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等等吧!」這侍衛也不敢囂張,他說完就走了……

0

沒過多久,那侍衛跟著一個黑衣人走了出來,黑衣人竟有神力六段修為,血狼知道,他並不是城主,他走到血狼面前,道:「兄弟,你跟我來吧!城主大人正在等你。」

血狼點點頭,然後跟著黑衣人在府里運轉右轉,然後進入一個房間,這裡有張茶桌,茶桌前坐著一個中年男人。血狼猜想,這人應該就是邱城主邱島,因為他有一種上位者獨有的氣質,這種氣質是做不了假的。

「城主大人,就是他要見你。」黑衣人向邱島彎腰抱拳。

「嗯,你先出去吧!」邱島支開黑衣人,站起來對血狼做了個手勢,示意血狼坐下,隨後,他又幫血狼倒了杯茶。

血狼也不客氣,他坐下來慢慢的品嘗了一口,緩緩說道:「好茶,邱城主真是有雅興呢!」

「聽說,你是王前輩的人,那麼,你怎麼證明你是他的人?」邱島笑望著血狼。

「不知道這個能否證明?」血狼說著就將令牌遞給邱島,邱島接過去看了看,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把令牌還給血狼,並問道:「是你找我有事?還是他找我有事?」

血狼反問:「有區別嗎?」

邱島呵呵一笑:「區別不大,你還是說說找我有何事吧!」

「那我就直說了。」血狼神色一凜,正色道:「聽說,你們邱家要和上官家族聯姻,我特地前來找你,就是想阻止你們。」

「說說理由吧!」邱島非常淡定。

血狼不假思索,直接回道:「因為上官婉依是我的女人,這個理由夠嗎?」

「兄弟,你這是在玩火啊!」邱島依然淡定,但他眼中卻閃過一絲凶光。

「城主就說答不答應吧!」血狼也看出了邱島不可能答應,所以他也沒啥好顧忌的,索性威脅道:「如果城主答應,什麼話都好說,若是不答應,那你就看著辦吧!」

「兄弟,火,不是這樣玩的,你還太嫩了,小心燒了沒長齊的毛。」邱島拿著一杯茶,一飲而盡,冷笑道:「我給王前輩一個面子,你現在馬上走,我什麼事都不追究,如果你執意要阻止我們,那你也看著辦吧!別忘了,這裡是我的地盤。」

血狼實力低,他也無奈,最後試著問了一句:「你確定要為一個女人和我作對嗎?這樣做,你會後悔的。」

「借你這話還你。」邱島的臉部肌肉抽搐了一下,厲聲喝道:「滾吧!」

血狼哈哈一笑,什麼都沒說,直接走了,他走出城主府,發現天快黑了,他在想:「既然令牌沒用,那該怎麼辦呢?邱浩乃是神力五段的人,直接暗殺他是不行的。師傅曾說,要學會用自己的長處去對付敵人的短處,這是最簡單而實用的辦法。對了,打不過還可以用計,用毒。」

想到這,血狼馬上準備行動,可他卻不知道哪裡能弄到毒藥,他更不知道價錢是多少。這時,他又想了起了上官婉依,上官婉依肯定知道哪裡能搞到毒藥,所以,他立即去找上官婉依。

…………


血狼來到上官婉依房裡,見上官婉依坐在床上修鍊,他慢慢現身,背對著上官婉依,上官婉依睜開眉目,痴痴的看著他的背影,幽幽說道:「血狼,你又來找我幹嘛?我不想看到你。」

「我有事想問你。」血狼依然沒有轉身,也不管上官婉依會不會回答,他馬上問道:「在哪能買到毒藥?能毒倒神力五段強者的毒藥,如果有,大概需要多少錢?」

上官婉依反問:「你拿來幹嘛?」

血狼回道:「殺邱浩。」

「這樣太危險了,你不要再幫我了好嗎?我現在真的很好,我不需要你的幫助。」上官婉依跳下床,眼眶微紅,有些著急。

血狼嚴肅的回道:「依依姐,我說過會幫你就一定會幫你,這只是男人的一種堅持,即使堅持到最後是個悲劇,但我堅持了,我就不會留下遺憾,不會感到後悔。」

這時,上官婉依被觸動了心弦,她一把衝到血狼身後,緊緊的抱著他,哽咽道:「血狼,你越是這樣做,我就越傷心。你既然給不了我幸福,為何還要阻止我性福?我只是一個紅粉骷髏,你這樣堅持下去,不僅會害了我,還會害了思思,懂嗎?」

血狼被上官婉依這麼一抱,聞著她那成熟誘人的體香,不禁熱血沸騰起來,他快要把持不住了,但他卻非常清楚,自己絕不能越過雷池,所以他馬上進入死亡狀態,消失在上官婉依懷中。

上官婉依愣愣的站在原地,她咬著唇,輕聲問:「血狼,你走了嗎?」

「我沒走,你還沒告訴我哪裡能買到毒藥呢!」血狼又現身了。


「好吧!我告訴你。」上官婉依沉吟片刻,唏噓道:「城裡有一家很大的黑市,你去那裡找找吧!那裡肯定有能毒倒神力五段強者的毒藥,不過價格比較高,我現在也沒多少錢了,你可能買不起。」

「告訴我地址,我先去看看。」

「在城東區,你到那邊找找,或者問一下就懂了。」

「嗯,你好好休息吧!」

「誒!你小心~」


…………

血狼火速來到城東區,很快就找到了黑市,這黑市是一棟大樓,佔地面積足有兩個足球場那麼寬,一共分四層。第一層賣武器鎧甲,第二層賣丹藥和毒藥,第三層賣各種書本秘籍,第四層不會對外人開放。

血狼直奔第二層,在裡面隨便逛,這裡面多數人在賣丹藥,賣毒藥的人很少,他逛了一大圈,終於找到了賣毒藥的櫃檯,櫃檯上方還貼著各種毒藥的簡介。

血狼看了看,發現有一種名叫『長眠粉』的劇毒,此毒呈粉末狀,倒入茶水之中,無色無味,神力五段的人喝上三克,就得沉睡一個晚上,不過價格非常高,需要一億神石一克。

「一億神石才一克。」血狼血狼眉頭緊鎖,他現在只剩下一億神石,而毒倒邱浩卻需要三克長眠粉,那就意味著他需要三億神石,他問老闆:「還有沒有與長眠粉類似的毒藥,能毒倒神力五段的人就行了,在一億神石以內的。」

「沒有了。」老闆解釋道:「毒藥的種類本來就不多,你要是去別的小城池,連毒藥的影子都很難看得見,我這長眠粉算是最好用最便宜的了,你還有什麼好挑剔的?」

「沒想到那麼貴!我先去弄錢再說。」血狼無奈的走了。

「還差兩億神石,去哪弄呢?」血狼走在大街上,一直在尋思:「又要去偷嗎?可現在還那麼早,人家都還沒睡覺,晚點再說吧!」

血狼走回旅館,見任羽思躺在床上,應該是想睡覺了,她看見血狼回來,立即坐起來問道:「狼哥,你怎麼才回來,你一直在陪依依姐嗎?」

「沒有。」血狼搖搖頭,坐到任羽思身邊,解釋道:「依依姐似乎被軟禁了,她出不來,我等她等到下午,然後去找了她,她說她要嫁入邱家。你應該知道,她嫁過去肯定不會有好日子過,你說,我們是不是該幫幫她?」

「你想幫就幫唄!問我幹嘛?」任羽思扭過頭,顯然是在吃醋。

「你吃醋了嗎?」血狼抱著任羽思,溫柔道:「那我們不幫她了,反正她總要嫁的,我幫她太多,反而會讓她更傷心。」

「你怎麼可以那麼無情?上次要不是依依姐救我,我們能有今天嗎?你不幫,我幫。」任羽思這話,讓血狼深深地明白了一句話:「女人心海底針!」

「我逗你呢!我怎麼可能不幫依依姐呢?」血狼捧著任羽思的雙腮,凝視著她,道:「如果我不幫她,我也就不是你喜歡的那個血狼了。你放心,依依姐無論如何都搶不走我,我是你的。」

「嗯!」任羽思乖乖的點了點頭,突然嚴肅的問道:「狼哥,我怎麼在你身上聞到依依姐的香味,你抱了她嗎?」

!! 「沒有,可能是進了她房間,沾上的。」血狼馬上搖頭,心想,都是女人的直覺很准,沒想到嗅覺也那麼靈。

「你騙我,你肯定抱了她,你剛得到我就不知道珍惜嗎?」任羽思輕哼一聲:「你說實話吧!」

「其實,是依依姐抱了我,她真的很喜歡我,我真的沒做對不起你的事,我……」血狼也不想說那麼多,他撲進任羽思的懷中,靜靜地沉默著。他重生以來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的事,他雖然是男人,但男人也會累,只是他沒資格喊累而已。

「思思,你相信我嗎?」血狼溫柔的問道。

「好了,我相信你。」任羽思想把血狼推開,可是血狼卻緊緊的抱著她,像個孩子一樣把頭埋在她胸前,她拍著血狼的背,笑道:「狼哥,難道你哭了嗎?」

「沒有,我只想想讓你知道,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血狼抬起頭,凝視著任羽思,道:「你應該知道依依姐對男人有多大的誘惑力,當她從背後抱我的時候,我差點就沒把持住……」

「好了!狼哥,你不用解釋了,我能理解。」任羽思嘻嘻一笑,推開血狼,道:「你快去洗澡吧!我聞著依依姐的香味就不爽。」

血狼點點頭,馬上去洗澡,洗完澡出來,他對任羽思說道:「思思,現在還早,我們去吃晚飯吧!順便到處逛逛。」

「好啊!」任羽思高興得跳了起來。

…………

血狼和任羽思去吃了一頓,然後在城裡亂逛,血狼現在突破了神力四段,他也不怕城裡那些紈絝子弟出來騷擾。

都說女人是購物狂,任羽思就完美的印證了這句話。她買了一大堆衣褲鞋襪,還買了很多街邊小吃,總是吃一半就塞給血狼,硬要血狼吃掉,血狼雖然不太願意,但也毫無怨言。如果你問血狼為何這麼傻,他會告訴你:「我妻子就是用來寵的。」

血狼和任羽思走在街上,他突然看見三個青年男子,有兩個穿白衣,有一個穿紅衣。他見過那個紅衣男子,就是上次任羽思在海邊突破時,跟著邱浩去找他麻煩那個邱斯水。

「不能讓那傢伙認出思思。」血狼想到這,立即對任羽思說道:「那邊有個人認識你,我們快離開這裡,否則會有麻煩。」

任羽思下意識的望向一旁,不幸的是,她剛好與邱斯水對視了一秒,邱斯水皺起眉頭,「咦」了一聲,一時間沒想起來,可當任羽思的背影時,他眼睛突然睜得老大,想衝過去,但他實力太低,又怕死,於是,他對兩個同伴說道:「前面那兩人有問題,可能跟通緝犯血狼有關,你們倆去朝著他們,我去叫人。」

有個白衣男子顯然是有些怕死,他對邱斯水提議道:「邱兄,要不你去纏著他們吧!我們只有神力一段,不行啊!萬一他們真的有問題,說不定會殺我們滅口。」

「艹!」邱斯水大罵道:「你們兩如此膽小,將來如何干大事?要不是我只有神力二段,我早他媽衝上去了。」

「邱兄,我看還是算了吧!小命要緊啊!」 重生毛利小五郎

「算了?怎能就這麼算了?」邱斯水一咬牙,陰險的說:「看來只能用這個東西了。」

劍聖崛起 ,並猛地打向空中,黑色小球在天空中突然爆了。

「轟……!」聲音響徹雲霄,光芒竟比煙花還要燦爛,照亮了整個天爵城的夜空,幾乎驚動了全城。

上官婉依坐在她院子里,看著天空中煙花燦爛,她皺眉喃喃:「這是邱家的求救信號彈,難道血狼出手了嗎?為了我,值得嗎?……」

「狼哥,這煙花好漂亮啊!」任羽思挽著血狼的胳膊,開心的望著天空。

「這煙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那人放的,我們有麻煩了,你還有心情欣賞煙花,你等我一會,我去殺了他們。」血狼說完便扯出一塊黑布蒙住臉,隨後消失在任羽思身邊。

「唉!狼哥……」當任羽思反應過來時,血狼已經到了邱斯水身後,他握緊劍,直接刺向邱斯水的後腦勺。

邱斯水畢竟只有神力二段,他又酒色過度,根本沒什麼實力。沒有任何懸念,血狼直接刺穿了他的後腦勺,他死都沒機會喊出聲。兩個白衣男子馬上反應過來,但他們實力更低,血狼在兩個呼吸之間就將他們解決了。

解決三人後,血狼取走他們的乾坤袋,瞬間消失在眾人面前。血狼的速度太快,前後不到八個呼吸的時間,而且此時是晚上,有些人還不知道邱斯水三人是怎麼死的,有些人看見了,但他們卻都愣在原地,眼睛睜得老大。

血狼又回到任羽思身邊,拉著她迅速的往賓館走去……

圍觀群眾圍繞著邱斯水三人的屍體,議論紛紛:「你知不知道剛才那人是誰?他也太大膽了吧!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殺城主的兒子和上官家族的人,當真讓人佩服啊!」

「他蒙著臉,我怎麼知道他是誰?」

「這下有好戲看了,敢殺城主的兒子,城主還不得全城搜捕啊!」

「搜捕個屁啊?哪有那麼容易?人家如果有錢,不知道去易容嗎?況且人家還蒙著臉,就算搜捕,受苦的還是咱們這些老百姓。」

血狼迅速殺人這一幕,被一個站在屋頂的老者看到了,這老者淡淡的笑了笑,喃喃道:「這小子能進入死亡狀態,這是天生的刺客啊!如果讓我多加調教,肯定能超越獨臂那小子,甚至是超越我,我得去找他談談。」

…………

血狼剛走不久,邱島來到了邱斯屍體前,他看著邱斯水的屍體,並沒有太過激的舉動,也許是因為他有很多兒子吧!

「誰要是知道殺我兒子的人是誰,告訴我,我給他一億神石。」邱島放出這句話,人群又是一陣騷動,但卻沒人出來回答。

過了一會,一位老者閃現在邱島面前,他對邱島冷笑一聲,道:「我知道是誰殺你兒子。」

「是誰,快說。」邱島也有些著急,他兒子死在城中,就算他不心疼,那也會失去威嚴和面子。

「給我一億神石再說。」老者伸出手掌。

邱島將一個裝了一億神石的乾坤袋交給老者,老者探查了一下,滿意的回道:「是我殺的。」

!! 「什麼?」邱島神色一凜,怒視著老者,逼問道:「真的是你殺的么?」

「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神石到手,我先走了。」老者嘿嘿一笑,轉身就走。

「站住!」邱島拿出一把刀,指著老者,道:「殺了我兒子,還拿了我的神石,現在想甩手走人嗎?」

「你當如何?」老者轉過身,冷笑道:「我是看在你是海族人的份上,否則你也死了,你信不信吧?」

「為何要殺我兒子?」邱島咬著牙。

「我想殺人,無需理由。」老者露出陰冷的目光逼視邱島,道:「如果你再不滾,我想殺你,也無需理由。」

「今日之恥,日後定當百倍奉還。」邱島冷哼一聲,沉聲問道:「可敢留下姓名?」

老者清風一笑:「我叫什麼名字,你無權知曉,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別人都叫我清風,也就是你們所說的清風刺客。」

「你……你便是清風刺客,好,很好!」邱島神色愕然,不甘的瞪了清風一眼,然後去抱起地上的邱斯水,轉身就走了,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