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主,打撈上來的船已經修好了,現在正要下水。」老瞎眼看到楊禕回來后高興的跑過來說道。

0

「船修好了?。」楊禕欣喜,這艘二桅帆船在造船廠你修理了近兩個月時間后終於修好了。

「走,去看看去。」

楊禕帶着老瞎眼朝着造船廠跑去,棘齒村的第一艘船要下水,他這個村長總該去見證一下。

楊禕來到造船廠,看到造船廠的船塢周圍圍了兩三百號魚人,這些魚人拉着粗大的草繩像縴夫一樣在努力拉着二桅帆船。

二桅帆船的船身已經有一大半被拉出了船塢,魚人莫嘰托夫和兩個亡靈豺狼人正分頭站船上指揮着拉船的魚人。

可以看到,這艘原本屬於塞拉摩水軍的運輸船現在已經模樣大變。

原本畫在船身上的塞拉摩水軍的徽記已經被抹去,船體也進行了一些加改造和裝飾,保證讓別人一眼認不出來這艘船曾經是屬於塞拉摩水軍的。

「莫嘰托夫他們乾的不錯嘛,這艘船簡直是改頭換面了啊,這下這艘船完全是屬於我們棘齒村了。」楊禕大讚。

三百來個魚人又努力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棘齒村的第一艘船終於順利下水了。

「乾的好,統統有賞。」楊禕大聲鼓掌。

「村長萬歲!」

「村長牛逼!」

……

在場的魚人馬上大聲歡呼稱頌起來,好像這一切都是楊禕的功勞。實際上楊禕這個村長只是過來看了一陣,然後用力拍了幾下手掌。

莫嘰托夫帶着兩個亡靈豺狼人一邊歡呼一邊朝楊禕跑了過來。

「村長,帆船順利下水了,請村長給帆船起個名字。」莫嘰托夫高興地說道。

「取名字啊,這個容易。就叫做……棘齒一號。」楊禕最近已經習慣了給村裏魚人取名字,所以他馬上就給出了一個名字。

他現在有了經驗了,取名字這種事不用想太多,有的時候絞盡腦汁只是自尋煩惱,來一個好記又順口就行了。

「棘齒一號!這艘二桅帆船叫做棘齒一號!」莫嘰托夫大聲向在場的所有人宣佈。

「棘齒一號,棘齒一號……」兩個亡靈豺狼人也很激動。

在場的魚人又一次歡呼了起來,特別是那些參與修船的魚人,當他們知道村長親自給他們修好的帆船被取了名字后都高興異常。

巨魔獵人塔爾雷和他的鉗嘴龜也在這裏,他看到帆船下水后同樣很興奮,這時他對楊禕說道:「村長,海船行駛在大海上,為了方便辨認需要一面能表明身份的旗幟。」

「村長,請給村裏的海船定一個旗幟。」莫嘰托夫也說道。

「是這樣啊,棘齒村的海船掛一面什麼樣的旗幟好呢?」楊禕想了想。

艾澤拉斯世界的大部分的大小種族和勢力通常都有自己的旗幟,旗子上一般都是一些能夠代表本種族的東西。

比如獸人的旗幟上就是一面大盾牌和兩把交叉的帶血的斧頭,牛頭人的旗幟上是一面長盾牌和兩把戰戟,盾牌的背後還立着一個牛頭人圖騰。

「這樣把,中間畫一個蚌殼盾牌,然後在盾牌後面畫兩把交叉的魚叉,以後想到什麼東西再添加。」楊禕決定。

楊禕這是依葫蘆畫瓢,完全按照按照艾澤拉斯世界其它種族的旗幟樣式設計了一個棘齒村的旗幟。

「我們棘齒村有屬於自己的旗幟了!」老瞎眼聽完了楊禕的方案后喜不自勝,旗幟代表了身份和所屬,以後棘齒村的魚人出去可以帶着表面自己的身份的旗幟了。

老瞎眼馬上就去找巧手的魚人去弄旗幟。

莫嘰托夫今天是高興地合不攏嘴,他向楊禕問道:「村長,我們什麼時候駕船出海?」

「出海?你們出海做什麼?」楊禕問道。

「這個……」

莫嘰托夫撓了撓頭,他望向兩個亡靈豺狼人。

兩個亡靈豺狼人也是沒有答案,他們又看向巨魔獵人。

巨魔獵人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一個字來,他望向腳下的鉗嘴龜。

鉗嘴龜睜著兩隻小眼睛,你問我,我問誰去。

敢情這些人只是一心想着要出海,連出海的目的是什麼都沒想過。

「出海可以,但是你們怎麼保證不再迷路?」楊禕又問。

「我們現在有領航員了,不會再找不到方向了。」莫嘰托夫指著巨魔塔爾雷說道。

「我是領航員。」塔爾雷連連點頭。

「我是大副,是操帆手。」亡靈豺狼人混血腐皮蠻兵說道。

「我是二副,是操舵手。」亡靈豺狼人腐皮懲戒者說道。

「我要當船長,棘齒一號的船長。」莫嘰托夫連忙向楊禕請示。

楊禕點點頭,看來他們早就分工明確了。楊禕對此沒意見,反正村裏也沒有其他人選。

「這段時間你們先駕駛着這艘二桅帆船在棘齒海灣內來回行駛幾趟,等你們熟練了之後再給你們任務。」

「好。」

「沒問題。」

幾個人紛紛表示贊同。

海船出海需要做好足夠的準備,這樣的二桅帆船需要有一些有經驗的水手,同時也要準備充足的淡水和食物。

可不能像莫嘰托夫和兩個亡靈豺狼人上次那樣隨便出海,結果直接漂洋過海從東部王國來到卡利姆多,要不是他們命大的話早就葬身無盡之海了。

楊禕在造船廠邊上和幾個人又聊了一些關於海船出航的事情后就離開了,他又回到了棘齒村中。

莫嘰姆斯完成了一天的訓練從魚人灘行者營地出來,他正好遇到了楊禕。

「老大,莫嘰姆斯完成今天的訓練了。」莫嘰姆斯跑過來向楊禕問好。

「嗯,做的不錯。」楊禕說道,「奔波爾霸呢?」

「老大,莫嘰姆斯也不知道他在哪裏。」莫嘰姆斯回答。

「這小子,最近又偷懶早退。」楊禕怒其不爭。「莫嘰姆斯,你跟我一起去一個地方。」

楊禕不理奔波爾霸,他帶着莫嘰姆斯去旅店找到了廚師湯勺,然後他們三人一起去了關押小納迦的地方。

小納迦被關押在一個山洞中,楊禕特意交代誰也不能進山洞,因此半天來這個小傢伙就一個人孤零零地被關在籠子中。

楊禕帶着莫嘰姆斯和湯勺走進了山洞,被關了半天小納迦眼睛一亮,但是她立即又輕哼了一聲把小腦袋扭了過去。

「小納迦,肚子餓了沒,要不要吃點東西?」楊禕又開始繼續他的哄騙小女孩的行動。

「哼,你們這些壞魚人,我肚子很飽,一點都不餓。」小納迦用她的小手拍了拍小肚子,然後又把脖子扭了過去。

「不餓就好,我們自己烤魚吃。小納迦不餓,帶了四條魚,剩下的一條就就給灘行蟹咔咔吃吧。」

湯勺頭頂着灘行蟹咔咔,他把抱來的柴火堆在地上,然後用他的小火堆技能把柴火點着。

「【美味小魚】哦,味道實在太美味了,一天不吃都睡不着。莫嘰姆斯,你說對吧?」楊禕向莫嘰姆斯使眼色。

「這個……」莫嘰姆斯接不上來。

莫嘰姆斯是個耿直的小魚人,他一下子就冷場了,要是演技派的奔波爾霸在這裏,他絕對會對答如流,搞不好還會現編一首歌頌美味小魚的魚人歌曲。

楊禕原本打算用美食來引誘小納迦,可是他沒料到這個小納迦傲嬌的很,她的小腦袋扭過去后就定住了,直到楊禕他們把烤好的美味小魚吃光也不見小納迦把小腦袋扭回來。

「這個小納迦還挺難對付的,得再想個什麼辦法,她總會有弱點。」

楊禕一手抓着他的魚人大腦袋開始冥思苦想,這個時候奔波爾霸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

「老大,奔波爾霸來了,村裏的魚人說老大和莫嘰姆斯在這裏。」奔波爾霸一來就開口說道。

楊禕看到奔波爾霸走路不穩的樣子,他馬上用鼻子嗅了嗅,立即就聞到了一股酒氣。

「臭小子,你又去酒窖里偷酒喝了!」

「奔波爾霸錯了,是咕唧和咕咚她們兩姐妹去偷的酒。」奔波爾霸認錯的速度從來都是最快的,而且他馬上就把同夥也供了出來。

「奔波爾霸給老大帶來了一瓶你最喜歡的秋日橡果酒。」奔波爾霸剛一認錯馬上就拿出一瓶橡果酒來討好楊禕,他知道楊禕喜歡喝酒。

現在棘齒村裏已經培養出了1級釀造師,因此村裏也挖了兩個藏酒的酒窖。酒窖里主要貯藏着麥酒和橡果酒,結果村裏的小魚人常常偷偷溜進酒窖去偷酒喝。

楊禕接過橡果酒,他隨手把酒瓶上的木塞拔開。

噗地一聲,酒瓶被打開,橡果酒那淡淡的酒香飄逸出來。

傲嬌著扭了半天脖子的小納迦突然嗅了幾下鼻子,她被酒香吸引,小腦袋漸漸轉了過來。

「咳咳,人家想要喝酒,只要一小口。」小納迦咳嗽了兩聲,然後正色地說道。

楊禕一愣,沒想到這個小的納迦不受美食的誘.惑,竟然一看到酒就變了樣。

難道這個小小的納迦還是個嗜酒如命的小酒鬼不成?楊禕疑惑地看着小納迦,發現她並不是在開玩笑。

「把這瓶橡果酒拿過去給那個小納迦。」

楊禕把自己一口都沒來得及喝的橡果酒遞給莫嘰姆斯,讓他把酒交給小納迦。

楊禕這裏可沒有什麼未成年納迦不能飲酒的概念,他倒是還想要在讓奔波爾霸去弄兩瓶酒過來好把小納迦灌醉。

「小傢伙多喝點,等你喝醉了,那就好辦了。」楊禕露出怪黎叔般的邪惡笑容。

莫嘰姆斯拿着橡果酒遞給籠子中的小納迦。

小納迦的四隻小手馬上伸過來把酒瓶抱住,小納迦聞了聞橡果酒,馬上露出一臉享受的表情。

「我只喝一口哦。」小納迦看到幾個壞魚人都在看着自己,於又以絕對認真的表情強調道。

楊禕他們幾個魚人對此完全沒有表示,小納迦這才心安理得地把酒瓶的瓶口湊到小.嘴上,動作溫柔的像一個小公主。

酒瓶微斜,小納迦輕輕伸出小.舌頭舔.了一下瓶中的酒水

咦,味道不錯,小納迦偷瞄了一下楊禕他們這幾個壞魚人。

咕嚕咕嚕咕嚕……

小納迦的四隻小手突然往上一抬,她仰起小腦袋,橡果酒灌進了她的小.嘴裏。

「豪飲啊!這小納迦原來是酒中高手,這是千杯不醉的架勢啊。」楊禕大為驚訝,這小納迦居然仰著頭直接往自己嘴裏灌酒。

這秋日橡果酒的酒精度雖然不高,但也是很容易醉人的。

「哈哈,哈哈,我就喝了一口。」小納迦小.臉通紅,她得意的說道。

撲通~

小納迦話剛說完,就直.挺.挺地倒在了籠子裏,四隻素白的小手緊緊抱着酒瓶,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還睜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