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魂派(應對技):完美精神!」

0

面對這種突發的危機,索恩的反應也不慢,畢竟他的意志屬性還是很高的。

索恩立即強制性的讓自己閉上雙眼,然後開啟鋼魂派的應對技進行抵抗。

當應對技開啟的剎那,這種猶如處在血海深淵的感覺迅速如潮水般退去。

此時的索恩依舊雙眼緊閉,不過他強大的感知力已經感應到深淵豺狼人正在趁着他失神的空隙急速向他趕來。

甚至還聞到了對方身上特有的惡臭味兒。

鐺!

劍刃與金屬利爪的碰撞后,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和明亮的火星。

——「漠風派(打擊技):焰星!」

當兩人的武器碰撞的瞬間,索恩左手的短劍也早已蓄勢待發。

在劍道家的職業能力「流派專攻」和「快速行動」的加持下,他的打擊技比以往更加耀眼和迅捷。

嗷!!!

聽到深淵豺狼人哀嚎,索恩沒有戀戰,而是選擇立即抽身後退,與對方拉開距離。

當索恩確認自身安全后,這才睜開雙眼適應周圍環境,然後警惕的望向還未從失明狀態恢復的深淵豺狼人。

嗯?

這時,索恩突然感受到屋頂上方出現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豐富的戰鬥經驗讓他沒有下意識的去回頭查看,而是立即選擇再次躲閃。

當他剛剛躲開的瞬間,一發閃爍著幽綠色光芒的能量箭矢精準的射在他剛剛站立的地面。

強酸可怕的腐蝕性散發出一股刺鼻的煙霧,將地面迅速侵蝕出黑漆漆的一片。

是二環法術:馬友夫強酸箭!

屋頂有施法者出現了!

索恩暗道一聲僥倖,於是暫時先不顧眼前的深淵豺狼人,輕輕一躍,靈活的跳到屋頂。

一隻皮膚呈暗紅色狀個頭矮小的蜥蜴類生物出現在索恩的不遠處。

原來是一隻狗頭人術士。

看到不遠處的矮小身影,索恩露出恍然之色。

必須以最快的手段幹掉這隻具備施法能力的狗頭人術士,要不然與深淵豺狼人的廝殺中,十分危險。

畢竟以索恩自身的體質,剛才如果被二環法術擊中,便足以致命。

隨後他神色一冷,佩戴在胸口的銀白十字星吊墜閃過一道微光。

索恩掌心憑空出現一根銀白色的能量箭矢。

去死吧!

——「月之矢!」

緊接着索恩將箭矢朝着狗頭人術士的方向猛力一擲,在他18點力量的加持下,銀白色能量箭矢划著一道破空聲沖向正準備施法的狗頭人術士。

噗嗤!

「月之矢」精準的命中狗頭人術士的小蜥蜴腦袋,狗頭人術士連慘叫都沒來及喊出,小腦袋便如遭到巨錘的重擊,被砸的稀爛。

「月之矢」的正常使用方式是用手全力擲出,但是如果使用複合長弓射擊的話,箭矢的威力會有額外加成。

如果是用來對付狗頭人這種弱小生物的話,憑藉索恩自身堪比食人魔的力量,殺死他們還是輕而易舉的。

從狗頭人術士的出現到死亡,僅僅只過去片刻功夫。

索恩望着已經從失明狀態恢復的深淵豺狼人,猛地深吸一口氣,緊了緊雙手的武器。

從四五米高的房屋上一躍而下,暗燼長劍帶着整個身體的力量和凜冽的破空聲狠狠的劈向深淵豺狼人被鬃毛密佈的頭顱。

鐺!

躲避不及的深淵豺狼人,伸出兩把金屬雙爪吃力的招架住索恩的劈砍。

——「漠風派(強化技):紅蓮之劍!」

索恩意念一動,暗燼長劍上突然迸發出洶湧的烈焰。

炙熱的火焰映紅了深淵豺狼人皮膚上每一道清晰可見的疤痕,以及因招架住索恩的攻擊而流露出猙獰扭曲的面部表情。

深淵豺狼人雖然經過惡魔精魄的強化導致自身的實力大幅度提升,使他們的力量、敏捷以及體質屬性大概都保持在18以上。

但對於索恩來說都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唯一需要忌憚的就是他們掌握的各種詭異的超自然能力。

轟!

索恩的長劍上劃過一道洶湧的熱浪,精準的掃到深淵豺狼人茂密的鬃毛上。

此時的深淵豺狼人身軀就像被灑滿粘稠的熾火膠液體,接觸到空氣的剎那,洶湧的火焰迅速在他全身蔓延。

噗嗤!

索恩左手的短劍趁機在深淵豺狼人的脖頸處劃過一道寒光,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很快被熊熊燃燒的烈焰淹沒。

隨後索恩一腳將深淵豺狼人掙扎的軀體踹翻在地面上,而他則趁勢化作一道朦朧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林景天回來了,陸細辛中午就不得不出去吃午飯了。

「這附近有家川菜味道不錯。」林景天聲線溫柔,「你一定會喜歡。」

這醫院附近所有的菜館,他都去過一遍,就是為了看看哪家菜好吃,想着等以後陸細辛回來,帶她一塊去。

川菜館的門臉很大,林景天剛一過去,就有門童過來泊車,還有服務員引著幾人去二樓的包間。

陸細辛牽着沈念羲的小手,告訴他哪道菜好吃,還特別囑咐服務員上幾盤不辣的菜,小孩子吃不了。

她這邊菜都點完了,林景天還站在樓梯口。

他正在打電話,樓梯口光線暗淡,朦朦朧朧看不清楚,陸細辛只能看到他一手拿着手機,一手插著褲袋,似乎很着急的樣子。

陸細辛讓半夏照顧沈念羲,自己向林景天走去。

剛走近幾步,就聽到他乾澀帶着焦急的聲線:「怎麼會昏倒,低血糖么?別急,我很快過來……」

可能因為太過慌亂,他額頭佈滿細細的薄汗,嘴唇也是緊抿著。

回頭看到陸細辛,微微怔了一下,而後目光歉然:「我要回醫院一趟,不能陪你吃飯了。」

陸細辛抬眸,語氣瞭然:「是白芷暈倒了么?我跟你一塊過去。」

「不用。」林景天下意識拒絕,等回神過來才意識到自己語氣太過,連忙解釋:「你還餓著肚子呢,先吃飯,這邊的川菜很不錯,我一個人過去就好。」

陸細辛靠在牆壁上,單手插兜,斜抬着眸子,淡淡掃了林景天一眼,才嗤笑一聲:「我知道她不想見我,放心吧,我不過去。」

林景天皺着下眉,神色無奈:「細辛……」

陸細辛擺手:「行了,快過去吧。」

陸細辛是一個人回包間的,半夏支著身子,探頭望了望,沒見到林景天,表情頓時垮下來:「景天少爺呢?」

「回醫院了,白芷暈倒了。」

「暈倒?」半夏下意識擔憂起來,而後表情又變了嘲諷,「又來這套。」

這已經不是白芷第一次弄這種事情了,白芷已經免疫。

偏偏景天少爺看不出來,每每都要上當,這男人啊,就是心粗。

原本開開心心的午飯,走了林景天這個重要主角,頓時沒滋沒味起來。

吃了幾口,半夏就放下筷子嘆氣:「白芷小姐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以前你們三個多好啊,現在弄得不咸不淡,全是糾葛誤會。」

半夏真是想不通,從前那樣親密無間的三個孩子,怎麼就弄成今天這一步了?

白芷不是很疼愛細辛小姐么?怎麼就突然左了想法,不僅對細辛小姐橫生怨言,還在景天少爺和細辛小姐中間瞎攪和。

就沒見過比她更會作的人了!

林景天回到醫院,立刻去病房看白芷,白芷躺在病床上正在輸葡萄糖,臉色蒼白如紙。

聽到門口響動,白芷轉了轉眸,看見林景天,眼中瞬間迸發出耀眼的光芒:「景天哥!」

「怎麼暈倒了?是不是沒注意休息?」林景天責怪。 第291章、紅豆食堂,鄉土美食

趙紅柳眼見周耀庭董事長、羅書天教授、以及趙大紡教授的眾多學生,都眾口一詞地勸說趙大紡教授,儘快正式同意方澤濤做趙紅柳的男朋友,於是就趁熱打鐵地逼迫趙大紡教授說道:「我趙紅柳以前曾經拆散了澤濤哥哥和羅蘭姐這一對恩愛情侶,現在我趙紅柳已經知錯了!可是如今,我們如果再拆散雷鳴和羅蘭這一對已經正式結了婚的幸福夫妻,那就將更加是錯上加錯!其實,外公當年為了保護方澤濤和羅蘭的這一對情侶關係不受我趙紅柳的插足影響,也曾經默認和接受過我趙紅柳與雷鳴兩個人之間的戀愛關係;如今,同樣為了保護雷鳴與羅蘭兩個人之間的幸福婚姻,不受方澤濤有可能仍然念及羅蘭姐舊情的影響,那麼,外公就必須儘快地默認和接受我趙紅柳與方澤濤兩個人之間的戀愛關係啦!只有這樣,才能夠徹底地斷了澤濤哥哥想要和羅蘭姐複合的念想!」

趙大紡教授聽罷,頓時又好氣又好笑地回應趙紅柳說道:「我的外孫女的這一張伶牙利嘴,這是要把我這個當外公的給說得徹底地理屈詞窮呀!看來,既然你們所有的人,都在眾口一詞地勸說我趙大紡,認可方澤濤和趙紅柳的戀愛關係,那麼,我趙大紡要是再繼續反對的話,我就將成為孤家寡人啦!」

趙紅柳聽罷,頓時高興地摟著趙大紡教授的脖子,撒嬌似地說道:「這麼說,外公就算是已經正式同意我趙紅柳和澤濤哥哥談戀愛啦!」

趙大紡教授聽罷,馬上又虎著臉,數落起趙紅柳說道:「你光想著要我答應你和方澤濤談戀愛,可是你平時的周末,都很少能夠從上海市趕回到無錫市來,陪伴我這個孤苦伶仃的老外公,並為我洗衣做飯,以便讓迪麗熱巴在星期天里也能夠解脫和輕鬆一下!」

不等趙紅柳回應,周耀庭董事長馬上就見機行事地回應趙大紡教授說道:「其實,用不著要等到周末,才能夠讓趙紅柳回無錫市,來給您趙大紡教授洗衣做飯!我平時就會督促方澤濤,一旦公司里沒有什麼急事和要事,就必須回到您趙大紡教授的家裡,來代替趙紅柳為您趙大紡教授洗衣做飯!畢竟,方澤濤作為趙紅柳的男朋友,也不能徒有虛名!他必須代替趙紅柳,對你趙大紡教授盡一份孝心!」

雷鳴聽罷,也立即附和著周耀庭董事長說道:「我完全贊同周耀庭董事長的意見!以前,羅蘭姐為了去新疆和方澤濤團聚,臨離開無錫市之前,總是將趙大紡教授的生活起居託付給我雷鳴照顧!因此,方澤濤現在要想正式成為趙大紡教授所認可的准外孫女婿,也就必須要像羅蘭、黎明珠、迪麗熱巴和我雷鳴一樣,承擔起照顧趙大紡教授生活起居的責任!」

王大宏聽罷,頓時疑惑地詢問雷鳴說道:「你雷鳴和方澤濤這兩位大男人,為趙大紡教授洗衣服可以,畢竟趙大紡教授家裡有洗衣機嘛!但是,我們這些老同學都沒有親眼所見,你雷鳴和方澤濤這兩位大男人會炒菜、做飯呀!」

雷鳴聽罷,趕緊回應王大宏說道:「我首先要聲明一下,當年我們大學宿舍的五位兄弟,除了我雷鳴不會洗衣服外,你王大宏和周丹華、方澤濤、朗坤等四位好兄弟,都曾經幫助我雷鳴徒手洗過衣服!所以,你們四位弟兄洗衣服都很在行呀!而且,我雷鳴當年因為害怕你們四位弟兄不肯幫我洗衣服,就在每個周末陪著笑臉、帶著你們四位好兄弟,去飯店裡好吃好喝地侍候!」

大家聽罷,頓時哄堂大笑!而雷鳴見狀,又進一步地解釋說道:「這洗衣服的問題,我雷鳴雖然不太擅長於用手洗,但是,趙大紡教授家裡的小天鵝品牌全自動洗衣機,我雷鳴用得還是非常地熟練的!至於說為趙大紡教授炒菜做飯嘛,我雷鳴其實也不是太在行!但是,我當時作為無錫市紡織服裝進出口公司的頂樑柱和副總經理,也總是請公司的食堂大廚師傅為我準備好最拿手的可口飯菜,然和打包帶回到趙大紡教授的家裡,只要稍微加熱一下,就可以和趙大紡教授一起共進美餐啦!」

王大宏聽罷,頓時恍然大悟地回應雷鳴說道:「原來你雷鳴以前為趙大紡教授炒菜做飯,靠的就是請求無錫市紡織服裝進出口公司的食堂大廚師傅,提前做好了好飯好菜,然後打包給你雷鳴,並帶回到趙大紡教授家裡來呀!」

趙大紡教授聽罷,頓時感激地告訴大家說道:「王大宏說得沒錯,雷鳴以前臨時接替羅蘭來照顧我的生活起居時,就經常從無錫市紡織服裝進出口公司的食堂里,打包好菜好飯帶回來,和我趙大紡一起分享!那飯菜的口味和營養,一看就知道是功底非常深厚的大廚師給烹制出來的,跟羅蘭、迪麗熱巴和趙紅柳所做的飯菜一樣,既營養豐富,又美味可口!看來,外貿公司食堂里的炊事員,不乏烹飪大師的拿手廚藝!」

周耀庭董事長聽罷,趁機回應趙大紡教授說道:「既然您趙大紡教授的學生雷鳴,以前能夠從無錫市紡織服裝進出口公司的食堂里給您帶飯帶菜,那麼,我們紅豆紡織服裝集團公司的食堂,也可以天天為您趙大紡教授做好營養豐富、美味可口的飯菜,然後讓方澤濤副總經理給您帶回家裡來吃呀!反正您趙大紡教授經常帶著您的學生去我們紅豆公司進行技術指導,對我們紅豆公司食堂里的飯菜,應該是印象不錯的啦?!」

不等趙大紡教授回答,王大宏就迫不及待地搶著讚歎說道:「紅豆公司食堂里的飯菜,都是由當地人在自家田地里給種、養出來的,像什麼諸如土雞土豬、鮮魚鮮蝦、蔬菜大米之類的純天然食材,一看就知道非常的有機環保和健康營養!再加上紅豆公司食堂師傅們的精心烹飪,那回味無窮的鄉土美食好味道,惹得我們這些江南大學的老師和學生,天天都想著要到紅豆公司的食堂里去大飽口福!因此,我們就熱切盼望著方澤濤老同學,能夠天天從紅豆公司的食堂里給打包好美味佳肴,並帶回到趙大紡教授的家裡來,讓我們也能夠一起解解饞!」 宋仲雄跟宋仲平、宋菲菲、宋浩明還有葛美麗等人,聽到老爺子說花一個億贖金贖回宋祿堂的屍體,還有那些省城宋家的人。

他們都驚怒交加,紛紛叫囔憑什麼?

宋青松掛斷電話,惱怒的對一幫家人罵道:「都住口,宋祿堂先生死了。如果我們連他屍體都保不住,連其餘的宋家子弟都保不住。那省城宋家遷怒下來,我們都得完蛋。」

宋仲雄一幫人聞言,都不敢再說什麼。

宋青松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陳寧一家,恨恨的說:「你們一家有種,尤其是陳寧你竟然敢把宋祿堂先生給殺了,你闖禍闖大了,就等著倒霉吧!」

說完,他氣沖沖的帶着家人,離開。

陳寧微笑的望着宋青松一家憋屈離開的背影,就應該讓宋青松一家放點血,不然這幫傢伙不知道心疼,整天幹壞事。

宋青松一家離開之後,宋仲彬跟馬曉麗、童珂都朝着陳寧圍攏過來。

宋仲彬跟馬曉麗,還有宋娉婷都滿臉憂愁,詢問陳寧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