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的人,你說呢?」段承軒笑了下,說道。

0

「難怪的呢。」設計總監喃喃。

段承軒另一邊的公司副總也湊過來壓低聲音對他說:「段總,設計一部的王雅琪也很有實力,這次也難保不會爭取上名次。」

「哪個?」段承軒問。

「24號。」副總朝那邊看過去說,「很年輕,能力無限啊。」

段承軒朝王雅琪那邊看了看,微微點了點頭。

很快,一個半小時很快過去了。莫雨晴看著自己完成的作品,心裡很滿意,儘力而為了。交了畫稿,出了會場。

裡邊評審在審稿,外面參賽的選手心裡焦急的等待。關菲兒不在意這些,像是小蝴蝶一樣,一會兒飛到這,一會兒飛到那,問問東,問問西的。

莫雨晴靠窗邊站著,給顧邵霆發了一條簡訊過去:比賽出來了,現在在等結果。

沒一會兒他就回了信息:中午一起吃飯。

半個多小時后,有人手裡拿著一張名單,開始念被淘汰的名字。關菲兒不出意外的淘汰出局。

「我先回辦公室了呀,估計你會待到最後,加油。」關菲兒說完,和其他人走了。

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又出來念了一批人的名字,這是又一輪的淘汰,還是沒有莫雨晴。

此時,場外就剩下八個人了。

又過了四十多分鐘,又淘汰掉了三個人,此時只留下了三位設計部的大咖,還有莫雨晴和王雅琪。

整個淘汰過程漫長又殘忍,能留到最後,自然是最優秀的人。可是,怎麼又會多了一個人呢?莫雨晴看了王雅琪一眼,沒說話。王雅琪也用眼睛瞥了莫雨晴一眼,也沒吱聲。

幾人進了會場,依次站在評審台前。四位評審,手裡各拿著一張畫稿。幾人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局促不安。

先是設計總監開口說話:「很恭喜各位,走到了最後,這代表著你們是有實力的。我也相信,你們都是憑著自己的實力和努力才會有今天參賽的作品。每一個人的作品我們都很滿意,也都評判出了一二三等獎。只是,這優秀獎,卻讓我們犯了難,不知該頒給你們倆哪位的手裡。」

說著,總監把畫稿呈現在莫雨晴和王雅琪的眼前,倆人看到,瞬間都呆住了! 莫雨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畫稿一模一樣,要說有什麼不一樣,那就是在細節的處理上有點稍微的不同。她瞪著眼睛看向王雅琪,氣憤的說:「你抄襲我的畫稿!」

王雅琪也是一臉的驚訝,冷笑一聲,「莫雨晴,你說我抄襲是要有證據的。我還說你是抄襲呢!」

莫雨晴一把奪過總監手裡自己的畫稿,指著某一處對她說:「王雅琪,你看看這裡,這個角度,是你能想的出來的嗎?這是陳美靜老師親自指導我的,難道你和她有一樣的水平?」

聽莫雨晴提到陳美靜,其他三個大咖都露出震驚的表情看著她,又都看了畫稿,不由的點頭贊同。

王雅琪也來了氣,對莫雨晴說:「是,我是沒有陳大師的水平,但這也並不能代表別人就創作不出來!我說過我沒抄襲你的,就是沒有抄襲!」

莫雨晴氣的渾身發抖,自己的作品被人剽竊,還在自己面前振振有詞的不承認,她都要氣爆炸了。轉頭對四位評審說:「那好,那就由你們來評評理!到底是誰抄誰的!」

段承軒輕咳一聲,說:「好了,你倆別爭論了。就目前情況來看,這副作品不管是誰抄誰的,都不作數了。你倆現在過去,再重新設計一款,以此來評斷你們的成績!」

「好!」莫雨晴痛快的答道:「我同意,這樣最公平!」

「我不同意!」王雅琪說:「我的作品已經到了最後一步,雖然和她的撞稿了,但在未斷定誰抄誰的情況下,我不同意再重來!這副作品是我的心血,不能就這麼平白的失掉。」

「你是心虛了吧?」莫雨晴忍著怒氣問道。

「我沒心虛,我只是表明一下我的態度。」王雅琪也沒好氣的說道。

「那好,既然沒心虛,那咱倆就再比試一下,到底看看誰的水平更高!」莫雨晴說完,朝著自己的座位走去。

平時她文文靜靜的,可遇到這種讓人生氣的事情,她也來了脾氣,真拿誰當軟柿子捏呢?

王雅琪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結果。她已經很努力的去改掉一些地方了,讓兩雙鞋子看起來還是有差別的,這樣,就算是說抄襲,她也可以指出細節地方來說不一樣。可那個賤人上來就說什麼高難度的線條讓她一下懵了,不知道怎麼反駁,接著又說成績不算,要重來。那之前自己所做的這一切不也是都白費了?

倆人重新開始設計畫稿。莫雨晴思索了一會兒,低頭就開始在畫稿上設計起來。王雅琪也是有模有樣,看上去也無所懼怕。

四十分鐘過去后,莫雨晴率先站了起來,走上前交了稿子。段承軒接過,看了一眼,眼裡一閃而過的讚賞。沒過一會兒,王雅琪也過來交了稿子,可臉上明顯帶著不服氣和怨恨。

兩張畫稿放在一起,立時分出高下。

莫雨晴臉上掛著微笑,心裡的石頭落了地。王雅琪黑著臉,手背到後面,也沒了話。

段承軒手裡拿著畫稿,又看了看倆人,隨後和幾位評審探討了一下,最後由總監發話了。

「好了,經過評委會的最後決定,倆人的比賽,莫雨晴獲勝。」

莫雨晴呼出一口氣,鞠躬說道:「謝謝。」

王雅琪咬著嘴唇,眼神毒辣的看著她。

「好了,下午的時候會頒獎,現在午休去吧。」總監說道。

出了會議室,王雅琪一步攔住了莫雨晴的路,抱著胳膊,蔑視的對她說:「莫雨晴,你可以啊,這樣都能讓你獲勝,果然厲害。」

莫雨晴白了她一眼,說:「王雅琪,我發現你是真的蠢,不管誰剽竊誰,作品都不會再用了,你居然想到剽竊我的畫稿,損人不利己!」

「我還是那句話,你說我剽竊,拿出你的證據來!」王雅琪哼道。

莫雨晴真是懶得再搭理她,一把把她給推開,走了過去。

回到辦公室,關菲兒都吃完午飯回來了,看到她忙問:「怎麼才下來?得獎了嗎?」

莫雨晴看著手機里顧邵霆給發了好幾個信息,沒空理她,說:「等我回來再說。」說完,拿起包跑了出去。

顧邵霆的車就停在公司門口,她急匆匆的跑過去,上了車。

「對不起啊,出了些事耽誤了。」莫雨晴看了眼時間,問:「咱們去哪吃?」

顧邵霆啟動了車子,朝附近一家餐廳開去,問道:「今天比賽結果如何?」

莫雨晴一說這個就來氣,朝上吹了口氣,「別提了,都要氣死了!」

「怎麼了?沒比好?」顧邵霆安慰說:「別往心裡去,你不也說了,當鍛煉了。」

莫雨晴說:「才不是呢,原來的同事剽竊我的作品誒!你說生氣不生氣?」

「確定了嗎?別冤枉了人家,就不好了。」

「不是,陳老師特意在一個地方給我做了修改,這樣讓鞋子的線條看上去更流暢。而她那個呢,和我的一樣,還有其他的小地方,雖然看出來有了改動,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那最後是怎麼解決的?」

「當然是讓我倆重新再畫了。」莫雨晴嘆了口氣,「哎,只可惜了我那個畫稿。」

顧邵霆看她一臉輕鬆的樣子,笑著說:「那最後不還是你獲勝了?」

「你怎麼知道?確實,是我獲勝了。」莫雨晴欣慰的說:「算是另一種補償吧。」

車子在一家中餐館門口停了下來,顧邵霆說:「我時間緊,中午就在這吃一口吧。」

「嗯,我現在高興的還不怎麼餓呢。」莫雨晴下車,挽著顧邵霆的胳膊進去了。

吃過了飯,顧邵霆又把莫雨晴送回到公司,臨下車前對她說:「在家乖乖的,老公回來給你買好吃的。」

莫雨晴看時間也不多了,匆忙的在他臉上吻了一下,就下了車。

回到辦公室,裡面早就炸開了鍋,都在議論莫雨晴和王雅琪究竟是誰在抄襲誰的事。見莫雨晴回來,立時被人圍了一圈,問這問那的。

高文婷從辦公室出來,沒好氣的說:「什麼好事議論個沒完,手上的工作都做完了啊?」

大家都蔫了下來,回到了自己座位上。高文婷沒好眼色的看了莫雨晴一眼,又回了自己辦公室。這時,公司廣播發出聲音:「通知,下午三點,大會議室,首屆設計大賽頒獎禮,屆時全體員工參加。」 下午三點,全體人員都彙集到了大會議室,等著頒獎禮。

嫡女凰途:廢后要爬牆 莫雨晴站在後台,心裡既高興,又興奮,抑制不住的激動。

身邊一位獲得二等獎的同事看她的樣子,笑著問:「緊張啦? 盛寵1001次:喬少,深深愛 沒事的,放輕鬆。」

莫雨晴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從來沒得過獎,心裡有點激動。」

「第一次都這樣,恭喜你了。」

「謝謝你,你更棒!」

頒獎開始。

莫雨晴站在最後跟著前面的人上了台。站在台上,看著底下黑壓壓的人,她暗自深吸了一口氣,手心裡不禁出了汗。

第一個頒的就是優秀獎,設計總監是頒獎人。獎盃,證書,鮮花,沒想到的是還有獎金。莫雨晴把這一切拿在手裡,感覺沉甸甸的很。她內心激動,笑著說:「謝謝。」

總監說:「加油,看好你!」

莫雨晴抿嘴使勁的點了點頭。

那邊頒一二三等獎,這邊莫雨晴卻看著自己懷裡的一切,嘴角的笑不停。捏了捏紅色信封,不是很厚,手感上能有幾千塊錢。她心裡盤算,這筆錢該要怎麼花呢?

頒獎結束后,大家又回了辦公室。莫雨晴因著和領導還有獲獎人合照留念,耽誤了些時間。

等電梯的時候,段承軒站在了她身邊,看了她一眼,說:「恭喜你。」

莫雨晴抬頭看是他,忙點了下頭,「謝謝段總。」

「別這麼客氣,現在就咱倆。」 秀爺快穿之旅 段承軒說:「這次比賽你發揮的很好,實至名歸。」

莫雨晴說:「如果中間沒有出那件事,就更完美了。」她思慮片刻,問:「段總,這事就這麼過去了嗎?」

「你有什麼意見?」段承軒抱著胳膊好整以暇的問。

「我不知道王雅琪是怎麼得到我的設計稿的,但她剽竊是真的!你也看出來了,我那作品里有陳老師的風格。做設計,最忌諱的就是抄襲,剽竊,這次是在咱們內部出現,如果要是在外面代表著我們妤麗,那就不是小事了。」莫雨晴鄭重其事的說。

段承軒說:「我相信你。這件事,我也會暗中徹查。你放心吧。」

聽他這麼說,莫雨晴欣慰的說:「段總英明!」

回了辦公室,同事們都站起來對她鼓掌,笑著恭喜她。莫雨晴有點不好意思,「謝謝大家,等下請大家吃下午茶。」

回到座位上,關菲兒湊過來,又跟她說了句恭喜。莫雨晴眼神意味不明的看著她,淡淡的說了句:「謝謝。」

感覺到她的不對勁兒,關菲兒問:「怎麼了呀?得獎怎麼還不高興了呢?嘿,獎金多少?」

莫雨晴依舊淡淡的說:「還沒看。」說完起身,出去了。

關菲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了她,怎麼這個態度呢?

莫雨晴去了茶水間,給自己沖了杯咖啡,坐在高腳凳上思考問題。

設計稿被抄襲,肯定是被王雅琪看到過。之前設計稿一直都被鎖在抽屜里,辦公室里又人來人往,不可能會是外人來偷看。而看過設計稿的人只有關菲兒,她又總是和自己套近乎,這樣給了她機會,讓她偷了設計稿轉手又給王雅琪看?

天哪!如果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很可怕!每天對自己笑的一臉無害的人,原來是背後黑手,說不定哪天害了自己都不自知,多嚇人!

喝了咖啡,莫雨晴平靜了下心情,又想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其實不是這麼回事兒呢?關菲兒其實就是個大大咧咧的人,並不是她做的。

莫雨晴想了半天,心煩氣躁,索性不去想了。但在心裡也告誡自己不要和關菲兒走的太近了。隨後她拿出手機訂了下午茶外賣,之後回了辦公室。

下了班后,莫雨晴出了公司,先給顧邵霆打了電話過去,要把得了獎金這個好消息第一個告訴他。可那邊電話響了好多聲都沒有人接,她失落的掛了電話。

隨後又給顧邵陽打了過去,二哥的電話倒是接的很快。

「小雨晴,什麼事?今天比賽結果如何?」顧邵陽問。

莫雨晴高興的說:「二哥,我獲了個優秀獎!我厲不厲害?」

「厲害,厲害!想吃什麼,二哥請客。」

「我請客,我請客,我有發獎金哦。」莫雨晴嘚瑟的說,「二哥,你再把陳老師約出來唄,我想請她一起來,表達一下我的感謝之情。」

「好,你先來餐廳吧,我約美靜。」

莫雨晴掛了電話,朝地鐵方向走去。路上的時候,她發了一個朋友圈,沒一會兒就得到了許多的贊和祝賀。肖雅看到打了電話過來。

「得了獎也不說打電話告訴我一聲,我看了朋友圈才知道。」肖雅嗔怪的說。

莫雨晴嘻嘻笑了兩聲,「剛要給你打,你就打過來了。小姨,我今晚和二哥還有陳老師吃飯,晚點回去。」

「好,等著晚上好好的教訓你!」肖雅玩笑的說。

莫雨晴進了地鐵,卻還是沒有收到顧邵霆的來電和信息,心裡不禁有點不是滋味。

到了餐廳,顧邵陽給她上了杯果汁,還有一塊小蛋糕,對她說:「和美靜聯繫過了,她今天會下班晚點,我在她工作室附近一家火鍋店訂了位子,再等會我們過去。我現在先去后廚看看,你在這慢慢吃吧。」

「哦,好。」莫雨晴說:「你忙你的。」

小叉子叉了一塊蛋糕放進嘴裡,入口即化,香甜可口,真是太好吃了。莫雨晴一臉享受的樣子,又吃了第二口。自言自語的說:「二哥餐廳的蛋糕怎麼會這麼好吃?太好吃了呀!」

「這些蛋糕都是你二哥親手做的,愛吃的話讓他在家裡給你做吃啊。」突然,身邊有人對她說話。

莫雨晴抬頭看去,驚愣的睜大雙眼,指著她說:「誒,你不是那個……」

一時想不起來名字了。

「夏芷兮。」夏芷兮坐到她對面,微微笑的說:「你好。之前在醫院的時候,我們見過面了。」

「哦,對,你好。」莫雨晴也沖她笑笑,看了看四周,問:「你找我有事嗎?」

莫雨晴打量著夏芷兮,精緻的五官,畫著淡妝,美麗又漂亮。黑色的長捲髮束成馬尾,帶著一股子青春活力的氣息。她不自覺的有點喜歡這個女孩子。

「妹妹,我想……請你幫我個忙,可以嗎?」 夏芷兮眼含渴望的看著莫雨晴,小聲的問。

莫雨晴心裡也好奇,不由的問:「什麼忙呀?」

夏芷兮說:「你別緊張,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忙,就是想拜託你在顧邵陽面前替我問一下,我的貓,它叫花生蘸,他給我藏哪了!」

「哦,這樣啊……」莫雨晴思量了下,說:「夏小姐,可是我覺得就算我問了,二哥也不會告訴我,再讓他起疑,我看你更別想要回你的貓了。」

「你叫我夏芷兮就好了。你說的問題我也考慮過,但總比現在不知道我的花生蘸是生是死要好的多吧?妹妹,我知道你和他關係好,他也很疼你,你問的話說不定他就能和你說了呢,拜託你幫我問問吧,我真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才冒然來求你幫忙。」夏芷兮雙手合十的沖她乞求道。

莫雨晴苦笑,「那你覺得我要怎麼問我二哥呢?問他貓在哪裡?還是直接說你讓我問的?夏芷兮,我二哥智商在線,只要我一提貓,他肯定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我覺得我二哥不會對你的花生蘸下毒手,他就是嚇唬你呢吧。那個……你是不是得罪他大發了?他為什麼就這麼針對你?」

夏芷兮聽了她的話,把臉埋在了手掌里,絕望的搖了搖頭,「鬼知道他吃錯了什麼葯,整個餐廳就和我過不去。你二哥是不是有毛病?」

莫雨晴嗤地笑了一聲,「我看不是有毛病,應該是遺傳吧。他哥也有這個鬼毛病!」

夏芷兮嘆了一口氣,自嘲的笑了下,「我真是實在沒辦法了,才會找你來幫忙。你說的對,他要是不想說,誰問都沒用。可憐了我的花生蘸,從小就沒離開過我。」

看她含在眼圈裡的淚水,莫雨晴也起了同情之心。雖然她沒養過寵物,但也算是能理解她們的心情。她忙哄著說:「那個,你別哭啊,我給你問問試試吧,二哥不說我也沒辦法了。」

「那謝謝你了,你要是能幫我要回來的話,我什麼都答應你!」夏芷兮立刻換上笑臉說。

「什麼都答應?你還真是大方啊。」顧邵陽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那不如你來問我,我告訴你的話,你也什麼都答應我!」

夏芷兮用手背擦了擦眼淚,站起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從鼻子里道:「你想的美!」說完,轉身離開。

馬尾掃到顧邵陽的臉上,他嫌棄的用手揮了揮,坐到了位置上。

「那丫頭和你說什麼了?」顧邵陽冷笑的問:「讓你替她問問她的貓在哪裡?」

莫雨晴說:「二哥,你也好歹是個男子漢,用得著抓著人家的心愛之物做威脅嗎?這麼沒自信的?」

「什,什麼沒自信?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顧邵陽像是被揭穿了心事一般,臉上及不自在。

莫雨晴笑笑,「我說什麼你心裡知道。趕快把人家貓還給人家,剛才她都哭了。」

「那是鱷魚的眼淚,別被她騙了,我已經被騙好多次了。」

「她沒騙我,我看的出來。那貓就是她的依靠,你這麼做是不是狠了點?」莫雨晴說。

「好了好了,我的事你就別操心了。還要不要和美靜吃飯去了?時間差不多了,咱走吧。」顧邵陽拉著她就走。

莫雨晴拿過包,轉頭還想再看看夏芷兮,後者站在不遠處用口型問:「怎麼樣?」

她抱歉的朝她搖搖頭,一臉歉意。

夏芷兮失望極了,但還是回給她一個笑,揮了揮手,和她拜拜。

上了車,莫雨晴的電話響了,一看是顧邵霆打來了,立即接了起來。

「到地方了?給你打電話沒接,是不是在忙啊?」莫雨晴急急的問。

顧邵霆在電話里說:「剛到地方就緊急的開了個會,手機也調成了靜音,這邊剛忙完。你到家了嗎?」

「我告訴你個好消息哦,我獲得優秀獎還有獎金呢,五千塊哦!晚上我請二哥和陳老師吃飯,然後一起回家。」莫雨晴興奮的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