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放在哪裡?」

0

「在傳送陣左邊有一個密道,靈石和重要的財物都在那裡邊!」

「帶我過去!」

在離金清石他們五十米遠的地方,有兩塊巨石蓋在一個兩米見方的洞口上,金清石搬開兩塊巨石,打開天眼和神識向著洞里搜索了一遍后,立即將那個年輕人推進了洞中。

「啊!」那個年輕人剛一跳進洞中,山洞兩側的石壁上立即飛出幾十支一米多長,閃著寒光的鐵箭!

「奶奶的!機關還不少啊!」金清石冷笑一聲,拿出顆顆手雷,向著洞口裡扔了進去!

「轟!轟!轟!」一聲聲悶響在洞里響了起來!

「嗖!嗖!嗖!」密密麻麻的鐵箭飛了出來!

「轟隆隆……」一個個巨大的石球從山洞裡面向著洞口的方向沖了過來!

十分鐘后,金清石飛身跳進密道里,然後將堵在洞口的五個直徑一米五粗的圓石收進空間里之後,沿著上坡一邊將密密麻麻的鐵箭、鐵矛收進空間里,一邊小心翼翼的向著裡面走去。

當金清石走了五十多米后,突然一陣陣熱浪迎面撲來!

「靠!這是火山嗎?」金清石神識穿過向方近百米的通道,一片紅光立即出現在了眼前。

在通道的盡頭是一個直徑三十米的巨坑,火紅而熾熱的熔岩的巨坑裡緩慢的滾動著!

「奶奶的!富貴險中求!我就不相信你會在這個時侯爆發!」金清石說完,雙腳一用力,身體立即飛過三十米寬的熔岩巨坑,落在對面的一個洞口邊上。

在山洞裡,堆滿了一箱箱的下品、中品靈石和一箱箱各個朝代的金器、銀器、光彩奪目的寶石、晶瑩剔透的玉器!

「袁門真是有錢啊!看來我的東陵島再也不差錢啦!」雖然這裡面只有幾千萬的現金,可是這些珠寶都是錢啊!金清石一邊收一邊激動的大叫著道。

金清石將傳送陣破壞掉之後,樂呵呵的扛著疾風星隕刀,走過長長的青石台階,出現在了絕嶺峰的峰頂上。

「你是誰?」正在峰頂練功的幾十個年輕人,看到一個年輕人扛著大刀從老祖宗的房間里走了出來,立即好奇的問道。 「我是你們的老祖宗!」金清石冷笑一聲,立即將強大的威壓向著這些人沖了過去!

「啊!啊!」

「砰!砰!」

在強大的威壓之下,那些只有先天期的年輕人在發出一聲聲慘叫之後,身體里立即傳出了一聲聲悶響!

殘肢斷臂散落在絕嶺峰上!一隻只聞到血腥的老鷹開始向著這裡沖了過來!

「龍門!唐門!袁門!我讓們通通關門!哈!哈!哈!」壓在頭頂上的三座大山終於散去!金清石站在絕嶺峰上激動的大吼著道!

一道身影在太行山上快速飛奔著!

一條一條信息從大行山的上空傳了出去!

「老婆!老婆!兒子有消息啦!」在辦公室里的葉政國一收到簡訊,馬上拿起撥通了家裡的電話!

「老公!你終於有消息了!」正在辦公室里看著報表的沈雅,看到金清石的簡訊,頓時爬在桌子上大聲的痛哭起來。

「石頭!你可想死哥哥了!」正黑著臉、拿著95式手槍,親自帶隊抓捕一名持槍殺人犯的小志,在收到信息后,眼睛頓時一紅,哽咽的小聲說道。

「小志!出什麼事了?」站在他身邊的,從利刃轉業到京城特警支隊支隊長範文遠連忙問道。

「石頭…石頭…石頭!他沒事了!」小志哽咽說道。

「啊?真的嗎?小志!趕緊問一下石頭什麼時候回京城!我們這些戰友要好好聚一聚!」範文遠激動的說道。

「臭石頭!爛石頭!你可以嚇死我了!」老廣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開著汽車,向著迎賓館的方向急速飛奔著!

「嗚嗚。」瑩瑩在總統套房裡,抱著寶寶失聲的痛哭著!

「哭什麼啊?我都說石頭會沒事的了!快收拾一下東西!我們回家去!」張惠琴眼睛紅紅的一邊抱著寶寶一邊高興的說道。

「哥….哥!我就知道你會沒事的!嗚嗚。」萌萌在收到信息后,馬上衝到洗手間,一邊流著眼淚一邊痛哭著道。

「寶寶!你爸爸要回來了!你開心嗎?」周聯繫一邊摸著平坦的小肚子一邊眼睛紅紅的說著。

「放鞭炮!快放鞭炮!」李麗莎流著眼淚衝出東陵島的辦公室,向著門外大叫著道!

「石頭!石頭!你..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真的好想你!」在工地上的李若水一邊看著手機,一邊痛哭失聲的說著。

金清石衝出太行山,開著摩托車向著錦城機場疾馳而去!

三個小時后,金清石拿著登機牌坐在了機場的VIP室里,當看到大家一條條回復過來的信息,他眼睛紅紅的向著外公、父母、二叔報了一平安后,立即撥通了沈雅的手機。

「石頭!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沈雅激動的問道。

「我先回廣南省看看兩個孩子,然後把工作的事情處理一下!等孩子百天的時候就回去!」金清石微笑著道。

「這次可嚇死我了!我..我..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沈雅說到這裡,聲音立即開始哽咽起來。

「這怎麼可能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什麼寶貝!」金清石微笑著道。

「老廣說袁天聖非常厲害!他在追殺你之後,又回到了賓館里,而你卻沒有了任何的消息!所以大家都在擔心你的安全!」沈雅擔心說道。

「我是受了一點傷,不過並不嚴重!現在三大家已經消失了,我們終於可以過上安穩的日子了!」金清石高興的說道。

「嗯!等東陵島建好之後我就辭職,然後帶著孩子去那裡生活!」沈雅用力點了點頭道。

「好!等父親退下來之後,我也會離開部隊,然後在島上好好陪你們!」金清石愧疚的說道。

「如果你離開部隊,那孩子們的將來怎麼辦?我可是準備讓小晨從政的!」沈雅急著道。

「還從什麼政啊?將來我們全部修真!然後移民到修真界去!」金清石鬱悶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啊?不愛國了嗎?不要這裡的親人和戰友了嗎?」沈雅激動的說道。

「我要登機了!以後見面再跟你細說!」金清石說完連忙掛斷電話,然後向著過來提醒自已登機的漂亮服務員微笑著點了點頭。

沈雅在金清石掛斷電話之後,立即撥通了父親手機和各個姐妹的電話!

下午五點鐘,金清石空著手從機場里走了出來。

「石頭!」老廣站在接機出口激動的大叫著道。

「哎呦?不錯哦!沒想到才一個多月,你就已經突破到了先天後期!看來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築基了啊!」金清石笑著問道。

「我是誰啊?如果不是擔心你,我早就可以築基了!」老廣得意的說道。

「你就別吹牛了!艾麗雅的事情怎麼樣了?」金清石笑著道。

「那邊沒戲啊!在你失蹤第三天,艾麗雅就決定過來了,後來聽說你失蹤了,她就沒敢過來!而且奧林匹斯家族的人已經放出風聲!如果艾麗雅的家族不答應這門婚事,他們將全面展開報復行動!」老廣皺著眉頭道。

「奶奶的!這是赤裸裸的威脅啊?你讓艾麗雅馬上過來!我倒要看看他們怎麼來報復!」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唉!你失蹤之後,我是寢食不安!如果再有個三長兩短,還叫我怎麼活啊!」老廣嘆了口氣道。

「少整這些肉麻的!你通知艾麗雅七天之後到南海省,我在哪裡等著奧林匹斯家族的人!」金清石微笑著道。

「萬一你打不過他們怎麼辦?」老廣擔心問道。

「那我就再修鍊啊!現在我已經是元嬰後期了,用了不久就會突破到巔峰期,到時候再也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金清石得意的說道。

「萬一他們有超過元嬰期的怎麼辦?」老廣緊接著問道。

「那有那麼多萬一啊?這顆星球最高修為就是元嬰期!我現在就屬於站在最頂尖的那種人!」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等回家再說吧!這一個多月弟妹天天以淚洗面!身體消瘦了好多啊!」老廣苦笑著道。 「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也想過上安安穩穩的日子!可是煩心的事情總是一個接著一個!」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如果我有你的身份、級別、修為、美女,就是再煩心一點我也願意!」老廣撇著嘴道。

「等到了修真界,我去搶地盤,然後讓你當皇帝!你看這樣行不?」金清石笑著道。

「好啊!到時候我封你為御前一品帶刀護衛!」老廣馬上高興的大叫著道。

「護衛你妹啊!趕緊給我開車去!」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呵!呵!呵!這事我可放在心裡了!你自已看著辦吧!」老廣一邊攔開車門一邊開心的笑著道。

一個半小時后,龍霸汽車在省委一號樓的別墅門前停了下來,金清石立即從車上跳下來向著別墅里沖了進去。

「石頭!」在客廳里抱著大寶的王瑩,看到衝進來的金清石,淚水立即奪眶而出!

「老婆!對不起!」金清石看著一臉憔悴的王瑩,他心疼的說道。

「不要說這個!我..我..我和孩子都挺好的!你不要擔心我們!」王瑩哽咽的說道。

「本來我想說一切事情都解決了!可是老廣那邊又出了點事情!所以我可能還要忙幾天!」金清石苦笑著道。

「嗯!我能理解!現在你們六兄弟只剩下他一個人了!這忙是一定要幫的!」王瑩輕輕的點了點頭道。

「石頭!如果有事你就繼續忙你的吧!我已經退休了,可以在家幫小瑩照顧孩子!」這個時候張惠琴從樓上走下來微笑著道。

「媽媽!對不起!….」金清石哽咽的說道。

「臭小子!什麼對不起的?我們現在可是一家人!不過你處理完小馮的事情,趕緊回去老老實實的上班去!一個司令員長期脫崗怎麼能行呢?」張惠琴認真的說道。

「是!」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晚上六點鐘,老廣帶著父母和禮品來到了省委一號別墅。

「馮董!你這是幹什麼啊?我們兩家人還用這麼客氣嗎?」王志華微笑著道。

「我們這裡的規矩是不能空手上門!而且這只是普通的水果,絕對不違反您的規定!」馮開泰連忙說道。

「怎麼只帶一樣呢?最少也要四樣吧?」王志華笑著道。

「啊?那…那..那我馬上去買!」馮開泰萬萬沒有想到王志華會這麼說,他焦急的說道。

「買什麼買啊?我是看你太緊張了!想讓你放鬆一下!誰知道還讓你更加緊張了!」王志華鬱悶的說道。

「王叔叔!您現在可是副國級的領導!大幹部!我們想不緊張都不行啊!」老廣苦笑著道。

「你就別在這裡忽悠我了!趕緊把水果拿出來,讓我嘗一嘗!」王志華瞪著眼睛道。

「是!」老廣馬上大聲的回答道。

金清石親自下廚,用空間里的野味做了八菜一湯,王志華和馮開泰一邊吃著美味、喝著美酒,一邊聊著老廣他兩個叔叔工作的事情。

「你給艾麗雅打電話了嗎?」金清石向著老廣小聲的問道。

「打了!艾麗雅爺爺已經扛不住了,準備答應這門親事了,所以她這兩天就過來!」老廣皺著眉頭道。

「哦?那我們明天就去南海省,然後在那裡先做好安排!」金清石連忙說道。

「可是你剛剛回來!明天就走這恐怕不合適吧?」老廣苦笑著道。

「你就別管這麼多了!現在你就剩下你一個,等解決完你的事情,我就可以踏踏實實的過安穩日子了!」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那家裡的安全怎麼辦?」老廣擔心的說道。

「我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而你最好讓兩個老人去京城住幾天!我怕那些人會找到你家裡去!」金清石想了想道。

「好!我聽你的!」老廣立即點了點頭道。

吃完晚飯,老廣帶著父母離開之後,金清石將老廣的事情跟王志華和張惠琴詳細的說了一遍,王志華聽完皺著眉頭道:「我不是不同意你幫小馮,而是你一定不能暴露自已的身份!一個中將殺美國人,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搞不好會引起戰爭的!」

「爸爸!我提前過去,就是想找個僻靜一點的地方,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掉那些人!」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有把握嗎?」王志華皺著眉頭問道。

「應該有!這次我得到一滴祖龍血,不但突破到了元嬰後期,而且還得到了一個變身面龍的法術!就是被人看到了,也沒有人會認出是我!」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祖龍血?變成龍?」王志華吃驚的問道。

「祖龍應該是最古老的龍!而我煉化它的血液后,就可以變成龍了!」金清石連忙解釋道。

「真…真…真的有龍嗎?」張惠琴激動的問道。

「媽媽!爸爸!瑩瑩!你們別緊張!我現在就變給你們看!」金清石微笑著說完走到廚房邊上,輕喝一聲:「變身!」

「啊!啊!啊!」王志華、張惠琴、王瑩看到金光一閃,一條金光閃閃的人形金龍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很難看吧?我第一眼看到這個造型,也嚇了一個半死!」金清石微笑著道。

「石頭!真…真…真的是你嗎?」王瑩吃驚的問道。

「暈!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啊?要不要來張合影啊?」金清石笑著道。

「好啊!」王瑩立即將懷裡的寶寶放在沙發上,然後拿起手機跑到了金清石身前。

「咔嚓!咔嚓!….」單獨照、合影、擺造型!王瑩忙個不亦樂乎!

「我也來一張做手機封面!」張惠琴高興的說道。

「你們啊!要拍也要拿個單反拍啊?這才專業點嗎!」王志華笑著道。

「那你還不去拿?」張惠琴一邊拍著一邊急著道。

「哦!」王志華苦笑著,向著書房裡走去。

深夜,金清石一邊衝擊著王瑩的身體一邊微笑著道:「瑩姐!感覺如何?」

「沒…沒感覺……嗯….嗯….」王瑩一邊呻吟著道。

「不會吧?你什麼時候這麼貪吃了?」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這還貪吃啊?都半年沒有嘗過肉味了!」王瑩瞪著眼睛道。 「那今天我就好好補償一下!」金清石說完立即一衝到底!

「啊!你想我命啊?」王瑩尖叫一聲后,連忙捂著嘴,氣呼呼的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輕點!我輕點!」金清石苦笑著道。

「嗯。」

第二天一大早,金清石給兩個寶寶有靈力調理了一遍身體后,開始給大家準備著早餐。

而此時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郊外的一個巨大莊園里,艾麗雅眼淚汪汪的低著頭站在一個金髮老人的後面。

「艾麗雅!三天之後舉行訂婚儀式,你這兩天就把工作的事情安排一下,然後退出娛樂圈吧!至於賠償的問題,奧林匹斯家族會出面解決!」坐在主位上,滿頭金髮的老者皺著眉頭道。

「爺爺!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艾麗雅急著說道。

「唉!如果還有別的辦法,我就不會委屈你了!」艾麗雅的爺爺埃迪索嘆了口氣道。

「艾麗雅!你就別再任性了!如果再任性下去,我們卡呂普索家族就完了!」艾麗雅的四伯父埃德蒙冷冷的說道。

「是啊!奧林匹斯家族已經得到了戰神的傳承,如果跟奧林匹斯家族聯姻,那我們可以藉助他們的力量打開海神殿,而獲得祖先的傳承!」艾麗雅的三伯父埃德特點了點頭道。

「就是聯姻也不能藉助奧林匹斯家族的力量打開海神殿!他們明明知道艾麗雅已經失去了一半的水之精靈還要取她,說不定就是為了我們的海神殿!」艾麗雅二伯父埃德文皺著眉頭道。

「嗯!德文說的有道理!我們雖然同意這門親事,可是絕對不能讓奧林匹斯家族知道海神殿在哪裡!」艾麗雅大伯父埃德加冷冷的說道。

「既然伯伯們提防奧林匹斯家族,可是你們為什麼還要逼著我嫁過去呢?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艾麗雅激動說道。

「嫁給奧林匹斯家族,總比你嫁給一個中國人強吧?中國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們卡呂普索的任何人!」埃德蒙冷冷的說道。

「中國是一個既貧窮又落後的國家!你嫁到那裡去才是往火坑裡跳!」埃德特冷笑著道。

「那個中國人雖然有一點錢,可是那裡太封建了,根本沒有什麼人權!你在哪裡生活會不習慣的!」埃德文擔心的說道。

「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嫁給了那個中國人,奧林匹斯家族就會報復我們!而以我們現在的力量,根本就就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不管你願不願意,都必需嫁過去!」埃德克皺著眉頭道。

「你們沒有去過中國,根本不了解那裡的情況!而我們這裡所播放的一些電影、電視都是反應他們很久以前的事情!中國人熱情好客、待人真誠,而且城市的繁華程度並不比我們這裡差!」艾麗雅連忙解釋道。

「艾麗雅!當初爺爺同意你跟那個中國人交往,並不是看他有多少錢、是什麼國籍!而是希望你能過得幸福!可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如果你不嫁過去,奧林匹斯家族不但不會放過我們,而且那個中國人也會因為你而送命!」埃迪索認真的說道。

「我是不會嫁入奧林匹斯家族的!如果他們再逼我,那就讓他們來娶我的屍體吧!」艾麗雅流著眼淚說完,立即向著樓上跑去。

「埃德加!你給我好好看住艾麗雅!千萬別讓她做出傻事來!」埃迪索連忙向著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艾麗雅的父親埃德加焦急的說道。

「是!父親!」埃德加立即站起身來,向著樓上跑去。

「父親!我們還是先做兩手準備吧!把一些年輕子弟先送到外面去,萬一奧林匹斯家族對海神殿有什麼圖謀,家族的血脈也可以延續下去!」埃德克認真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