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億八千萬”

0

“你怎麼猜這麼準?眼饞人家的好東西了吧”小賜諷刺他。現在小賜是越看他越不順眼了。總覺得他礙手礙腳。

等了很久,纔到貓眼石,質地超好所以被選做壓底拍賣。


“下面拍賣的是一顆頂級貓眼石,底價九百萬”樓下臺上主持拿出一個紅色錦盒,打開後,全場一片譁然,光影下這顆貓眼放射出非同一般的魅惑神祕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的眼睛。竟價開始。一百萬往上遞增。最後以四千七百萬拍給隔壁座的人,小寒禁不住要看看是誰拍到了,長什麼樣。

小寒的話語驚到小賜四處看不見她人在哪兒。高天虎說:“不用看,是個大胖子醜得很”

“高天虎,你他媽的在背後說人壞話就不對啊!老子怎麼就醜得很”紗窗被拉開,一個粗黑毛碴碴臉的胖男人嬉皮笑臉的出現在面前。

“莫叔好”

“小賜好,告訴叔叔,你老不死的爸是從什麼地方弄到這麼頂級的寶石,說實話,叔介紹漂亮妞給你泡”

“他不能泡妞”藍光一閃,廂房中多了位藍衣少女,嚇了小賜一跳不知道小寒從哪兒跑進來,自己就站在門邊哈!

“你不要怕我,舅舅知道我,回家告訴你,總之你不能泡妞”大大的眼睛盛滿了不高興,走到坐在桌邊吃着小茶品。

“過去坐“高天虎將兒子推到小寒身邊。

門開處,有人將四千七百萬支票送上來交給楚離。

“小子,寶石是你的?天虎,這倆個是你什麼人?”

“不管你事,走我們回去”拉着小寒準備離開。楚離興奮的要死高喊一聲:“舅舅,你要多少,我給你一半”

“真丟人,誰要你的錢”小賜瞪了他一眼。回頭招呼:“莫叔,我們走了哈”

楚離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莫姓男人,正好他也在看自己。楚離高興的回了一句:“莫叔謝謝你的錢哈,下次拍賣還找你”懶得管他什麼表情。不顧小賜掙扎拉着就走。

車上,小寒嘰嘰咕咕不停的算着這顆小寶石所賣的價錢能夠她買多少百果瓊奶。最後算出來的結果讓她倍感慚愧。

拉着楚離:“對不起,真沒有想到,幸好沒有賣。我……”

“放心吧,沒有賣也是你的,綠龍叔叔叔叔說你有傷耗元太重必需將具有靈性的珠寶戴在身上,才能幫你復元,剩下這些只有些許靈氣的珠寶就可以拿出來花了”從身上取出最大的紫水晶花配戴在小寒頸上:“爭取你身體早日復元”說完抱着小寒輕輕的吻了一下。前面小賜看得妒嫉的倆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剛要說話被老爸一把揪住耳朵將頭扭回來。 “小離,你要給小寒一些零花錢在身上,女孩身上不能沒有錢”舅舅開導着楚離。小寒聽得兩眼冒光連連點頭。以後再也不坐大巴,最差也要做的士。

“小寒,你今天怎麼了?”小賜生生怯怯的忍不住地問她。

“你要是願意接受,我們還在一起住,你要是不願意接受,我們都搬出去住,你一個人住”小寒有些激動,看着小賜眼裏閃着淚花,當然也後悔死了沒聽主人的話

小賜看着她,低着頭囁囁嚅嚅沒在說話回頭看看爸爸,很小爸爸都教他認人識眼,他看見小寒眼中的真誠傷痛,可是他不明白小寒爲什麼會變成那樣。好吧,一切回家再說吧。

“舅舅KS是什麼東西?”

“不是東西,是一個組織的代號。回家再說”高天虎開着車心裏想着事。

即嫉妒又驚奇的看着楚離,當然這裏面還有一大通高天虎編的謊話,將楚離和小寒的事情半真半假告訴了兒子。

當下小賜已經明白自己愛上了小寒,一時間還不能完全接受,尤其是小寒對楚離這一塊,他弄不懂小寒對楚離的感情。所以覺得自己糾纏下去受傷害的還會是自己,不如瞅這個時機搬出去好好想清楚。

看着高雲賜遠去的背影,小寒泣不成聲悲呼:“明明他心裏都是我,爲什麼還要搬出去”

“這孩子雖然經常泡妞,可是對感情這一塊始終是塊純淨地。”高天虎的深沉凝神的看着小寒。

“他搬出去不是因爲不接受你,是爲了他自己,他需要好好想想”高天虎的話才一出口就引來了小寒強烈反對。

“你最會說謊話了,剛纔在拍賣會才說了不去管閒事,可還不是讓主人去查,現在你又說小賜哥不是爲了我,是因爲他自己,可是我感覺到他心裏從來就只有我一個人,不是因爲我,是因爲什麼?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過,把我一個人放在心窩窩裏,你是個大騙子”激動傷心不信任覺得自己受傷了哭得是一塌糊塗,上氣接不上下氣。


高天虎看着她傷心欲絕的樣子:“舅舅沒有撒謊騙你,不去管閒事是因爲沒有犯擊到我們,我們自然不去管,之所以去查清楚是因爲如果犯擊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也好有個眉目,不至於臨時亂陣腳,不知方向。”

“至於小賜對你的感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他比你大,比你成熟感情方面…..算了,這方面還是由小離告訴你”

“他纔不會告訴我,他心裏有一堆人,我去問姑姑”抽泣哽咽着跑去門口等姑姑回家。

高天虎電話裏簡略明確了告訴雲姜家裏發生的事情,並希望她能確切的告訴小寒關於男女感情這塊有關的事情。能讓她體諒到小賜的心情。不是因爲她,而是因爲楚離,小賜不知道小寒對楚離的感情是哪種。

直覺告訴高天虎楚離對小寒應該沒有男女之愛吧。當她是妹紙。

高天虎不用煩心兒子的事情,楚離此時也不知道跑到那兒去了,他去後臺回來爲什麼提到KS呢。據自己所知這是軍方高政一個祕密組織代號,如果真跟此有關還是不要再打探下去爲好。

“還是學校這塊地方靈氣最足,附近多數山有被破壞的痕跡不僅如此更發現內藏火器”楚離在東海中學後面的山上游蕩着,這次他帶回‘醒天鬥’往上修練《天魔錄》必得尋找天地靈秀之處,方能修練。

本開始楚離以爲校新址爲一片空曠無人煙之地,靈氣未被破壞,可是用‘醒天鬥’查看水陰土寒視爲相剋之地貌。爲修練《天魔錄》大忌。

看着山下一羣羣高聲嘻笑的軍人。楚離不由得怨氣心中起,都是你們這羣慫包害得老子只得每週回來才能練修《天魔錄》害老子耽誤時間。霸佔學校,害林老師轉校調走。回頭看看山谷深處,媽的,一定有問題,不讓老子過去。想着剛剛走近山谷就被數名軍人轟趕出來。

老子讓你們笑個夠。單掌凝氣震出一道紫光從楚離身上發出。

山下一聲巨響,土石飛崩,樹木傾倒。驚呼聚起數名軍人掉入一個深坑。楚離輕視一笑,然後大搖大擺的走下山去。

回到家中,小寒睜着一雙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感覺就跟看外星人似的。這丫頭又怎麼了?看見她黃昏哭得厲害,自己趕緊溜了,這晚上回來哭是不哭了,可這眼神?愣是奇怪得很,索性也瞪着大眼睛看她。

四目相對,清清白白愣是沒擦出點啥。一旁的高天虎和雲姜看着抿嘴好笑。

“回來了,吃飯吧,就等你一個人呢”雲姜遞過碗和筷子,纖纖玉手紅蔻香點,修長的玉頸細嫩如瓷。烏黑的長髮如瀑布披散在後散發出淡淡的薄荷香。

“姑姑,你真的很漂亮”

楚離心中如被風吹起圈圈漣渏向身體各個感官神經末稍散發而去。整個人如同浸沐在溫柔清風中一般。

白了楚離一眼的高天虎,彎下身問小寒:“你現在有沒有感覺到心裏有酸酸的感覺”

“沒有 沒有 沒有”小寒一連說了好幾個沒有。:“酸酸的感覺沒有,肉麻的感覺倒是有一點點”尤其是他那眼神,怎麼看姑姑看成那樣了。這讓小寒想起電視劇裏的男女情景。難不成主人愛上姑姑了?

“撲哧”雲姜和高天虎都不禁笑起來了:“鬼丫頭,快吃飯”回頭看着楚離:“都看了十幾年了,漂亮什麼呀”

看着姑姑滿眼的關愛,不禁讓楚離有些詫異,姑姑以前看自己的眼神除了關愛還有依賴牽掛,濃濃的依賴。可是現在怎麼沒有了。這下輪到楚離眨巴眼了,環視一圈才覺得今日的氣氛有點異常。

“姑姑,你們今天怎麼了?小寒你好了哈”楚離主動示好

“我一直都很好,今天最好明白了很多事情”說着夾給自己一筷子菜,快吃吧,明天要去學校受刑了。楚離不禁又看看姑姑,是的,姑姑的眼神變了呢,以前每天自己要去學校的前幾天,姑姑都會悶悶不樂,滿滿的捨不得。可是今天跟沒事人似的。

“姑姑,你沒給小離準備菜嗎?我覺得你的眼神裏沒有捨不得小離哦”

“吃你的吧,什麼舍不捨得,你又不是一去不回,至於菜你放心好了。那兒滿滿一包都是你的。吃貨”小舅回頭接下姑姑給他夾的小雞筍燉排骨,回視給姑姑一個暖暖深如海的情眼。

不吃了。楚離突然想起來,舅媽死去多年,姑姑待自閨中。二人少時有情,這會子又住在一起。雪凝玉腮兩抹飛霞,星辰晶瑩脈脈有情,一種成年人的愛情正在二人心中萌芽滋生。

楚離剛剛和舅舅生起來的一股親密無間的親情,在姑姑的初萌情意的波彈之中隱現裂痕,自己半天沒動筷子姑姑居然沒有發現,二人以眼傳情。視他爲空氣。小寒更是吃的吧達吧達響不把他當回事。

“舅舅,吃完了來書房一下,商量點事情”起身回樓上書房等着。

高天虎明白這個楚離想跟自己說什麼,眼裏的嫉妒已經敞明瞭他的心思。“說吧!什麼事?”

“你身邊那麼多女人,爲什麼非要姑姑?告訴你,我愛姑姑,不許別人動她主意,包括你,能保護她的,只有我。”老子的女人從來不許別人碰,楚離已經融入到今生的親情世故之中,這個舅舅如果真的要跟他搶姑姑…………楚離眼眸中閃出一絲精芒一略而過。

高天虎心中暗笑,真是小孩子。:“好吧”。

“你願意放棄姑姑了”楚離心中升起歡喜。畢竟是親舅舅。

“不是,我不準備放棄”舅舅的話平靜中有執著。


剛剛升起來的歡騰,啪!的一聲掉地上:“那你是什麼意思”論打,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我的意思是讓你姑姑選擇,拿出你的實力讓雲姜看見你是個男人不是個孩子”

一句話說的楚離蔫了。恨想老子本來就是男人偏偏撞到箇中學生身上重生,精芒射去高天虎不避不閃,眼中盡是狡黠嘴邊泛着讓他恨得咬牙的微笑。滿滿的親情,讓他恨不是,怨不是。楚離走到高天虎身邊:“老子年輕就是資本,笑什麼,老子帥”這個帥字才一出口,連楚離自己都覺得難爲情。姑姑是那麼膚淺的女生嗎?可是在這個舅舅面前,楚離覺得,深深覺得自己離男人兩個人差很遠呢。

“放心吧,雲姜還很年輕,你還有一年就大學,舅舅跟你公平竟爭,好了這件事說完了,說說另一件事吧。”

看着微步走到椅子上坐下的舅舅,楚離想了想哦,還有今天下午的事情。想着不爽,楚離想出去,不想跟他談。可是剛一轉身,就想到舅舅遇事不急不燥不驕不浮。如果自己轉身出去不就顯出自己小家子樣了嗎?說就說吧,聽他分析還能長點見識。

坐在對面的椅子上將下午所見所聞都說了。

“沒想到三樓壁頂還有密室”舅舅思索着:“小白房和倉庫都是惑人心思,幸好你會飛,要不然……你所察覺的不是人眼是高密攝像頭,當人從密室中出來,每個角度都會出現在攝像頭裏,密室還有另一道門,這個門不過是讓對手大意中現身無法全身而退”

“這我也想到了,在開門的那一瞬間,可惜還是大意了,好在我速度夠快”想到那個馬臉見到自己安然恰怡的和舅舅聊天時的那個表情。

“他們只是提到KS,沒有提到別的嗎?這個人有倆個兒子都在他們手上。他們要賣的珠寶至少達數十億,你今天去後山被軍人阻攔?”舅舅一連串的問着楚離,質詢的眼神在楚離身上打轉,以他對楚離的瞭解這小子絕對不會就此服軟,一定有所動作。

“臨走的時候,我站在山頂給了那羣軍慫包一掌,掌風劈下七八個軍人掉坑裏”楚離發出愉快的笑聲。

“壞了,他們要找到家裏來了”舅舅從椅子上站起來思考着對策。

“爲什麼?你怎麼知道。”楚離不相任的看着舅舅。

“小傻瓜,他們肯定在山上置有鷹眼,就是特別隱祕的攝像頭,到時候死都別承認啊,”

“舅舅,你是不是懷疑這賣假珠寶的軍人和這些搶我們學校的是一夥的”

“不好說,數十億?好大的數目”一旦趟進去就是渾水呀,想抽身就難。 “楚離,哥你纔來呀,再不來兄弟我就被那個美女折磨死了”胖子跑過來還沒摟到楚離,就嚇得楚離蹦到五米之外。胖子的臉除了一臉的紅包之外青一塊紫一塊,乍一看根本就不像人了嗎?

“誰打的?”

“何止是我,包括你的美玦都毀容了,我仔細想了下哈,受到虐待的差不多都是跟你關係最好的”

“說啊!到底是那個混蛋”聽見胖子說美玦受傷,快步跑進教室。

呯!門開處,一桶洗衣粉水倒潑下來。嘩啦。濺潑大夥一身。一腳踹在擋在面前的鐵皮桶:“媽的,誰幹的好事”環視教室一個陌生美女以半臥的姿式手撐着頭躺在自己桌子上,美玦正泣不成聲的讓她滾起來。從沒見美玦生這麼大氣。她可是最認爲女孩子不能大聲說話有損斯文的。

青腫可怖的臉讓美玦看見楚離的這一瞬間雙手矇住面,嚶嚶啼哭。

美女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漠視楚離:“你就是他們說的全校最帥的男生”尖刻不屑的眼神在楚離身上流雲翻轉。

楚離此刻才得以細看這女孩的眼眸五官,給楚離的第一印象這女孩是假的,五官做的了滴,假美女,從心至貌楚離發出一聲冷笑。

雪白的皮膚裏隱敝而見的斑點,別人看不見可瞞不了楚離的雙眼,現今的美容術雖然厲害,可是對修練《天魔錄》的魔教合歡宗弟子楚離而言算是小意思了。細微的縫口,整個臉型的修補,審視的目光由臉至胸統統含着否定。最後眼光停在她的一雙玉手上面。纖纖素手卻看上去比一般的女孩手掌都大。

平淡中透着煙囂味;’滾下來’

她心裏盤算着楚離對她的看法,身子未動分毫。這句滾下來讓她着實有些面子傷盡的感覺。再怎麼說自己也是美女,憑什麼就值他一句滾下來。攝於楚離的眼神。嘟嘟嘴又不甘心的半坐在蘇美玦的桌上。

大眼晶眸眨了眨似有雨霧朦朧。

“怎麼傷的美玦,你就怎麼給我補回來,否則”

“否則怎麼了,楚大哥,我妹妹剛來你不歡迎就算了,還讓我妹妹補償你什麼?”教室外聽得幾聲緊促的小碎步聲。讓楚離噁心閃都不及的於坡老師又來了。

一個酸男人,一個假美女真他媽的一對活寶。楚離沒有回過頭看這位於坡老師。

“我替你請假,美玦,回去養養傷吧,這艱苦的環境也不適合你”楚離心疼的看着美玦臉上的病痛,這個假美女自己長得醜,修美了就好了,還嫉妒老子的美玦天生麗質。真是仗着有這麼個酸啦巴嘰的哥哥是老師嗎?可以困住老子。我呸!

“楚大哥,你答應過我好好善待我妹妹的,怎麼一個大哥會食言嗎?”

“於老師,你不管管你妹妹是怎麼對付我們的,仗着會幾手拳腳把我們打成這樣。打我們幾個男生就算了,連美玦白雪也不放過,白雪可是班上年級最溫柔的女孩了。從不跟人有過結。美玦的臉被你妹妹用彈弓彈成那樣變成包子了,你還護着你妹妹”

“老師的妹妹了不起呀。”

小碎步走到背後:“楚離是同學們的大哥,按道理學生們之間的事情做哥的不訪干涉,可是做爲老師而言碰到也是要詢問的,何況我妹妹自幼喪母,我是把她寵嬌了些。楚離是同學們的大哥,我再說一遍,我只遵循你的意見”歪着頭一對桃花眼正看着楚離。

“於老師,求您能不這麼跟我說話嗎?我真是受擡不起,我只是學生而已,我只想保護我的哥們和朋友,我只想自己及他們不受到傷害,可以嗎?於老師?”想着要好好學習才能考上瓊都大學,那兒有林老師,否則就這對酸假兄妹,老子簡直理都懶得理他們。

“我們是來學習不是來受刑,這樣回去,你以爲家長們不會來找校方嗎?”

“你妹妹苦,我們就應該受罰?”美玦摸着左臉想着剛纔的情景,一輩子沒受過這種氣。

“看看看,都是你惹的禍,轉了好幾個學校了,這是第幾個了,你自己說,害得我也沒臉見人”於坡指責着妹妹的刁蠻任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