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愛本就是夢境】

0

… 悠揚的歌聲響起,有著阿信獨特的低沉聲線,讓張彩華不禁沉浸其中,也不禁回憶起了當年,自己的選擇,還有自己的問題。

「你知道嗎,在當時,我們最後一場演唱沒來並不是其他原因,我想選擇夢想,可是現實讓我屈服,我清楚的記得,我們是學生,最終的任務還是學習,並不是什麼唱歌。」張彩華一邊彈奏著吉他,一邊呢喃自語道:「我選擇了向現實屈服,不僅僅是我,其他人也是…」

張彩華回憶起了過去,當年最後的一場演唱,除了吳偉,其他人都選擇了現實,他選擇了自己演奏,在演唱會上,被樂隊成員背叛的信任。

最終的最終,只有吳偉一個人出現在了這裡,看著零零星星的觀眾,拿著破舊的木吉他,彈唱著自己的青春。

一首歌,送給自己,送給自己的青春,也送給了過去。

現在的張彩華,正在經歷著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情,那個當初選擇的分叉路口…

歌聲依然在演奏,張彩華自顧自的說著,也不管會不會影響吳偉,也不管他到底聽不聽得見,她就自己這麼說著。

「當初的我…選擇了之後,真的後悔了,後悔沒有陪你最後一程,我真的很想告訴你,那最後的答案,想要真正的跟你告白,打算在演唱結束了之後,告訴你我的心意的。」

張彩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喜歡你,即使我不玩音樂,即使我選擇了現實,即使…有再多的阻撓,我也喜歡你,我參加不了你的演唱會,但我想說我很喜歡你!從以前開始就這樣了,從一開始和你在聲樂室里相遇,從一開始在班級自我介紹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

吉他的聲音沒有亂,告白的聲音也被更大的聲音給覆蓋住,張彩華不知道吳偉是不是真的聽得見,但即使聽不見,這些話也要完完整整的說出來,這代表著心意的話。

吳偉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唱著歌,嘶吼著,將這一首高音部分極其難唱的歌用歇斯底里的方式吼出來。

【原來愛是種任性】

【不該太多考慮】



張彩華深深的舒了一口氣,說出來了,這潛藏在心裡十幾年的話,那終究錯過的話,錯過的人。

撥動的吉他,彈奏的電子琴,張彩華看著樂隊的大家,那種屬於青春樂隊的熱血奔涌而出,想說的話已經說完,現在重要的是,合力將這一首歌演奏完。

用聲音傳遞自己的思念——

吳偉的歌聲響起,張彩華也不滿足於彈奏吉他,也開始哼唱了起來,跟著吳偉的歌唱聲一起。

「吳偉——」

「吳偉——」

「吳偉——」

「張彩華——」

「張彩華——」

「張彩華——」



此起彼伏的歡呼聲響起,不僅僅是為了吳偉,還是為了張彩華,為了這個樂隊。

「青春的遺憾,想留不能留的寂寞。」張彩華默默的歌唱著,身旁的吳偉也拿起話筒,盯著張彩華的雙眼,兩人目光相對,只有無盡的眷戀。

空見已經定格住,歡呼聲定格在了空氣中,就連電子琴手胖子,也默不作聲,好像時間已經被靜止了一樣。

在這被靜止的空間之中,只有張彩華和吳偉能夠說話,能夠動彈。

無限趨近於真實的幻境也僅僅只是幻境,在一旁吃瓜圍觀的李雲隨時能夠暫停…

「呼呼,好久沒唱歌了,這一下子還有些不熟悉呢。」吳偉看著周圍停滯的空間,一臉接受這個設定的樣子,擦了擦額頭上不知道有沒有存在的汗漬,一本滿足道:「和大家一起唱歌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啊,又回到了以前的時候。」

張彩華也不知道為什麼整個空間都定格住了,不過她無暇思考這樣的事情,只是滿臉通紅的看著吳偉。

「吳偉…我…你想好了嗎?我剛剛的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啊…剛剛的答案啊。」吳偉撓了撓腦袋,笑著說道:「你之前讓我放學留下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啊,我還以為有多重要呢,搞得我等了那麼久,等放學,等到現在。」

「這還不重要嗎?這可是蘊含著滿滿少女心的回應啊!你丫居然還說多重要?」 六學要眇 張彩華一臉愕然的看著吳偉,尼瑪還老娘的少女心來啊!

看著一臉懵逼的張彩華,吳偉捂著肚子笑著,好像很好笑似的,騰出手來,捏著張彩華的小臉蛋,說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可愛啊,搞得我動不動就想欺負你的…」

「討厭…放開你的手,你還是那麼喜歡欺負我。」張彩華沒有去撥開吳偉的手,只是靜靜著感受著這十幾年沒有感受過的溫暖,陌生而又熟悉。

「嘿嘿嘿,好多年都沒有捏過你了,讓我爽爽嘛,有一句話怎麼說來著,讓兄弟先爽爽是兄弟的義務還是怎麼滴…」吳偉溫柔一笑,用只有自己能聽得到的聲音說道:「如果沒有那一場意外的話,應該多好啊…如果沒有的話,我就不必等那麼久了,就能等到你的答案了。」

時間流逝,吳偉的手也停留在張彩華的臉蛋上,然而,最終還是放開了,這片刻的溫暖。

「演唱還沒結束呢…咱們繼續吧,繼續讓同學們歡呼,讓他們知道我們樂隊的實力。」吳偉嘻嘻一笑,又拿起了話筒。

張彩華點了點頭,沒有等來答案沒關係,等一下說也一樣,手又回到了弦上,繼續著未完的演唱。

空間凝固停止,又回到了剛剛的一片歡呼聲中,一片叫喊聲中來,周圍的學生們大喊著張彩華和吳偉的名字,即使是張彩華,也覺得現在熱血沸騰,好像真的回到了當年的青春時代。

樂隊的其他成員們在奮力的演奏著,因為劇烈的擺動身上的汗水也涔涔的流下,所有人都在為自己的青春而謳歌著。

【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

【沒說完溫柔只剩離歌】

【心碎前一秒】

【用力的相擁著沉默】

【用心跳送你辛酸離歌】

… 【心碎前一秒,用力的相擁著沉默…】

【用心跳送你心酸離歌…】

【看不見永久聽見,離歌…】



一曲奏罷,聲音停止,演唱也到來了必定來到的終焉。

「這就是你的答案嗎,一首離歌…送給我。」 這個開局有點難 張彩華靜靜的拂動著琴弦,閉著雙眼,只能默默的接受這個意料之內的答案。

無論吳偉的意志是如何的,他終究已經死了,在那一場車禍里,中午偷偷溜出校園,過馬路去買自己最愛喝的百事可樂的時候,被一輛疾馳而來的大貨車奪取了年輕的生命。

在同一天的上午,張彩華決定了向吳偉表白…

「可惜了誒,當時沒有早早的告訴我。」吳偉撓了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會早早的就跟你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的,然後畢業各奔東西,你追逐你的現實,我追逐我的夢想,到最後夢想和現實重合,我會和你結婚生娃,其實我也早早喜歡你了啦,你這小圓臉蛋還真好捏…只不過呢,那時候我真的超怕教導主任的,就因為他一番話,說什麼不能影響你的學習,不能影響你的未來什麼的…」

張彩華微微一愣,想起了當年那個禿頂的教導主任,一臉的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的戀情還真的中止於禿頭教導主任。

「雖然他是為我好,不過我也覺得他好討厭…」

「嗯…是啊,他真的,好討厭啊…」吳偉輕輕的吻上了張彩華的嘴角,微微一笑道:「享受這掌聲吧,這是屬於我們的,我們樂隊的榮譽。」

掌聲雷動,熱烈的歡呼聲此起彼伏,台下的人們看著台上的樂隊們。

啪啪——

在雷動的掌聲之中,吳偉抱住了張彩華,給予她一點點的溫暖。

懷抱之中,張彩華默默的閉上了雙眼。

「至我最喜歡的三班,最喜歡的樂隊,最喜歡的…吳偉。」

掌聲依舊雷動,只是張彩華再次睜開雙眼時,掌聲已經是消散殆盡,無論是溫暖的擁抱,還是剛剛熱烈的陽光,都已經不見。

眼前的只是漆黑充滿灰塵的教室,沒有胖子,沒有貝斯手,沒有燈光師。

不過掌聲卻沒有停止,李雲一個人,在台下的觀眾席,默默的鼓著掌。

啪嗒——啪嗒——

掌聲很輕,和剛剛雷動的掌聲完全不同,卻讓張彩華有一份更加異樣的真實。

張彩華站了起來,看著李雲說道:「他已經走了嗎…」

「嗯,他已經走了。」李雲一臉淡然的說道:「在你回答他之後,他就應該走了,沒有任何遺憾,沒有任何不快,是開開心心的走了,就好像平時的時候一樣,帶著一瓶幻化出來的可樂,一邊喝著,一邊離開了這裡…」

聽著李雲的話,張彩華看著窗外,一點點的綠色螢光朝著天際飄蕩而去。

「月色真美啊…」

「嗯,月色真美。」李雲也看著窗外,除了這點點綠色的螢光,還有剛剛強化自己的浩然正氣也隨著散去,護佑著這點點綠色的螢光升天。

此時,張彩華對著李雲深深的鞠了一躬。

「謝謝你,李雲,讓我能夠再次跟他見面,能夠給他答案,也能收到他給我的答案。」

張彩華知道,剛剛的一切,就是自己曾經的學生,李雲做的。

面對自己曾經班主任的道謝,李雲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接受了,這一聲謝謝是應得的,就好像當時對張彩華道謝一樣。

片刻之後,李雲掏出一條紅色的髮帶來,紅色髮帶上沾滿了灰塵,充滿了歲月的氣息。

「這是他留給你的,就一直放在你專屬椅子的下邊。」

李雲看著這髮帶,這是吳偉憑依在現世的物品。

看著這一根紅色的髮帶,張彩華愣了愣,最後笑著接下了髮帶,然後束縛在頭上,笑得很甜,一如當年的少女模樣。

「記得他說過喜歡紅色的髮帶,我才買下來的呢,沒想到他又給我買了一根…李雲,再謝…」

張彩華睜開眼睛,想要再謝謝,卻發現李雲已經不在了。

窗門大開,門帘飛舞。

一支鶴羽留下,飄蕩在窗前。

人已不在——

白羽謫仙不留塵,空留月下無緣人。

「謝謝…」

張彩華不再看向窗外,而是看向前方。

看向未來。



蕙州公共陵園處,小雨淅瀝瀝的下,打在雨傘上噼里啪啦的響著。

四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人在一個小小的墓碑前,墓碑上有一張咧著嘴巴大笑的照片。

「無論看多少次吳偉這張臉,我都有點忍不住想揍他。」其中一個禿頂胖子推了推自己的眼睛,看著這墓碑上的照片嘀咕道。

此時,旁邊一個略顯消瘦的男人戳了戳胖子的小肚子,笑道:「哈哈,當時他黑你還真沒黑錯,你丫的現在果然禿頂了,還特么成為了最兇惡的教導主任。」

「哼,早戀的帥哥們都吃屎去吧。」胖子一臉理直氣壯,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想法。

「嘖嘖,嫉妒使你質壁分離啊。」旁邊一個略顯矮小的男人聳了聳肩道。

「燈光師,鋼琴手,吉他手,貝斯手。」張彩華撐著雨傘,一臉溫柔的看著墓碑上的吳偉,道:「我們四個人來看你咯,怎麼樣,開心不?」

墓碑自然是不可能給他們回應的,只是照片上吳偉燦爛的笑容,看起來好像真是那麼回事。

「切,這傢伙,死了也給我添麻煩…真是討厭…」胖子嘴上說著討厭,臉上卻是滿滿的感傷,也不再多說,把一個大箱子抬了過來。

是一大箱子的可口可樂——高糖的。

「喝,讓你下地府喝,喝得你尿糖,哼哼…」胖子扯了扯自己的西裝,呢喃道。

舊歡新寵:老公愛不停 所有人,都沒有帶酒,帶的都是可樂,一箱箱百事可樂。

大家一起打開可樂,對著墓碑乾杯。

「乾杯——」

「乾杯——」

「乾杯——」

「乾杯——」

「讓我們一起祭奠,那過去了,又難以忘懷的青春吧…」

張彩華看著吳偉的照片,溫柔一笑,仰頭一飲,把可樂喝了下去。

雨落隨風,小風飄蕩,格外醒目的,是張彩華長長辮子上的一根紅色的髮帶… 道觀後院,李雲和含香正在收集著地面上散落的羽毛。

「我的羽毛為什麼又掉了。」小白一臉無辜的看著李雲,眼裡充斥著血與淚的控訴。

李雲的內心毫無波動,撿起地上的一排鶴羽,輕咳一聲說道:「小白啊,作為禽類,每個季度的換羽毛是必須的,是本能,就好像蛇會蛻皮一樣,這是必須的生理過程,不要慌,過段時間會長出新羽來的…話說你最近為什麼又糾結到換毛上面去了,之前不會糾結的吧。」

小白望著雞哥的窩子那一邊說道:「哥就老是嘲笑我說是沒有尾羽的丑鳥,沒有他那一屁股飄逸的長毛。」

「那貨一天掉的毛比你一個星期掉的還要多,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更何況,它的羽毛並不飄逸。」李雲看著在一旁要優雅,不要慌,在練習金雞獨立的雞哥就一陣陣的蛋疼。

到了春天,睡覺的季節,雞哥還是最愛抓大青蟲子,最愛睡覺,現在還愛上了金雞獨立,天知道為什麼一隻雞會無聊的去練習金雞獨立…

「我的羽毛還會長起來的嗎?」小白看著李雲有些慌張的說道。

李雲拍了拍小白的腦袋,一臉微笑的說道。

落魄千金遇上總裁先生 「放心吧,會長起來的,只不過你們白鶴的換羽周期比較長而已,所以脫毛也比較的徹底,這一段時間的脫毛之後,短時間內是不會再脫落了。」

說完之後,李雲將這一排排的羽毛收集了起來,下次深藏功與名的時候,留下一根羽毛在空氣中飄蕩,那逼格,那氣勢,杠杠的。

「師兄,為什麼明明雞哥掉的羽毛更多,不用雞哥的羽毛呢,明明它掉的更多誒。」一旁一起收集鶴羽的含香一臉純良的看著李雲說道,把地上的鶴羽一根根的收集起來。

小白也一臉純良的看著李雲,它也很好奇。

李雲收集著羽毛的手停下了片刻,看著一旁練習金雞獨立的雞哥,確定它沒有看過來之後,淡然道:「怎麼說呢,深藏功與名之後留下一根鶴羽那是逼格高,留下一地雞毛跟江洋大盜似的,不僅僅沒有任何逼格可言,還有一種莫名的羞恥感…雞哥的羽毛還是送給趙大嬸編成雞毛撣子吧,還是很實用的。」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含香收羽毛的手也停了下來,默默的看了看雞哥那一邊,竟然沒有辦法可以反駁,雞哥的羽毛的確很適合做成雞毛撣子啊。

不明真相的雞哥一臉問號的看著李雲這邊,絲毫不知道自己引以為毛的柔順羽毛被黑了個遍,依舊保持著要優雅不要慌的姿態。

將小白掉落的羽毛收起來之後,一部分收到袖裡乾坤內,一部分交給含香不知道拿去幹什麼,應該是去做羽飾之類的東西。

含香走之前,還很調皮的將一根鶴羽別在了自己的頭上,看起來別有一番風情,雖然氣質沒有什麼變化就是了。

李雲不禁腦補了一下,這別在頭上的鶴羽如果換成了雞哥的羽毛的話,那樣子太美,簡直不忍直視…

「現在是時候應該看看,到底解析出什麼東西了。」

在小白含香離開了之後,李雲開始感受著身後法相的解析,浩然正氣過入法相的一瞬間,不僅僅強化了森羅萬象,還把這這一縷執念里的第一個字完全解析了出來,同時還讓第二個字也開始呈現…

第一個字是『雪』。

「雪,這個字的背後到底是什麼呢,單憑一個字還是沒有什麼卵用啊,應該是北方?還是什麼地方?屆不到啊,屆不到…」李雲有些頭疼,也沒太過意外,要是能通過一個字來推測整段話的話,那自己別當道士了,應該戴個黑框眼鏡冒充名偵探柯南好了…

「請宿主繼續努力。」系統認真道:「起碼已經跨出了第一步,那麼第二步第三步也是遲早的事情。」

李雲點了點頭,然後一本正經的背負雙手,望著天,道:「那麼,系統兄,貧道的,獎勵,什麼時候能到呢。」

前天已經完成的任務,解開了張老師十幾年來的心結,按道理來說道法這種東西應該很快到賬才對,現在是隔天了還沒有結算。

「請耐心等待,這一次的確是有一些微小的意外發生,略微有一些延遲。」系統也老實回答了。

李雲嘴角抽搐,又是微小的意外,不會又是快遞員待在車底下聽自己女朋友唱歌了吧,那樣簡直有毒啊。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嗎,究竟是什麼樣微小的意外。」李雲還是忍不住好奇道。

「就是十分微小的意外而已,並不是你期待的三角大戲,你不要想太多了。」 哄你入我相思局 系統頓了頓,然後說道:「用一種你能理解的方式解釋吧,就是街道堵車了,空間產生異常滯澀,屬於你的獎勵還沒有到,不過很快就會到了,應該等一下就會來,所以說只是微小的意外而已,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

「為什麼道法還會快遞,以前不是咻的一下,伴隨著一道紫氣降臨,然後我就學會了么。」李雲嘀咕道,直覺在告訴他,這一次的道法可能不簡單。

系統沒有說話,因為紫氣已經降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