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你看如今獸族突然冒出來入侵了斯卡恩一舉佔領了王城,整個國家都失陷如果這個時候我們若是也攻進去肯定能分一杯羹。」

0

突然一道身影重重拍了下木桌站了起來道:「雷克斯你真是一派胡言!這樣冒然進攻萬一事出有變整個諾瑪將陷入水火之中!」

「福克斯叔叔先別激動,雷克斯將軍提的建議也並不是不可取,凡事都可以嘗試一下對吧,若能搶佔到斯卡恩王國一半的資源對我們來說也是莫大的收穫。」一個穿著花袍的中年男子示意他坐了下來。

「福克斯殿下我知道你的擔憂,我也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如今這是一次機會應該不能錯過。」雷克斯似乎對自己這個想法很堅決,假如他帶領軍隊攻進斯卡恩佔一分地,對諾瑪來說是好事對自己來言也可以載入諾瑪的史冊。

「我也比較贊同雷克斯說的。」

「可是…」福克斯公爵此時也不知道怎麼勸阻了,他們太年輕了根本不了解一些事情,現在這種情形根本不知道獸族的立場,萬一是個圈套諾瑪也會像斯卡恩一樣淪為階下囚。自己和老國王也就是現任國王查爾斯的父親一個時代的,深深清楚獸族恐怖的實力。

當年人類與獸族大戰,諾瑪王國有幸參與到四大帝國討伐獸族的戰役中,戰時歷經數年也無法佔取一點優勢,後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獸族統領莫名失蹤才獲得了一場大勝,但戰後各個參與此戰役的國家,一些高層都莫名被刺殺,老國王也是這樣…而自己僥倖才活了下來。

「福克斯叔叔你別勸我了,這件事的主導權就交給雷克斯將軍了。」查爾斯把軍隊大權交給了雷克斯,他在這個位置待了這麼久也沒幹出什麼大事,但覺得這次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像父親那樣優秀的國王。

「是陛下,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福克斯嘆了口氣,自己已經老了說的話他們聽不進去的,只能祈求上帝保佑諾瑪了。

此時的斯卡恩王國

獸族攻破王城后,便斬關奪隘,一路勢不可擋地入侵了所有城鎮,斯卡恩全國陷入戰火之中,所到之處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殘忍的獸族大軍進行著慘絕人寰的屠殺,一時各地狼煙四起烽火連天,各處是斷壁殘垣。

即使是手無寸鐵的平民也難逃此劫難,國家的破亡激起了一部人的組織進行抵抗,可就如石子丟進大海只是泛起了一片波瀾,便沉入海底毫無音訊。

一個星期大肆地搶掠燒殺,逃生者活,反抗者死,投降者為奴斯卡恩王國上上下下荒蕪遍野,哀草連天,就這樣一個歷時幾百年的王國在此時走向了覆滅。

諾瑪所有官兵在得知這場戰爭還要繼續下去的時候所有官兵都有意見了,獸族慘絕人寰的手段已經最先傳入了他們的耳中,敵國已經覆滅為何還要冒巨大的風險前去送死,一時全軍上下爭議不斷。

「真不知道雷克斯那老傢伙是怎麼想的!」羅布得知這個消息后在帳篷里暴跳如雷,他已經收拾好所有行李準備解甲歸田了,怎知突然得令這場戰爭還未結束,全軍待命。

所有人都很失落,除了塵武和卡洛特。塵武開始得知戰爭結束后自己應該是留在部隊,還是回到卡爾西達,雖然他不會再去舅舅家了,但外公必須要去看看,而卡洛特從得知斯卡恩被獸族入侵以後就老沉默寡言不知道在想什麼。

「雷克斯叔叔你不能這麼做,這簡直是帶著軍隊去送死!」婕希公主第一時間知道這消息后就找到了雷克斯,希望勸阻他停止下去。

「怎麼會呢?這可是一個對諾瑪有益的良機。」雷克斯低頭看著公文似乎根本不在意婕希公主的意見。

「我們根本不清楚獸族的立場,萬一他們的目標下一個就是諾瑪怎麼辦?」婕希看到雷克斯根本不理會自己,走上去就把他的文件推向一邊。

雷克斯還是第一次看到婕希情緒有這麼大的波動只好安撫地說道:「這都是你父親安排這麼做的,不會出問題的。」

婕希剛開口想反駁雷克斯就插了一句「你父親讓你皇宮,不要在管這裡的事情了。」

「不,我不回去。」

「婕希公主希望你能考慮下你的身份,馬上我們就要出擊了不可能帶你去的。」

「別說了,後天皇室就會派人來護送你回去。」

說完雷克斯就掀開門帘出帳篷了,婕希嘆著氣知道自己無權插管國家大事,但這件事關乎著王國上上下下人民的安全啊,若是出了意外…不行,要想個辦法!

此時羅布和其他人晚飯過後都散步去了,這些戰火平息的日子他們都會去享受下生活,只剩下塵武一個人在帳篷里躺著,當然卡洛特這傢伙又不知道去哪了。

「塵武,塵武!」剛有點睡意的塵武忽然聽到有個甜美的女聲在呼喚他,這營地就只有一個女人那就是婕希公主了。

塵武連忙起身看向了門外,婕希公主一隻玉手掀開門帘露出了半張絕美的臉蛋在喊著他,「塵武,出來一下。」

「公主是怎麼來這裡的。」塵武走了過去,很奇怪公主怎麼悄悄溜進營地的竟然沒引起大夥的注意。

「你…你穿上衣服出來再說吧…」婕希公主指了指塵武一絲不掛的上身,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沒穿衣服的男人…

塵武摸了摸自己身上心裡喊著不好,立馬跑回去把自己的衣服穿上又是整理了下頭髮才走了出去。

「我是異體者,來這裡很輕鬆呢。」此時婕希的臉上還泛著未褪去的一絲羞澀。

「噢噢。」塵武這時才想起婕希公主是異體者,那肯定像自己見過的那兩個白衣人一樣厲害。

「公主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塵武不知道這大晚上公主跑到這裡找自己會有什麼事情,難道不能吩咐侍衛來通知自己過去嗎。

當營地的士兵看到塵武和公主兩人竟然從帳篷里走出來時,三觀都毀了,簡直無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不少對公主仰慕已久的士兵看到女神親密地和塵武走在一起,心都碎了一地,太不可思議了。

婕希看到他們兩個已經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竟然拉著塵武的手跑了起來。這樣更是讓那些士兵騷動起來,這是要去私奔嗎!那麼美麗的公主竟然牽起了那混蛋的手!

塵武被婕希拉著跑了一段路,忽然感覺到了一陣猛烈地加速度兩人便來到了一處無人的林蔭小道,「我厲害吧。」婕希捋了捋被風吹亂的頭髮笑著說道。

這就是異體者的力量嗎,太…神奇了。不過剛剛公主竟然牽了自己的手,這還是塵武第一次被一個女孩子牽手,想起來就不禁有點害羞。

「把你嚇到了嗎?」婕希看到塵武臉有點紅,難道是自己剛剛帶他瞬身的時候驚嚇到了。

「不,不是。」塵武連忙搖了搖頭不去想剛剛那事情,「公主你找我…」

「叫我婕希吧,左公主右公主的,我都聽煩了。」

「這…不太好吧。」塵武愣了楞竟然讓自己直接喊她名字,公主今天是怎麼了一反常態啊。

「你聽到沒有!」婕希叉著腰命令道。

「是,公…不婕希。」

「這還差不多。」婕希看到塵武乖乖聽自己話的樣子真呆,「陪我走走路吧。」

兩人就在幽靜的小徑上散著步,婕希一路上都沒說話弄得塵武也不知道說什麼很是尷尬。

「我說羅布你不用一直抱怨吧,你這一天都在吵耳朵都聽出繭了。」倫道夫實在受不了羅布叨叨了,吃晚飯的時候就一直說,散步也沒停下來,雖然自己開始也跟著他一起抱怨可時間一久也懶得說了。

「不是啊,你難道不覺得很氣憤嗎!彼得你說是不是。」羅布依然覺得自己有理。

「別問我…」其實彼得聽的也煩了。


「你們別吵了,快看那邊!」里奇突然拍了羅布下示意他閉嘴,指了指遠處的小樹林中的兩道身影。

待幾個人看清楚的時候嘴巴都成了圈形,那不就是塵武和婕希公主嗎!這兩個人在…幽會?

「我去!塵武那個小子有這事都不告訴我們,看我過去收拾他!」羅布捲起袖子就準備衝過去,彼得幾個人立馬攔住了他。

「你是不是傻子!公主也在那呢,你要是去揭穿婕希公主的面子往哪放。」

「走,我們回帳篷等著塵武那小子回來。」幾個人匆匆結束了散步這個事情,開始往營地走去。

塵武已經陪婕希走了很長一段時間,她就像有心事似得一直沒說話,自己剛想開口問,婕希突然停住了腳步轉過身一雙動人的眼眸盯住了塵武,這下子弄的塵武心臟砰砰地跳。

「塵武,我…」塵武咽了咽口水看到婕希欲言又止的樣子,難道公主她要向自己…別異想天開了了,就自己這模樣怎麼可能!真的不敢再亂想下去。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聽完這話塵武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就說了這世上哪會有餡餅掉下來!晚上還有第三更奉上,求各位看官老爺們支持!(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 ps:看《武斷幽魂》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第三更奉上,驍堯決定晚點再來一更!求各位收藏起來!

————————————————————

「當然沒問題。」其實不能怪塵武會想到那方面去,畢竟他也是個男人看到絕世佳人在自己面前欲言又止難免會浮想聯翩。

「可我還沒說什麼事情呢。」婕希抿嘴笑道。

這是第一次有人尋求塵武的幫助,而且還是婕希公主的請求,自己怎麼會拒絕呢,相信婕希也不會難為自己的。

婕希臉上神色一轉展露出憂愁的表情說道:「塵武,你應該知道雷克斯叔叔的決定吧。」


「你說的是諾瑪軍隊即將進攻斯卡恩王國嗎?」

「是的,我並不贊同這麼做,如今斯卡恩已經國破人亡淪為獸族的地盤,雷克斯叔叔想趁亂分一杯羹,可這是該要冒多大的風險。」

婕希是個很善良的女人,即使這次行動有可能成功,但所花的代價也是極其之高,不能拿諾瑪子民的生命冒險去換取王國的利益。

「你勸過將軍嗎?」塵武也考慮過這個問題,獸族的立場令人捉摸不透,為什麼趁兩國戰亂首先入侵的是斯卡恩而不是諾瑪?莫非獸族和斯卡恩有怨仇,當然這個理由很容易讓人考慮到,也正是雷克斯想的太簡單才會做出如此欠妥的做法。

「我說了可沒半點用處,而且…父王後天派人接我回去不讓我待這了。」婕希無奈地說道,她只是個女子怎麼能讓父王重視自己的意見呢。

在聽到公主即將回王城的時候塵武心裡不由有點難受,雖然不知道是為了某種情愫才感到難過,但就是心情忽然變的很不痛快,還伴隨著一點遺憾。

「所以,我想請你幫我能不能想辦法改變下雷克斯叔叔的想法。」

「這…」想改變一軍之主的想法,塵武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這能力做到。

「求你了,這不止為了整個軍隊也為了諾瑪王國所有人!」婕希也不知道這件事塵武能不能幫到自己,他創造過那麼多奇迹雖然感覺都很不可思議,但也要試一試。

「好,我一定會想到好辦法的。」看到公主竟然在求自己,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沒有人會不為之動容,塵武還怎麼可能忍心拒絕請求,咬咬牙便答應下來。

「塵武,謝謝你。」婕希見塵武答應了下來很是感激,即使希望不大,也很感謝塵武能答應自己這樣的請求。

兩人走著走著就回到了軍營的大門,塵武示意婕希先進去,畢竟士兵看到兩人肯定會有閑話,自己聽著無所謂但公主是女孩子。

「再一次謝謝你,塵武。」婕希朝塵武揮了揮手又是道了一聲謝。

塵武摸著鼻尖看到公主走遠,心裡竟然有點捨不得的感覺。哎,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怎麼了。

走回營地的路上塵武就一直思考該如何幫公主改變將軍的主意,這真的很頭疼啊,自己只不過是個普通騎士連長官都不是怎麼向將軍提建議呢,而且公主都無法勸阻自己一個小兵的話會放在眼裡嗎?

當塵武一踏入輕騎兵營立馬就被一股強大的怨氣所包圍,公主牽塵武手的事情已經在營地里傳開,所有人看塵武都是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塵武一路疾走期間不敢抬頭,怕是稍有不慎引起公憤就回不了帳篷了。

塵武一進帳篷就靠在門帘后深吸了一口氣,這一路走來真是心驚膽顫簡直比與敵人戰鬥還要危險。


「給我抓住他!」塵武還沒反應這是怎麼一回事就被倫道夫和彼得壓倒在地上。

「你們要幹什麼!」

羅布笑嘻嘻地走了過去蹲下來,摸了摸塵武的頭說道:「自己老實交代,我們也不想審問你。」

「交代什麼啊,彼得快起來!我要被壓死了!」彼得這時正坐在自己背上壓的自己動不了,塵武知道他們想知道什麼,但肯定不能跟他們說,這些人知道后肯定又要亂想。

「真不聽話,倫道夫壓上去。」羅布一揮手倫道夫馬上坐了上去,只聽見一聲慘叫。

「喲,還是不依不饒?」接著羅布又讓里奇壓了上去,塵武真的快不行了。

「好吧,我滿足你。」羅布一臉奸笑的走了過去,剛準備坐下來,「我說,我說你們起來。」塵武看到羅布那模樣害怕了,只能選擇妥協。

「非要用逼的,快老實交代你和公主現在是什麼關係!」

塵武楞了楞,什麼關係?不就是公主與士兵關係嗎,這群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公主來帳篷找我有事,你們別亂想。」

「是嗎?那在營地外的小樹林里…」彼得其實和羅布一樣有顆喜歡八卦的心。

「你們先起來!我跟你們講!」塵武感覺自己都喘不過氣了。

塵武讓他們都坐好把婕希求自己的事情告訴了他們,聽完后這幾個人都陷入了沉思,既然塵武答應了公主他們也必須幫助塵武想個好主意,可這事情很難辦啊。

「我們跟科列夫團長說說,讓他去做將軍的思想工作?」

「肯定行不通,團長昨天還鼓勵我們堅持下去呢,他明顯是站在雷克斯老頭一邊的。」

羅布抓起枕頭朝卡洛特臉上砸了過去,「就你鬼點子多,快想點辦法啊!」

「我是有一個想法。」卡洛特把枕頭丟到地上用腳踩了上去說道。

「你!」羅布看到卡洛特那小子竟然把自己枕頭踩在地上衝過去就找他算賬不過被彼得拉了下來,「那你快說啊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