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緩衝期,得了吧。」周覽說,「不過這樣也好,你去跟宋遲一起住,你那個公寓就可以收拾出來給汪鏡住了。」

「還緩衝期,得了吧。」周覽說,「不過這樣也好,你去跟宋遲一起住,你那個公寓就可以收拾出來給汪鏡住了。」

「還緩衝期,得了吧。」周覽說,「不過這樣也好,你去跟宋遲一起住,你那個公寓就可以收拾出來給汪鏡住了。」 150 150 admin

「汪鏡現在沒有公寓嗎?」

「有啊,但是條件可沒有你那個好,你住的那個公寓可是整個公司最好的一套公寓了。」周覽說,「徐思瑤一直覬覦著,都跟公司打招呼了,什麼時候你搬走,她要搬進去。」

周雲聽了,哈哈冷笑,說:「那咱們這麼做,她不是得氣得七竅生煙?」

「讓她生去,當初幹了那麼多缺德事,活該。」周覽說,「她現在可是弄得很多人怨聲載道,圈子裏都快人人喊打了。」

「這才多久功夫啊,她做什麼了?」周雲好奇地問。

她知道徐思瑤這個人不是善茬,但是能夠弄得圈子裏人人喊打,這功力也不是一般人具備的啊。

周覽說:「她跟陳文俊正式在一起了,仗着陳文俊在背後撐腰,搶了別人好幾部戲不說,還買黑子去攻擊競爭對手,爭奪代言。」 大地上,以秦風為中心,一道道裂痕朝着周圍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從高空俯瞰下去,好像一面鏡子被突然打碎!

這一擊之下,千萬噸的恐怖力量爆發出來,秦風被直接打的陷入了大地之中,半個身體都被埋進了泥土裏。

「你不是我的對手,認輸吧!」

雲嵐得意的說道:「不過你也很厲害了,能逼我動用海皇體,還有海皇結界,在本宮遇到的所有外來者之中,你是實力最強的一個!」

秦風雙手抓住軒轅劍,死死頂着當頭落下的黃金長槍。

聽到這話,他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武神殿下,你該不會以為,這就是我的全部實力了吧?」

雲嵐美眸猛地瞪大。

臉上一副完全無法置信的表情。

「什麼?難道你還有底牌?」

秦風嘴裏吐出來幾個字。

「八門遁甲,開!」

轟!

忽然之間,大地被掀翻,無數巨石濺射出來,以秦風為中心,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秦風毫不猶豫動用了自己的終極手段,八門遁甲。

頃刻之間,他身上一條條經脈瘋狂暴起,彷彿進入了一種狂暴的狀態!

周圍氣流翻滾,捲起無數飛沙走石,與此同時,一個強大的風暴,直接朝着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強勢無比的雲嵐看到這一幕,心中大驚,連忙抽回黃金長槍,退後了一段距離。

呼啦!

只見不遠處秦風傲然站立起來,狂猛的罡風匯聚在他周身,形成了一股風暴!

那風暴之中,秦風的身影漸漸模糊,遠遠看去,似乎高大了幾分。

「八門遁甲?這是什麼功夫?」

雲嵐很是不可思議,她從來沒有見過,有武學功夫能讓宗師境界的強者實力提升如此巨大。

只是她還不知道,八門遁甲已經算不上武學的範疇了,而是類似於秘術!

將體內所有穴位強行打開,力量貫通無阻,自然會瞬間得到大幅度提升!

只不過,這八門遁甲催動起來,對肉身的負擔也是集齊龐大,多虧秦風肉身經過兩次淬鍊,這才能夠全面催動八門遁甲。

風暴之中,秦風的聲音緩緩傳出。

「武神殿下,戰鬥要結束了!」

挑釁的話語使得雲嵐柳眉皺了起來,道:「裝什麼弄鬼,放馬過來!」

秦風淡淡一笑,突然身軀一動,直接從原地消失不見!

轟!

狂風虎嘯,風暴直接朝着雲嵐所在的位置席捲過來。

而且,不是一股風暴,而是變成了好幾股風暴。

似乎每一股風暴,都是秦風的化身,帶出無與倫比的恐怖巨力。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這真的是人類的力量嗎,居然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這個外來者,就是怪物!」

所有強者都被這一幕震撼了,數十股風暴,一下將雲嵐包圍在其內,驚天動地氣勢,讓人心中膽寒。

而尤里烏斯家族,亞里斯家族的強者,看到這一幕後,也是臉色變得慘白。

他們好不容易升起了希望,認為雲嵐可以殺死秦風。

結果沒想到,秦風根本沒有動用全部力量,直到此刻,催動八門遁甲,才讓眾人真正見識到,他的恐怖!

而深處數十股風暴之中的雲嵐,也是神色凝重的看着周圍的風暴。

她想要找出秦風的真身,然而卻驚訝的發現,這些風暴根本不是幻象,而是實質的存在。

每一處風暴,都帶出來猛烈無比的罡風。

穿着防禦強大的盔甲,雲嵐都能感受到那些罡風的撕扯之力,足以將普通人瞬間毀滅!

她的金色盔甲上,那些符文,上古文字上的光芒,變得忽明忽暗,似乎隨時可能熄滅!

雲嵐臉色也隨之變得難看起來。

她必須做點什麼,不能讓秦風繼續這樣下去!

於是,雲嵐考慮片刻后,再次祭出了自己的黃金長槍,在頭頂舞動起來!

轟隆隆!

雲嵐周身,長槍帶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那光芒籠罩下來,在她周身形成一道防禦屏障。

周圍強者頓時瞪大了眼,萬萬沒有想到,秦風居然將他們的武神陛下,逼到了如此程度。

在強勢的秦風面前,雲嵐不得不採取防禦手段來確保自己的安全。

而與此同時,她頭頂的海神冠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面臨的危機,光芒大放起來,為雲嵐繼續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感。

很快,雲嵐周身的鐘罩徹底凝固成型!

這是一個金色的鐘罩,透出神聖威嚴的光芒,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感覺!

似乎天地之間任何力量,都無法將其破滅!

而風暴之中,秦風也是朝着雲嵐大步走去,在他操控之下,周圍風暴也同時鼓動起來,一同朝着雲嵐圍去,彷彿萬千大軍,將雲嵐去路徹底封鎖!

看到這一幕,周圍強者紛紛聚精會神的關注起場上每一個細節變化。

他們知道,這是最終決戰的時刻到來了!

就在下一刻,轟的一聲巨響,方圓數千米的大地,全部塌陷了下去,彷彿天崩地裂!

強者們迫不得已,只能飛到高空之中。

可以看到,在風暴的不斷碰撞之下,與雲嵐周身的金色光芒摩擦出火花,但瞬間又消失不見。

周圍的湛藍色水珠也被風暴席捲,消失不見,海神結界被秦風徹底打破!

然而,這才是剛剛開始,周圍這些風暴好似切割刀一般,不斷嘗試着突破雲嵐周身的金色鐘罩。

雲嵐也是爆發了體內全部力量,全力抗衡周圍的風暴。

但她還沒有意識到,不知不覺中,雙方局勢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之前是雲嵐一直在壓着秦風打,而此刻,秦風徹底掌握住了主動權!

八門遁甲催動到極致,操控風力,將雲嵐困死在戰場中央!

而且,這還只是開始,他還沒有動用軒轅劍的力量。

眼看着風暴之力無法摧毀雲嵐的強大防禦,秦風果斷祭出了軒轅劍!

勇劍,斬天罡!

忽然之間,一道劍氣穿過重重風暴,撕開虛空,朝着雲嵐的絕對防禦狠狠衝擊了過去!

這一刻,天地變色,雷霆炸響!

。 「媽媽,你快看,叔叔給我買了樂高。」浩浩舉著拼起來的樂高獻寶一樣的來到張思琴面前。

「哇,這是浩浩拼的啊,浩浩真棒。叔叔送你玩具你有沒有謝過叔叔啊。」張思琴蹲下身子摸著浩浩的頭說道。

「浩浩謝過叔叔了。」

「嗯,浩浩真乖,那把玩具放起來,和媽媽一起去洗手吃飯吧!」

「好的。」

等楚修文張思琴帶着浩浩洗好手做到飯桌上,李方也端著老鴨煲走出了廚房。

「楚大哥和嫂子回來了啊。」

「嗯,回來了。方子,你這滿滿一桌子的菜還有這些個禮物,目的不單純啊。」楚修文看着李方笑着說了一句。

李方一下子臉就紅了起來,不過這15天在海島上的生活,臉被晒黑了,看起來不是很明顯。

「哥,什麼叫目的不單純啊,李方就是來認個門的,這麼了。」還是諾諾幫李方解了圍。

「上次不是來過了嗎,這麼還需要認門啊。」

「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不一樣的。」

「怎麼不一樣了,你和我說說。」

「好了,修文,別逗你妹妹了。方子,其實你這一來,我和你柳姨就看出來了。以前諾諾可不會和人聊天聊著聊著就傻笑起來,而且也是第一次離開家這麼多天去其他的地方。我和你柳姨其實猜出來她在談戀愛了,只是沒有想到那個人是你。」楚敬良幫着李方解了圍,不過還是說了李方几句。

「楚叔,柳姨,我和諾諾不是有意要瞞着你們的,只是想着這樣做看起來會更正式一點。」

「我們呢也是很開明的,你們倆既然已經開始了,那就好好談。你的情況,我們也都知道。雖然你看你楚大哥開着公司,諾諾她也開着工作室。不過呢,你也別有壓力,我和你柳姨不求你們大富大貴,只希望你們平平安安,開開心心的生活就好。」

「爸,你可別小看方子。從你們回來以後他做了很多事情,都是你們不知道的。不說其他的,你們知道他開的龍蝦館一天能賺多少錢嗎,2W打底,只多不少。而且他還和秦銘一起開了醬料廠,他調製的醬料味道不要太好,他龍蝦館生意這麼好,除了小龍蝦肉質好以外,和醬料也脫不了干係。」

「看看,還沒怎麼的呢,這就護上了。不過你說的這些我還真不知道。我還以為你還在繼續做着直播呢。」

「何止呢,他收購的野生菌供應楚樂他家的飯店,酒店,完全供不應求呢。你們可別小看方子,他可是個潛力股呢。」諾諾說完,看着除了浩浩以外所有人看着自己,發現好像說多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妹妹啊,方子是給你灌了多少迷魂湯啊,讓你這麼誇他。當初你第一次見你嫂子的時候都沒在她面前這樣誇過你哥我。」楚修文一臉吃醋的說道。

「那能一樣嗎,你們倆本來就是自由戀愛的,第一次見嫂子得時候你們都確定關係了,我說沒有問題也不大啊。」諾諾小聲的說道。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你再說一遍。」

「好了,你幹嘛,你連你妹妹的醋都要吃。」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柳應芳看着李方緊張的樣子,岔開了話題道:「方子,你爸媽知道你們談戀愛的事情嗎?」

「他們都知道了,還有我爺爺奶奶,他們都很喜歡諾諾。」

「這樣啊,那就好,好了,大家都吃飯吧,不然等會才都涼了。浩浩,你別光吃菜,吃點飯。」

「奶奶,這菜太好吃了,這咕咾肉味道一級棒。」

就此,大家都放下話題,吃了起來。

當然,李方被楚敬良和楚修文連着灌酒,這麼回的酒店都不知道。

第二天諾諾拿了柳應芳煮的白粥過來了,聽諾諾說了才知道。昨晚李方喝醉以後,諾諾把李方送回來酒店,讓楚樂安排倆個人幫忙才送回了房間。

「我昨晚喝醉以後在你家沒說什麼亂七八糟的話吧。」

「沒有,你放心,你喝醉了就睡著了,沒有亂說胡話。」

「哦,那我就放心了。昨晚我表現這麼樣,你爸媽怎麼說。」

「我爸媽沒說什麼,就和我說既然開始談了,就好好談,別整些亂七八糟的。」

「就這些嗎,沒說其他的?」

「沒有啊,你還想聽什麼啊。」

其實有些話諾諾實在是說不出口,柳應芳讓她和李方相處的好的話,就早點把事情定下來,趁他們身體硬朗,還能幫着帶帶孩子什麼的。

不過這話諾諾當然不會告訴李方,如果讓李方知道了還不欺負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