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地方戰略位置十分的重要,我看我們拿下這兩個地方也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城市巷戰並不是我軍所擅長的,這一次我們只能儘力而為了!」竹內寬點點頭道

0

此刻飯田祥二郎也在積極的向帝國本部打著報告,讓帝國本部在支那南方作戰的部隊是否可以兩面夾擊318集團軍?但是這個問題還在日軍統帥部的考慮之中,有得必有失。如果集合部隊夾攻318集團軍的話,那麼他們佔領的地方基本上就要被支那軍重新奪回去了。

但是日軍的統帥部又不得不考慮另外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如果緬甸戰場失敗的話,那麼他們整個的戰略意圖基本上都實現不了,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所做的都是無用功了。這一點實在讓日軍的統帥部有點左右為難的意思。

當然為難的還不止這一點,日軍的兵員已經日趨減少,雖然現在還在組建部隊,而且是大規模的組建,但是戰鬥力已經與之前的部隊不可同日而語了。現在他們急需的要拿下中國,這樣他們才能在未來的戰場上取得矚目的成就,否則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三天之後,日軍攻佔了緬甸首都仰光,同古的爭奪勢在必行!

PS:稍後第二章,也是四千字!萬字更新求朵花,這麼多天都沒好意思跟大家要過一次花,實在是憋屈啊! 仰光的淪陷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英國人沒有想到中國遠征軍居然在曼德勒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如果中國遠征軍能夠提前到達的話,那麼他們很有可能從容的退出緬甸戰場。可是現在他們的如意想法泡湯了。因為亞歷山大現在不可能下命令撤退。

英國之所以要求助中國遠征軍,其最根本的目的還不是因為想拿中國遠征軍做擋箭牌?好讓他們從容不迫的離開緬甸,前往印度!但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亞歷山大很上火,他決定在同古陰這幫不知好歹的中國遠征軍一下,否則他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得罪大英帝國的騎士的下場。

英國方面軍的指揮室內。

「亞歷山大將軍,中國人沒有按照我們的設想進入,現在我們只能向北撤退至同古到仁安羌一線。只是這樣一來,除非中國人能夠進入這一塊的戰場,並且與日本人糾纏起來,否則我們很難擺脫日本人的追兵。到時候死傷肯定十分的慘重!」斯利姆上校對著亞歷山大將軍說道

「斯利姆上校,你要記住,我們是女皇陛下的軍隊,我們的一切都是為了大英帝國的利益。這一次我們雖然想利用中國人,但是他們沒有上當,我們其實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我們最終的目的只是為了讓他們替我們守住後面的追兵。」亞歷山大將軍頗為無奈的說道

「不知道史迪威中將那邊有沒有什麼消息?如果中國人同意在同古到仁安羌一線布防的話,那麼我們的目的就最終達成了。只是如果我們一旦撤出陣地,我們所在的右翼防區必然空虛,到時候日本人可不會對這幫中國人客氣啊!」斯利姆有點擔憂的說道

「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嗎?到時候我們可能已經到了印度了,那個時候中國人的事情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整個緬甸我們都白白送給他們了,他們難道不需要感謝我們嗎?」亞歷山大將軍得意的笑了笑道。

現在的亞歷山大已經想到了可能的後果。不過此刻的亞歷山大真的怒極攻心了,中國人一次次的破壞他們的計劃,如果這一次同古作戰再有什麼差池的話,那麼他們最後真的就不知道能夠剩下多少的人回到印度了。如果人太少的話,那麼亞歷山大將軍肯定會被人詬病的。

斯利姆也是無奈的搖搖頭,這個時候自顧不暇了,日軍的進攻已經讓英國人喪失了信心,這個時候他們顯然不會同情中國人的處境。他們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帶著他們的部隊回到印度去。

史迪威中將此時已經來到了英國人的指揮部,這個指揮部自然是新建成的,他們已經從仰光開始撤退了,現在他們在距離同古的西邊,也就是他們所謂的右翼防區。右翼防區的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此刻日軍並沒有撲上來,實際上日軍忌憚的是318集團軍。

仙帝歸來做贅婿 亞歷山大並不知道318集團軍的戰鬥力,如果他要是知道318集團軍的真正的戰鬥力。恐怕他肯定會留下來共同抵抗緬甸,畢竟這裡還是他們的殖民地。如果不是萬不得已,誰會放棄這麼大一塊蛋糕呢?如果中國人得到了緬甸的控制權,那麼他們使用滇緬公路就是免費的了。

可別小看這點區別。免費與不免費之間,可是相差了很多的錢財。足可以養兩到三個師的軍隊了。這還是非戰爭期間,像現在這種戰爭期間,如果不是盟軍的關係,英國人至少可以在緬甸賺很多錢。

史迪威進來之後,直接道:「318集團軍原則上是同意進行同古會戰,但是他們希望你們不要中途有什麼事情發生,如果你們需要提前離開,可以跟他們說一下!」

王明宇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其意思早就表達清楚了。雖然王明宇表面上說英國人不可靠,但是他也知道,他壓根就沒有想靠英國人。現在史迪威卻曲解了他的意思,以為王明宇說英國人可以隨時離開。並不是王明宇不想英國人離開,英國人離開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王明宇不能容忍的是英國人想利用這種卑鄙的手段離開,如果不是王明宇知道點歷史的話,恐怕在此刻或許還真相信,英國人會留下來戰鬥的。實際上,歷史並沒有改變,英國人從一開始就想著他們怎麼逃回印度那邊,從來沒有改變過他們的想法。

亞歷山大一愣,難不成他們已經看出了自己的動向?這絕對不可能啊,這件事情即便是英國的士兵基本上都不知道,史迪威怎麼可能知道的呢?亞歷山大和史迪威的關係實際上還是不錯的。

亞歷山大問道:「史迪威將軍,這種話可不能亂說啊,我們請中國遠征軍過來,實際上就是為了保護我們的殖民地的。如果我們真的要走的話,我們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的。」

史迪威想想也是,但是他忽略了一點,英國人開始是看不起日本人,所以他們不想走。但是現在看出日本人的戰鬥力極為的兇悍,他們害怕了。所以他們現在立刻想走了,但是此時日本人卻讓他們走不成了。

不得已的情況下,英國人只能一面抵抗,一面撤退。並且向中國的蔣委員長求助,蔣委員長大筆一揮,十幾萬遠征軍浩浩蕩蕩的就過來了,但是等待他們的是英國人的出爾反爾,一再的推搪。當然這些只是原來的歷史。和現在的情況也是極為的類似的。

只不過這一次推搪的變成了王明宇的318集團軍。這也讓英國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原本作為盟軍總司令的亞歷山大將軍,現在根本指揮不動318集團軍,他們總想著佔便宜,殊不知天下哪裡有那麼多便宜讓他們英國人佔去?

史迪威道:「我等一會要去曼德勒去一趟,我們要和中國遠征軍的軍事主官商量一下,同古和仁安羌等地方的作戰部署。你們確定你們是守在這邊嗎?如果是的話,那麼我們在這一帶就不需要在投入任何的兵力了。」

史迪威指了指地圖上的地方問道,亞歷山大驀然的點點頭,此刻即便是他們真的要離開,但是面子上也不可能說出口的。亞歷山大瞟了一眼史迪威,暗自的搖搖頭,心中想著:「中國人傻,沒想到你這個美國人也傻不拉幾的!」

史迪威又問了幾個問題,和英軍的一些戰略部署之後,帶著相關的文件,做著吉普車就出發了。這一次他要去的方向就是曼德勒。中間的路程非常的坎坷,實際上此時的王明宇已經安排吳培林的一個師先行進入同古,此刻差不多也快要到同古了,王明宇也知道,守住曼德勒是最後的屏障了。

同古才是他們爭奪的核心戰場。仁安羌方向,王明宇也是是派出了一個師的兵力。此時仁安羌的部隊卻是由王明川參謀長親自帶隊,而同古方向的一個師則是由吳培林親自帶隊。

緬甸的地形本身就是崎嶇不平的,這一次可是特種旅大顯身手的時候,只不過現在王明宇只是給每個師配備了一個營的兵力。一個營大約只有200人左右,不過二百人的直屬隊,威力已經是相當的大了。吳培林等人也沒有任何的滿足,現在他們要確定的就是如何守住同古和仁安羌。

孫立人倒是一點也不著急,孫立人此人心思細膩,知道王明宇如果要用他們部隊的時候,絕對不會含糊的。此刻孫立人看著兩個318集團軍的師把兩大可能的戰場都佔用了,現在他只能呆在曼德勒無所事事了,心中其實也挺不是滋味的。

通過這幾天的觀察,實際上孫立人對於318集團軍由驚奇到驚嘆也只用了短短几天的時間。孫立人這輩子絕對沒有看到過318集團軍這麼令行禁止的部隊,雖然高層絕大多數都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但是就是這幫年輕人,卻是各個非常了得的。

318集團軍的戰鬥力雖然孫立人不清楚,但是能夠以六萬人硬憾日軍十萬人,讓日軍傷亡過半,這絕對不是現階段任何一支集團軍能夠做到的。孫立人知道,日軍的板垣師團,瘋狂的時候住著國-軍幾十個師跑,但是遇到了318集團軍卻是寸步難行。

史迪威途中經過同古的時候正好遇到剛剛進入同古的318集團軍第二軍軍長吳培林,吳培林肩章上兩顆金燦燦的星星,昭示著他中將的身份。而史迪威的汽車路過這裡的時候,早已經被吳培林的人給拖下來了。

「軍座,這洋鬼子說他是我們的長官?咱們啥時候有洋鬼子的長官了?真是笑話。」那個抓著史迪威等幾個人的士兵調侃著史迪威一旁的一個上校參謀陰沉著臉道:「你們好大的膽子,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我們中國戰區的參謀長!約瑟夫史迪威中將,是你們的最高統帥,還不趕快放行?」

吳培林嘴中含著一根草,時不時的咀嚼著,看上去就是個地痞流氓一般,那個上校看到走過來的吳培林也是立刻不敢囂張,立正道:「長官好!」

雖然驚嘆於吳培林的年齡,但是看著這兩個星星絕對做不了假的。而且這個參謀也知道,這一次過來的318集團軍裡面年輕的將軍多著呢,318集團軍可是蔣委員長的寵愛。剛才那些士兵們可以嚇唬嚇唬,但是面對吳培林他絕對不敢造次。

吳培林看了這個上校參謀一眼道:「繼續說啊,怎麼不說了?我到要看看你要把我們第二軍的弟兄們怎麼樣?」,不過吳培林也是做做樣子,說完便擺擺手示意押送的幾個人鬆綁,然後離開了。

史迪威中將笑著道:「沒有事情,反倒是從這點我看到貴軍的軍紀非常的嚴明。沒有看到我們的軍銜就嚇到尿褲子,呵呵!」

史迪威的話本來也就是一個玩笑話,不過吳培林聽著可就不樂意了,就看你那慫樣能讓人尿褲子?吳培林冷哼一聲,並沒有答話。史迪威自己也感覺都點尷尬。

冷場了一會,吳培林才道:「史迪威將軍是不是要去曼德勒,去和我們總座商談同古會戰的事情?」,史迪威點點頭,示意自己的確是要過去和王明宇商量的。現在的史迪威都不好意思用命令二字了。自從讓自己的部下打聽了318集團軍的作風之後,史迪威決定由命令改成合作商議。

吳培林繼續道:「我看史迪威將軍就不必去了吧?現在同古就是我的防區!」

史迪威驚呼道:「王總司令已經開始布置同古會戰了?真是太好了,盟軍方面就由我來協調!」

王明宇來之前特彆強調了,英國人絕對不可能真正的和遠征軍共同抵抗日本,他們很有可能是要利用他們往西北方向撤退,然後進入印度地區。吳培林對於王明宇的分析始終是相信的,所以現在聽到史迪威說要協調,忍不住就想笑!

好容易忍住笑意,吳培林道:「那史迪威將軍是打算和我們呆在一起,還是打算和盟軍方面呆在一起? 萬界之全能至尊 我們總座的意思是,英國人的防區可能不牢靠,我們已經隨時準備讓我們的部隊頂上去了。」

王明宇獨留孫立人的部隊,實際上也是為了去協防右翼的英軍防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英國人的離開有利有弊,王明宇也不打算為難他們,此刻他只能做好萬全的準備。但是對於孫立人部隊的戰鬥力,現在王明宇還是有點擔心,所有他準備給孫立人的部隊先配備上兩個營的直屬隊和一個野炮營。

吳培林和史迪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此刻兩個人的想法截然不同,史迪威絕對沒有想到英國人在這個時候會退出戰場,這種事情始終是令人詫異和憤怒的事情。

同古會戰勢在必行,巷戰是整個同古會戰的核心。吳培林對此充滿信心,同古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城門,也就是說日軍一旦進來,基本上就是針尖對麥芒一般的較量。

PS:稍後繼續來一章,今天的更新肯定過萬的,大家支持一下!最後的高-潮來了!哈哈 吳培林和史迪威交流了許久,史迪威留下來英軍的部署文件之後,就離開了同古。此刻他還要去告訴亞歷山大這個非常令人振奮的好消息。同古會戰一旦成功,日軍在緬甸的囂張氣焰就被打掉。

此刻孫立人卻是得到了王明宇的命令,一個令孫立人想也想不到的命令。王明宇要求孫立人立刻前往英國人的防區,隨時準備接管防區。孫立人徹底的納悶了,難不成英國人還需要自己的幫助?

孫立人斷然也想不到英國人這個時候會退出戰場,實際上在和杜聿明將軍交流的時候,孫立人和杜聿明的分析是極為的相似的,那就是英國人可能消極抵抗,真正由自己一方抵抗。

但是現在王明宇的命令清楚的說明了,英國人可能要撤出防區,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孫立人額頭上的冷汗瞬間就留了下來。一旦王明宇的分析成立,那麼如果現在不及時的應對的話,到時候恐怕就是想應對也來不及了。

孫立人不知道王明宇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孫立人越想越覺得有可能。如果真的英國人逃跑的話,那麼他就實在太佩服王明宇的洞察力了。否則整個同古會戰都有可能雞飛蛋打。而且很有可能整個遠征軍都陷入日軍的重重包圍之中。

右翼的防區一旦被破壞掉的話,孫立人簡直不敢想象,到時候318集團軍將面臨怎樣的窘境。難不成英國人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孫立人雖然想著不可能,但是軍令如山,孫立人還是低著自己的部隊出發了。

與此同時兩個營的直屬隊隊員和一個營的野炮師成員也隨之出發。孫立人看著這千把人的隊伍,心中也是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難不成憑藉他手下的萬人還抵擋不住日軍的進攻嗎?

如果真的是自己手下的這麼多人抵擋不住日軍的進攻。難不成憑藉著千把人就能將日軍拒之門外?孫立人不知道直屬隊的價值,他顯然以為這是王明宇為了應付了事,派給他的一支小部隊。

不過孫立人也很容易滿足,聊勝於無嘛!沒準最後這些人還能當成一個奇兵使用呢。正好他也想借著著千把號人,看看318集團軍的實力,孫立人很爽快的答應了王明宇的支援。

不過孫立人此刻也不知道此刻去頂英國人的防區,那英國人要是不走,那他們豈不是白跑一趟?這說來說去實際上都是王明宇一個人的判斷而已。實際上發生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

「難不成英國人真的這麼不要臉?要是他們就這麼撤出去,整個防區都將短時間內成為日軍的突破口啊!」孫立人自言自語的說道,不過他也知道,統帥之人未言勝先慮敗才是將帥之才。

日軍第十五軍司令部,飯田祥二郎司令官正在來回的踱步。此刻他也在等待著日軍大本營的消息。

「報告司令官閣下,大本營回電!」飯田祥二郎的勤務兵急匆匆的跑來道「念!」

「統帥部正積極調遣部隊開始對支那西南地區進行掃蕩式出擊,由華中方面軍司令官畑俊六大將指揮並積极參与。命令第十五軍務必再一個月之內拿下緬甸北部重鎮曼德勒,與華中方面軍會師!」

短短的電文,飯田祥二郎此刻心中是翻江倒海,他沒有想到大本營居然會如此的支持自己的行動。實際上日軍統帥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要知道現在緬甸可是他們必須拿下的目標,這個關係到日軍整個下一步的戰局發展。

一旦緬甸方面受困,那麼日軍很多的計劃都得不到實施,對於支那戰場的控制也將失去。所以日軍統帥部不得不積極的配合飯田祥二郎的進攻。西南地區此刻成為了日軍的主攻方向。

日軍開始不斷的在湖南、湖北一線集結,準備對雲南地區發動一次清剿式的出擊。這樣做的目的實際上就是被迫讓318集團軍大部圍困在西南地區,使得緬甸方面的日軍可以從容不迫的進攻曼德勒。

現在到緬甸的遠征軍總共約為五萬人。此刻正在路上的遠征軍大約為四萬人。也就是說整個西南一線目前能夠調動的部隊也不過四萬人左右。而且還有一個師隨時準備支援廣州。

王明宇沒有想到日軍會如此大規模的進攻西南,不過王明宇也只是一笑了之。西南地區可不是日軍想象的那麼好打。那裡叢林茂密,在這一代如果真的想剿滅318集團軍的話,那麼日軍付出的代價可不是一星半點。

雖然日軍看上去聲勢嚇人,實際上他們能夠調集的部隊也不是很多。華中方面軍此刻調集的人數也不過三個師團約六萬人左右的兵力。六萬人乍看起來很多,但是面對地域遼闊的西南地區來說,六萬人實際上也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

318集團軍在西南地區呆了幾年,地形等情況早就熟悉了。而且318集團軍最為擅長的就是叢林戰和巷戰。日軍的優勢很難發揮出來,只要318集團軍的幾萬人拖住日軍,那麼王明宇就有信心解決在緬甸的日軍。只要解決了這幫日軍,那麼西南的危機自然是不攻自破了。

王明宇已經看到了問題的本質。日軍的消耗實際上非常的巨大,如果緬甸的日軍被消滅殆盡的話。日軍的作戰意圖基本上就失去了。到時候日軍如果真的想挽回頹勢,自然是不斷的增兵。

可是增兵的後果是什麼?那就是他們將抽調整個中國的駐軍,不斷的精簡他們在各地的駐軍。也就是說到時候,日軍一旦控制不住場面,那麼就是中國人民反擊的時候到了。如果奪回來了,日軍想要在奪回去的話,那除非日軍在舉國出征一次。

但是日軍有那麼多的錢財嗎?現在他們的經濟實際上已經處於一個崩潰的邊緣,支撐他們的無非是他們的野心和軍國主義的思想。日本的絕大多數民眾實際上也是受到他們的蠱惑而已。日軍絕對不可能再一次的舉國之力進攻中國的,他們也傷不起。

飯田祥二郎對著傳令兵道:「即刻命令第十八師團像仁安羌方向集結、第三十三師團向英國的防區集結,命令地五十五師團、第五十六師團向同古方向集結。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曼德勒。」

傳令兵很快的把消息傳遞到了日軍各個師團師團長的面前。日軍大軍開始開拔,向著曼德勒方向形成合圍之勢。此時的日軍也還是信心滿滿的,緬甸之行,死傷很少。現在他們基本上還保持著約九萬人左右的戰鬥力。

日軍一個師團的兵力大約在兩萬五千人左右,不過真正的戰鬥人員不過兩萬人左右。此刻第三十三師團師團長櫻井省三接到司令部命令之後,心中異常的興奮。

櫻井省三立刻對著一旁的傳令兵說道:「命令第213聯隊向這一帶集結、命令第214聯隊向這一帶集結。剩下的215聯隊跟著我向中間進攻。另外炮兵、騎兵都分散隨各聯隊進攻!」

第三十三師團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從三面突襲英國人,讓他們只能有一個方向撤退。而現在地三十三師團的主要目的是拿下英國的右翼防區,而不是和他們死掐。現在櫻井省三隻想先達到他們的戰略目的,否則連戰略目的都達不成,那麼他們的任務也就算失敗了。

英國人原本就是準備佯裝抵抗一下然後在逃回印度的。此刻得知日軍整整一個師團的兵力都直撲過來,亞歷山大此刻也是面色凝重,他也知道如果現在再不走的話,那麼等等日軍撲上來要走的話,那就很難了。

不過亞歷山大心中早就有了既定,這一次他準備悄無聲息的玩一個消失。到時候中國方面聞起來,理由還不是一找一大堆?亞歷山大早就準備好了措辭,那就是他們和日軍對抗的過程中,被日軍擊敗,然後迫不得已才被迫的戰略轉移。

亞歷山大這麼做,實際上也是為了報復一下王明宇的囂張行徑。殊不知最後後悔的還是他們,難不成最後318集團軍打下緬甸,還能還給他們不成?他們不仁就不要怪別人不義。

英國的防區內,看似平靜,實際上已經開始為他們的撤退做最後的準備了。英國人的火炮等東西都沒有擺在陣地上,而是放在他們的車上面。很多右翼防區的工事都是簡簡單單,根本抵擋不了日軍的一合之敵。一頓火炮就可以把整個防線砸個稀巴爛!

史迪威此刻正在英國人這邊,他看著英國人如此的態度,心中也是異常的詫異。難不成這幫英國人當真以為日本猴子是紙糊的不成?就這樣的陣地也敢和人家對戰?史迪威搖搖頭,此刻他還沒有發現英國人的企圖。

史迪威在營帳之內,聽著外面轟隆隆的汽車聲,心中一驚。飛快的跑到了外面,看著眼前的景象,讓史迪威又驚又怒。英國人正在帶著他們的軍隊,緩緩的向著印度的方向開去。

「噢,混蛋!快停下,我要見你們的亞歷山大將軍!」史迪威捶打這軍用卡車的車門咆哮道

「對不起,將軍閣下!我們的亞歷山大將軍此刻恐怕已經到前方指揮了。」那個英國的司機無奈的聳聳肩道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這是你們的陣地,你們這群懦夫!」史迪威面色猙獰,撕心裂肺的吼道,史迪威此刻最大的感覺就是被欺騙了。即便是到最後英國人走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只會他一聲。

「我們得到的命令是向西北方向執行任務!長官!」英國的那位司機略帶調侃的說道史迪威面色陰沉到了極點,如果英國人一旦撤出陣地,那麼等待中國遠征軍的將會是什麼?沒有人*史迪威更加的清楚,現在史迪威憤怒的同時,也有著懊惱。

史迪威太過相信英國人了,以至於王明宇說不相信英國人的時候,史迪威居然還很生氣。他覺得這個時候不相信盟友,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決定。難不成僅僅依靠318集團軍就能抵擋住日軍的大舉進攻嗎?顯然在史迪威的眼中是不可能的。

史迪威沒有親眼看到過318集團軍和日軍的作戰,他的層次還停留在對318集團軍的原始評價之中。那就是318集團軍的戰鬥力或許比之一般的國-軍要強上一線。但是能強的過裝備精良的美軍嗎?即便是美軍現在也被日軍壓制,何況318集團軍呢?

對於318集團軍的那份資料,史迪威從內心來講還是嗤之以鼻的,他覺得中國人實在太能吹了。這裡面的水分有多大?史迪威只能憑空猜測了。實際上蔣委員長也是很冤枉的,其他的數據他承認都有水分,但是唯獨318集團軍的數據,不但沒有水分,而且可能還少說了呢。

英國人跑了,沒有任何的一點徵兆。現在整個右翼的防區空空蕩蕩,英國人逃跑的速度絕對可以記錄到吉尼斯的記錄之中。史迪威聽到卡車的聲音之後,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英國人已經像長龍一般的開著了,甚至沒有一絲的眷戀和愧疚。

那個英國司機居然還調侃史迪威,可想而知史迪威現在的心中有多麼額惱怒。現在怎麼辦?這是史迪威當前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作為一個軍人,如此丟面子,顯然讓史迪威臉上無光。

信誓旦旦的保證,最後變成了英國人的逃跑,這樣如何和318集團軍的人交代?此次同古會戰是英國人率先提出來的,是他從中斡旋的。難不成就這樣悲催的放棄了?

史迪威顯然不甘心,但是現實告訴他,他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現實。英國人讓出了防區,日軍的師團最快明天早上就將到達,一夜的時間,你讓史迪威如何去尋找一支部隊代替英軍?

PS:三更一萬二完畢!求朵花花吧! 除非發生奇迹,否則絕對沒有任何的可能。即便是現在讓318集團軍去調集部隊進駐,那麼至少也需要兩天的時間。兩天的時間恐怕日軍早已經擺開架勢等待著318集團軍羊入虎口了吧?

史迪威對著一旁的中國翻譯和幾個中國的參謀道:「我不得不遺憾的告訴大家,這一次的同古會戰,恐怕要結束了。現在我們的右翼防區已經空了。日軍可以從容不迫的進入其中!」

一個中國的上校參謀道:「娘的,這幫英國佬實在是太不要臉了。這樣讓我們遠征軍陷入極大的被動之中。史迪威將軍,你看地圖。同古會戰這一道防線可謂是重中之重。一旦這道防線沒有了,那麼同古方面的壓力陡增,到時候…」

此刻這位上校在也說不下去了,下面的事情誰都可以想象的出來。史迪威拍了拍這位上校的肩膀道:「我們被英國人擺了一道。他們膽小、懦弱、自私!他們只顧著他們眼前的一點利益,我實在是太失望了,不過現在我們要告訴318集團軍這個不好的消息,希望他們能夠儘快的做出自己的決斷!」

眾人皆是沉默。他們可都是跟著史迪威將軍的,可謂是一榮俱榮。現在史迪威丟人,他們自然也跟著丟人,這裡面有幾個人前兩天還跟著史迪威將軍去過同古,當時同古方面已經開始著手準備會戰事宜了。

沒有想到現在居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一旦告訴他們,恐怕對於士氣的打擊那將是巨大的。

「史迪威將軍,我不得不遺憾的告訴你,英國人把電台都帶走了。而且最不能忍受的是,他們居然將電話線也都切斷了!」一個中校跑不過道,神情顯得很是沮喪

「噢,什麼?這不是真的!」史迪威的臉色充滿了不可置信和憤怒。這簡直很難想象,英國人做事會如此的決絕。如果沒有電台和電話,他們怎麼通知同古方面的守軍?

現在即便是開車過去,至少也需要一夜的時間,到時候恐怕日軍都已經到達戰略位置。那個時候就是想撤出陣地就不可能撤出來了。到時候中日雙方很快的就會絞殺在一起。

史迪威一屁股癱坐在地上,現在的事情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一個上校悔恨的說道:「早知道英國人如此,我們當時就應該自己帶電台出來!我們數萬將士的生命難不成就這樣讓英國人禍害了不成?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

幾個參謀面色死灰,史迪威可能不會受到任何的懲罰,但是這幾個參謀卻不一樣。蔣委員長不能把怒火發泄到史迪威的身上,卻能夠把怒火發泄到他們的頭上。現在他們最為擔心的就是這些,當然同時還有遠征軍的命運。

在距離英國人防區十公里左右的地方。一支部隊正在秘密的駐紮。

「師座!前方的偵察兵傳來消息,英國人開始往西北方向運動,連同武器裝備等全部撤離!」

「什麼?」孫立人拍案而起,隨即冷笑道:「果然不出總座的預料,這幫英國人當真是把我們置於死地!傳我命令,部隊立刻進入英國人的陣地,接管防區。並且挖掘、構築工事!」

孫立人沒有想到英國人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走了,孫立人此刻喊王明宇也不是長官,而是喊總座了。這說明孫立人已經對王明宇開始佩服了起來。

在孫立人看來,如果這一次戰鬥真的勝利了,誰也不能搶走王明宇的首功,居功至偉。在孫立人看來自己還是嚴重低估了這一支318集團軍,不過眼下的當務之急,是接管英國人的防區。

史迪威等人做著車子向著曼德勒前進,但是他們開車沒有多久,就看見前面隱隱約約的有著汽車的轟鳴聲,史迪威站在車上抬頭看去,黑壓壓的一片人正朝著這個方向趕來?

史迪威心中一驚,很快的拿著望遠鏡看向了前方,看著前方中國部隊的服飾,史迪威此刻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愣住了。竟然獃獃的在那喊著:「不可能,不可能!」

一旁的幾個參謀,看著前方遠處的人群,在看著史迪威的表情,都是驚出了一身冷汗。一個上校參謀,此刻也顧不得史迪威的長官身份,一把搶過史迪威的望遠鏡,看完之後大呼道:「國-軍,我們的部隊,哈哈!真是天不亡我們啊,我們的部隊,大家都看看啊!」

此刻孫立人的部隊已經是越來越近了,孫立人的吉普車也是走在前面,除了先頭部隊,就是他們。此刻他們看著前方有著一輛車,車上還有一個外國人和幾個中國人,孫立人示意部隊快速前進,然後讓自己的司機加速來到了史迪威的汽車旁邊。

「下來!」幾個持槍的警衛對著史迪威等人吼道史迪威還沒有開口說話,那個上校參謀就道:「兄弟,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孫立人大步的*車子,上前道:「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史迪威道:「我叫約瑟夫-史迪威!」

孫立人一愣,隨後就明白了,英國人跑了他史迪威自然也就要打道回府了。孫立人冷笑道:「史迪威將軍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史迪威焦急的說道:「英國人背信棄義,他們放棄了屬於他們的陣地,我現在要把這個消息告訴王明宇總司令,讓他儘快做出決斷。現在我們正在前往曼德勒的路上!」

孫立人道:「這一次同古會戰可是英國人率先提出來的,怎麼他們跑的卻是最快的?我們總座說了,英國人絕對不能相信。史迪威將軍認為呢?」

史迪威面色尷尬,不過此刻他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史迪威岔開話題道:「不知道這位將軍貴姓啊?」,史迪威現在也不知道這支部隊的具體數量,只能先問人家的姓名了。

實際上史迪威孫立人還是見過的,不過孫立人現在在裝傻而已。當時史迪威來到中國的時候,還視察過孫立人的部隊,只不過史迪威視察的部隊太多,根本記不起他這一號人物而已。

孫立人傲然屹立道:「鄙人孫立人,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三十八師少將師長!」

史迪威一聽說師長,總算是放下心來,一個師至少也有個萬把人吧?現在就要從容很多了。史迪威道:「不知道孫將軍這一次來是?」

孫立人道:「奉王總司令命令,接管英軍防區!抵抗日軍的進攻,完成同古會戰的布局!」,孫立人倒是沒有太過的隱瞞,畢竟名義上這位還是緬甸遠征軍的最高指揮官呢。

孫立人此刻在史迪威的眼中就猶如上帝一般的存在,這個時候讓史迪威的懊惱全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現在的史迪威完全的處於興奮之中。

孫立人雖然和史迪威說著話,但是他的部隊卻一刻也沒有停歇。現在時間就是生命,孫立人示意史迪威回到防區之後,然後在開始說話,史迪威欣然同意。孫立人這邊肯定有電台電話,史迪威也就不用跑到曼德勒那麼遠的地方去,而且還可能要王明宇上將奚落一番,他才不願意呢。

搭建好指揮部之後,孫立人對著史迪威道:「史迪威將軍,同古會戰是由我們總座主導,不過這一次總座的意思是整個同古會戰參戰方只有我們中國遠征軍一人。現在可以向外界宣布,我中國遠征軍接管英軍在緬甸的一切防務。」

史迪威納悶的問道:「這個是什麼意思?」

孫立人道:「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整個緬甸不在是英屬殖民地。這一點史迪威將軍清楚吧?」

史迪威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此刻他知道了王明宇想要的是什麼,他不單單的是要和日軍作戰,還要控制整個滇緬公路,乃至緬甸的運輸線。

不過史迪威將軍卻是覺得很應該的,這種地方本來就是能者居之,原本對於王明宇不屑一顧的史迪威此刻卻是不得不重新的正視起這個人來了。如果說之前史迪威對於王明宇還是有點不屑一顧的話,那麼現在他的心態絕對是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英國人撤退誰也沒有想到,但是王明宇想到了,如果史迪威自己指揮這場戰役呢?史迪威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慄。如果是自己的話,恐怕遠征軍都有可能陷入日軍的重重包圍之中,最終很有可能讓遠征軍全軍覆沒!

如果是那樣的話,史迪威就要承受住來自蔣委員長的怒火了。現在一切都過去了,至少現在他們可以真正意義上的和日軍來一次對決,他們不必在看英國人的臉色行事了。

孫立人命令部隊開始不斷的構築工事,除了自己的炮兵之外,野炮營也準備就緒,此刻他們正在某處的高地之上,而特種營兩個營的人馬,也已經開始向日軍前行的路線上開始不斷的前進,意圖阻止日軍的前進步伐,給孫立人的防禦工事的修復贏得更為多的時間。

當特種營把請戰的命令放到孫立人的桌子上面的時候,孫立人的嘴巴里都可以塞滿一個鴨蛋。他不敢想象就憑藉這五百人要去阻擊日軍一個師團?

孫立人絕對不會以為他們是胡鬧,實際上如果是之前,他還可能覺得他們是胡鬧,但是現在,孫立人絕對有理由相信,這支部隊絕對不是在胡鬧。

不過僅僅五百人就想去阻止一個師團?孫立人壓根也不肯能相信他們能做到,這可是王明宇給自己調撥的人啊,雖然人數少了點,至少也有點象徵的意義,此刻要是他們全軍覆沒了。到時候孫立人拿什麼向王明宇交代?

孫立人猶豫了,這也讓他不得不猶豫。但是特種營的人卻直接跑到了孫立人的指揮部,拿著王明宇手書的命令說道:「孫師長,這可是我們總座特地讓我們幫助你們的。這是總座的命令,所有的一切後果都由我們自己來承擔!」

特種營的營長都是以前第一批直屬隊的老人了,他們的作戰經驗何其的豐富?此刻緬甸多時叢林,正好利於他們展開行動,至少消滅個兩三千的鬼子不在話下。最主要的還是對於日軍士氣上和心理上的打擊。特種營的人從來沒有想過,日軍能夠把他們全部消滅光了。

實際上雖然是五百人,但是他們阻擊的地點卻可不相同,也就是說阻擊日軍的人數一次絕對不會超過五十人。日軍的炮彈如果夠多的話,那麼他們盡可以浪費浪費,到時候對於孫立人的部隊那也是一個福音。

王明宇為什麼敢讓孫立人獨自面對一方的壓力?其實他心中最為放心的並不是孫立人的部隊,其實還是他的特種旅的這五百人。有了這五百人,即便是陣地保不住了,日軍想要快速前進也是不可能的。到時候把日軍打怕了,他們在想進攻顯然就要思量思量了。

孫立人看著人家拿著王明宇的命令,心中也是微微一驚,難不成這王總司令對於他的手下就這麼的有自信?孫立人無奈的搖搖頭,同時臉上略帶同情的看著這位請命的人說道:「我同意你們的要求,不過萬事還是要小心為上。日本人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請孫師長放心,日軍每前進一步,都必須付出血的代價!我們絕對可以為孫師長拖延日軍至少一天的時間!」特種營的一個營長說道

「一天的時間?就你們這五百人?」孫立人此刻也是不得不感嘆這些人的自信,雖然他不大相信,但是人家既然這麼說,也不好打擊人家的自信不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