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謝謝小姐,謝謝小姐收留,謝謝小姐收留……」她不停的給蘇招娣磕頭,那砰砰的響聲讓何爺都覺得疼的慌。

「謝謝,謝謝小姐,謝謝小姐收留,謝謝小姐收留……」她不停的給蘇招娣磕頭,那砰砰的響聲讓何爺都覺得疼的慌。

「謝謝,謝謝小姐,謝謝小姐收留,謝謝小姐收留……」她不停的給蘇招娣磕頭,那砰砰的響聲讓何爺都覺得疼的慌。 150 150 admin

「柳青,你帶她到後院去洗澡,再去給她買兩身乾淨衣裳,然後帶到我面前來。」

柳青看着那女子,眼中有幾分同情,並且別開了頭,不看她那破布條都蓋不住的身體。

梳洗一番之後,那女子再次被帶到了蘇招娣面前,蘇招娣發現,長的還真的挺清秀,比之季凌月都不差。

「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趕緊給蘇招娣跪下,恭敬的磕了個頭,才回答道。

「我夫家本姓王,以前村裏人都喊我王氏!」

蘇招娣臉色一沉,王氏嚇的趕緊再次磕頭,「小姐,我既得小姐收留,日後便是小姐的僕從,懇求小姐給賜個名。」

蘇招娣挑了挑眉,看來是個能察言觀色的人。

「你會帶孩子嗎?」

那女子趕緊點頭,「會,我之前家裏有個……兒子,可是被那些土匪給殺了,我一直都是自己照顧孩子,也給人家做些漿洗的活補貼家用。」。 古神傳承!

這四個字當真是有著無盡的魔力,葉天傾當即便激動起來。

他知道古神傳承代表著什麼。

現在他距離帝尊境界,就只差最後的一步之遙了。

如果突破帝尊的話!

那他就擁有近乎無敵的戰力,放眼聖域大陸的話,也就唯獨有五大帝尊可以和他匹敵。

但現在!

葉天傾如果可以獲得古神傳承的話。

那憑藉古神傳承,他可就要徹底的無敵了。

到那個時候,五大帝尊都不會被他放在眼裡,甚至有可能在潛心修鍊幾年,那他就可以到達彈指間碾壓五大帝尊的地步了。

「哈哈,哈哈……」

葉天傾的內心深處,忍不住的瘋狂大笑起來。

但他的表面盡量不動聲色。

只是!

古神傳承事關重大,他怎麼可能完全做到不動聲色那,他的表情還依舊是興奮和喜悅的。

「葉殿主,我實力不足,無法獲得古神傳承!」

「我願意將地方告訴你和魔鯨王前輩!」

「我也願意帶領兩位前輩過去。」

「鄙人就只有一個小小的請求,那就是前輩在獲得古神傳承之後,能夠讓我神侯府跟著分一杯湯。」

他很是卑微的說道。

將自己的姿態放到是最低最低的位置。

因為他很清楚。

現在不是他將古神傳承賜予葉天傾的,而是渴望獲得葉天傾的幫助。

就算葉天傾獲得古神傳承后。

葉天傾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但他們家族,只需要跟著分一杯小小的湯,那以後神侯府也可以強勢崛起了啊。

就算是沒有辦法超越凌家。

但最起碼也是方圓十萬里,僅次於凌家的存在,他們依舊可以穩坐老二的位置。

現在!

神侯府也是已經快要保不住第二的位置了。

天豹,雷豹身死。

凌家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家族。

但他們神侯府!

卻是岌岌可危,雖然發展的依舊不錯,但其他家族也都發展的不錯啊。

其他家族都已經展露出,能夠超越神侯家族的實力了。

就按照現在的情況發展,短則兩三年,長則十年,神侯家族就要變成第三家族了。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

現在有能力超越他們的,足足有四大家族啊。

如果按照正常的發展下去的話。

頂多在過三十年!

這四家就要全部超越他們了。

到那個時候,神侯府就不是第二家族,第三家族了。

而是要排在凌家之後,也要排名在這四家之後啊。

也就是說!

到時候有五個家族將會比他們強大,他們就要排名第六了。

到那個時候。

這五家肯定會剝削他們的,皆是神侯府就會越來越弱,越來越弱,完全就是被欺負的命運;

現在尋求葉天傾的幫助,已經是他們最後的一條路了。

別無選擇。

若是葉天傾能夠獲得古神傳承的話,那神侯府只需要跟著喝一杯湯,獲得極少的好處,那他們都可以崛起,都可以穩定在第二家族。

至少未來數千年。

他們第二家族的地位,都是絕對不會被撼動的。

所以!

現在他將自己的位置擺正,將自己的位置放到最低的地方。

只求葉天傾能幫助他。

「好,放心就好,如果我獲得古神傳承,你們神侯府絕對不會什麼都無法獲得的。」

「到時候你們神侯府!」

「可以成為,罪血之地最強大的家族,這是我對你的保證。」

葉天傾看著他沉聲說道。

轟隆隆!

神侯帝尊如遭雷擊。

他猛地抬起頭來,無盡狂喜的看著葉天傾。

「葉殿主,我,我……你,你……」

他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了。

激動!

當真是萬分的激動啊。

原本就是想著分一杯小小的湯水就好了。

可現在葉天傾卻是直接表示,要讓他們神侯府成為罪血之地最強大的家族。

這真的是太讓人興奮了。

罪血之地!

方圓三千萬里。

面積極其恐怖。

要知道,聖域大陸的面積,算起來也就是方圓五千萬里的面積罷了。

罪血之地的面積,已經堪比五分之三的聖域大陸了。

可以說!

罪血之地,就是單獨的一個大陸。

而在罪血之地當中,最強者也就是帝尊七品罷了。

當然!

這裡的帝尊七品,寶貝無數,因為他們境界達到的夠早,所以斂財無數,獲得寶貝無數。

縱然是帝尊七品。

但因為有太多的寶貝,他們在罪血之地,面對後起之秀的帝尊七品,也是可以輕鬆轟殺的。

甚至在三百年前!

罪血之地誕生過一位,有史以來第一位帝尊八品的強者。

那位強者直接挑釁一位,已經稱霸多年的帝尊七品。

他覺得憑藉強大實力,可以將其打敗。

但結果卻是!

那位稱霸多年的老牌七品帝尊,直接就祭出一件至寶,輕輕鬆鬆,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將帝尊八品轟殺。

當時震驚整個罪血之地。

境界並不是絕對的,在罪血之地有一件最夠強大的法寶,才是王道。

在聖域大陸!

依靠的是你的大道,而在罪血之地,依靠的就是法寶。

古神傳承啊!

誰知道那裡面有多少寶貝。

如果到時候他可以分幾件的話,那神侯帝尊勢必變得無比強大起來。

或許!

他能藉助寶貝,直接就成為罪血之地最強者。

到時候,神侯府成為第一家族,那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嗎。

。 這一刻,李瑤只覺得有一股陰冷侵襲進了身體。

讓人有種已經徹底的麻木了的感覺,身體不受控制,彷彿成了另外一個人。

這種感覺很可怕,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卻又不聽使喚,彷彿像是平時看電視時候的第三人視覺那樣,只能眼睜睜看着,但是卻偏偏無法控制。

這種感覺,簡直比死了都還要難受。

她所不知道的是,現在她的外表看起來已經不再美麗了,一半是屬於原本她自己的臉,另一半卻是屬於伽椰子。

美麗與恐怖並存,就像一半天使,一半惡鬼。

看着她的這副模樣,蘇遠反倒是笑了起來,並不是因為李瑤變成這副樣子覺得好笑,畢竟他又不是變態,以折磨人為樂。

純粹是因為證明了自己的想法是沒錯的。

伽椰子無法離開這間屋子,那是因為咒怨的緣故,這個一種可怕的詛咒,同樣也是一種強大的保護。

凡是進入過屋子裏的人,都會成為咒怨的一部分,他們死後會形成新的咒怨,成為伽椰子強大的源泉。

這便應當是伽椰子的殺人規律,也是它的成長性所在。

而蘇遠的做法,其實也並沒有太異想天開,他只是讓伽椰子將自己的一部分放進了李瑤的身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