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火龍術》,此子竟將我族的《火龍術》練成了,修鍊《火龍術》的先決條件便是掌火之道,」有人驚呼,

0

林浩站在原地,氣息平常, 國民男神:鬼禽惡少輕點撩 ,既然龍族大長老讓自己立威,那索性來個真正的威懾,省的麻煩,

這龍族少年應該剛剛從涅槃境突破到返虛境,神通雖然強大,掌控力卻是太差,而且面對林浩也敢如此大意近身,簡直是找死,

「滾回去,」

林浩直接轟出了自己的右拳,這一拳轟出,林浩的意念前所未有的凝聚,帶著劈山斷岳的巨力,他的拳頭更是瞬間暴漲百倍,就彷彿一片烏雲直接將天空中咆哮的火龍籠罩,

堪比天階法寶之體,開啟至尊神藏,倆顆心臟猛然跳動之下,一股令林浩自己都感到駭然力量,湧入他的拳頭中,滔天的氣息波動四散,使得所有的龍族長老眼皮直跳,

「哼,螻蟻也敢大放厥詞,死,,」

那龍族少年的聲音從火龍身後傳出,他眼中滿是鄙夷和蔑視,他手中不斷結印,控制著火龍的力量,他也不是愚笨之人,自然不會傻得將林浩斬殺,只需要一招將林浩擊敗,他自然名聲大顯,在一眾龍族大佬心中留下印象,

「嘭,」

火龍與巨大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巨大的拳頭直接將火龍的龍頭壓扁,隨後將火龍的身體擊成粉碎,更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來到那龍族少年面前,碾壓而去,

「不,,」

火龍頃刻間被滅,龍族少年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立刻怔在當場,只是瞬間,巨大的拳頭就已經攜著死亡的氣息,轟然降臨,

「我要死了嗎,」龍族少年臉色蒼白,看向林浩的目光只剩下驚懼,

「嘭,,」

又是一道金石交戈般的巨響在虛空炸開,不知何時,那龍族少年面前出現一道無形的光幕,林浩的拳頭轟在上面,引起巨大的波浪漣漪,

但林浩拳頭中的力量極大,爆發出的力量一浪高過一浪,那光幕竟在瞬間有了要破裂的趨勢,

「林浩小友,小輩們不懂禮貌,教訓下就夠了,不用動真火,」龍族大長老感受到光幕中爆開的力量,眼中放出一團光芒,呵呵笑道,

「好說,好說,」林浩聞言,這才撤回拳頭,冷冷掃了一眼回到人群中的龍族少年,那少年與林浩的目光對視,瞳孔收縮,連忙低下頭,不敢和他對視,

整個山巔一片寂靜,不光是那些龍族少年,就連龍族的長老也個個看向林浩,

那龍族少年可是實打實的返虛境高手啊,竟被林浩一拳破開寶術,若不是龍族長老相救,恐怖此時已經命隕當場了,

這個人類怎麼會這般強大,

神龍女玲瓏也是眸子流轉,盯著林浩看了又看,不知道在打著什麼鬼主意,

「祖地危險重重,我等龍族之人包括林浩小友,你們不得相互爭鬥,」龍族大長老再次重申,隨後掃視一眾龍族長老,「一切安排妥當,也該開始了,」

龍族長老點頭,各自取出一枚袖珍龍鱗,雖然小巧,但林浩在看到那袖珍龍鱗的瞬間,卻汗毛豎起,彷彿看到什麼洪荒猛獸一般,

龍族大長老則是取出一形似羅盤的法器,待得所有龍鱗放到羅盤法器中時,一束璀璨的光束直接射向高空,虛空中頓時開始扭曲了起來,很快就出現了巨大水面般的漣漪,

漣漪出現,沒有絲毫氣息外露,只有隱晦的光流轉不休,

「小友借你鮮血一用,」看到那漣漪出現,龍族大長老難言興奮,張口喝道,

林浩點頭,顯然是早已明了龍族祖地開啟的過程,他張口吐出一滴精血直奔羅盤而去,當血液進入羅盤的瞬間,羅盤上的光芒陡然一變,成了血紅之色,映照整個天空都成了紅色,

下一刻,一道冰冷的意志從漣漪中漸漸蘇醒,

突然,林浩的身體驀然收緊,因為他感覺到那冥冥中意志直奔他而來,一股莫名的氣息隨之進入他體內,

龍血,頃刻間沸騰了,

「嗷,,,」林浩仰天發出一聲龍吟,下一刻他的雙臂雙腿延伸,肌肉暴漲,細密的龍鱗密布,與此同時就連他的肉身也隨之變化,

數息之後,林浩消失不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赫然是一頭通體金黃的九爪金龍,

於此同時,九口龐大的洞天縈繞在林浩周身,使他遠遠看去,宛若神人下凡,不似凡塵,

在林浩化龍之後,那道冰冷的意志傳出話語:「條件符合古老的傳承約定,祖地將開啟,人靈境可入,為期百日,符合條件者進入后,其餘人方可入內,」

「轟,」

冰冷意志的話音落下,山巔上空轟然炸開,一道七彩光芒縈繞的巨大光門豁然出現在空中,

「祖地,開啟了,」一眾龍族大佬,眼中儘是興奮,

「祖地開啟,小友你先進祖地,」龍族大長老對空中的林浩說道,

林浩點頭,擔憂的看了一眼肩膀上的兔子,還有身上的絕仙洞府,他的擔憂有倆點,一點是怕絕仙洞府會帶不進龍族祖地,亦或者在祖地內根本無法開啟;第二點是怕兔子跟自己距離太遠,發生什麼不測,

林浩不敢將兔子收進絕仙洞府,生怕會帶不進龍族祖地,或者根本不能從絕仙洞府中走出,從而延誤時機,

詛咒可是要命的啊,

「林浩小友,」龍族大長老見林浩站在虛空中,眉頭緊縮,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不由擔心的提醒道,

林浩長長舒了一口氣,傳音道:「大長老,您忘了什麼事情吧,」

龍族大長老一怔,隨之凝重道:「小友你確定要把你的那份東西,帶進祖地嗎,」

「不是我的那份,而是我的連帶麒麟子的那份,」林浩堅定道,「我怕麒麟子詛咒爆發,需要利用聖葯和神龍之血壓制他體內的詛咒之力,」

「麒麟子能找到你這個朋友,倒是他的福氣了,」龍族大長老暗嘆一聲,將倆枚戒指悄然放到林浩掌心,肅穆道,「這裡有一枚玉簡,記載了我族對麒麟子體內詛咒之力了解的一切,你且收好,另外,我龍域複雜,你攜帶如此重寶的事情,我擔心會被有心人得知,一切小心,莫要讓老夫失望,」

林浩聽到龍族大長老的話,感覺到他話里的真誠,想到龍族大長老聯盟一事,不由得心中一暖,他恭敬的對龍族大長老行了一禮,然後直接飛入光門中,消失不見,

林浩走進光門后,感覺到四周的場景迅速變化,他掃了一眼肩膀上,死死抓住自己的兔子,心思大定,

可是下一息,四周光怪陸離的通道中驀然出現一股股極大的拉扯之力,瞬間將兔子與林浩的身體分開,向著不同的方向飛去,


「浩子,,,」兔子大聲尖叫,自從龍域中覺醒走出,遇到林浩之後,幾乎所有的事情,它都依賴林浩,此時面對生死危機,卻要分開,兔子的整個身心突然被一股濃濃的不安籠罩,

「兔子,接著,,」林浩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他早有準備,將兔子的那枚戒指甩出去,被兔子死死抓在掌心,於此同時,一道血芒從林浩身體中飛出,沒入戒指中消失不見,

「這是,」

場景變換,當一切清晰,林浩看著周圍無邊無盡波瀾壯闊的大海,耳邊響起波濤的怒吼,頓時感到心胸為之一擴,感到面對天地時自己的渺小,

林浩神念悄然擴散蔓延,方圓百里範圍內的海域盡皆出現在腦海中,可是當他的神念想繼續深入的時候,立刻察覺到一道極為恐怖的神念直接將自己一道神念絞碎,

林浩臉色一白,驚恐的望向南方的海面,

「轟轟轟,」

轟鳴聲不斷響起,無數水柱衝天而起,一頭足有千丈大小的白鯊從海域中躍出,濃郁的暴戾和兇殘氣息隔著老遠,壓迫而來,林浩稍稍感受了下那股威壓,沒有任何猶豫,立刻遁走,

緊接著,興奮的咆哮聲,響徹整個海域,

「哈哈哈,我白鯊等了數千年,這個牢籠終於開啟了,我聞到了外來者的氣息,這次我一定要得到老龍的秘密,從這裡走出去,」 在龍族祖地開啟時,龍域深處,萬丈地底中,數道蜿蜒蔓延的龍形山脈,隆隆作響,巨大的山石滾落,露出了裡面璀璨的龍鱗,這龐大的山脈竟是一頭巨龍所化,他的頭顱擺動,巨大的眸子緩緩睜開,

木然的眸子開始轉動,漸漸有了靈動和萬古的深邃,

突然,


眸子中射出倆道璀璨金光,直接洞穿萬丈地底,直接凝視開啟龍族祖地的山巔,他目光掃視龐大的光門,剛好看到林浩的身影邁入其中消失不見,


「混賬,混賬東西,」

憤怒的隆隆之聲立刻在整個龍域炸開,此時所有的龍族,包括一眾龍族長老頓時感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降臨,他們的身軀被壓向地面,那修為低下的龍族少年少女甚至口吐鮮血,過半陷入昏迷,

「龍神,活著的龍神,」龍族大長老臉色大變,興奮自語道,「原來傳說是真的,我龍域中還存在著活著的龍神,可是龍神為何發怒,」

「龍神息怒啊,」龍族大長老匍匐在地,高呼叫道,


「息怒,息怒個屁,」那龍神竟爆出粗口,金光閃爍,在光門前一老者出現,他身形佝僂,卻有一股使天地都顫抖的氣息擴散,

老者屈指一點光門,前面的景象迅速回溯到林浩邁入的瞬間,隨後定格,

「時空回溯,」龍族大長老神色駭然,這時空回溯神通可是驚天大神通啊,

對於龍族大長老的震驚,老者充耳不聞,他死死看向虛影中的林浩,準確說是看向林浩肩膀上的兔子,

數息后,他暗嘆一聲,右手抬起,龍族大長老的身體自動飛起,被他隨意捏在手中,冷冷問道:「這兔子是那麒麟子,他什麼時候擺脫封印了,」

龍族大長老駭然,連忙道:「在數年前,麒麟子不甘數千年寂寞,強行衝擊封印,隨後詛咒之力爆發,他化身兔子,衝出龍域,近幾日才跟隨開啟九洞天的人族重新進入龍域,」


「該死的兔崽子,怎麼沒有被詛咒之力直接殺死,當初就應該直接聽我的,斬草除根,,」老人面色猙獰,大怒道,「那誰讓你准許他進入我龍族祖地的,」

「是上一屆龍神臨走時留下話語,若是麒麟子陷入生死危機,可進入祖地尋找機緣,再加上那開啟九洞天的人族少年堅持,晚輩才放他進入祖地,」龍族大長老連忙道,一刻也不敢耽誤,

「混賬,混賬,混賬,,,」老者大怒,把龍族大長老狠狠一甩,直接砸到一座山峰上,巨大的力量將山峰完全崩塌,龍族大長老嘴角帶血,疑惑而驚懼的飛出,重新來到老者面前,恭敬跪拜,

此時龍族的大長老心中可謂是疑惑到了極點,但他心中也有所猜測,數千年那場劫難恐怕非常不簡單啊,

老者在空中來迴轉圈,口中喃喃道:「孽緣,孽緣啊,,」

最後,老者看向極為遙遠的虛空,臉上閃過一抹狠辣,轉身看向死死承受威壓的一眾龍族少年少女,道:「他們就是此次進入祖地的我族族人,」

「都在此地了,」龍族大長老苦澀道,

「好,」那老者袖袍揮舞,頓時有濃郁的金光綻放,化成金色光雨降落,沒入一眾龍族少年少女身體中,

龍族大長老驚駭的發現,一眾龍族少年少女的身體居然頃刻間恢復如初,而且修為甚至有了提升,

做完這些,老者伸出手指點向兔子虛影的眉心,隨後狠狠一拽,頓時一道漆黑細絲從虛無中強行拉出,被老者收入以一羅盤中,

「咳……咳……」

老者劇烈的咳嗽倆聲,臉色瞬息蒼白,氣息都是不穩,以他驚天的修為居然受了不輕的傷,可見強行拉出那道黑絲有多麼艱難,

老者掃了龍族大長老一眼,冷聲道:「把族內幾件大兇器交給他們中修為強大者,令他們進入祖地,儘快擊殺麒麟子,不惜一切代價,,這羅盤可以指引他的方位,」

「什麼,」龍族大長老聞言大驚,不禁失聲,

「沒有什麼,你只需要服從就行了,不折不扣的服從,,」老人面色陰沉道,「我的意念會籠罩龍域,不要搞一些別的手段,否則龍族的大禍不遠,哼,還不快去,」

龍族大長老雖然心中疑惑重重,卻不敢違逆老者的意思,連忙去安排,

老者一步邁出,來到他本體面前,

龐大的龍目轉動,卻透出焦慮,只聽他喃喃自語:「幸好這次醒來的是我,不然事情就麻煩了,不過此事為了萬全,我得親自走一趟,只是這代價……」

巨龍極為肉痛的看向面前的老者,那老者的氣息急速削弱,數息后直接跌落到返虛境,

「如此,再加以秘法掩蓋天機,便能進入祖地了,哼,什麼命運,什麼劫難,讓那倆個傢伙出來才是最大的劫難,可惜了我這一道靈身啊,哎,」

……

龍族祖地,茫茫海域中心之地,一道盤坐在地底深淵的身影睜開了眼睛,剎那間幽冥地底綻放出熾盛的光芒,他的身體宛若幽靈般模糊,看不清容貌,只有一雙眼睛熠熠生輝,比驕陽還要璀璨,

只聽他喃喃道:「數千年了,那群爬蟲終於找到了符合條件者,真夠白痴的,這一次我定能成功,那頭該死的母麒麟也不能阻擋我的腳步,應該通知海族前來了,」

在這地底深淵的上方,是一座龐大的宮殿,

這宮殿建在茫茫大海之上的島嶼中,宮殿連綿蒼勁,透著古樸和滄桑,此時在宮殿最高處的寶座上,正端坐著一名女子,這女子周身火焰纏繞,她如同沐浴火焰而生的神明,身上流露出的氣息,竟如山似海,連整個空間都要膜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