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數字的界面出現在顧北的眼前。

0

顧北被嚇了一跳。

他前後環視了一番,眼見米歇爾和安妮都毫無反應,他才放下心來。

因為自己的雙手都被捆住了,顧北只能借著走路時的身體擺動,用自己的鼻子按下了那個零。

他做得很隱蔽,沒人發現異常。

「嘟……嘟……嘟……您好,請問有為什麼可以為您服務的嗎?」

顧北又問了一遍:「我怎麼才能活著從這兩個瘋女人手裡逃走?」

「需要人工服務,請按零。」

數字界面重新浮現在顧北眼前。

「……」

顧北決定相信自己精神分裂了。這個莫名其妙的機械音,還有那有些眼熟的數字界面,只是自己產生的幻覺。

在穿越和死亡的雙重壓力下,自己的精神出現了一定的問題。

腹黑總裁的失憶嬌妻 嗯,沒錯,就是這樣!

顧北無視了這個幻覺。

但是這個幻覺顯然不打算放過他。

「嘀嘀嘀嘀……您有一封新郵件,請注意查收。」

「最近,我在玩一款叫做傳奇霸業的遊戲……」

「前方二十米請向右行駛。」

「……正在重新計算路徑。」

這一路上,顧北覺得自己聽到的垃圾消息比前半輩子還要多。

不過,能播放出這些內容,這個聲音應該不是幻覺了。

如果往好處想,那麼至少,顧北確定了這個機械音的來源。從這些垃圾信息看,它應該是來自於自己本來的世界,在穿越的時候不知怎麼被塞進了自己的腦子。

雖然感覺這種事情很不科學,但是穿都穿了,他還能計較科學嗎?

他現在只覺得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珍惜愛奇藝九十秒的廣告。現在他的腦海中循環播放的,是九十分鐘的廣告,而他再想充會員也為時已晚。

顧北從沒覺得這麼絕望。

如果這就是屬於他的金手指,他選擇死亡。

「你可以停止嗎?或者關機什麼的,安靜一會,謝謝。」 靈異鳳眸獵老公 顧北在腦海中說道。

「您好,不具備這個功能。」

顧北都懶得生氣了。

「那好,請你告訴我,你到底有什麼鬼用?」

系統回答:「我擁有最龐大的資料庫。」

聽了這話,顧北終於來了點興趣。

收集數據,雖然聽上去不是什麼強大的功能,但是這個世界究竟什麼樣自己還不了解,說不定它能發揮不少作用呢?

幕後總裁,太殘忍 說不定擁有強大的資料庫,就能夠在這裡擁有強大的力量?

他的穿越之旅總算沒那麼糟糕了。

想了想,他問系統:「那麼,你現在擁有什麼數據?」

「正在查找硬碟……發現文件,正在打開文件,請稍候。」機械音聽上去總算沒那麼討厭了:

「文件打開成功……時代的風帆下,我們乘風破浪,鋼鐵的叢林中,我們奮力拚搏。在這個充滿歡笑的日子裡,我們非常高興歡迎各位能夠的來到……」

「……」

顧北越聽越耳熟,越聽越不對勁。

這不是穿越前他給老闆寫的演講稿嗎?

「你可以閉嘴了。」

終於,顧北算是明白了:這個系統是自己那五年沒換的破舊小本本,可能還混上了自己的手機系統。

穿越前,他正在對著電腦熬夜寫東西。因為太過疲倦,他趴在電腦上睡著了。於是,在穿越的時候,電腦的系統不知怎麼融合到了自己的意識里。

手機放在桌邊,順便也跟著穿過來了。畢竟他的導航是裝在手機里的。

設定好像變得更不科學了,但是他還能說什麼呢?穿都穿了。這玩意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腦子裡,好像還得到了智能進化,關都關不掉,還不停循環播放垃圾信息。

顧北徹底地認了栽。

他應該好好給電腦殺殺毒的。

「你的演講稿里出現了病句,系統推薦修改為……」

「閉嘴。」

系統沉默了一會,又道:「你的文筆真爛。」

「閉嘴!」

「系統建議您……」

想了想,顧北在腦子裡對系統說:「你想到讓我成功逃生的方法了嗎?」

「……」

終於,世界安靜了。

顧北在自己的心裡長舒了一口氣。自己的處境本來就夠危險了,沒工夫讓這個破系統來攪和。

一個不小心,米歇爾就可能發現自己的謊言,然後把自己宰掉。

他就像處在一個地獄難度的逃生遊戲之中,敵人盯得緊緊的,道具少得可憐,然後這個遊戲還他媽是限時的!

一旦時間到,遊戲會結束得無比血腥。

好不容易系統閉嘴了,趁著這點僅有的安靜時間,自己還是趕緊想想該怎麼辦吧!

可惜,天不遂人願……

「米歇爾,請你務必相信我!」

系統的聲音才消失不到半分鐘,安妮那真摯又可憐的聲音又傳來了。

顧北實在是忍無可忍。

「米歇爾,我……」

在安妮說到一半的時候,顧北打斷了她:

「不就是殺個人嗎,你能不能消停一會?」

安妮在顧北的身後,因此,他不知道安妮有什麼反應。然而他的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衝擊力便從身後傳來。顧北身體虛弱,沒站穩,摔倒在地上,吃了一嘴泥巴。

他被安妮一腳踹到了地上。

從眼角的餘光,顧北看到安妮滿臉的暴怒,和她面對米歇爾的那份恭敬簡直判若兩人!

緊接著,又是兩鞭。

火辣辣的疼痛感,從腰背上傳來,疼得顧北咬緊牙關直冒冷汗。

顧北算是明白了,前一位「里瑟閣下」究竟是怎麼死的。即便這具身體健康強壯,也絕對經不起這樣瘋狂的鞭打,就更不要說里瑟閣下是個身體先天虛弱的可憐孩子了。

一股火氣從心頭冒出來。

他早知道,安妮雖然看上去自卑懦弱,但其實是個狠角色。可他沒想到的在米歇爾的面前,她竟然也敢露出這一付兇惡的面孔!

而米歇爾竟也毫不驚訝。

總裁爹地悠著點 「別再打了,安妮,他會死的。」

她只是淡淡地勸著。

「米歇爾,他誣陷我,這個狡猾的貴族在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千萬不要相信他的話!」安妮抬起頭,滿臉真摯地看著米歇爾,「我發誓,莎莉的死與我毫無關係。」

顧北壓下心中的怒火,掙扎著站起來。

限於現狀,他現在只能忍。

但不妨礙他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她剛剛不是說:莎莉只是不見了,為什麼現在又變成莎莉死了呢?」

機械音又突然響起,嚇了顧北一跳。

「所以才說她是個蠢女人。」顧北搖了搖頭,對著系統說,「對了,你以後出現的時候能不能不要這麼突然……」

「需要人工服務,請按零。」

「……」

算了,顧北已經懶得再管這個脫線系統了。他把注意力重新回到米歇爾身上。他想知道,面對安妮如此漏洞百出的辯詞,米歇爾會怎麼做?

如果她們產生矛盾,也許會是自己逃生的機會。

然而,顧北失望了。

米歇爾和安妮一樣蠢。

「沒事的,安妮,我相信你。」米歇爾走到安妮面前,握住了她的手。

氣氛瞬間變得柔和。

「我們一起從海汶萊特外城區最陰暗的角落爬出來,一起在教會的陰影下相依為命。」米歇爾一邊緊握安妮的雙手,一邊說,「這些年,我們經歷了那麼多,我有什麼理由不相信你呢?」

顧北有些傻眼了,頻道不太對啊。

「米歇爾,我……」

安妮望著米歇爾,眼淚忽然涌了出來。

「安妮,你還記得我們的夢想嗎?」米歇爾的聲音變得無比溫柔。

「嗯!」安妮一下子撲到了米歇爾的懷中,哽咽地說著,「總有一天,我們會建立一個國度。每一寸土地都不允許教會涉足,每一位法師,都能自由地行走在陽光之下,不用再害怕被人掛在火刑架上。」

她在米歇爾的懷中放聲大哭。

顧北在一邊目瞪口呆。

其實,這段對話對於顧北來說是很有用的。他聽到了那些教會、法師之類的東西,也大概明白這個世界的設定是什麼樣的。

這些信息很有用,他應該高興。

但是在心裡,他還是忍不住要說上一句「什麼鬼」。

兩個脾氣古怪的瘋女人,前一刻氣氛還壓抑沉默,安妮還對米歇爾戰戰兢兢的。下一刻,兩個人立刻手拉手姐妹情深了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展開?

這種荒謬絕倫的錯愕感,簡直就像看到奧觀海被貝爺生撕活吃了一樣。

劇情轉得太快,顧北有點反應不過來。

可二人的感情看上去是那麼的逼真。

顧北搖著頭。而米歇爾和安妮正抱在一起,也沒人注意他搖不搖頭了。

就連繫統也蹦出來,用它那冷冰冰的機械音說著:

「真是一對動人的百合花啊!」 ?「米歇爾,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們離開這裡,去弗瑞登吧。」

姐妹情深結束之後,她們再次出發。

然而,隊伍里的氣氛卻變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她們頻繁地交流,有如親生姐妹,再也沒有先前的半分壓抑。

「好啊,我也早就想離開這裡了。」米歇爾溫柔地回答。

當然,這個不再壓抑,不包括顧北在內。

他的待遇一如既往——繩子勒得雙手都麻木了,雙腿走得打顫,也沒有說話的權利。一張口,可能笑語盈盈的安妮轉頭就會給他兩鞭。

最讓他覺得可悲的是,他好像只能和系統交流了。

「嘗嘗我自創的拔絲煎麵。」

「這個面,甜掉牙了……」

顧北打斷它:「你想到逃生的辦法了嗎?」

系統瞬間安靜如雞。

顧北當然知道,他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這個不靠譜的系統身上。他會這麼問系統,其實只是為了讓它閉嘴。

他還在自言自語:

「我們得想個辦法,把追兵引過來,還得讓米歇爾完全察覺不到。這樣,在追兵來的時候,她才會來不及殺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