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雪姑娘,這件事還希望煉器公會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

0

荒神陽拱了拱手道。

雲雪俏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這事情現在已經超出了她能解決的範疇。

「此地發生了何事。」

兩名身穿白袍,鬚髮飄飄地老者走了過來。

「參見兩位名譽長老。」

見到來人,雲雪微微鬆了一口氣,對著兩人行禮道。

隨後將事情的經過,都講了出來。

兩人對視一眼,眉頭皆皺,其中一名臉頰削瘦的老者,望向黑袍執事道。

「身為煉器公會一員,自當維護公會名譽,你竟然作出如此事情。從今天開始,革除你執事的身份,逐出煉器公會。」

黑袍執事聞言,面若死灰,跌倒在地。

「好了,此間事了,你們都散去吧?」老者揮了揮手。

「慢著。」

「你還有什麼事。」

老者眼中露出不悅之色。

「長老,不知道這凌峰如何處置,那黑袍執事,也全是奉他的命令而已。」

「此事我們自有主張。」

「不知道,長老所說的主張是什麼。」

「你這是在質疑老夫嗎?」

「不敢,我只是希望長老能在這裡,給我,給所有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老夫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

「怎麼,長老是要包庇這凌峰嗎?我還以為你們能給我一個公平,公正的答案。現在看來,原來你們都是一丘之貉。」

「放肆。」

老者頓時大怒,渾身衣袍鼓盪,一股龐大的氣勢,從體內湧出。

他雙眼如利劍,死死盯著荒神陽。

在老者可怕的氣勢面前,四周的人臉色皆變,腳步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荒神陽渾身一沉,感覺有數座大山壓身。

渾身上下的骨頭,都發出「吱吱」響聲。

「你這小輩真是太過無禮,今日我就好好教訓你一番。」

老者一步一步向前行去,每走一步,他的氣勢便更盛,荒神陽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

大地上蔓延出一道道如蛛網般的裂痕。

荒神陽發出悶哼,嘴角溢出一絲絲鮮血。

望著這一幕,雲雪黛眉微皺。

「哈哈,哈。」便在此時,荒神陽忽然發出一陣大笑。

「長老這是要對我動手嗎?這件事本身便是你們煉器公會理虧。如今你再出手,這裡有這麼多人看著呢?你能堵得住幽幽之口嗎?事情若是傳揚出去,明天整個皇城都會鬧得沸沸揚揚。讓我想想,他們會怎麼議論這件事,煉器公會沽名釣譽,互相袒護。 太古丹尊 長老以勢力壓人,到那時煉器公會的名譽都將毀於一旦。試問,長老你承擔得起這後果嗎?」

老者聞言,臉色一變,他前進的腳步猛然一頓。

此刻,他陷入了一個兩難境地,前進不行,退也不是。 「今天的事情,我需要煉器公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不然,難保今後同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別人身上。」

荒神陽冷聲道。

「不錯,今天的事情若是沒有滿意的答覆,我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此刻,四周的人紛紛同仇敵愾道。

特別是荒神陽最後那一席話,徹底點燃了他們心中的怒火。

此地鬧出的動靜實在不小,聲音傳出去很遠,煉器公會其它地方的人也被吸引了。

「出了什麼事。」

「走,咱們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望著越聚越多的人群,兩名煉器公會的名譽長老臉色皆變。

事情若是再這樣繼續發展下去,越鬧越大的話,到時候可就不好收場了。

那時,上面怪罪下來,他們也是吃不了,兜著走。

「哼。」

一聲冷哼傳來,一名灰衣,灰發,面容冷峻,眼神犀利的老者從天而降。

「爺爺。」

見到來人,凌雲頓時大喜道。

「參加凌天長老。」

兩名名譽長老紛紛恭敬道。

他們雖然也是煉器公會的長老,不過只是名譽的。

和凌天這樣在公會中手握實權的長老相比,地位上有非常大的差距。

凌天雙手腹背,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隨後道,「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凌峰你因私廢公,可知罪。」

「凌峰知罪。」

「好,既然你認罪,那就去荒城,三年內不得回總部。」

凌峰聞言,臉色一變。

荒城乃是一座偏遠的小城,哪裡資源貧瘠,遠離煉器師公會。

這個懲罰可是非常嚴重的。

他沒想到自己爺爺居然會給他如此處罰。

「怎麼,你不服氣。」

凌峰深吸一口氣,隨後點頭道,「謹遵長老之命。」

「如今,你可滿意了。」

凌天望向荒神陽道。

荒神陽眼神猛然一縮,望著老者,眼中滿是忌憚。

這個老傢伙真是了得,輕描淡寫地便將事情化解了,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讓別人再也說不出任何話。

今天凌峰做的事,不僅不會對他產生任何影響,反而會令其聲譽大漲。

別人提起此事,都會豎起大拇指,說凌天長老大義滅親。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長老高潔,大義,晚輩實在佩服。」荒神陽拱了拱手。

「此事,便到此為止,所有人都散了吧!」

凌天揮了揮手,隨後便率先邁步離開,凌峰和凌雲趕忙跟了上去。

「爺爺你為什麼將大哥發配到荒城那種偏遠的地方去。還有,那小子之前傷了我,害我顏面盡失,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閉嘴。」

凌天猛然轉過頭,瞪了一眼凌雲。

凌雲渾身哆嗦,眼中露出一絲畏懼。

別看他平日里在煉器公會和外面如何囂張,在他爺爺面前,卻如老鼠見了貓一般。

事情結束,荒神陽也沒必要呆在煉器公會。

更何況,因為之前的事情,煉器公會對他有很大意見。

「這位公子請留步。」

「不知道雲雪姑娘有何賜教。」

荒神陽拱了拱手,隨後道。

經過之前的事,他對此女的感覺非常好。

「雲雪有空倒是想和公子討教一下煉器術。」

「雲雪姑娘乃是煉器公會年輕一輩的第一人,能和姑娘討教,那是荒某的榮幸。」

「不知道公子住處。」

隨後,荒神陽將自己的住址告訴了雲雪,然後便離開了。

第二天,雲雪便來拜訪荒神陽。

荒神陽或許對煉器沒有什麼心得與見解。

但是,因為有莫老的存在,雲雪在煉器一道可謂是獲益匪淺。

「雪兒最近你的煉器術可是突飛猛進啊!」

煉器師公會內,一名年過四十的美婦輕聲道。

「最近徒兒與人請教,許多在煉器術上不懂的難題,迎刃而解。」

「哦!此人是誰,居然有這般大的能耐。」

中年美婦,微微一驚。

拯救全球 「少爺,公主府來人,請你過去。」

這時,彤兒走了進來道。

「不去,將他們打發走了。」

荒神陽揮了揮手,眼中滿是冷笑道。

可笑,那玄凰居然還派人來。

上次自己在梨園,從頭到尾,那女人都沒為自己說哪怕一句話。

皇室的勢利與市儈,他可是充分的見識到了。

真當自己傻嗎?

「少爺,公主府的人讓我給你帶個話,他們說萱兒姑娘也在公主府。這次請你去,就是為了商量你們婚事的事情。」

彤兒猶豫一番,隨後道。

荒神陽眉頭微皺,雖然那青萱兒乃是皇城中有名的美人。

但是,刁蠻,任性,說實話,荒神陽是真不想娶她。

這件事若是他們能真正的坐下來談一談,把話說開,到時候說不定也能說服青風揚。

荒神陽一嘆,雖然他萬萬不想去公主府,不想見玄凰。

但是,因為有青萱兒在,他卻不能不去。

「人在哪裡。」

「就在門外。」

荒神陽點了點頭,隨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參見荒公子。」

數名公主府的侍衛行禮道。

「這些虛的就免了,帶我去見你們公主。」

「公子請。」

隨後,荒神陽隨同護衛,前往公主府。

玄凰公主乃是青雲國國主的掌上明珠,公主府佔地的面積自然不會小。

在公主府外,有兩尊巨大的金鳳凰。

四周布滿守衛,里三層,外三層,將公主府圍得水泄不通。

在侍衛的帶領下,荒神陽很輕鬆便進入了公主府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