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媽!」在這個家,也就只有他媽媽是真心把他疼到骨子裡了。

0

「這有什麼呢,誰讓我是你媽呢,為了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我心甘情願的。」

「爸有時候要是像你這樣就好了。」萬雲輝語氣里掩飾不住心中的遺憾。

「你爸真要是像我這樣,那咱們家就慘了。」

為什麼?萬雲輝困惑看著她。

「當老闆就必須要有果斷,嚴厲,你媽媽我就是做不到這一點。」

「我倒不覺得。」

「你是說你媽我很兇了?」

「不凶,你也只有對別人凶,對我非常好。」萬雲輝挽著她的手臂,跟小的時候一樣,對她撒嬌:「我也喜歡這樣的媽媽。」

……

馮小紅從萬家離開之後……

眼看就要回到了唐家,馮小紅終於把整件事都想透了,忍不住嫌棄的皺著眉頭:「是你跟萬雲輝的事,怎麼還把唐小芯扯上來呢?還讓唐小芯跟咱們一起去萬家談你和萬雲輝的事? 來不及說我愛你 這也太離譜了吧!」 唐勇銘聽著她的話,很贊同的點了點頭,「是有點離譜了。」

「我倒覺得沒什麼。」最重要是她能嫁到萬家就行了。

馮小紅微微驚異看著她。

唐秀秀:「萬家是做生意的,唐小芯也是做生意的,認識唐小芯甚至聽說過唐小芯的名字,包括想跟唐小芯有往來,這也是很正常的。」

「可關鍵是唐小芯她哪會想幫咱們,更不可能會跟咱們去萬家。」

馮小紅哪怕是後面的話沒說,唐秀秀大概也都知道,反正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讓自己眼看到手的幸福,就這麼被唐小芯給毀了,她一定要想個辦法,讓唐小芯答應她,願意去萬家,與他們一同跟萬海良談她與萬雲輝的婚事。

「爸,要不你出面去辦這件事吧!」唐秀秀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唐勇銘比較適合去開口:「畢竟唐小芯是你的親生女兒,你一開口,唐小芯估計也不好拒絕你。」

馮小紅附和:「是呀!勇銘,要是秀秀能嫁到萬家去,那咱們以後養老什麼的,都有保證了,你呢,去跟唐小芯說,秀秀快要結婚了,好歹也是一家人,讓她表面上把把關,然後讓她跟咱們到萬家去,這件事不就成了嗎?」

「這能行得通嗎?」唐勇銘有點懷疑。

「能,爸你說話要柔軟一些,唐小芯自然就不敢再對你硬氣,會心軟答應你的。」唐秀秀在一旁堅定說道。

在馮小紅母女的勸說之下,唐勇銘答應了去說服唐小芯。

馮小紅為了早點將事情敲定,她說:「擇日不如撞日,現在就過去吧!早好也是吃晚飯的時間,所有人都在,說不定一下子就成了。」

唐勇銘也同意了。

半個小時后,唐小芯家裡又被擠進了三個人。

她看著自己面前的馮小紅他們,她秀眉輕輕一蹙,表面上客氣的問他們要不要吃晚飯。

馮小紅不假思索就說要在這邊吃飯。

唐小芯就讓小檸檬和俊哥兒去多端三個碗出來。

馮小紅他們三人,席國強帶著兩個小孩子,唐小芯一家四口,飯桌前坐著十人,顯得有點擁擠。

三菜一湯就顯得有點少了。

但唐小芯不想再動了,就只能讓他們將就吃了。

自然,她還是要顧著自己的兩個孩子,估計一下兩個孩子平時大概吃多少菜,她給他們夾到碗里,至於席錦琛那一份菜,就讓席錦琛自己夾。

馮小紅他們也是中午沒吃飽,到了晚飯時間,難免會多吃一點。

而席國強就慢半拍,只能夾到了菜葉,他眼巴巴看著馮小紅把最後一塊紅燒肉夾到了她自己碗里,他頓時生悶氣,嘴裡忍不住嘀咕:「什麼人嘛,還真什麼都不客氣啊!」

他吃不飽,跟他的席棟樑和席帶娣也沒吃飽,就開始鬧騰席國強:「爺爺,我要吃肉,我要吃……」

席帶娣怯怯的說:「爺爺,我還餓。」

看著他們如此可憐兮兮的樣子,席國強抿了抿嘴,最後抬眼看向唐小芯:「今天的菜也忒少了吧!唐小芯你明知道你娘家的人過來吃飯,你就應該多準備幾個菜才對。」

唐小芯淡淡看著他:「第一,他們不是我娘家的人,該說只有一個是我爸而已,論親密度,也就是有我身上流著他與他相同的血罷了,第二,我也不知道他們會連一聲招呼都不打就過來了,當然,來家裡就是客,我當然是好看看招待他們了,第三,如果你和你的兩個孫子吃不飽,那就麻煩請你帶他們到外面吃,我呢,是不想動了,家裡也沒多餘的菜了,唉,沒辦法,家裡多出了三個人,開銷有點大,再不省著點,我們家兩個孩子估計都交不起學費了。」

「唐小芯你少蒙我,你會沒錢?你騙誰呢!」

「你愛信不信。」這都跟她沒關係。

「你……」席國強氣極,轉頭就怒說唐勇銘:「你看看你是怎麼教女兒的,有這麼摳門嗎?飯都還不讓人吃飽。」

「夠了!」席錦琛面容冷沉:「我記得咱們家以前窮的時候,有米飯吃都算是很不錯了,現在還剩下不少菜汁,泡飯也是能吃飽。」

「我來這裡不是要吃菜汁泡飯的。」席國強怒道,手裡的筷子眼看就要甩出去了,他及時忍住了,因為他內心深處還是很害怕唐小芯發飆,萬一直接將他用掃把趕出去,那他就真的沒地方可以去了,只能灰溜溜地回鄉下去了。

唐小芯可是將他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你來我這裡,什麼時候是菜汁泡飯了?不過就是這次罷了,甚至這次你都還沒用菜汁泡飯呢,你也吃了這麼久的大魚大肉,誰的錢也不是白得的,你現在又還沒到退休的年齡,你有手有腳,先不說你來了我這裡,什麼都不幹,當然,我和錦琛養你也是應該,你是他父親,不過你不是只有一個兒子,哪怕是你另外一個兒媳婦坐牢了,席錦榮還坐牢啊,公平一點,我養你一段時間,麻煩也請你小兒子養你一段時間,你要是做不到的話,那乾脆一拍兩散,我也不養了,哪怕你是去告我們,我也不怕,反正最後結果大家都是各養你一段時間。」

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席國強覺得自己要是還繼續待在這裡,也忒沒面子了,要是帶著兩個孫子一走,帶外頭也還是要自己花錢吃別的東西填飽肚子。

可他捨不得……

為了合理給自己台階下,他氣惱的說:「這日子真是沒法過了。」說著還一邊端起菜汁,直接倒在自己碗里和兩個孫子碗里,然後催促席棟樑和席帶娣快點吃飯,他自己扒了幾口飯,碗里的米飯也空了。

重重地將碗筷放下,站了起來。

可他低頭一看,席棟樑和席帶娣吃的也太慢了,他也只能等他們兩個。

於是席國強一臉的不耐煩,催他們快點吃完。

唐小芯很無語的看著席國強一系列的行為,心裡十分不屑席國強,如果真的要是硬氣的話,乾脆連飯都不吃,直接走人了,說到底人都是自私的,席國強是疼席棟樑和席帶娣,可牽扯到錢,那席國強對他們兩個的疼愛自然就要理智得多了。 一個晚上,魅狐和黃然都沉迷在那种放縱中,第二天早上,魅狐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到自己全身*的躺在黃然的懷抱裡面,臉色不由的紅了紅……

「醒了……」黃然這個時候看著魅狐,輕輕的說,然後輕輕的摟著魅狐。魅狐用自己的那雙細長的小手輕輕的撫摸這黃然的胸膛,然後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該起床了哦!」黃然看著魅狐,輕輕的笑了笑。

「小傢伙,我們是不是不應該啊!」魅狐這個時候抬起頭,看著黃然,眼睛裡面充滿了迷茫。

「怎麼會這麼想呢……」黃然看著魅狐,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又緊緊的摟著魅狐,魅狐的腦袋在黃然的胸膛蹭了蹭。

「我比你大這麼多,我的年齡都可以做你的奶奶了,你不嫌棄啊!」魅狐這個時候笑了笑,慢慢的說。

「呵呵,你現在也就是心裡年齡比較大一點罷了!你那裡像老太太啊!簡直就是一個孩子……」黃然輕輕的笑了笑,在魅狐的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

「你才是孩子呢,哼……」魅狐笑了笑,然後繼續趴在黃然的身上。

「恩,奇怪,我怎麼感覺我體內的真氣比昨天多了很多啊!精神力也增加了很多……」黃然這個時候突然好奇的問到。

「我也是啊!」魅狐聽到黃然的話,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後好奇的說。

「這是怎麼回事啊!」這個時候黃然突然做了起來,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說。

「不會是因為……我師父好像說過,我的這種功法好像是一部雙修功法……」魅狐這個時候突然低著頭,笑聲說。

「雙修……」黃然這個時候驚訝的問,過了一會兒臉上充滿了笑容。

「我也只是猜測而已……」魅狐低著頭,笑聲的說。

「嘿嘿,要想知道是不是,很簡單……」黃然笑著說。

「怎麼知道啊……」魅狐這個時候抬起頭,好奇的問。

「呵呵,試一試就知道了……」剛說完就一把抱住魅狐。

「你壞死了……」魅狐被黃然壓在身下才反應過來,笑聲的呻吟到。

「呵呵……」黃然得意的笑了笑。

「恩,你輕點……」魅狐這個時候迷迷糊糊的呻吟著,黃然也笑了笑。

兩個人的真氣在兩人運動的時候,開始快速的運行著。兩個人都感覺到了真氣的異常,然後互相的點了點頭。

「好了,證明了……」黃然突然停了下來,看著魅狐笑著說到。

「啊!你這個大壞蛋,壞死了……」魅狐這個時候用兩個小拳頭打著黃然,然後一把把黃然壓在身下,然後激情的運動著。

一直到中午,兩個人才慢慢的起床,黃然伸了伸懶腰,然後笑了笑,魅狐這個時候身上多了一股成熟的氣質,更加迷人了。溫柔的給黃然弄好衣服,最後笑了笑。

「媚兒,我走的時候跟我走吧……」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說。

「啊,不行的,我暫時不能跟你走,我還有點事情,但是我很快就可以出去找你的……」魅狐這個時候笑了笑說。

「恩,呵呵……」黃然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笑了笑,魅狐也點了點頭……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這段時間黃然是幸福的,也是滿足的。不僅有媚兒陪在自己的身邊,而且學到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哈哈,猴師父,我們再來……」黃然這個時候大喊一聲,繼續向猴老頭攻了過去。

「你這打不死的小怪物,氣死老夫了……」猴老頭氣得鬍子都直了,大喊一聲,也攻了上去……

黃然身體詭異的運動著,結合所有人的優點,黃然創造出了自己的身法,雖然比較難看,但是卻非常的有用。猴老頭還是像一個猴子,但是卻被黃然給纏住了。黃然肉體的強悍,讓所有人都苦惱。黃然現在的肉體,估計就是狙擊步槍,也打不穿他。

「碰碰……」猴老頭的拳頭打在黃然的身上,黃然也只不過退了幾步,接著又撲了上去。

「小怪物,老夫不跟你打了……」猴老頭這個時候直接跳了出去,大聲的喊道。對於黃然,老頭這段時間也很欣慰,他們這些人的獨門絕技,基本上都被黃然給學走了,來到這裡兩個月的時間,黃然收穫的太多了。雖然黃然一直沒有突破到宗師二級,但是現在即使宗師三級的猴老頭,要想打敗黃然也得需要一段時間。

其實猴老頭要用殺招的話,黃然根本就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及時這樣的,黃然的進步也是巨大的……

「呵呵,小傢伙,好樣的,就到這裡吧!明天龍戰那小子會來接你,你過來,我有些話想對你說……」這個時候龍一天笑了笑,慢慢的說。

鎮世武神 「恩……」黃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慢慢的走了過去……

來到龍一天的住所,龍一天笑了笑,點點頭事宜黃然坐下來。 總裁,小心愛情 黃然點了點頭,好奇的看著龍一天……

「小傢伙,今天把你叫過來,其實是想求你辦一件事情……」龍一天這個時候慢慢的說,語氣里充滿了悲哀。

「龍師父,你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吧!只要我能辦到,我就一定會去做的……」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那就好,那就好……」龍一天聽到黃然的話,欣慰的笑了笑。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都聚集在這裡面,一心想要突破宗師境界嗎?」龍一天這個時候慢慢的問。

「不太清楚……」黃然搖了搖頭,然後慢慢的說。

復仇皇后:邪君乖乖道歉 「呵呵,其實不是我們不願意離開這裡,誰不喜歡外面的世界啊!我們在這裡,其實是因為我們是失敗者,為了遵守承諾,我們必須呆在這裡……」龍一天慢慢的說。

「失敗者,為什麼啊!」黃然聽到這話,腦袋裡面全是疑問,好奇的看著龍一天。

「對,就是失敗者,我慢慢的給你講吧……」龍一天這個時候站了起來,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好像在回憶什麼不堪回首的事情。

「在三十年前,我當時還是龍家的族長,那個時候我就已經是宗師二級的水平,雖然我的天賦不是很高,但是宗師二級的水平還是挺不錯的!我當時和你冷師父兩個人的夢想就是游遍天下,好好看看這個大好河山……」龍一天慢慢的回憶到。

「但是有一天,我們在遊歷的時候,突然發現有一個古武者仗著自己的本領,在一個小地方為非坐歹,當時我就把那個傢伙給廢了但是我並沒有殺他……」龍一天這個時候看了看黃然,黃然點了點頭。

「但是令我沒想到的是,這個傢伙後面竟然有著龐大的背景,我們龍家為了此事受到牽連,那是一個神秘的組織,裡面有很多的古武者。我們龍家不敵,就到處找幫手,我找的那些幫手,也都是厲害角色,他們也就是你的師父們……」

「什麼,這裡的人都是你當初找的幫手……」黃然驚訝的問。

「對,他們當時水平和我差不多,我們這麼多人,終於打退了那個組織,而且讓他們損失慘重。但是就在我們即將勝利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人。也就是他,僅僅一個人的力量,就把我們所有人都打敗了。我們在他手裡,就像小孩子一樣。但是他並沒有殺我們,只是留下一句話,沒有突破宗師境界不準再如江湖……」龍一天這個時候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

「這麼厲害,那是什麼力量啊!」黃然這個時候慢慢的說。

「那就應該是突破宗師以後的境界,那種境界已經不能用人的眼光來看了……」龍一天慢慢的說。

「那我能幫你們做什麼呢……」黃然這個時候看著龍一天,慢慢的問。

「呵呵,你要做的,就是出去以後,查查這個組織,看看他們禍害不禍害普通人如果他們再禍害普通人,希望你能盡量阻止。」龍一天慢慢的說。

黃然聽到龍一天的話,慢慢的低下頭,而龍一天則滿臉期待的看著黃然。過了一會兒,黃然慢慢的抬起頭,看著龍一天,然後點了點頭。

「好,真不愧是我們教出來的徒弟,這樣我就放心了……」龍一天這個時候笑著說,然後走進屋子裡面,過了一會而搬出一個木頭箱子……

「小傢伙,這件內甲就送給你了,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這個時候龍一天從箱子裡面拿出一件透明的內甲,遞給的黃然。黃然好奇的打量著。

「這件內甲是我們龍家的寶物,是用特殊的蠶絲製成的,比現代社會的防彈衣強多了……」龍一天笑了笑。黃然這個時候點點頭,慢慢的收了起來。

「呵呵,好了,你和各位師父去告個別吧!明天早上你就該走了,我們這裡又該平靜了……」龍一天笑了笑。黃然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黃然走出山洞,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走了過去。自己終於要離開這裡了,雖然短短的兩個多月,但是自己和這些老人的感情卻是深厚的,他們的偉大,讓黃然都感到慚愧……

黃然一一告別,每個人都對黃然充滿了不舍,每一個人都有禮物相送。黃然看著大家的面容,眼睛有點濕潤,輕輕的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直升機的轟鳴聲近了,黃然輕輕的揮了揮手,魅狐看著黃然,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巴,黃然最後看了一眼大家,然後直接躍上飛機,消失在天空中,這裡,註定給黃然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 席國強帶著兩個孫子一走,飯桌上頓時顯得很寬。

唐小芯盯著俊哥兒和小檸檬吃完飯,就讓他們去玩,十分鐘后再回來做作業。

兩個人高興應了她的話,手牽手就跑出去。

飯桌上顯得有些凌亂,唐小芯簡單收拾了一下,擱一旁,「你們今天過來應該是有事要跟我說吧!」不然也不可能連唐秀秀都一起來她這邊。

席錦琛坐在她身邊,突然說:「你們先談吧!我去看看小檸檬和俊哥兒。」他是怕他們走太遠了,不放心。

「去吧!等一下要記得帶他們回來,別讓小檸檬對你撒嬌,你就什麼都縱容她了,讓她去玩得差不多回家了。」

「不會,我會準時帶他們回來。」

唐小芯輕輕頷首,表示讓他去找兩個孩子。

馮小紅對唐勇銘眨了一個眼神,表示讓他跟唐小芯開口。

唐勇銘思量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地跟唐小芯說明了整件事。

聞言,唐小芯嘲諷地冷笑,「當初我已經很明確的跟你們說了,你們一家人的事,我是不打算去管,更不會過問。」

「別這樣小芯,秀秀都來咱們家已經是這麼多年了,哪怕是你再不喜歡她,對外人來說,你的身份還是不會發生改變的,你要是不出現,總不好吧!」

「沒有什麼不好的,畢竟我媽只生了兩個女兒,一個死了,還有一個就是我,其他的人,我都不想認。」更何況還是跟她半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的唐秀秀。

而且她怎麼想都是覺得奇怪,按道理說,雙方父母在場即可,唐秀秀結婚,哪還需要她這個外人出現?說不定這裡面有她不知道的算計,她不想花心思去應付他們。

馮小紅和唐秀秀在聽到唐小芯這話,頓時覺得很尷尬,面面相窺后,馮小紅又暗地裡對唐勇銘眨了個眼神。

唐小芯一直都不是很喜歡她這個繼母,她要是出聲,恐怕不太好,說不定還會更加引起唐小芯不高興。

唐勇銘接收到馮小紅的暗示后,他臉上流露出濃郁的無奈:「小芯,我知道你覺得是我對不起你媽,可她都已經走了這麼多年了,你也該釋懷了,哪怕你不喜歡你馮阿姨和秀秀,可你們還是成了一家人,家人感情再淡,那也比外人還要好。」

「我不認同你說的,我覺得外人就很好,最少你口中的外人會對我釋放善意。」

「小芯,捫心自問,這些年我也沒對你做什麼啊!」馮小紅委屈的紅著眼,看著唐小芯:「哪怕我是釋放善意你都拒絕了我,當初我和你爸聽說席錦琛掉進河裡死了,我跟你爸都很擔心你,只是一想到你對我排斥,我一出現在你面前情緒就會變得很暴躁,我和你爸都不敢出現在你面前了。」

「是呀!小芯,真的不是我們不關心你,而是你太過於排斥我們了。」

「哼!」唐小芯冷笑:「我為什麼會排斥你們,難道你們不清楚嗎?」只要看見他們,她就會想起唐勇銘在她媽得癌症時,與馮小紅在外頭偷偷約會,所以她做不到與唐勇銘和平相處,而且馮小紅也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她自己平時工作已經夠忙了,她不想再花心思去跟馮小紅周旋。

「事情也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我們都是真心想對你好。」唐勇銘說。

「小芯姐!」唐秀秀這時出聲:「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和我媽,所以才會藉此結婚的事,想著緩解咱們彼此的關係,小芯姐你能給我們一個對你好的機會嗎?」

唐小芯淡淡的看著面容迸著誠懇的唐秀秀,按道理說,她應該感覺到才對,可她怎麼覺得眼前的唐秀秀有點虛偽呢?也有可能是她先想到了他們來者不善吧!

沉默了一下,眼睛如同黑夜高掛著的星星般璀璨而深沉。

「好啊!」

毒步寵後 馮小紅、唐勇銘、唐秀秀他們三人在瞬息間驚愣住了,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想到的答案。

唐小芯好整以暇看著他們,嘴角勾著淺淺的弧線,卻有股說不出的譏諷。

半晌……

唐勇銘滿臉笑容:「真的嗎?太好了,小芯,都不知道我們有多想與你修復好關係,秀秀的婚事也總算是有著落了。」

聞言,唐小芯眉頭輕輕一蹙,她在唐勇銘的話里嗅到了一絲絲不尋常。

這時馮小紅驚慌地扯了一下唐勇銘,拚命地對唐勇銘眨眼睛,暗示他已經說錯了話。

唐秀秀的面容僵硬稍縱即逝。

唐小芯將他們的表情看在眼裡,她挑明去說。

因為她也想看看唐秀秀到底在搞什麼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