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德,爽!」

0

「唰!」

「叮,鑒於宿主您已成功升級,接下來,您將可獲得升級紅包一個!」

一愣,隨後蘇白一瞧,發現在李靈熙那宛如玉脂般的美頸之後,便是貼放著一個升級紅包。

而後,他如狼似虎,便對準李靈熙飛速衝去,模樣極端邪惡。

「死淫賊,你又想幹麼……」

而霎時,看得蘇白衝來,李靈熙嚇得花容失色,但因蘇白速度太快,他已根本躲不開來。

「啪!」

而後,蘇白只是瞬間,就將升級紅包,給搶到了手。

只聽得隨後,系統喊道「叮!升級紅包開啟成功,恭喜宿主,您獲得了三十萬金幣!」

「牛逼!」

蘇白興奮無比。

而正當蘇白激動之時,一道可怖青色巨大身影,從紫玄瀑的源頭山頂上,忽然一躍,驚天動地,便出現在了蘇白他們幾個跟前。

瞬時驚出一頭冷汗,蘇白一看,發現那青色身影,赫然乃是一頭巨大狼族妖獸。

在武極大陸,被稱作霸冥狼。

而眼前這頭,已經達到了一階中期的可怕地步。

實力相當於,四星武士的可怕地步。

在青風城內,這樣的妖獸,根本看不到。

而在這風烈山中,卻是極多。

眼下這頭霸冥狼,高達幾十米,如同小山,火焰般的身軀,布滿鱗甲,那兇殘猙獰的面孔跟頭顱,和四個冷血瞳孔,讓人看著無比寒戰,四條猶如參天古木般的巨腿,極為堅韌悍然。

眨眼一看,而後在紫玄瀑附近觀賞瀑布美景的遊客,隨後皆如驚弓之鳥,無比恐慌的逃散而去!

「嗚……!」

一道可怖狼嘯傳開,隨後那綠色瞳孔的四眼霸冥狼,忽然不知為何,像是基因突變,異常狂暴的,便是對準蘇白撲殺過去。

目光頓時無比冷冽,一剎那,蘇白卻是異常兇悍。

只見他沒有多話,隨後掌心前,迸發出一股超強青色靈火,當即一崩,便是一擊,就將那一階中期的霸冥狼,給炸飛出去了百米開外。

「砰!……」

只見隨後,一道驚天巨響傳開,隨即碎石漫天皆是,而在那一睹無比堅固的山岩之內,那霸冥狼的屍骸,便硬是被蘇白轟的凹陷在了裡面。

那瞬間慘死的模樣,極度駭然。

可見這頭智慧也頗高的霸冥狼,臨死前是無比驚愕,沒想到蘇白一個黑衣少年,實力竟然如此之強。

「叮!斬殺敵獸一頭,恭喜宿主,您獲得了1200點靈氣值!」

「卧槽……」

聞言,蘇白意外的道。

「叮!宿主您好,您新的支線任務已觸發,請將李靈熙,安全送到青風城內!」

系統道。

「又要做任務!」蘇白懵逼,隨後熱血道「好吧,那咱往死里做!」

說罷,蘇白和李靈熙他們幾個,隨後,便再度化為流光,朝著青風城的方向飛去。

「臭淫賊,本小姐怎麼覺得,你一直在隱藏超強實力啊!」

回去的天空上,李靈熙抓緊蘇白的手,微妙道。

「呵……哪有!」蘇白額頭冒汗,有些心虛。

「還說沒有,我認識你才兩天而已,你就已經將錢家和趙家的天才少爺們,全部給打敗了,並且剛才,還只是一擊,就輕鬆滅殺了一頭一階中期霸冥狼!」

「如若你真的沒有隱藏實力,那你怎麼可能是那些惡霸天才少爺,跟恐怖妖獸霸冥狼的對手!」

聞言,李靈熙推測道。

「靠,我說李大小姐,咱有必要糾結這個問題么!」

蘇白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跟系統,尋思轉移話題道。

「有必要!」李靈熙道。

「別扯淡了,咱還是趕緊回家吧,天色不早了!」

對於自己快速增長的可怕實力,蘇白還是想要低調一些,故而沒有多講。

「哼……臭淫賊,遲早有一天,本小姐是要你吐出心中的秘密的!」

李靈熙一愣,道。」

「嚯嚯……!」

聞言,蘇白低沉的笑而不語。

……

隨著時間的推移,等到半個小時過去,而後蘇白他們幾個,終於是回到了青風城。

入城后,蘇白便將李靈熙的青衣還給了他,隨後他們各自,皆回到了自家安歇。

「叮!宿主您好,護送李靈熙回青風城的任務已完成!」

葉氏流年 「接下來,您將可開啟寶箱,獲獎一次!」

「嗞呀!」

而後,在自家裡,蘇白便打開了金色華麗寶箱。

「叮!恭喜宿主,您成功獲得了400顆二階暴炎金丹!是否立即使用,使用后,可增加自身巨大火屬性值!」

「用!」蘇白大喜。

「叮!宿主您好,您已成功使用400顆二階暴炎金丹,累計獲得了6030點火屬性!」

系統說道。

「馬德,白爺的靈火,又強了不少,爽……」

蘇白笑道。

隨後,一夜無話,蘇白開始入睡。

而到了深夜,月色迷濛之時,忽然,一個個可怕身影,卻是出現在蘇白他家蘇閣的院子里。

而這蘇閣,便是蘇白給自己買的新房子,起的一個名字。

覺得好聽,所以蘇白就這麼命名了自己的房子。

「唰……」

「特么,是誰!」

隨後在半睡半醒中,忽然蘇白聽得自家院子里,有好多腳步聲異樣傳開。

隨即立馬驚醒,蘇白穿好黑色勁裝,便是出了房門,直往院子里警惕衝去。

「小畜生,你好大的膽,竟然連本莊主的妖獸都是敢隨意滅殺!你特娘的是想死不成!」

等到蘇白踏入院中,忽然一個強健身影,飛速而出,緊接著,那個身穿赤色勁裝的身影,殺伐喝道。

「尼瑪!白爺幾時殺你特么的妖獸了!」

一臉懵逼,蘇白罵道。

喜歡本書的朋友們,請大家多多支持本書,求推薦,求收藏,各種求。 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每個人都是個體,有自己獨立的思維,面對的問題思考時的角度也不盡相同。

張北羽的想法僅代表個人,而一向善於思考的鹿溪卻並不這樣認為。

在她看來,鬼炮和黑蠍的背叛肯定蓄謀已久,這個「久」至少在三年以上。從眼下一點就可以看出來:鬼炮和黑蠍旁邊的人,全都是追隨暴徒不少於三年的人,其中有幾個人她很熟悉,也記得很清楚,都是在多年前暴徒從苦窯里出來就跟著他的。

能夠率領這些人一起反水,可不是一兩年的時間能辦到的,這就說明了今天這場叛亂已經策劃了很久很久很久…

可這就出現了另一個問題。

在這麼長的時間裡,鬼炮一定有無數次機會能夠反水,一舉拿下暴徒取而代之。可他偏偏沒有動,一直等到現在。

鹿溪由此斷定,鬼炮和黑蠍背叛暴徒的原因,絕對不會這麼簡單。不過,究竟為何,她就無從得知了。如果今天自己能夠全身而退,並且鬼炮和黑蠍也完好無損的離開,那麼以後也許有機會查得出來。

……

隨著剛剛張北羽一句:「師哥,該我來保護你了。」四方這邊的人全都動了起來,紛紛站到了他旁邊,將暴徒完全擋在身後。

而在整個過程中,對面的童古只是微笑看著這一切,連話都沒說一句。

因為在他看來,嘉佑的計策已經非常成功。

在與鬼炮搭上線之後,幹掉暴徒可以說輕而易舉。眾所周知,暴徒對張北羽處處袒護,而且實力強勁,可以說是四方的一條胳膊,幹掉他就等於斬斷四方的一條胳膊。接下去再發起攻勢,將會勢如破竹。

並且這還只是最壞的結果,在嘉佑的計策中,如果能夠趁幹掉暴徒的機會引出張北羽,那就更棒了,或許有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

所以,童古才下令稍微放水,讓芸姐有打電話求救的機會。為的就是引來張北羽。

其實他完全沒有必要這樣想,因為依照張北羽的性格,哪怕知道這是個陷進,為了暴徒,他也會心甘情願的跳進來。

……

「保護他?呵呵。」童古終於開口。他雙手交叉擺在胸前,向前走了兩步,龐大的身軀在地上倒影出一座小山丘。「先考慮考慮怎麼保護自己吧!」

張北羽瞪了他一眼,沒搭腔,轉頭又看向了鬼炮。

「炮哥,前面幾次都是你的乾的么?」

這樣問,與其說他想確認,不如說是心裡還抱有最後一絲希望。

但鬼炮很無情的打破了他的幻想。

「沒錯,都是我乾的。」說話時,臉不紅心不跳,氣定神閑,十分自然。

哪怕他有一絲猶豫,有那麼一點遮掩,眼神中透露出淡淡的無奈,這些都能讓張北羽稍微好受一點,可是都沒有。有的只是冰冷,殘酷的現實。

這也再一次讓張北羽意識到,在這條道上混的人,有多麼冷血。

這時,一直沒有露面的鹿溪走了上來,有些事情,她需要搞清楚。

「上次光頭俊綁藍馨和麥小妮的時候,跟他見面的那個神秘人是你?」

鬼炮沒回答,而是轉頭淡淡的看了黑蠍一眼。那意思再明顯不過,那個人是黑蠍。

鹿溪點點頭,「你先聯合光頭俊,差點讓北哥在宿舍里喪命,又給崩牙狗通風報信去抓他。還有…」說到這,她微微頓了一下,呼了口氣,繼續道:「向童古出賣你們圍剿的計劃,暴露三寶的行蹤。以至於現在,直接反水。這些,不單單是為了名利二字吧?」

「呵呵,除了名利,我還能要什麼。」鬼炮說這句話的時候,看似毫無波瀾,卻也隱隱透露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感覺。

鹿溪正要開口回應,對面的童古走了出來。

「你們幾個,聊也聊的差不多了,咱們該干點正事了吧。」童古的聲音一響起,身後的車頭立刻帶人圍了上來。與此同時,鬼炮和黑蠍也帶著人默默走了上來。

「小北…」暴徒虛弱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張北羽扭頭看了一眼,他已經在芸姐和江南的攙扶下,慢慢站了起來。

「何苦呢,把自己搭進來。你來不來的結果是一樣的。」

張北羽對著他擠出個笑容,淡淡的說道:「結果一樣,過程可不一樣。再說了,沒準我就能改變結果。」

暴徒輕輕搖頭,張北羽仔細看了一眼,從他臉上看出一股淡然的冷漠。能夠出現這種表情,只能說明這個人已經心灰意冷,沒錯,被最親近,最信任的兩個兄弟出賣、背叛,心已經死了。

「聽我的,走吧。」暴徒輕聲說了一句,同時手上握了握鬼槍,看似要再次殺出去。「你走了,以後還有機會給我報仇,記住了,殺了他們倆,一定要殺了他們倆…」

說著,他轉頭看了身邊攙扶自己的芸姐,「把她帶走,給我照顧好。」

「不必這麼悲觀,也許還有轉機呢。」鹿溪輕輕的聲音飄過來,說著,仰頭沖著對面喊道:「童古,你真的準備在這跟我們拚命?有點太草率了吧。」

童古哼笑一聲,「只要能殺了張北羽,在哪都行!」

鹿溪雙手背在身後,揚起下巴,眼神中儘是輕鬆。

一看她這個狀態,後面的幾個人就知道她準是有了安排。

「你就這麼自信,能在這贏我們?」鹿溪挑釁似的說了一句。她這麼一說,童古還真就楞了一下,本能的轉頭看了嘉佑一眼。

嘉佑愁眉深鎖,雙眼銳利的盯著鹿溪。

「我不信你還有什麼後手。」

鹿溪笑笑,「既然你說話了,那這事就好辦多了。我想,在你的安排之下,今天我們來的人必然不多,應該是兵不血刃就放倒我們吧?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四方的人…全都來了呢?要是真比拚命,你們還差多了。」

話音一聽,如龍沉聲道:「北哥,剛才從飯店出來的時候溪姐就交代過了。 抱得總裁歸 現在,羅晉他們應該快到了。」

十四也跟著說道:「門板他們也差不多到了。」麻桿也跳了出來,「北哥,我給蘇九、何其睿、張耀揚都打了電話,兄弟們應該馬上就到。」

在得到這一連串的消息之前,張北羽的確有些灰心。第一,他不會棄暴徒而去,第二,真打起來,以自己這邊這幾個人,鐵定打不過對面。他也不得不承認,鹿溪的腦子比他強太多了,所有事都能想到前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