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禪空雖然迫於鹿一凡的威勢退避。

0

但是他執意要戰。

許傲可並不認為鹿一凡能夠穩贏。

畢竟一元宗的底蘊之厚,不是鹿一凡這種散修能比的。

一步禪空和一元宗的可怕,他是非常清純的。

「過分?

沒錯,我鹿一凡一向就是這麼過分。

如果不服的話……」

鹿一凡面對一步禪空的眼神逐漸凜冽了起來,一隻手還插在兜里,語氣驟然變冷:

「那你也把命留下吧!」

「你說什麼?!」

一步禪空大怒!

雖然鹿一凡的實力恐怕要更勝一籌。

但是他身懷帝兵,又擁有諸多神通和法寶,又豈能讓鹿一凡這般輕視?

「道友,做人不要如此狂妄,你年紀輕輕就能有紅塵仙人的修為。

確實很難得。

可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一元宗,也不是吃素的!」

一步禪空轉過身來,語氣森冷,空間被凍結了無數的裂紋冰塊,延伸百里。

他已經不像是之前那般有退意,此刻,才恢復了宗師的超然氣勢!

黃老邪也站了起來,同仇敵愾,決定與宗主一起,決戰到底!

「是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說的不錯!」

鹿一凡點點頭:

「你既然知道我天外的天,人外的人,為什麼還敢這麼跟我說話?」

「你!!!!」

絕世醫仙在都市 一步禪空殺意澎湃。

怒極反笑!

「很好!

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一元宗的手段!」

閣下何故乘風起 「隆隆……」

突然,金色戰車動了,碾壓過高空,向著鹿一凡衝撞而來,一步禪空手捏龍印,如天帝伏魔一樣,鎮壓而下。

「轟!」

旺盛的氣機,可怖的波動,如一片星域墜落了下來,一下子打出了九九八十一條真龍。

龍吟動四野,山河大地皆搖,響徹乾坤,震耳欲聾,八十一條天龍,每一條都如一條永桓的神明,蒼勁而可怕。

「鹿一凡,這是我一元宗的最強帝兵異象——天龍傲世!

我就用它來招呼你吧!」

一步禪空站在古帝戰車之上,真龍、神凰、白虎、玄武繚繞,光華千萬道,拱衛其中。

黃老邪傾盡一切法力,再配合一步禪空的強橫真元,讓這古帝戰車比以往強大無數倍!

讓一步禪空信心大漲!

他自認為這天龍傲世即便無法殺死鹿一凡,也絕對能讓鹿一凡重創!

「去!!!」

一步禪空一聲暴喝。

天空中翱翔的九九八十一條天龍,帶著鎮壓天地的氣勢,咆哮而下!

「連天龍傲世都用出來了……」

許傲瑟瑟發抖,已經被嚇得麻木,抽搐了!

這種等級的戰鬥。

已經是凡塵最強!

世間無二了!

哪怕是三千小世界,也很難再見到如此恐怖的戰鬥了!

「華而不實。」

鹿一凡輕輕搖頭,「這種攻擊,連讓我正眼相看的資格都沒有!」

鹿一凡話音剛落,八十一條天龍已經接近。

他沒有絲毫動作,甚至防禦都沒有。

任憑這八十一天龍轟炸在自己的身上!

轟!!!火光衝天!

一聲炸響!

半個城市的屋頂全部被震蕩的波動掀翻!

無數人驚駭的跑了出來,以為是地震了。

。頂點 「此子,年輕氣盛,太過狂妄,竟然如此託大,以身試帝兵之威!

他是不知道我一元宗的帝兵有多麼恐怖!」

黃老戲眼中出現得意之色。

鹿一凡死了才好!

這般年輕就擁有超凡力量,讓他心頭無比的妒忌!

一步禪空也是面帶冷笑。

鹿一凡不帶防禦,硬接天龍傲世。

根本就是找死的行徑!

如果他今天在這裡將鹿一凡斬殺。

再使用搜魂之法,一定能查出他修鍊如此之快的秘密!

到時候,自己不但得了蚩尤魔帝血脈後人的九黎魔血之力。

還能得到鹿一凡的秘密。

讓自己的境界再上一層樓!

絕對是一箭雙鵰啊!

想到此,他心頭愈發火熱。

「凡哥!!!」

關彤彤眼前,儘是咆哮的天龍虛影,以及熊熊燃燒的太陽真火!

鹿一凡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九九八十一條天龍捲積過的地方。

她忍不住尖叫出了聲來。

鹿一凡是為了救她,這才會跟這些人交惡的。

如果鹿一凡真的出了什麼事兒。

她會自責一輩子,痛不欲生的!

在鹿一凡被天龍擊中的那一刻。

她竟莫名心頭一顫的感覺。

好像什麼珍貴的東西正在消逝。

強盛的龍影和太陽真火持續了幾分鐘,這才慢慢暗淡。

一步禪空想看看鹿一凡是否被天龍傲世所重創。

他定睛一看,笑容卻凝固在了臉上。

修長挺拔的身影屹立於太陽真火之中,漸漸顯現。

鹿一凡左右雙手,無比淡定的抓著兩條天龍的尾巴,將那一立千米高的天龍,如同玩小雞一樣,把玩著。

甚至!

他的頭髮都未曾凌亂半分!

許傲和關彤彤面樓狂喜之色。

尤其是關彤彤,美眸泛光,已經蒙上了霧氣。

「怎麼可能?!」

一步禪空和黃老邪已經是目瞪口呆。

看鹿一凡的樣子,似乎在天龍傲世的攻擊之下毫髮無損!

這簡直是聞所未聞的事情!

鹿一凡隨手一震!

兩條千米的天龍,被輕易的震成了粉末。

拍了拍肩膀上的粉塵,鹿一凡不屑的道:

「這,就是你們一元宗的底蘊嗎?

不過如此!」

一步禪空心頭驚懼,黃老邪更是口不能言。

鹿一凡的強悍,已經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咻!

就在此刻。

破空之音驟然響徹!

從鹿一凡的身上似乎分出了一道影子出去!

而一步禪空的瞳孔驟縮,一隻拳頭在他的面前無限放大!

太快了!!!

當一步禪空看到這拳頭的時候,他知道鹿一凡已經打完拳,回去了。

這才造成了,其他人以為從鹿一凡身上分出了一道影子。

實際上,那是鹿一凡速度太快,出去,又回來造成的。

砰!!!

拳頭落下之際!

天空之中,竟有無數流星被拳頭上的恐怖引力所吸引!

漫天的流星朝著這邊隕落下來!

華麗無比!

比任何煙花表演,都要好看!

而另一邊,一步禪空只覺得一股能震塌萬界的力量覆壓而來!

他的身軀傳來一聲脆響。

無數骨頭,應聲折斷!

他身形倒飛而出,哪怕是帝兵也壓不住這股恐怖的力道!

「噗哇!」

一步禪空一口鮮血噴出,眼中已經被驚駭和恐懼充斥。

如此力量,如此速度!

怕是六劫紅塵仙也做不到!

偏偏發出這一拳的海水一個年僅20歲的少年!

黃老邪早已嚇得呆在原地。

鹿一凡沒有絲毫憐憫。

祭出了地獄熔爐。

直接將黃老邪吸了進去,瞬間便將其血肉、魂魄煉化成了滾滾的生命精氣,納入了體內。

一步禪空瞠目欲裂,驚駭的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修為?!」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伸了個懶腰:

「如果我說,我還是個洞虛境修士。

你信嗎?」

洞虛境修士?!

這怎麼可能!!!

一步禪空打死也不信!

可當他仔細感受了鹿一凡身上的氣息之後。

卻是已經被嚇得快要尿褲子了!

真的!

他的身上真的沒有半點大乘期修士的氣息!

酷總裁,訓妻有招! 他真的只是個洞虛境修士!

「洞虛境修士……竟然一拳能打出六劫紅塵仙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