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

0

聽顧銘這樣一說,他們很是心動,可是關鍵是他們沒錢。

沒錢,不說找保鏢,他們連玉渣都收購不了多少。

至於小打小鬧,那點利潤實在不值得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去做這件事情。

顧銘笑了笑,看出了這兩兄弟最後的顧慮,笑著說:「錢我有,多得是,只要你們有那個膽子,我現在可以給你們五千萬的啟動資金,讓你們招兵買馬,讓你們有實力跟吳強叫板。」

「哥!!我們幹了吧!」許海期待的看著許鵬。

顧銘的誠意實在太足了,足到他找不到理由拒絕。

「好,我答應!!」許鵬咬牙說。

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這麼好的機會他要是不把握,將來指定會後悔。

「這就對了嘛!!」

顧銘滿意的說:「你們放心,我不會虧待你們的,會在原來收購價的基礎上再給你加價百分之十。」

「不過,我希望你們吃相不要太難看,適當的可以提高一些採購玉渣的價,這樣更好收。」

「那吳強要是也提高價格呢?」許鵬問道關鍵問題。

「他提高,那你們也提高,時刻保持你們收購價上的優勢。」

「當然,這部份損失我會替你們補上,該你們得的利潤,一分都不會少你們。」顧銘大氣的說。 心裡,顧銘則是在想,不管最後價格提到何種地步,都不會比他購買吳強手上的玉渣貴。

僅此一點,足夠了,足夠他全力去支持許家兄弟與吳強作對。

同時,他覺得吳強捨不得。

雖然沒有與吳強見過面,但是吳強幾句話暴露了此人見錢眼開,唯利是圖的黑商本性。

這種人,什麼手段都會用,唯獨不會打價格戰。

所以,他提醒許家兄弟道:「吳強最大的可能是找人收拾你們,所以你們要做好準備,時刻警惕,實在遇到解決不了的困難,可以找我,我會想辦法幫你們渡過難關。」

「行!!」

許家兄弟點頭,然後眼巴巴的看著顧銘,這是要錢,不見錢,他們不安心。

顧銘沒有馬上給。

凝神靜氣,開啟慧眼,他開始觀察許家兄弟二人的氣海,發現這兩人在做出決定后,事業有起色,財運有起色,還有厄運來襲,知道他們是真心實意想要干這件事情。

於是,他痛快的把這筆五千萬的資金轉給了許鵬。

錢到賬的時候,恰逢許彤和徐蕊進來,得知顧銘給了許鵬五千萬的定金,許彤和徐蕊那叫一個難以置信。

同時,她們還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不在懷疑豪車是不是顧銘的,看顧銘的眼神大不一樣。

徐蕊是好不掩飾她的崇拜、如花痴一般看著顧銘,至於許彤,心情則是有些複雜,也不知道她一個小女生哪裡來的那麼複雜的感情。

兩位小女生的模樣許家兄弟盡收眼底,想說什麼,最後什麼都沒有。

這是金錢的魅力,他們賺錢的渴望念頭更甚,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幹一場。

懷揣著激動的心情,他們拿出手機,撥通了親朋好友的電話。

穿到古代做產婆 看到這一幕,顧銘滿意的點了點頭,這也是他看中許家哥倆的一個原因。

作為申海市本地人,他們有著外地人無法比擬的優勢,那就是親朋好友眾多。

平時看不出來什麼,關鍵時候,找人幫忙絕對找得到。

兩人沒有在院子裡面打,知趣的回屋。

現在,他們已經不擔心顧銘垂涎他們妹妹的美色,甚至巴不得顧銘跟他們妹妹發生點什麼,這樣他們也好跟著妹妹沾點光。

徐蕊扭扭捏捏走向顧銘,期待的問:「雞……銘哥哥,能開你的豪車帶我們出去兜兜風嗎?」

顧銘壞笑道:「兜風?兜風多沒有意思,干點別的不好嗎?」

「幹什麼?」徐蕊俏臉紅撲撲的說。

「你想幹什麼?」

事情辦完,不用那麼著急的回醫院,閑來無事,顧銘逗起了徐蕊。

「我不知道。」徐蕊低頭說。

「這就有些難辦了,我也不知道做什麼,要不我們乾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算了!!」

「別!我知道做什麼。」徐蕊著急道。

「什麼?」

許彤忍不住插話道:「想去開房就去開房,繞那麼多彎子做什麼?又不是沒有干過。」

「呃!!」

顧銘忍不住仔細觀察起徐蕊來,發現這小妮子卻實跟許彤不一樣,頭髮烏黑透亮,眉宇間有淡淡的嫵媚氣息。

顯然,徐蕊不是初女。

顧銘好奇的問道:「什麼時候體驗的第一次?」

「初三暑假的時候!」徐蕊羞澀的說。

我去! 三生三世醉紅顏 這牛了,顧銘忍不住想給徐蕊豎起大拇指,他第一次可是留到大學的。

果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啊!!

緊接著,他裝傻道:「許彤什麼時候體驗的第一次,你知道嗎?」

「她……」

徐蕊想說實話,許彤不樂意了,說:「我初一!!不服氣啊?」

「服,我服!!」顧銘大寫的服。

現在有些小女生,跟以往不一樣,說她是初女還要跟你急,世風日下啊!!

最後,顧銘問道:「願意跟我去開房嗎?」

「嗯!!」徐蕊羞答答的應了一聲。

顧銘沒有問為什麼,問就是傻,這不是明擺著嘛,看他有錢。

同時,他也沒有看不起徐蕊的意思,社會如此,徐蕊只不過眾多想要傍大款女人當中微不足道的一個罷了。

顧銘撇了一眼許彤說:「我們去開房,這小妮幹什麼?一起嗎?」

「想得美,我回屋睡覺。」許彤氣鼓鼓的說,心裡難受得一P,畢竟顧銘是她先認識的,還救過她幾次,心裡多多少少對顧銘有些特殊的感情,不想看到顧銘跟她閨蜜去開房。

看到這一幕,顧銘明白了,這許彤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喜歡他。

當著一個喜歡自己女人的面,跟她的閨蜜去開房,這事太殘忍,還是緩緩。

鑽石男神:逼婚前妻 他說:「開房就算了,等會我還有事情,我帶你們出去兜兜風,如何?」

「這……好吧!!」

徐蕊也看出許彤對顧銘感情複雜,打消現在找顧銘開房的想法,打算以後單獨約。

許彤沒有回話,顧銘把目光投向許彤,再次問:「開房不去,兜風也不去?」

「彤彤,去吧!!機會難得哦。」

其實當顧銘說出不跟徐蕊開房的時候,她心裡已經好受多了,只是出於女生的矜持,所以沒有馬上答應。

如今,顧銘兩次邀請,閨蜜也邀請,略作考慮,她答應了。

沒有馬上出發,顧銘先去把許家兄弟這幾天收的那一百斤玉渣放到後備箱。

不多,但聊勝於無嘛,總比一點收穫都沒有強。

然後,上車,徐蕊坐上了副駕駛座,許彤只能無奈的一個人坐在後面,不高興的嘟囔道:「重色輕友!!」

徐蕊回頭朝許彤扮了一個鬼臉,顯得十分得意。

豪車啟動,緩緩上路,舒適的體驗以及路人羨慕的眼神,著實令她們享受。

同時,兩位小女生迫不及待的拍照拍視頻,在朋友圈炫耀了一波,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

一個小時后,顧銘把許彤送回許家,許家已經人聲鼎沸,顧銘晃了一眼,足足有二十來號人。

具體怎麼操作,他沒有去管,他只需要一樣東西,玉渣。

至於以後許家兄弟會不會脫離他的控制,這一點他也不擔心。

今天,他可以扶植許家兄弟,明天,他就可以扶植張家兄弟,只要有錢,這個世界就不缺少為他辦事的人,如果凡是都要親力親為,那他找這些人幹什麼?白吃乾飯嗎?

拿了錢,就得幹活,道理就這麼簡單。

許彤依依不捨的下車,顧銘開車送徐蕊回家,臨下車的時候,徐蕊邀請他去她家裡玩。 玩什麼沒說,但意思都懂,自然是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愛玩的事情。

「等不急了?」顧銘笑著說。

徐蕊羞答答的點了點頭。

「想要什麼?」顧銘直接問道。

徐蕊不好意思說,顧銘鼓勵道:「想要什麼直接說,我喜歡直爽的女孩。」

「我想要最新款的蘋果手機。」

顧銘:「……」

挨~炮之名名不虛傳,不知道多少女人因為它而失~身,顧銘拜服。

以前,他自然沒有那個財力送女人蘋果手機,換取打~炮的機會,但是現在,一個蘋果手機,對於他來講,毛毛雨。

不過,時間來不及了,已經下午四點多,沒有機會好好玩,不如不玩,反正他覺得以後多得是機會體驗徐蕊這位主動送上門高中女生的滋味。

當然,該買的蘋果手機還是要買的,不是嫖~資,而是有件事情他想讓徐蕊去辦。

他說:「最新的蘋果手機我可以給你去買,也不要你跟我上~床,幫我辦一件事,我現在就買給你,怎麼樣?」

「什麼事?」

「幫我看著點許彤,那小妮子最近有禍事,要是她遇到什麼麻煩或者無故失蹤,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明白嗎?」

「啊?」

徐蕊驚訝的說:「還有這樣的事情?」

「嗯!!」顧銘點頭。

剛才他找機會看了一下許彤的氣海,發現這一點,猜測可能跟吳強有關。

事情因他而起,他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許彤出事,所以才有這樣的安排。

而徐蕊,作為許彤的閨蜜兼同學,無疑是最好的人選,可以第一時間發現許彤的異常。

徐蕊納悶道:「那你剛才怎麼不提醒彤彤?」

顧銘苦笑道:「那小妮子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越說越得勁,我要是說她要出事,沒事她都要整點事情出來,還是不說的好,你也別告訴她,暗中注意她的行蹤,隨時跟她保持聯繫,聯繫不上,立刻給我打電話。」

「好!!」

徐蕊點頭,然後說:「銘哥哥,你這麼關心彤彤,是不是喜歡她?」

「哈!!這怎麼可能。」

「那你為什麼這麼好心她?」

「我估摸著那丫頭是因為他哥替我辦事才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她要是真出了事情,我良心過不去,明白嗎?」

「哦!!」

顧銘帶著徐蕊去附近的手機店買最新款的蘋果手機,買完后,跟徐蕊交換了聯繫方式,立刻抓緊時間前往醫院。

中途,他接到方雪的電話。

他打趣的說:「方董好,請問方董有什麼吩咐。」

方雪嬌嗔道:「別亂喊,我不是!!」

「我怎麼亂喊了?昨晚周董親口說的,雖然是臨時的,但那也是董事長啊!」

「方董你放心,我絕對聽你指揮,如同老牛一般,任勞任怨,不叫苦叫累。」

「不給草也行?」

草,方雪說的四聲。

顧銘大樂,笑著說:「不給草肯定不行,這是老牛幹活的動力源泉,就如同人必須吃飯一樣,必須品。」

同樣,草,顧銘也是說的四聲。

「德行!!」

隔著手機,方雪賞給了顧銘一個白眼,然後說:「不跟你廢話了,有件重要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方董請講。」

方雪:「……」

依然難為情,但顧銘這樣的稱呼卻是令她格外感動,因為這傳達著顧銘的態度。

無論其他人認不認可,反正周夢伊養傷的這段時間,他是會她當成董事長來對待。

有這樣的男人在背後鼎力支持她,她心裡暖暖的,暗道這一次她遇到了男人。

唯一遺憾的是,她只是顧銘的情人,她渴望成為顧銘的正式女友。

可惜,這不可能,很早之前顧銘就拒絕過她,想要讓顧銘接受她,唯有一個辦法,讓顧銘體會到她的好。

滿足顧銘的要求是,通風報信也是。

她說:「剛才張副董打來電話,詢問我周董在哪個醫院養傷,我告訴他了,現在他應該在去醫院的路上。」

「這有問題嗎?」顧銘有些疑惑。

張陽輝作為周夢伊的合作夥伴,還是公司副董,周夢伊受傷看望很正常啊!

「有!!」方雪肯定的說。

「什麼問題?」顧銘好奇道。

「剛才他還問我周董是不是跟張勇離婚了,非常關心這件事情,我懷疑他對周董有什麼想法,搞不好是想追求周董,你自己看著辦吧!!被人挖了牆角別怪我沒有通風報信。」

顧銘:「……」

他會害怕別人挖他牆角?

其他女人可能還有這種可能,但是周夢伊絕對不可能。

她可不是隨便的女人,既然已經接受了他,斷然不會因為張陽輝給她獻殷勤就馬上移情別戀。

不過,掛掉電話,他還是決定加快速度去醫院,找一下存在感,宣誓一下他和周夢伊現在特殊的關係,讓張陽輝死了那條心。

半個小時后,顧銘來到病房,發現張陽輝還沒有到,詢問起今天情況。

答案自然是極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