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僱主難道張福平就沒有向你透露一點消息?」秦時月問道。

「關於僱主難道張福平就沒有向你透露一點消息?」秦時月問道。

「關於僱主難道張福平就沒有向你透露一點消息?」秦時月問道。 150 150 admin

張新民搖搖頭,說道:「他沒有提起過這件事。」

頓了一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又補充道:「不過,他好像預感到會出事,勸我第二天就離開馬達縣出去躲一陣子,如果平安無事的話再回來不遲。

晚上我們分手的時候,張福平已經有了幾分醉意,他說原本也不想為了幾十萬塊錢接這一單生意,可這個僱主曾經有恩與他,他也無法拒絕,只當是還僱主的人情了。

他還警告我不能向任何人提起這件事,如果我把這件事泄露出去,就算他能放過我,僱主也饒不了我。

說完還用兩根手指比做手槍的樣子頂在我的腦門上,一臉神秘的樣子,說是這個僱主黑白兩道通吃,沒人敢得罪他。」

一陣沉默,秦時月和范先河對視了一眼,問道:「從那天晚上以後你再也沒有見過張福平?」

張新民點點頭沒出聲。

「那你們電話聯繫過嗎?」秦時月又問道。

張新民猶豫道:「我走後大約一個星期左右,張福平給我打過一次電話,說是警察找過他了,那個倒霉鬼並沒有死。

說警察已經知道車裡面有十五萬塊錢的事情,他只好把錢交出去了,不過,他說警察沒有懷疑車禍是人為的,而是當成交通肇事案定性了,應該問題不大。

我一聽倒霉鬼沒死,稍稍鬆了一口氣,本打算過些日子回馬達縣,可沒想到沒幾天功夫,就聽說張福平進去了。

我就知道他肯定會把我供出來,所以我只好跑回老家混了一段時間,直到聽說張福平死在了看守所,才偷偷回了一趟馬達縣。

可沒想到我老婆說警察已經去找過他了,打聽我的下落呢,嚇得我連夜就逃走了,這大半年的時間基本上都是在吳中縣混,靠打點零工謀生。」

秦時月急忙問道:「你老婆說警察去找過她?馬達縣的警察嗎?」

張新民搖搖頭,說道:「我老婆只知道是警察,並不清楚是哪裡的警察。」

沉默了一會兒,范先河問道:「張新民,你剛才說的都是實話嗎?」

張新民信誓旦旦地說道:「我以我們老張家祖宗八代發誓,如果有一句假話,你就把我斃了。」說完,嘆了口氣說道:「說實話,我也跑累了。」

秦時月說道:「那好,我現在讓你仔細回憶一下那天晚上在車禍現場的情形,然後把你和張福平去車禍現場的詳細經過以及你們之間的對話老老實實說一遍。」

張福平請求道:「能不能再來一支煙。」

范先河又給張新民點了一支煙,張新民深深吸了幾口,說道:「張福平給我打完電話之後就開車來家裡接我。

在出車禍的地方往溝里爬的時候張福平摔了一跤,手電筒滾了下去,於是我撿起手電筒先到了現場,並且用手電筒照照倒霉鬼。

只見他滿頭滿臉都是血捲縮在駕駛室里,不過,好像還有點氣,我沖趕過來的張福平說人好像還活著,張福平湊過來看了一下,說,你用手電筒在他腦袋上來幾下。

他一邊說,一邊繞到車的另一邊,把腦袋鑽進車窗裡面翻找,我知道他是在找定金,很快,張福平就找到了十五萬塊錢。

我當時看著車裡面血粼粼的男人心裡有點害怕,哪裡還敢再下手,另外我也擔心張福平對我不懷好意。

你想,如果我用手電筒在那個男人腦袋上砸幾下的話,那就等於是我殺了他,為了萬把塊錢不值得,所以,我並沒有動手,而是催促張福平快點離開。

張福平又讓我用手電筒照著倒霉鬼的臉查看了一下,說,怎麼還在喘氣,快點給他幾下。我說哪有氣,用不了幾分鐘就掛了,別沒事找事給警察留下殺人的證據。

張福平見我不願意動手,好像挺生氣,站在那裡盯著倒霉鬼看了一會兒,見他確實進氣少出氣多,眼見是不活了,這才跟我離開了現場,結果正好碰見了一輛車開了過來。」

秦時月問道:「你們在現場沒有談論過那十五萬塊錢的事情?」

張新民楞了一下,說道:「沒有啊,來的路上我就已經知道車裡面有十五萬塊錢,張福平找到錢之後也沒說什麼,回來之後他才給了我五千塊錢。」

秦時月遲疑了一會兒,問道:「你認識李新年嗎?」

張新民一臉茫然的樣子,隨即搖搖頭,說道:「沒聽說過。」

范先河問道:「你不是在穆澄園工地幹活嗎?難道連老闆是誰都不知道?」

張新民疑惑道:「知道啊,老闆姓羅啊。」

「是誰指使你去穆澄園工地幹活的?」范先河又問道。

張新民楞了一下,說道:「我自己去的,沒人指使啊,我只是想賺點錢。」

范先河哼了一聲,說道:「張新民,你連參與制造車禍殺人都承認了,怎麼這麼點事都不敢承認?在我看來你在穆澄園工地乾的那點勾當並不會比你盜竊超市嚴重吧?」

張新民獃獃楞了一會兒,隨即一臉沮喪地說道:「看來你們什麼都知道了。」

范先河說道:「別拖泥帶水的,要交代就乾脆點,別讓我多費口舌了。」

張新民遲疑了一會兒,垂頭喪氣地說道:「前一陣我在縣城的夜總會認識一個朋友……」

范先河打斷張新民說道:「什麼朋友,姓什麼叫什麼,幹什麼的?說清楚點。」

。 大家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可直接在起點中文網和起點app閱讀,也可以在qq閱讀、qq瀏覽器及微信搜索欄直接搜索,於閱文正版閱讀!

求支持。

大家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可直接在起點中文網和起點app閱讀,也可以在qq閱讀、qq瀏覽器及微信搜索欄直接搜索,於閱文正版閱讀!

求支持。大家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可直接在起點中文網和起點app閱讀,也可以在qq閱讀、qq瀏覽器及微信搜索欄直接搜索,於閱文正版閱讀!

求支持。大家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本書首發於起點中文網,可直接在起點中文網和起點app閱讀,也可以在qq閱讀、qq瀏覽器及微信搜索欄直接搜索,於閱文正版閱讀!

求支持。

萬分抱歉,十分鐘!

大家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嘗試性防下盜!

萬分抱歉,十分鐘!

大家過十分鐘再來看,帶來的麻煩十分抱歉!

請訂閱的朋友十分鐘之後再來看!

嘗試性防下盜!

萬分抱歉,十分鐘!

陸成一時間有些呆住,林輝就當場傻了。他林輝不遠千里因為一個誤會,被支配到魔都來,落地之後教訓下自己的徒弟,都要被一個計程車司機罵自己沒教養,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這個世界都瘋了?

計程車師傅看到林輝還瞪大着眼睛看着他,再要凶幾句時,陸成趕緊打圓場道:「師傅,去四季春酒店,這是我的老師!剛剛都是誤會,就算不是誤會,他教訓我幾句是應該的。」

陸成是怕他喊師父與師傅同音被誤會了,所以講一聲老師。

計程車師傅立刻臉色就變得格外尷尬,然後趕緊出口道:「這那啥?這不是那啥了嗎?這誤會不那啥了嘛!」

一時間,他竟然有些拘謹地開始語無倫次,這是罵錯了人啊。

陸成在魔都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還受了那麼多委屈,這人家老師過來肯定是給陸成撐腰的啊,好傢夥,剛下飛機就被自己罵了幾句,這誤會不大了么?

不過這司機也是機警得很,馬上改口道:「我說呢,怎麼一見教授您就有一種親切感,原來您是小陸醫生的老師啊。」

「您來了好啊,您來了好啊,您就狠狠地削他們就完事了。那般玩意兒完全都不是個人樣兒你知道嗎?他們。」

陸成馬上叫停了碎嘴的東北師傅,笑着道:「師傅,我老師剛下飛機,需要休息一會兒,您要不先送我們過去吧?」

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該說,有些話該對對的人說。

昨天晚上,自己被找茬了,而且視頻還被發到了網上,假如是李東山和閔宏來了,那可能這二位好歹在江湖混了幾十年,他們說不得在魔都有點人脈,訴訴苦倒還沒什麼。

林輝也是自己的老師,本來就只是個主治,在醫學這個領域他也入行不久,江湖都還沒踏進去。他來魔都只是為了早上的誤會,這把什麼事都一股腦地往他頭上倒下來,這不是讓林輝左右為難嗎?

林輝說不管吧,陸成也是他學生,這受了委屈老師就只勸他想開點,那當老師幹嘛?

林輝說要管吧,別到時候把自己栽進去了,這完全沒必要。

不過,陸成拒絕有道理,但在林輝聽起來,這話裏面肯定還有話,他直接把陸成給打斷了。認真道:「師傅,剛給您說啥?能不能繼續講完,什麼叫那般玩意兒完全就不是個人樣兒?」

計程車師傅一聽這話,暗道你玩個毛線啊?合著你完全就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你來魔都不是為小陸醫生撐場子的啊?那你過來幹啥玩意兒?

緊接着,陸成還要說話,被林輝用狠厲的目光給颳了回去!

也不知道東北那邊的人是不是就有說相聲和小品的天賦,計程車師傅就非常麻利而且精準地把事情的始末給講了出來,話里話間,加的語氣助詞,還恰到好處地就把所有的情緒都給渲染上了。

「您來評評理吧,本來就是他們把小陸醫生給趕走了,導致了自己的家人截了肢,還怨恨小陸醫生下了班?」

「本身小陸醫生下午就參與了急救,人不累么?」

「晚上能去醫院做手術,就是加班加點了。還偷偷摸摸地拍視頻想要搞網絡暴力,您說這事兒是人做得出來的么?」

林輝聽完,便點了點頭說:「是好像有點不太對,謝謝您啊師傅。辛苦您送我們去四季春酒店。」

「好嘞,您二位坐好。」司機立刻踩了油門。

陸成和林輝也就沒繼續討論這件事,但是,陸成卻是在中途,看到了林輝一連在vx的好友裏面,選了幾個從來沒有互發過消息的窗口,一連發了好幾條消息過去,然後才閉上了手機屏幕,閉目開始養神了起來。

師傅把陸成和林輝送到了酒店,馬上打了發票,然後他把自己的手機亮了起來,上面正好就是與車費金額相等的一個轉賬發給了他。

師傅接着道:「小陸醫生,教授,你們好走啊,你們的車費已經有熱心人給你們付過了,都是小錢,就當是請你們喝幾瓶飲料的錢!」

「我不能收雙份的錢,你理解啊。」

說完,他就趕緊麻溜地下了車然後幫林輝把行李箱從後備箱給取了出來,然後等到陸成和林輝下車之後,趕緊一腳油門跑了。

才跑五十米,他便單手握著方向盤,單手用手機發着語音,說:「我告訴你們啊,我看到了小陸醫生本人,可有禮貌了,還有他老師也來了魔都,說不得,就有好事情能夠看到了。」

「剛剛還好哥哥我機智,讓你們給我轉個賬,等會兒我轉在群里,發紅包的人記得重新領一下。」

「他老師看起來還是比較儒雅的,儒雅是儒雅,但也不像是個好惹的人,兄弟們都注意一下啊。要是以後遇到了這兩個人,車費能減免的減免一點,能幫忙的幫忙一下!大錢我們幫不起,小錢可以直接找我要。」

「主要是心裏舒坦。」

……

下車之後,陸成便道:「師傅,我去給您辦理入住吧。您身份證帶了嗎?」

林輝看着陸成這又推著箱子,又熱情的樣子,比起剛看到他時,明顯就要世故了不少。便道:「你這一套都是跟誰學的?還有,你都沒我身份證,怎麼給我訂的酒店?你什麼時候記住我身份證號呢?」

陸成憨笑着說:「現在訂酒店都不用身份證號了,直接把名字輸進去,然後用身份證就可以辦理入住。」

林輝點了點頭,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只是啊,他還是希望,陸成能夠慢一點被同化,慢一點懂這麼多人情世故,現在就老老實實地當一個學生好了。

只是有時候,這社會卻不會因為你的年紀小就等你。

等到陸成把林輝的入住辦好,兩人便直接上了電梯。而林輝入住的房間就與陸成同一層樓,不過卻並不是相鄰和對面,中間隔了有四五間的樣子。

林輝進了房間里,便把外套給取了下來,正好這個時候,一個電話打到了他手機里了。

「大輝哥,可是好久不聯繫了啊。您是大忙人啊,今天有空?」林輝就是故意把電話開了擴音。

林輝並沒有先說自己來了魔都的事情,就道:「在網上看到了學生的事情,就想問問對方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是什麼局面。這不知道灼哥你在魔都么?」

「就問問。」

陸成眼巴巴地看着林輝,看着林輝一副隨意的樣子,應該是與對方的關係極好了。而林輝語氣也頗為隨意,就像是普通的嘮嗑。

對方回道:「還真不曉得這小夥子就是你大輝哥的學生,不然我早就攔下了。你也沒提前打個招呼啊!還生了這麼多誤會。」

林輝這邊翻了翻白眼說:「他昨天中午的時候飛機落地,我現在總住院值班,我給你講什麼,還能喊你接我學生吃飯?他這麼大臉盤子啊?明明我看他還挺帥的欸。」

「哈哈,聽輝哥你說話就是舒服。」

「那什麼許家,在魔都也就有個小產業。市值也就一兩個億而已吧,老爺子的兒子不想從商,就去當了運動員。許家的關係也不是特別深,輝哥,你有啥想法么?」

「要對方上來登門道歉,是件小事情。但是要搞其他的話,稍微需要點時間。就看你要到那一步了。」對方也是玩笑着道。

似乎啊,就剛剛這會兒工夫就把所謂的許家打聽了個門兒清的樣子。

陸成這裏眨巴眨巴了眼。

好傢夥,一兩個億在對方看來都是小錢,我tm有兩個億,放銀行裏面,一年時間就不要,光利息錢我欠的賬都可以還了。

「什麼到哪一步咯,我們是湘省的文明人,早就不是湘省的土匪了。現在是法治社會,又不是什麼生死之仇。就只是覺得心裏不順暢,灼哥能安排一下,大家一起見個面不?」

「我請你吃飯。」林輝輕描淡寫道。

「大輝哥你又打我臉了,上次我去沙市,你怎麼不說喊我請你吃飯啊?」

「你什麼時候方便,就今天晚上的七點鐘,外灘見方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