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兒子,江寒煙再次撕心裂肺的痛哭起來,然後轉身衝進房間抱住兒子大聲哭起來。

0

外面一片安靜,那些前去各處搜查的人很快過來了。

管家季忠領着人進來稟報:“回候爺的話,分別從大小姐還有瀅雪小姐和夫人的住處搜到了東西,請候爺明查。”

此言一出,蘇瀅雪和房間裏的安國候夫人全都怔住了,因爲她們兩個人知道,她們的房間里根本沒有東西,現在竟然搜出了這些東西,這是怎麼回事?

蘇瀅雪害怕了,連大夫人也感覺到事情似乎不妙,整個人說不出的害怕,不安的輕顫了起來。

安國候蘇鵬的臉色說不出的難看,朝着身後的房間喝道:“大夫呢,出來驗一下,這些藥中是否有毒殺明軒的毒藥。”

大夫小心的從屋內走出來,他沒想到竟然撞破了安國候府內的一樁隱祕,他還真害怕自己會被殺人滅口。

不過幸好蕭世子也在,若是安國候殺自己滅口,定然要顧忌蕭世子,所以說他應該暫時會沒事,不過待到他一出安國候府,立刻便搬離京城。

大夫心裏下了決定後,輕手輕腳的走了出來。

桌上擺着三份藥,不過沒人告訴大夫這藥是在哪個地方搜出來的,所以大夫只能稟公辦事。

很快便從三份藥中找出兩份藥來,這兩份的藥和蘇明軒所中的毒是一樣的。

“回候爺的話,這兩包藥和大公子所中的毒毒性是一樣的。”

大夫的話一落,房裏的人全都盯着那兩包藥,安國候指着那兩包藥問季忠:“這兩包藥在哪裏搜出來的?”

管家垂着頭,小心的嘀咕道:“一包是從瀅雪小姐的房裏搜出來的。”

這個衆人倒沒有多驚訝,因爲蘇瀅雪已經承認了下毒,所以搜出來證明她確實給蘇明軒下毒了。

另一包呢。

大夫人急不可待的問道:“是不是從蘇綰的房間裏搜出來的。”

季忠把頭埋得很低,小聲的說道:“不是的,大夫人,是從夫人的房裏搜出來的。”

一言落,蘇明月率先變了臉色,望着季忠尖叫:“季忠,你個混蛋,你說,你是不是被人收買了,竟然膽敢胡亂攀咬我娘,我娘怎麼會給我弟弟下毒,你個混蛋,我咬死你。”

蘇明月瘋了似的撲向季忠,季忠哪裏敢躲,卻被蘇明月給打了幾耳光。

房間裏,安國候蘇鵬此時說不出的震怒,同時還有着難以置信,這毒藥怎麼會從江寒煙的房裏搜出來的,難道真的是她?

安國候只覺得整個人承受不住,臉色瞬間難看得可怕,他看到蘇明月還在怒打季忠,忍不住大喝:“住手。”

蘇明月總算停住了手,她掉頭望向安國候:“爹爹,把這個刁奴才拉下去打死,把他拉下去打死,他被人收買了,故意栽髒孃親,孃親怎麼會做傷害弟弟的事情,他是孃親的命根子啊。”

蘇明月說完,蕭煌幽冷無情的聲音響起:“可是她恨璨璨,想借刀殺人。”

蕭煌話落,房間裏的安國候夫人再次瘋狂的衝了出來,怒指着蕭煌:“你爲什麼要護着那個小賤人,這一切明明是她做的,是她指使蘇瀅雪做的,是她把這藥放進我房裏的,她身邊有會武功的人,這些完全可以辦到。”

安國候夫人一掃往日的貴婦形像,此刻的她就像一個瘋婦,還是一個張牙舞爪的瘋婦。

蕭煌嫌棄的挑眉望着安國候夫人:“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那本世子就讓你心服口服。”

他說完忽地朝門外喚人:“來人,去把蘇瀅雪的丫鬟帶進來。”

蘇瀅雪的丫鬟琴兒和蝶兒兩個人被人從外面帶了進來,這兩個丫鬟此時臉色慘白,簌簌抖個不停,小姐做出了這樣的事情,她們能有什麼好下場,現在這兩個丫鬟可謂害怕不已。

一進來便跪了下來,一句話也說不了。

上首位置坐着的蕭煌望着下面的兩個小丫鬟,緩緩的開口:“本世子現在給你們一個活路,若是你們實話實說,本世子可以撤消你們的奴籍。”

琴兒和蝶兒兩個人驚訝莫名,飛快的擡首望向蕭煌,看到說話的人竟然是蕭世子。

蕭世子的能力她們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這人說話向來一言九鼎,自然他說撤消了她們的奴籍,那便可以撤消。

琴兒和蝶兒兩個人撲通撲通磕頭:“奴婢一定知無不言。”

蘇瀅雪完全沒想到蕭煌竟然直接的打出這麼一張牌來,不由得大驚失色,她早忘記了身邊的這丫鬟。

蘇瀅雪身子抖簌,控制不住的朝着兩個丫鬟叫道:“你們兩個,可不要胡說八道,往日我待你們可不差。”

可惜她隱晦的威脅一點用也沒有,琴兒之前親眼看到蘇瀅雪臉上生蛇紋的事情,她一直認爲蘇瀅雪是蛇女轉世,所以很害怕,偏偏最近蘇瀅雪心情不順,對兩個丫鬟動則打罵,兩個丫鬟的心裏對她早已怨恨不已,此時再聽到蕭煌的保證。

兩個丫鬟根本不理會蘇瀅雪。

蕭煌幽冷的聲音響起來:“你們家小姐和清靈縣主和好了嗎?”

琴兒搶先一步回道:“沒有,沒有和好,雖然上次小姐去看望了清靈縣主,可是看過清靈縣主後,小姐更生氣了,在自己的房間裏把清靈縣主給罵了個狗血噴頭。”

“是的,小姐很恨清靈縣主,怎麼可能和她和好呢。”

蘇瀅雪直氣得身子發軟,臉色慘白的擡手指着兩個丫鬟。

大夫人更是直接的衝過去,一巴掌便朝着琴兒扇了過去,把琴兒打倒在地上。

“你個吃裏扒外的小賤人,打死你,打死你。”

不過她剛打了兩下,蕭煌臉色黑沉的朝着外面命令:“閻歌,把這老刁婦給本世子拉下去掌嘴十下。”

一個身形魁武,面容冷酷的手下從外面走了進來,上手便提了大夫人往外走去,大夫人一下子懵了,朝着大老爺蘇清叫起來:“老爺,救命啊,救命。”

蘇清噌的一下站起身,怒視着蕭煌,不過蕭煌的臉色說不出的寒涼,瞳眸滿是血腥,大老爺蘇清迫於這樣的威壓,最後一個字沒有說,因爲他毫不懷疑,若是他膽敢說一個字,他也會被拉下去掌嘴。

大老爺坐了下來,蘇瀅雪聽到屋外啪啪扇耳光的聲音,只覺得心如刀絞,可是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痛苦的望着上首的蕭煌,這個人就是地獄的魔鬼啊,可是偏偏長了一張能迷惑人心的面容,爲什麼,爲什麼要這樣對她。

蘇瀅雪大哭,蕭煌卻理也不理她,望向琴兒和蝶兒兩個人。

“你們小姐之前和誰誰接觸了?”

“先前怡靈縣主總是過來陪小姐,不過這兩天因爲大公子生病了,縣主就沒有過來,不過候夫人身邊的遊媽媽倒是過來找過小姐,兩個人神神祕祕的,不知道做什麼了。”

琴兒話一落,安國候夫人江寒煙尖叫:“我讓遊媽媽過去找蘇瀅雪的,因爲明月太傷心,之前她和蘇瀅雪玩得來,所以我想讓蘇瀅雪勸勸明月,不要太傷心了。”

蕭煌冷哼:“喔,是這樣嗎?那夫人還真是有閒心啊,兒子病得快要死了,你還有空操心女兒傷不傷心的事情,這是說你疼女兒比兒子更重要嗎?”

此時的安國候蘇鵬,臉色已經說不出的黑沉,瞳眸陰森森的盯着江寒煙。

他已經懷疑這事根本就不是蘇綰的手腳,而是江寒煙這個賤人爲了栽髒陷害蘇綰,所以指使了蘇瀅雪給明軒下毒的,當然她們下的毒一定極輕,可是這毒哪裏是那麼好控制的,結果便害了明軒的一條命。

這個毒婦。

這一刻安國候蘇鵬心中說不出的憎恨。

房間外面,閻歌已經把大夫人給提了進來,大夫人被扇了十耳光,臉色腫脹得嚇人。

蘇瀅雪看到自個的孃親受自己牽連成這樣了,不由得心痛至極:“孃親,對不起,對不起。”

蕭煌卻不理會她們,而是命令閻歌:“去把候夫人身邊的遊婆子給本世子抓進來。”

“是。”閻歌退了出去。

很快遊婆子被提了進來,直接的扔在了地上。她臉色十分的不好看,先前屋內發生了什麼事,她是知道的,此時一進來,便翻身撲倒撲倒的磕頭:“候爺,奴婢什麼都沒有做啊,奴婢真的是去讓瀅雪小姐陪陪二小姐的啊。”

可惜此時安國候根本不相信她們主僕二人,因爲他深知江寒煙有多寶貝自己的兒子,這種時候,她怎麼有精力去管蘇明月,她讓遊婆子去找蘇瀅雪,分明是拾攛蘇瀅雪使這歹毒的計策。

蕭煌望着安國候夫人以及地上磕頭的遊婆子,臉上滿滿的冷笑,他不再看別人,而是望向了旁邊看熱鬧的蘇綰。

他眸光瀲灩,脣角微勾,就那麼一言不吭的望着蘇綰,蘇綰被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的。

“你好好的審個案子,望我做什麼?”

“把你的寶貝拿出來,若是不拿出來,我就搜身。”

蕭煌示意蘇綰把好東西交出來,蘇綰一臉的黑線條,沒想到這傢伙連她身上有什麼都識破了,媽的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心不甘情不願的從袖中取出一枚小藥瓶。

蕭煌拿到了小藥瓶,也不問蘇綰,而是望向房間下首跪首的人,說道:“知道這是什麼嗎?只要你們碰過那毒藥,這藥水就能在你們的手上留下痕跡,你們就是想狡辯也狡辯不了。”

他說完吩咐下首站着的閻歌:“去,把這藥水拿去塗在蘇瀅雪的手指上,然後是遊婆子,最後是安國候夫人一一一。”

蕭煌的話還沒有說完,蘇明月叫起來:“爲什麼要塗我孃的手指,我娘是不可能做這樣的一一。”

蘇明月還想說,蕭煌陰森冰冷的眼神射向她,蘇明月一下子想到了大夫人捱打的事情,立馬停住了口,一個字都不敢說。

因爲若是她再說一個字,便要挨耳光。

她一點也不懷疑這個。

惡魔總裁的嬌蠻霸妻 蕭煌看蘇明月不吭聲了,他才又接着往下說:“對了,最後再給清靈縣主也塗一下手指。”

蘇綰臉色冷冷的瞪着蕭煌:“爲什麼連我的手指也要塗。”

“這是爲了表明你的清白,讓衆人看清楚點,做了就做了,沒做就是沒做。”

蘇綰磨牙,她是真沒想到這這夥竟然知道她手裏有這種東西,太可恨了。

蕭煌望向閻歌,閻歌立刻拿了藥瓶,去塗蘇瀅雪的手,蘇瀅雪此時整個人神智昏昏沉沉的做不了主,只知道聽人擺佈,不過當藥水塗上她的手指時,她的手指立刻泛起了粉紅色,手指在藥水的作用下,竟然真的出現了反應。

蕭煌滿意的點頭,又示意閻歌去塗遊媽媽的手,遊媽媽看到蘇瀅雪的手,此時整個人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身子軟綿綿的,任憑閻歌在她的手上塗藥水,很快遊婆子的手上也有了粉紅的顏色。

這一下,安國候蘇鵬控制不住滿腔的怒火,朝着身側的安國候夫人江寒煙吼叫起來:“江寒煙,竟然是你,真的是你,你怎麼這樣毒啊,竟然爲了栽髒蘇綰而給自己的兒子下毒,明軒是你毒死的。”

這一回連蘇老夫人和大老爺等人也愣住了,說實在的他們一直以爲是蘇綰指使蘇瀅雪下毒的,沒想到最後卻是江寒煙指使蘇瀅雪栽髒陷害蘇綰,本來這事倒也沒有什麼,因爲她們本來就有仇,可是江寒煙這是毒死了自個的兒子啊。

蘇老夫人和大老爺同時的望站江寒煙,叫了起來:“毒婦啊,我們蘇家怎麼會娶了你這個毒婦。”

安國候夫人哈哈的大笑起來,瘋了似的笑。

她身側的蘇明月衝前一步攔住自個的母親,尖叫道:“不是,不是我娘,我娘什麼都沒有做,她什麼都沒有做。”

蕭煌則懶得理會蘇鵬和蘇家的人,他只望向閻歌:“去,給安國候夫人塗手。”

若是能從安國候夫人手上塗出反應來,那麼他就把她送進刑部大牢去。

不過怕就怕安國候夫人沒有碰那毒藥,她把這事交給手下的遊媽媽,自己怎麼可能會去碰那毒藥。

蕭煌的念頭剛落,閻歌已經用藥水塗完了安國候夫人的手指,結果顯示出,安國候夫人手上沒有反應,也就是說她沒有碰那毒藥。

安國候夫人看到這裏,大叫起來:“我什麼都沒有做,對,我沒有做,是她做出來的,一切都是她做的,你們不要上她的當,都是她做出來的。”

閻歌已經走到蘇綰的身邊去,蘇綰本來不想理會閻歌,但想想又覺得無所謂,便伸出手給閻歌塗藥,最後她十個粉嫩的手指上,一點反應也沒有,這就證明,蘇綰也沒有碰過那毒藥。

安國候此時一心認定了這事就是江寒煙搞出來的,她搞出這麼多事來,就是爲了栽髒陷害蘇綰,可是沒想到到頭來害死了自個的兒子。

可是江寒煙卻不承認,瘋了似的尖叫:“是她,是她做出來的,不是我,我怎麼可能毒殺我兒子,我不會,我沒有做。”

蕭煌看到都這種時候了,江寒煙竟然還膽敢胡亂攀咬,臉色不由得陰森難看,他冷眸森森的瞪向江寒煙。

“你真是死到臨頭也不知悔改,害了自己的兒子竟然還在這裏胡亂攀咬,來人,給本世子去查,她們既然有這毒藥,想必是從藥房中買來的,當然你們肯定是從某一個不知名的藥房中買來的,但是本世子若想查出這麼一個人來,還是能查出來的,不過若是查出來,你們一個個都給本世子進刑部的大牢中去待着吧。”

蕭煌冷酷血腥的話一起,整個房間裏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不管是安國候夫人,還是犯事的蘇瀅雪等人,都不願意去刑部的大牢,那樣的地方如何待啊,蘇瀅雪哭了起來。

一直跪在房中不停磕頭的遊婆子聽了蕭煌的話,臉上豆大汗珠往下滾,若是查的話,肯定會查出來是她買的,不過若是蕭煌去查,這事肯定鬧大,一定會牽扯到夫人的,爲了夫人,她認了吧。

遊媽媽忽地大聲的開口:“是我,是我拾攛了瀅雪小姐給大公子下毒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根本和夫人無關,夫人怎麼會忍心對大公子下手,她是一丁點的險都不敢冒的,可是老奴看到夫人和大公子還有二小姐一直受大小姐欺負,老奴也曾經被她打過,所以老奴心裏恨她,纔會藉着這麼一個機會下毒手的,請候爺仗斃了老奴吧。”

遊媽媽的話響起,屋內的人都怔住了,一起望着地上的老奴才,只見她撲通撲通的磕頭,然後大聲的叫起來:“候爺,請候爺仗斃了老奴吧。”

蘇瀅雪看到遊媽媽都交待了,哪裏還敢多說什麼,何況一想到刑部大牢那樣的地方,她就嚇得臉色發白,隨着遊媽媽的身後磕頭。

“是的,是她把藥交給我,說栽髒到蘇綰的頭上的。”

御醫俏皇后 蘇瀅雪說完,蕭煌冷酷的聲音響起:“那她有沒有和你說,這是候夫人的命令。”

這一回蘇瀅雪沒有來得及說話,遊媽媽搶先一步回道:“老奴說過這話,不過那也是爲了哄瀅雪小姐做這件事,事實上夫人並不知道這件事,若是老奴不這樣說的話,瀅雪小姐不會這樣做的,所以請候爺下令仗斃了老奴吧。”

遊媽媽現在是抱了必死的決心的,不要命的磕着頭。

雖然遊媽媽出來認了罪,但是安國候蘇鵬和蘇老夫人還是認爲這事是江寒煙下的命令,要知道遊媽媽和應媽媽是她的得力臂膀,無論如何也不敢違抗她的命令。

蘇鵬死死的瞪着江寒煙,這個毒女人。

房裏一瞬間安靜,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蘇明月,蘇明月雖然感動遊媽媽的忠心,可是眼下能擇清自個的娘是很重要的,所以蘇明月撲到遊媽媽的身邊,捶着她:“你個老奴才,你這是害死了明軒,你害死了明軒。”

遊婆子眼淚汪汪的哭道:“老奴該死,老奴願意接受懲罰。”

安國候蘇鵬臉色佈滿了陰霾,兇狠的下命令:“來人,把這老奴才拉下去仗斃。”

遊媽媽身子一軟,倒也沒有反抗,不過安國候府的人剛衝進來,便被人喝住了:“住手。”

蕭煌喝住了安國候府的護衛,他冷笑着望向安國候:“仗斃了一個奴才有什麼用,蘇家這位大小姐如何處置?候爺若是要仗斃,就把她們兩個人一起仗斃了,這事就算平息了,若是候爺不能仗斃蘇瀅雪,那麼就不要動這老奴才,把她一併交到刑部去。”

這一次收拾不了安國候夫人,至少要把蘇瀅雪這賤人整死,這就是個禍害,若不整死她,後面指不定還要鬧出什麼事來。

蕭煌的話一落,蘇鵬還沒有說話,大夫人便撕心裂肺的叫起來:“不,這不是雪兒的錯,是這刁奴的錯,是她害了我女兒,你們放開她,你們放開她。”

蕭煌冷笑一聲:“真是可笑,害死了一條人命,竟然還企圖放過她,怎麼可能,現在她只有兩種命運,一立馬仗斃,二,立刻送到刑部的大牢去。”

蘇瀅雪臉色慘白,身子軟軟的往地上倒去。

大夫人瘋了似的衝過去護住自個的女兒:“不要,我不許你們這樣欺負她,我不許你們欺負我女兒。”

可惜沒人理會她,蕭煌只望着安國候蘇鵬,現在只有蘇鵬能做主,蘇鵬望了望下首的遊婆子,又望了望那癱倒在地上的蘇瀅雪,若是說仗斃蘇瀅雪,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爲她是他大哥的孩子,一來他下不了手,二來只怕他大哥也不會同意,可是讓他放過蘇瀅雪,他是真的做不到,不管她是聽誰的命令行事,可是倒底害死了他的明軒啊。

“送她們進刑部大牢吧。”

安國候蘇鵬下定決心的開口,蕭煌不再多說,立刻命令下首的手下閻歌:“把這兩名人犯以及相應的一干人證物證送到刑部阮尚書的手裏,你去告訴他,這是本世子讓他辦的案子,他若是辦不好,小心他的烏紗帽。”

閻歌恭敬的領命,朝着門外喚人,眨眼數人進來,把癱倒在地上的蘇瀅雪和遊媽媽等人拉了出去,蘇瀅雪被人帶出去的一瞬間,似乎清醒了一般的尖叫起來:“蘇綰,救救我,救救我,我錯了,我不敢了,以後我再也不算計你了,再也不找你麻煩了,你忘了,忘了從前我是如何對你的嗎?蘇綰。”

大夫人也醒神一般的望着上首的蘇綰,撲通撲通的磕頭:“蘇綰,你救救雪兒,以後她不敢了,我保證立刻把她送走,讓她離開京城,再也不踏足京城一步,求求你了。”

蘇綰直接的挑眉,懶洋洋的開口:“這事可不是我處理的,求我做什麼,你們要求也是求蕭大世子,而不是我,又不是我讓她們進刑部大牢的。”

------題外話------

推薦下煙茫的文http:。./info/

姑娘們,摸摸兜,看看有沒有票紙了,有就投過來啊,若是不想摸,來,把口袋伸過來讓笑笑幫你們摸出來…… 房間裏,蘇綰一說,大老爺和大夫人下意識的求起了蕭煌:“蕭世子,求你放過雪兒吧,她知道錯了,以後不會再算計蘇綰了,不會再找蘇綰的麻煩了。”

蕭煌冷幽幽的望着大老爺蘇清:“蘇大人,你好歹還是朝中的大員,堂堂史部侍郎管教不了家中的女兒,縱女行兇,做出謀害人命的案子,竟然還有臉求情,你現在要做的是自我反省,好好反省自個的行爲,若是以後再出這等事情,只怕沒人保得了你自個兒。”

總裁讓我修理一下 蕭煌冷酷的話落地,大老爺蘇清怔住了,一句話也說不了。

大夫人也被嚇住了,一時間竟然不敢再求情了,只知道傷心的痛哭流淚。

蘇綰已經懶得再理會這件事了,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懶洋洋的說道:“好了,這下沒我什麼事了吧,我是不是該走了。”

她說完理也不理房間裏的人,擡腳便往外走去。

安國候夫人江寒煙看到她竟然就這麼走了,自己害死了兒子,還害了遊媽媽,而這個自己欲害的人竟然什麼事都沒有,不但沒事,從頭到尾她都是一臉的輕鬆,似乎根本不把她兒子的死當回事,這些深深的刺激了江寒煙。

江寒煙瘋了似的朝着蘇綰身邊撲了過來,眼看便要抓住蘇綰。

蘇綰身子一讓,身後的聶梨衝了上來,不過有人比她更快一步的動了起來。

蕭煌一擡手,一道強大的勁氣飛出來,直接的打飛了江寒煙的身子,把她重重的撞在了身後的桌子上,江寒煙怪叫一聲,然後昏了過去。

她本來就受了很大的刺激,哪裏還經受得住這樣重重一擊,被蕭煌打飛出去後一動不動的落在地上。

房間裏的人望了一眼,誰也沒有動,各人各個心思,誰有心思操心她啊。

蘇明月看到自個孃親被蕭煌打昏了過去,爹爹和祖母等人竟然冷漠的看着,蘇明月控制不住的大哭起來,她一邊哭一邊衝過去扶住江寒煙,然後喚房裏的大夫替娘檢查。

她一邊哭一邊擡首望着房間裏的所有人,眼裏堆滿了恨意,尤其是自個的爹爹。

“你們一個個都欺負我娘,我恨你們。”

可惜沒有人理會她,蘇綰徑直往外走去,不過她走到門口的時候,忽地停住腳步回望過來,明媚淺笑,梨渦若隱若現,那嬌俏動人的模樣看上去就像一朵鮮嫩的嬌花,這分明就是一個可人又嬌嫩的小姑娘,可蘇鵬看着這樣的她,卻只覺得遍體生寒。

若說以往輕視了這個女兒,這一刻的蘇鵬卻深深的知道一件事,這個女兒真的不一樣了,她很厲害,她以往說的話,也都是真的。

誰也不要招惹她,誰招惹她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哪怕是他招惹她,只怕也不會有好下場。

蘇鵬忽地害怕起來,竟然不敢去直視蘇綰的眼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