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柄戰戟出現在崔慶之手,一道道雷電之龍對著兩位地仙境高手狂殺而去,戰意高昂,煞氣衝天。

0

論戰鬥,這兩位和他差的遠!

哪怕都比崔慶修為高,但卻直接被壓制。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不遠處,林楠站在一旁,頗為悠閑,根本不需要擔心。

另一旁,五位人仙境高手看向被雷電之力包裹的兩位少爺,他們感覺不是很清楚,但眼下幫不上什麼,目光頓時都轉移到林楠身上。

「動手,先抓住他!」一位人仙境後期高手沉聲說道。

頓時,其他人幾人也來了精神。

「不管你是誰,得罪我們少爺,你們今日必死無疑!」這人一邊吩咐著其他人動手,將林楠團團圍住,而後開口冷哼一聲到。

兩位少爺在廝殺,他們這站著看著自然不是個事,能抓住林楠,倒也不錯。

見狀,林楠又笑了。

還真是送上門來讓他們收割的好韭菜。

不過初來乍到的,林楠還是保持著不小的警惕之意。

這些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搶了就算了,給他們一個教訓,殺人還是算了。

別好不容易來到青域,又被天仙境強者盯上。

哪怕是此刻崔慶也成為地仙境高手,但兩者聯手依舊不是天仙境高手的對手。

這個大境界,沒那麼容易跨越。

「別殺了他們,收割好韭菜就行,說不得還有下一波呢。」林楠淡淡輕笑而出。

這話,讓正準備動手的五位人仙境高手微楞。

不過這可不是對他們說的,不遠處廝殺的極為激烈的崔慶倒是聽的真切,聲音緊跟著傳了出來。

「哈哈,明白,就是陪他們玩玩而已,連咱們都敢搶,這不給他們一點教訓,以後被人殺了,他家長輩估計臉上也無光。」崔慶笑道。

林楠點頭,能明白就好,他還生怕崔慶一不小心直接將兩人轟成渣。

就崔慶這實力,還真做的到。

二人對話,沒有避諱什麼,其他人都聽的真切。

狂暴雷電之中,兩位地仙境年輕男子此刻看上去極為狼狽,蓬頭污面,更是有著一道道看上去極為凄慘雷電印記。

臉色,更是難看的不行。

動手之前,他們還帶著幾分自信。

但是,真當被崔慶的雷電籠罩之後,他們就意識到不對了,崔慶的雷電讓他們兩位地仙境中期高手都有些扛不住。

尤其此刻,更顯得從容不已,並沒有完全出力的模樣。

這讓他們有些駭然了。

雷電之外,林楠身邊,五位人仙境高手臉色此刻也極為難看。

他們隱約覺得踢到鐵板了。

此刻,他們既不敢輕易動手,又不敢逃。

而這時,林楠再度開口了,一臉戲謔的看向這些人。

「把你們的仙寶,須彌戒指都留下,然後老實站在邊上看著,否則我不介意動手。」

聽到這話,原本還心存顧慮的五位人仙境高手頓時臉色難看起來。

他們顧忌,也是顧忌一旁的崔慶,雷電之力爆發的著實嚇人,一個人仙境的林楠,怎麼看你也才後期而已,而他們人仙境巔峰的便有兩位。

林楠竟然還敢如此口出狂言?

「找死!」一位人仙境巔峰高手直接怒斥一聲。

「擒下他,幫助兩位少爺!」

「好!」

頓時,五位人仙境高手齊齊動手,直接對著林楠打了下去。

然而就在眼看著五人要殺到林楠眼前之際,陡然間五人眼前微微一花,人影沒了。

「嗯?」五人見狀不由齊齊一愣。

然而就在剎那間,一位人仙境巔峰高手心有所感,瞬間臉色大變,連忙抽身爆退。

「蓬!」

極其突兀的一拳,直接在他身邊乍現而出,將這位人仙境巔峰高手砸飛出去。

「噗嗤!」一大口鮮血狂噴而出。

林楠出手,哪怕是控制了實力,更沒有動用長刀,一拳之威,也不是普通人仙境所能抵禦的。

直接重創。

隨即,林楠身形閃動,快到其他人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直接上前,一把將這位人仙境巔峰高手抓在手中,剛剛聚集出的仙氣被林楠一巴掌震散開來。

再然後,在其他四位人仙境高手的注視下,林楠乾淨利索的取下這位人仙境高手的須彌戒指,拿走他的仙寶,而後一巴掌拍飛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切,都發生在十幾個呼吸的瞬間。

從林楠出手,到搜刮乾淨一位人仙境巔峰高手,快到其他人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什麼!」看到這一幕,其他人震驚,膽寒,之前林楠的身形轉動,一拳之威,以及速度之快,快到讓他們來不及反應,甚至難以置信。

這是一個人仙境後期高手的實力?

開什麼國際玩笑了,不可能!

一瞬間,其他幾位人仙境高手一個個的抽身就逃。

逃得最快的,自然是另一位人仙境巔峰高手,親眼看著同伴的下場,他是一刻都不敢多待。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這位人仙境高手直接慘叫一聲,被一隻無形之手抓住。

「蓬!」一掌,這位人仙境巔峰高手被封住體內仙核,手上的須彌戒指,身上的仙寶,一瞬間也都離他而去,落到林楠手中。

被搜刮乾淨!

動作之嫻熟,利索,再度讓其他人震驚,害怕。

剩餘三人稍微弱點,連最強的兩位都被輕易制服封印,他們此刻那是一個亡命的逃。

正在這時,林楠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很平淡,但卻帶著讓三人有著一種無法抗拒的意思。

「給你們三息的時間老老實實回來,否則誰再讓我動手去追回來,別怪我下狠手了。」

頓時,正在急速逃竄的三位人仙境高手身形微微一怔,而後相視一眼,竟然真的齊齊停了下來,眼中儘是苦澀之意。

他們不傻。

這位絕對不可能是人仙境,說不得是天仙境也說不定,只不過在隱藏而已,扮豬吃老虎。

逃?

他們能在天仙境高手手中逃走?

想都別想!

再說了,現在被抓的兩位同伴雖然被搜颳了乾淨,但看樣子並沒有被殺的徵兆,這無疑也讓他們稍稍放心一些。

為此,在這個時候,他們選擇了停下來。 掏出手機發完信息,提步跟上覃毅的助理瞥了眼旁邊啟動的車輛。

來到駕駛室車門旁,助理輕輕敲了敲車窗。

車窗落下。

「給黃航發信息了。」

車裡的人將手機遞了出來,「把手機里有關的信息都刪除了吧。」

「是。」覃毅能如此理智不給人留把柄是正確的選擇,「各個社交軟體上的信息是不是同樣要刪除?」

「他工作上的事情黃航會處理。」

「那……」車窗只降下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縫隙,看不清覃毅表情的助理語氣猶豫,「除了收回不在他名下的東西,這套公寓我認為不該送給他。」

這套公寓是他送給白一近的「分手費」,他給白一近送了不少東西,但是多數都不在白一近名下,因為轉到白一近名下白一近不肯收,那些東西都收回了,除了今晚他給白一近買的那些東西,白一近還剩什麼?

赫戰洺是生意人,對白一近不可能有什麼過多的憐惜,等白一近沒有利用價值被淘汰了,下場有多凄涼他知道,他也不想白一近窮愁潦倒,「我也不是第一次給分手費,有什麼問題?」

當然不是第一次了,以前那些給的都是小數額,這次這個本來就惹來閑話的白一近出手就是幾千萬的公寓,只怕力總不會善罷甘休,「毅總,我覺得,為了他安全著想,不該給他送這麼貴的公寓,赫戰洺的公司在景城,以後他應該會在景城定居,不如給他送景城的房子更實際?」

白一近的母親在景城,如果能住在景城,有家人的照顧,情況應該會好些,「半山別墅位置不錯,就買那裡吧。」

半山別墅現在購買門檻又提高了,以白一近的身份,恐怕無法成為那裡的業主,「半山別墅,最小的戶型都要將近一億,他住在那裡,力總不會願意,到時讓力總把人趕出去了,只會讓他更難堪,不如就在府苑吧,那裡地理位置不錯,位於景城市中心,是數一數二的高檔小區。」

「把這套公寓賣了,剩下的你安排吧。」他也不想覃力有借口找過去刁難白一近,他知道覃力有多想弄死白一近。

「還有別的囑咐?」

「沒了。」覃毅的言語之中透露出幾分疲倦。

嗅到酒味的助理不放心,轉身揮手叫來人,「讓人送你回去吧,你喝酒了,不能開車。」

「嗯。」他差點就忘記這件事了,明天就要召開董事會,他不能有半步的差錯,早上還得準時起來。

從車上下來的覃毅,目光不自覺落在那連車聲都消失的方向……

分別的滋味,原來是如此的難受,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感情能讓沈呈變得那麼痛苦,讓他父親如此抵觸……

……

回到家的覃力,路過客廳的時候,聽到院子外傳來談話聲,除了他父親還有幾個叔父,明天就要迎來勝利了,大家今晚都是高興的睡不著了。

覃力沒有過去打擾,上樓去房間,洗完澡出來,睡了一會就收到黃航發來的一張解約的合同照片。

要不是這個黃航那麼會辦事,他也不會一直支持跟黃航合作。點開通訊錄,對著彈出的號碼,連續點了兩下,把聽筒那邊傳來彩鈴聲的手機丟到旁邊。

「……」彩鈴聲中斷。

「力哥,可以動手了?」

「等白一近的飛機起飛后三個小時再動手。」

「怎麼還要等三個小時?」

困得直眨眼的覃力用手捂著臉,不耐煩壓著聲調吼了句,「你是不是喝懵了,你現在發出去,那麼明顯,是不是想給人機會查到我頭上來?」

「力哥,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了,我走個過程,先放點小水花,慢慢來,不會一下就讓熱度上去。」

馬凱剛剛的話讓覃力有些擔心事情做的太急容易露餡,「你別給我搞砸了,出了事,你自己承擔,別惹我身上。」

「知道了。」

那邊掛了電話,覃力沒有再理會手機,扯了一個枕頭抱著就睡著了。

深夜的國際機場。

一輛從景城直飛的國際航班降落在跑道上……

頭等艙下客時,跟著人往貴賓車走去的江別辭聽到身後傳來聲音。

在他回頭的時候,過來的人已經接過他手裡的行李箱跟公文包。

「江律師,歡迎。」

不止是那通電話突然,人也出現的突然,「我說衛助理,你們沈氏集團真是夠有意思的,說話還算數不,說讓我董事會過後再來,在我忙著案子的時候,一個電話就讓我即刻啟程飛過來,你們的做事風格,真像你們集團的口碑。」

司機把行李裝車后,走到後排打開車門。

面對江別辭的指責,衛冕沒有放在心上,只是禮貌的笑了笑,「江律師,不好意思,情況有變。明天一早就要召開董事會了。」

這些人不跟他客氣,他也沒必要以禮相待,再加上,這個所謂的入職,還是帶有威脅的!抱著胳膊的江別辭笑著反問一句,「那你們集團就沒有其他的律師了,我就那麼重要,缺了我,你們這董事會就開不成了?」

這個電話打過來,他手上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只能讓鈞子幫著自己打掩護,就連木兮問自己去哪兒了,他也只能找借口瞞過她。

沒有在這個問題上,跟江別辭過多口舌,衛冕遞了眼敞開車門的後排,「江律師,你放心,不會耽誤你案子的事情,董事會結束后,你隨時都可以回去。」

他真的覺得沈氏的人很有問題,特別是這個什麼大股東,難怪外界對沈氏畏懼又鄙視,不是沒道理的,這些人就是不講半點信用,沒有底線,沒原則,口碑比豬糞還臭!

跟這種人打交道,他不得不小心。

「我的手機,不需要交給你吧?」

江別辭是誰,他要收了江別辭的手機,日後江別辭追究起來,那可怎麼辦?「時候不早了,我讓司機送你去酒店。」

讓司機送他?

「你呢?」

見江別辭神色緊張,像是擔心什麼,「我還有些工作需要跟大股東那邊對接。」

說起這個姓單的大股東,他真該好好問候一句,「請你替我向這位給了我那麼好就業崗位的大股東轉達一聲謝意。」

「明天你就能在董事會上見到他,到時,有什麼不清楚,不明白的……」頓了數秒,那句話應該不用說,但他還是想先給江別辭一些心理準備,語氣多了幾分生硬,「以及謝意,你都可以當面跟他表達。」也許,在見到這位大股東的時候,江別辭是驚愕滿滿,根本沒有時間去致謝。

「我一定會當面跟這位大股東,好好致謝!」逐字咬重的江別辭,扶著車門就彎腰上車。

人上車后,衛冕將車門關上,揮手讓司機開車送人走。

目送著離去的車輛,衛冕嘆了口氣,這位江律師在什麼都不知道還身處險境的情況下還能如此硬氣,實在是條硬漢,也幸虧他們沒有惡意,若是沒有這一層關係,這位江律師的傲骨恐怕一分錢都不值……

提步走向自己停在前面的車子,啟動車子后,衛冕跟著前面的指引車一塊出去,在他從機場出來,路過圓盤時,看到一輛掛著覃家車牌的商務車從旁邊路過。

那麼晚了,覃家的人怎麼還去機場,是送客還是接什麼客人?

好奇的衛冕,馬上給人打電話留意這個現象,董事會馬上要開始了,這個時候,任何環節都不能出現紕漏。

到了機場,走的是特殊通道,過了安檢,幾個人就坐著專車前往停機坪。

白一近醉的連路都走不了,還是幾個人抬著上去的,幸好整個頭等艙都包下來了,不然要是讓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給白一近帶來負面影響。

提前在頭等艙等候的黃航,已經跟機艙內的乘務長溝通過,至少在交到赫戰洺手上之前,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影響商業價值的事情發生。

而此時,在大樓內的登機口。

口罩拉下,露出一張帥氣容顏的當紅男星,在排隊登機時,沖著自己那堆小迷妹,跟一些「圍觀」自己的旅客點頭問好。

「我們家軒軒就是最有禮貌的仔。」

「張宇軒,我愛你。」

「張宇軒,張宇軒……」

「啊……」

買了跟張宇軒同航班機票被攔著不能去商務登機隊伍的粉絲沖著排到檢票口的張宇軒大聲叫喊。

把票遞過去后,張宇軒看著那些為自己痴狂的小迷妹,笑著比噓讓大家安靜不要吵到其他人,接回驗完的機票,張宇軒面向大家,跟所有人鞠躬致謝后,沒有過多停留就進了登機橋廊。

跟在後面的助理和經紀人驗票後跟著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