾十人。

然而因為綁匪的造型做的太專業,只有一雙眼睛,還真的無法確定是誰。

最重要的是,這都2個小時過去了,一個簡訊和電話都沒。

雖然知道自己的兒子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可這心也是七上八下的。

嬈嬈著急的在屋裡走來走去,不知道該不該驚動玉祁。

當初玉祁說給秦瀚身體里植入一個纖維晶元以防萬一,嬈嬈自信的給拒絕了,說自己決定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自己的孩子,可如今……

這真是在打臉啊。

秦瀚沒事還好,若是有事,那她可真是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了。

「姑娘,您不要著急,少爺那麼聰明,肯定不會有事的。」

鐵牛見嬈嬈渾身氣息都開始不穩了,緊張的不行。

嬈嬈如今暴走的破壞力,可比當初的秦琛還要誇張的多。

那是分分鐘毀天滅地的節奏,而且玉祁不再,怕是連個控制的人都沒有。

「就是因為他聰明,我才擔心。」

「歷史上死的早的都是那些自認為自己很聰明的,叫什麼來著,聰明反被聰明誤!」

嬈嬈煩躁的回道,懟的鐵牛進退兩難。

秦琛則是一個人盯著電腦屏幕,反覆的在看那上面劫匪的照片,一副把要屏幕看穿的架勢。

「盯!」

簡訊聲音響起。

嬈嬈和秦琛同時看向自己的手機,默契異常。

「是我的。」

秦琛盯著那被標記成推銷廣告的號碼眉頭緊鎖。

然而點開一看,裡面卻是一張他想象不到的照片。

一個白凈男童正被綁在一張通了電的凳子上,雙手和雙手之間還多加了一根白色的鐵棒,使得他手和腳必須保證在同一直線上,一帶你都動不了。

整張照片的光線很暗,除了男童的臉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照片的角度刁鑽,綁匪是專業的。

秦琛瞬間下了判斷。

隨之,他又收到了同樣是被手機管家標記為垃圾號碼發出的簡訊。

「秦先生,不管這是不是你的孩子。明早10點之前,5000萬M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過期不候,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氣生財,誠信第一。」

字元的下面,是一串的瑞士銀行賬戶。

秦琛眉眼微垂,看起來,自己剛剛下的定論還要再補充一下。

這綁匪不僅是專業的,還是非常專業的。

連賬戶都是瑞士銀行的,這種級別,也只有國際雇傭兵那些亡命徒才能做的到了。

秦琛抬眼,嬈嬈雙手在鍵盤上操作著,似乎還是在排查中。

橫推從拔刀開始 秦琛壓了壓眉心,深吸一口氣。

再看向電腦屏幕時,眼睛已經恢復了平靜。

他不動聲色的暗自記下銀行賬戶,然後將簡訊拉近了垃圾箱。

嬈嬈沒有看人隱私的癖好,此刻又糾揪心於自家兒子失蹤的事情。

也就更沒有察覺到她的小動作。

看到秦琛披著外套說有事要出去一趟,她也沒想太多。

倒是鐵牛一直都在留心秦琛的動作,手指在秦琛拿外套時不經意的將一個隱形針孔攝像丟了上去。

秦琛直接下了地下的密室,打開了自己多年沒用過那台能鏈接黑網內部的電腦。

果然,在他嘗試著將那個瑞士銀行賬戶輸進去之後,找到了綁匪的資料。

黑網S-級別的外籍雇傭兵Jone,擅長6個國家語言和反偵察,也難怪如此專業了。

想必是也把自己明面上的關係網也給查了一遍才要價的吧。

4000萬M金,對於秦琛倒是不多。

但是卻是普通豪門的噩夢了。

秦琛口腔中劃過一抹苦澀,真不知道該不該感慨一下自己這親兒子的狗屎運,剛出玉家就碰見如此專業的綁匪。

當然,他又有些慶幸,小正太沒有說自己的母親是誰。

而是直接報的自己的私人手機號。

看來,自己真是太久沒在「地下世界」活動過,那些人,都快不記得了他了呢。

他可是殺手之王啊……

可惜的是,他一直都隱藏的很好,這些年……

確定了目標,龍魂的情報網立刻活躍起來。

在秦琛出密室的瞬間,坐標就已經發了過來。

秦琛深知黑網這種高智商亡命徒犯罪的可怕,只是安排了人手接應,便獨身一人去了洛城那個廢棄的碼頭。

他是喬裝改扮的,騎著改裝摩托一路飛馳。

撲面而來的濃重海水腥氣讓他十分不喜。

眼見得就要靠近目的地了,秦琛切斷了自己手機信號,改用衛星射線接收信息。

正確走上聖途的方式 與此同時,嬈嬈那邊也終於鎖定了目標。 黑夜降臨,為罪惡拉起了遮擋的帘布。

秦琛小範圍的活動著四肢,他已經很久沒有單獨行動過了。

指尖跳躍,地形經過3D成像技術已經立在了當前。

秦琛環顧四周,終於鎖定了其中的一艘工業運輸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