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正的泰米莉亞人控制機關竟然同時要操控十多個身體,壓力很大吧?”

0

“你怎麼知道的!!”這一次,盧倫是真被震驚了。

泰米莉亞是機械文明,但並非機械生命體文明,三個字的差距就導致泰米莉亞的要害之一,就是其作爲控制機關的那些完全不像大腦的核心。而控制機關的數量,也成爲敵人判斷泰米莉亞作戰潛力的最佳依據。

但現在,這個本應該只有母星泰米莉亞之源中,那爲數不多控制機關才知曉的數據,卻被眼前出現在宇宙沒多久的朋人瞭解。

爲什麼?

它們怎麼做到的?

他們會將之擴散出去嗎?

但盧倫纔剛產生殺意,就很快壓了下去,先不說能否短期並完全地解決個體類的朋族,普米加西亞就是代表;單單這麼重要的東西,在當前需要泰米莉亞做盟友的情況下,朋族就不會傻乎乎地將其丟出去。

不過,毫無疑問,之後的談判,泰米莉亞方將處於絕對下風。

“放心,沒你想的那麼嚴重。”這時候的空幻反而安慰起談判對手來:“獲得情報的方法我不可能告訴你,但我可以表示,這些情報即便是我族也只有少數幾個人知曉,也完全不用擔心我們會泄露,包括星空精靈都不知道。”

“你們知道就已經是泄露了。”盧倫無奈地想到,卻並不打算說出來。

對此,空幻大大咧咧地笑了笑,就再次暫停這個話題。

然後,他的臉色少有地嚴肅起來。

“那麼,我們再談談這次會談的最後一個關鍵點,那就是你們泰米莉亞獲得人造大腦,卻不被我們朋族掌控之後,對這項技術的深入應用問題。”

“這個我們都還沒考慮了。”盧倫苦笑到。

“可我們必須考慮。”空幻搖頭將桌面的立體影像調了出來,並向盧倫指了指:“任何一種關鍵技術的外流,我們都必須考慮這種技術對外流終點的種族,所造成影響,這是責任;同時,我們也要考慮獲得這種技術的種族,未來會反過來對我們本身造成的影響,這是預防。”

“所以,不要不滿我們調查泰米莉亞,這種行爲本身就表明我們對出售三級大腦技術,其實是很有誠意的。”

“請問……”

“什麼?”

“你是不是把立體影像弄錯了。”盧倫滿頭黑線地指了指空幻身旁的書桌,上面通過立體影像投影而出的,竟然是一座看似和此次談判毫無關係的蟲族母巢。

“哦,你說這個啊。”空幻卻滿不在乎地笑了笑,毫無更換的意圖:“我想說的也就是這個哦。因爲在我們看來,如果獲得了無限制製造三級大腦的技術,並不斷深化研究後,泰米莉亞在成爲超越高等文明的存在之前,恐怕就會變成……它。”

“蟲族。”

※※※

“竟然說我們泰米莉亞爲會變成蟲族,真是可笑。”泰米莉亞母星,幾個核心控制機關在會議室中聆聽結束第二次談判後返回母星的盧倫彙報之後,大都發出了不以爲然的嘲笑聲。

但是……

“不得不說,朋族這種想法讓人心動了。”

“3號機關,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被稱呼爲三號機關的控制機關投影,對着衆‘人’攤了攤手:“以前還沒想過,但聽了盧倫的報告後,本人剛剛利用核心計算機將我族與蟲族進行了一下對比,卻發現一個很好玩的東西。”

“蟲族最大的優勢在哪兒?三點:擴張性、機動性、適應性。”

“擴張性,就是他們可以短時間大規模飛速繁殖,這對任何一個掌控機械人流水線生產技術的文明而言,其實都很簡單。而作爲高等機械文明,我們泰米莉亞在這點上,甚至可以說超過了蟲族;”

“機動性,也就是他們的母巢、核心基地、超遠距離躍遷技術,雖然在覈心基地上我們沒多少研究,但那是因爲不需要,一旦我們真想那麼做,要實現這三個技術,對於偉大的泰米莉亞而言其實很簡單吧?”

“適應性,真正的蟲族優勢,在於它們可以根據敵人的表現迅速做出兵種優化,用機械的說話,就是換上更好用的零件。現在的我們也許做不到,那是因爲我們沒有那麼多可以提供快速研究分析,並創造更優秀零件的科學家。簡而言之,創造力在量和質上都不足。”

“但若是獲得量產三級大腦之後呢?”三號機關戲謔而又充滿期待地問道。

“那時候,我們還會缺少這些嗎?” “總感覺你這麼做,反而會讓泰米莉亞對三級大腦的渴求成倍增長。”重寵和楚玲兩人坐在湖泊涼亭中,看着桌對面的空幻,在得到對方對此前談判的描述之後,齊齊表達着相似的看法:“你的目的呢?或者只是單純的腦抽?”

“就是,如果因此又創造一個該死的蟲子,那可就麻煩了。”楚玲瞥了眼身旁的重寵,意有所指地說道。

“是啊,該死的蟲子,話說蝴蝶也算蟲類吧。”重寵不甘示弱地反駁。

“好了你們兩個。”空幻無奈地伸手按住兩人,一左一右地拉到身旁坐下,以無畏的意志,用自己身軀擋住了一場戰爭:“其實事情沒你們想得那麼嚴重,甚至就算把三級大腦技術真交給泰米莉亞人,也沒那麼危險。”

“怎麼會,你不是說他們會變成蟲族嗎?”楚玲果斷換上了‘蟲族’這個更具有代表性的名詞。

“哪兒那麼容易。”空幻不以爲然地搖頭:“蟲族的三大優勢或者說特色:擴張性、機動性和適應性,這個宇宙能夠做到的種族,你真以爲就蟲族一個?或者外加一個擁有了三級大腦的泰米莉亞族?”

“嗯?”兩個懶人果斷看向空幻,歪頭賣萌求解釋。

當然,空幻對此是很享受的,但前提是重寵和楚玲那隔着自己釋放的寒氣,不要殃及自己這條池魚。

“一個問題,蟲族爲什麼危險?”想偷懶,沒門。

“嗚~~”楚玲看向對面的重寵:“她很清楚。”

“旁觀者清,俺是曾經的蟲族主腦,卻也正因爲如此,所以一直都只是在擴張和獲取領地而已,天知道那些文明爲啥總是追着俺們不放,還把蟲族當成了生死仇敵一樣,完全是莫名其妙嘛。”

“……”對於這種無恥的反應,空幻和楚玲果斷投以鄙視的眼神。

“那你說爲啥?”重寵看向楚玲。

“說就說。”楚玲冷哼一聲,叉腰盯住重寵:“最大的問題就是,蟲族就像蝗蟲一樣不斷擴張,每佔據一個星球都要採光所有的資源,把好好的生態星變成枯竭的死星。”

“哈,這算什麼!宇宙文明難道就不採礦?就不強多礦場呢?而只要開採,任何礦藏總有一天干枯。這麼多萬年了,宇宙文明真正採光了多少顆星球?因爲珍惜礦物破壞了多少顆生態星?恐怕這沒誰說的上來吧?甚至因爲戰爭而毀滅了多少星球乃至星系,這你能說出個準確數字嗎?你敢說沒有嗎?”

“難道說就因爲採集速度快了點,就不行?”重寵的反駁咄咄逼人。

“可不能開採生態星,那是寶貴……”

“財富?鬼的財富,這年頭改造一顆星球何其簡單,對於個人而言那耗費的資金資源是天價,單對整個種族文明而言,那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星空精靈每年完工的比生態星還舒服的人工星,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這你怎麼說?”

“好吧,那生命呢?”楚玲眼珠轉動,很快轉開了話題:“蟲族攻佔一顆星球,卻要殺掉所有生物,甚至無論文明與否,這種行爲就太過分了吧。”

面對一臉得意的楚玲,重寵眼中閃過不屑。

“你覺得在這些宇宙文明手中滅絕的種族,每年有多少?在他們手中死掉的智慧個體甚至他們本族人,每年有多少?”

“咕嗚~~~”楚玲滿頭大汗:“你,你這是強詞奪理!”

“有本事你拿出證據啊!哼哼,連證據都沒有,就說俺的理由是強詞奪理,俺看你這纔是強詞奪理吧?哦呵呵呵呵。”重寵女王陛下得意洋洋地掩嘴大笑起來。

“哼,如果真如你所說,那你說爲什麼蟲族會遭到所有文明的羣攻?”沉默好半晌的楚玲果斷反擊。

“額。”重寵的笑容整個都僵硬了下來。

這問題還真不好回答,就連問出這個問題的楚玲自己,在被重寵之前的‘強詞奪理’反駁之後,現在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兩個朋人靈神那堪比超級電腦的大腦,此時也都變成了一團漿糊。

“誰知道這些虛僞的文明是怎麼想的,哼。”苦思無果的重寵果斷選擇了耍賴。

不過重寵這樣一回答,連上同樣毫無結果的楚玲,兩人的視線都投向了淡定喝茶中的空幻,意思顯而易見:我們解釋不清楚,看你的了。

“最主要是因爲無法溝通吧。”空幻笑着攤手。

“這麼簡單?”兩女……啊不,兩隻蘿莉滿目質疑。

“就這麼簡單。”空幻很是欠扁地笑着,這動作放在兩隻蘿莉眼中就是在嘲諷,不過在她們暴走之前,遭遇這些兇悍傢伙幾十年摧殘的空幻已經做出解釋:“無論哪一種宇宙文明,之所以被稱呼爲文明,就因爲他們可以相互交流。”

“這種交流不僅限於內部,還在於外部,在於不同種族之間的穩定交流。”

“等等,蟲族也可以交流不是嗎!”重寵打斷了空幻的發言。

“那個讓敵人獻上生命和一切的發言,能算是交流嗎?”空幻反問。

“切。”

空幻笑着繼續話題。

“正因爲這種無法交流的狀況,使得各族無法與蟲族達成任何實質意義的外交,天然地將蟲族與宇宙文明割裂了開來。在這種情況之下,就算蟲族做的行爲與宇宙文明差不多,依然會遭遇所有宇宙文明排外心理下的仇視,何況蟲族做地還很激進。”

攤手,這就是空幻的看法。

“而由於同樣的原因,泰米莉亞和其它很多文明一樣,都是可以交流的、有固有道德束縛的種族,就算他們擁有了與蟲族一樣的擴張實力,但天然的理性影響之下,使得他們不可能像蟲族一樣無限制地去擴張、去侵略、去殺光搶光。”

“也正因爲如此,文明的擴張總會有那麼一個極限。”

“簡單來說,蟲族如果控制住自己無限制擴張的舉動,同時與文明建立交流框架,也就能慢慢轉變成普通的宇宙文明?”楚玲好奇地說道。

“這不可能。”重寵卻立即搖頭:“每一個新生的腦蟲都會想要成爲領主,就必須擴張版圖,而一旦擴張,新生的領主就必須生產新的腦蟲來輔助,然後這些腦蟲又會繼續擴張,這基本上就是一個死循環。”

“所以說什麼蟲族,完全就是野蠻的蝗蟲種族。”楚玲撇嘴。

“哼。”對此,重寵卻沒法反駁,何況她現在已經是完完全全的朋人,最多隻算是對蟲族帶有特殊好感的朋人而已。 連續一個月,盧倫方面都沒有任何回答。

空幻偶爾當作遊戲一樣掃過整個人工星的精神力,所觀察到的盧倫代表那留在人工星的機械身體,也都只是做些簡單地活動,顯然真正的盧倫只是用很少的精力在控制這具身體,也就表明對方依然還留在泰米莉亞母星。

這樣的情況也只能說明,泰米莉亞方面對空幻第二次會談中所提的東西,顯然爆發了很激烈深入的討論。

至於冷處理?可能嗎?

對此,空幻其實很期待。

不過

“爲什麼要將那種深入應用也告訴泰米莉亞”,楚玲等人此前也詢問過這個問題,而他的回答則是:“即便我們不說,泰米莉亞人也會知道,反而說出來還能讓對方有所忌憚,那直接說出來又有何妨?”

但空幻的目的真是如此嗎?

“蟲族可是一座大山啊。”當時的楚玲等人顯然不會被這麼騙住,於是面對幾人的追問,空幻就做出了這樣的回答:“蟲族令人討厭的原因已經被發現,但它們最強的戰力依然是那種擴張性,這樣一來,我們主動在宇宙文明中發展出一個另類的機械蟲族,讓兩方對抗,其他人不就要輕鬆好多了嗎?”

這個解釋卻要合理很多,楚玲幾人選擇了接受。

可實際上,整個朋族也只有爲數不多的幾個人清楚最深層次的原因。

朋族不一定要推翻系統的統治,至少整個宇宙在系統的管理之下依舊井井有條,這就是系統存在價值的體現,如果真的是原住民,那系統毫無疑問是應該受到廣泛支持的。但作爲脫離系統存在的穿越者,朋族若是被系統發現,卻難免遭受攻擊。

因此,朋族從一開始就必須爲那一天做準備,卻又不能主動挑起衝突。

而對於連當年亞都族十分之一實力都不到的朋族,就算面對蟲子也只能高山仰止,那面對系統該怎麼辦呢?

技術部根據亞都族當年的戰鬥記錄,推演出的朋族未來之中,要想獲得與系統僵持的實力,即便是朋族現在的發展速度也需要一千多年。但技術越到後期,大都只能橫向細化,而縱向的進步卻越加困難。

因此,這個時間還會延長。

可即便如此,這已經足以讓朋族自豪。

在這樣的條件之下,在獲得與系統僵持甚至對抗的實力之前,朋族要做的就是盡全力保證自己不被發現。同時,朋人也需要一些靠得住,能夠產生作用的盟友……甚至肉盾。甚至於,一直都不被發現當然是最好的。

只不過這種可能性太低。

“……普通的中等、初等文明都太弱了,只有高等文明勉強有一點作用,可眼下星聯的高等文明,除了深空技術極端深化的星空精靈和機械技術達到單向極限的泰米莉亞之外,靠着聖堂幫助才坐穩高等文明的普米加西亞,甚至都只能算半個。”

暗自躲在通訊室內的空幻,面對通訊對面的暗血、靈雪和8051,搖頭嘆息。

現在是幾人商量的每隔一段時間舉行一次的核心會議,主要討論的也是些根源性的問題,特別是系統。而能夠參與會議的人員當然經過了嚴格的篩選,空幻、8051和靈雪不談,此外就只有楚霞和暗血這兩位核心長老中唯二靠譜點的,才被拉了進來。

幾人也組成了當前朋族真正的機密層。

“其實一直有個疑問,怎麼感覺星聯中的文明,與當年亞都族那一批文明的實力差距如此之大?”暗血在8051構建的宇宙通訊網中詢問:“就算是現在待在我們白月,聽起來似乎是超脫星聯文明的超級文明樹族,其實力比之亞都族記憶中偏弱一些的高級文明,也差上不少,這是爲何?”

“我哪兒知道。”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空幻攤手。

“額。”

“這需要大家一起思考是不是嗎?”楚霞微笑着用她獨特的姐系氣質影響着會談:“在我想來,會否是當年的亞都時期之後,新一批的文明隔了很久纔開始發展,再加上蟲族的影響,纔會導致到現在只有這麼點層度呢?”

“這可是幾十億年的間隔,可現在有記錄時間最長的樹族也才三億多年,這中間數十億年的空擋,不可能一個文明都沒有發展出來吧?”暗血搖頭。

“難道這中間數十億年,其實還經歷了一次乃至數次文明的更替?”靈雪突然說道。

“8051,你怎麼看?”空幻看向對面的有些名不副實的老婆。

“至少沒有穿越者文明和危害到系統的文明出現,這一點應該是可以確認的。”8051搖頭:“作爲輔助系統的時候,雖然不會得知自身任務之外的東西,可單從穿越者的批次就可以清楚這一點。”

“亞都族是第一批穿越者,而根據他們的記憶,在他們開始對抗系統的時候,第二批穿越者大都已經進入宇宙時代,在後期甚至還參加了與系統的對抗,這就表明前兩批穿越者都是參與了幾十億年前的戰爭的。”

“而對於暴亂的穿越者種族,系統都是採用直接剿滅。這從亞都族可以看到,就算本體滅亡了,系統的走狗蟲族依然在追殺敢於獲取亞都技術的種族。”

“但另一方面,系統對本宇宙的原住民,卻是另一種態度:絕對的中立。”

“這能代表什麼嗎?”靈雪詢問,衆人也都看向8051。

“當然,這其中就有很重要的東西。”8051頓了頓說道:“第一批和第二批穿越者都是反抗系統後遭到了清洗的,而空幻作爲第三批穿越者,到現在爲止還沒發現什麼問題。但第二批和第三批穿越者,眼下看來似乎間隔了很長時間。”

“嗯。”空幻點頭。

了不起的神豪 “那麼在這段長達數十億年的時間裏,是沒有普通穿越者的,那麼能夠發展的就只有原住民文明,但系統不會去幹涉原住民文明,爲何到現在,我們卻一個觸及那段時期的原住民文明都看不到了呢?”

“整整數十億年,就好像空白了一樣,好可怕。”楚霞感嘆地迴應。

“悲觀地看,數十億年,也許這些文明達到了某種程度,然後自我毀滅了。”8051攤手:“不是有哲學的說法是‘發展的終點就是自我毀滅’麼?而宇宙文明的發展,很多時期也正是哲學指出的方向,於是他們都自我毀滅了。”

“嘎,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一點痕跡都沒留下吧?”空幻滿頭黑線。

“的確,但也許只是我們沒找到,畢竟宇宙那麼大是吧。”暗血出言補充到:“不過換個方向,從樂觀地看,那些文明發展到超越現在星聯高等文明的程度之後,就變得對一切不怎麼在乎,只爲追求啥啥啥的,就變得神隱了呢?就像樹族。”

“這種可能的確存在。”8051點頭:“而事實上,我也偏向這種可能。”

“可這有什麼意義呢?”空幻好奇。

“8051的意思,不會是尋求這些種族的支持吧?”楚霞一針見血地指出了8051的想法,衆人也頓時眼前一亮。

的確,相比還卡在高等文明的泰米莉亞和星空精靈,以及敵對態度的普米加西亞與聖堂,那些也許如樹族一樣的超級文明,才能更有效地對抗系統也說不定。

而且

“作爲發展了數億年甚至數十億年的超級文明,他們或許已經開始瞭解到系統的存在,甚至有過接觸。無論如何,當他們的腦海中對這個宇宙的概念,從‘普通的存在世界’,變成‘一個系統控制下的存在世界’之時,任何一個不甘被控制的文明內心,恐怕都難免讓他們對系統的存在產生思考。”

8051陰險地笑着。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不一定甚至不可能立刻反抗系統,但有一點就是確認的,那就是他們必定會去收集更多的系統資料,好奇心這東西可是文明必須具備的。”

“而這時候,系統會怎麼辦呢?”

“以我身爲輔助系統時獲得的情報來看,它最可能做出的就是摸消那些存在記錄。但這時候又一個問題出現了,到現在都沒將亞都族完全清理的系統,真的能成功地將資料清理完嗎?”

“然後,此時,若是我們找到這些超級文明,提供一些略帶有指向性,百分百真實,只不過並不全面的資料給這些超級文明,那麼,未來將會如何發展呢?”8051很可愛地笑着:“而且別忘了,除了我和空幻兩人外,基本沒有任何東西會暴露朋族穿越者種族的身份,這時候,系統又會如何應對呢?”

“額。”衆人的頭頂一堆黑點飄過。

“但說了那麼多,一個大前提卻是,我們還不知道這些是否存在的超級文明,到底在哪兒?”靈雪指出了關鍵:“8051你知道嗎?”

“不知道。”面對衆人期待的視線,某快要蛻變爲恆星意志的無節操傢伙果斷搖頭:“但我們又不急,至少在朋族超脫高等文明的範疇,進入深入解析宇宙的超級文明之前,我們只要別做出太明顯的動作,應該都不會引系統注意。”

“這樣一來,我們不是有的是時間去尋找嗎?”

“也只能這樣了。”幾人無奈地點頭。

“那麼話題迴歸。”空幻將衆人的注意力拉回:“無論外力如何,重點的還是我們自身,所以作爲朋族不滅的第一步,靈雪,純能量化的普及研究,現在的進展如何了?” “最後一批米斯塔人也送走了。”

擡頭看着遠去的飛船,卻沒有出現在飛船上的紅綃,正一臉感嘆地對身旁的莫遠說道:“那麼,之後我也要離開去照看這些實驗體了。不過還真是怨念啊,七個種族抓了八十四個個體,最後活下來的竟然有五個種族共計十九個,這可是把我的工作加重了好多哦。”

“呵呵,能夠有較高的成功率,對於接下第五階段的試驗而言也會更好不是嗎?”面對少女的強詞奪理,詞窮的莫遠只能搖頭。

“你知道嗎?事實上我更想親自參與第五階段試驗,等成爲了純能量體後再去管這事,畢竟咱們管的可都是些不弱的純能量化生物體,族裏卻只給姐配屬六名天人,壓力好大好大。”紅綃嘴上這樣說着,臉上的笑意卻沒有掩飾。

整個朋族現在天人才那麼幾個,能夠給她配屬整整六名,已經表現出朋族對此的重視程度。

當然,這其中未免沒有等朋人純能量化成功之後,除了不能將翼人的五級大腦升級到天人的六級外,都能量產純能量體之下,普通的天人純能量體重要程度已經大幅下跌的原因在裏面,不過這東西還是不說爲妙。

“好了。”紅綃伸了個懶腰,提着自己的行李原地一個轉身,對着莫遠露出一個爽朗的微笑:“謝謝你來送我,那我那不成器的妹妹,就擺脫你多多照顧了。”

“請放心,她是我優秀的組員。”

“也只能是組員哦,拜拜。”

目送紅綃踏入穿梭機,轉身踏出空港範圍的莫遠,回頭正好可以見到紅綃所在的特製穿梭機刺破長空,奔赴宇宙的身影。

這一離開,可就是開始了她監控整整五個土着文明,跨越兩個河系區域的使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