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

0

謝半雨淚點太低,她現在就想哭出來。

原來她也可以被人小心保護,不管愛與不愛,段景霽的心中是願意娶她的。

「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傷口痛,我去找醫生。」

「不是的,我不痛。」

「那就是氣鄔婕對不對,你放心我不會讓她過來的。」

段景霽手足無措的拿起紙巾,細細的為她擦去眼淚。

「以後我會保護你和孩子的,我會試著成熟,試著有擔當,試著做好父親。」

謝半雨輕輕點了點頭,她以為不會對恢復記憶的段景霽動心。

但實際上謝半雨錯了,段景霽從來沒有離開過她的心,只要一個熟悉的動作,只要一點甜頭,她願意再次飛蛾撲火。

保育箱內,姜南初大大的眸子盯著裡面皺皺巴巴的小人。

「你看他好小。」

「乾兒子,我是乾媽,這次是我不小心害的半雨摔下來,你千萬別記仇,以後還是要和我親吶。」

姜南初擔心的說。

「會的,我寶貝人見人愛。」

陸司寒親了口姜南初的臉頰,心中已經百轉千回。

陸司寒不希望南初這麼內疚,同時謝半雨說有人推了一把,他準備好好調查這件事。

兩人在保育箱守到凌晨一點,姜南初困得不行才離開。

孩子出生的十天時間,姜南初天天帶著張大廚精心熬制的雞湯去看謝半雨。

「南初,你再喂,我會胖的像頭豬的。」

「那又怎麼樣,誰敢嫌棄嗎?」

姜南初的目光輕飄飄的轉到段景霽的身上。

「我覺得胖點好,胖點可愛,你就是太瘦了。」

段景霽立刻否認三連,透出濃濃的求生欲。

病房內傳出笑聲,因為孩子的降生,兩人的關係也越來越融洽。

「請問段先生在這邊嗎?」

門口走出來扎著兩個辮子的小女孩,她嘴裡還塞著一根棒棒糖。

「小朋友,我是段景霽。」

「這是有人拜託我送給你的。」

小女孩說完放下一封信件,急匆匆的離開。

段景霽邁開長腿來到門口,看到上面的字眉峰一挑。

「好莫名其妙,居然送到這裡來,說什麼了?」

姜南初湊上去看到文字,臉色立刻難看起來。

「到底是什麼信,我看你們好像都很震驚。」

謝半雨好奇的問,怎麼全部都被點穴定住一般。

「這封信沒什麼好看的,全部都是鬼話,全部都是陰謀。」

姜南初冷著臉,拿起信封就要扔進垃圾桶。

「南初,這封信是不是和我有關?」

「和你沒關係,就是廣告而已,段景霽是吧?」

段景霽愣在原地,久久沒有回過神。

「把那封信打開,我想看看,這裡面究竟寫了什麼。」

「半雨,你信我一回,打開來沒有好處的。」

「我沒有做過任何虧心事,我不怕被人污衊,打開!」

姜南初最終將信封交給謝半雨。

確實逃避不是辦法,如果這封信就這麼銷毀,反而一輩子都會在段景霽的心中留下一根刺。

【孩子不是你的,可不要被戴了綠帽還給人養兒子。】

謝半雨看到這句話倒抽一口涼氣,有人看不得她好,故意來搗亂了。

快速拆開信封,從裡面倒出好幾張照片。

照片中一對渾身赤裸的男女在熱吻,在擁抱,其中女人是謝半雨,而男人則是范啟星。

「假的,這些全部都是假的,我完全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半雨,你不要激動,我相信你。」

姜南初緊緊抱住她,安慰道。

「段景霽,你倒是說句話,表個態吶。」

「半雨丟了半條命給你生孩子,這次要是敢寒她的心,我以後不幫你說話了!」

姜南初大喊道。

段景霽如同剛剛找回靈魂,他立刻來到窗前,一把將污穢的照片收起來。

「半雨,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還你真相的。」

「嗯。」

這麼真實的照片擺在眼前,段景霽沒有發火,沒有誤會,謝半雨已經心滿意足了。

「要我說,這件事估計又是謝半晴整出來的,只有她最看不得半雨好。」

姜南初心直口快的說,只是苦於沒有證據。

段景霽調查的速度很快,他安排技術最高的圖像師來鑒定照片的真偽。 “搬出去啦?!”冷宇驚呼。

紫薇仙尊 “是啊!都搬出去啦…”石教授笑看着冷宇,接着說道:“這都二十一世紀了,誰還願意待在這山裏啊!當時村長號召着,全村百十號人,全都一齊去山下的縣裏定居了。”

石教授笑着說着,而冷宇則是有點愣住了。

暮然,就在這個時候,冷宇忽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既然那山下的黃石村有祖墳在這兒,那麼他們這個村子裏的墳墓呢?

這麼久了,冷宇別說如黃家祖墳那樣的大墓,就是一個土包,冷宇都沒有在這兒見到過!

難道說?

冷宇越想越覺得恐怖,因爲有過先例。安然曾經告訴過他黑水村的經歷,他也是用筆記本記錄了下來。

黑水村就是那樣,將自己的棺材全部都埋在自家院子裏!這就是黑水村每家每戶的院子都很大的原因。

而這讓冷宇又不禁聯想起了村子外面的那一大片草地,真是越想越恐怖。如果真是那樣,那麼他們行走的腳下,可能就是一個墳墓!下面就躺着一具,腐爛或者乾癟了的屍體!

“石,石教授…”冷宇磕磕絆絆的問道。

“恩?怎麼了?”

石教授把玩着屋子裏的一個瓷碗,有意無意的迴應道。

冷宇想了想,最終還是打算,從這個人口中問出來。

冷宇淡淡的問道:“爲什麼村子周邊從來沒有見過土包呢?這裏的人離世之後,是怎麼安置的?還有,你們這個村原先有沒有祖墳在這這兒呢?”。

聽到這話,石教授一下子就頓住了,然後慢慢的回過頭看向了冷宇,“你什麼意思?!”石教授冷冷的說道。

聽到這話,冷宇連連解釋:“不是!我就是好奇,想問問而已!您別誤會!”

誰知道,這時候那石教授根本沒有聽冷宇的話,一點一點的朝冷宇逼近了過來,說道:“對了,你是什麼人?!聽口音不像是黃村裏的人啊~說!你是誰?!幹什麼的?!”,石教授厲聲呵斥道。

聽到這話,冷宇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沒想到這幾句話,居然觸動了他!

“您別誤會!我只是過來踏青旅遊的!”

“踏青旅遊?!踏青旅遊不去景區,來這東山幹什麼?!”

石教授不依不饒,厲聲呵斥。

冷宇剛要開口解釋,誰知道這時候石教授又一次厲聲開口了,“你別告訴我你是走錯路了!這兩山中間打通了一條公路,我還是知道的!”。

聽到這話,冷宇徹底是沒話說了。本來他是想解釋,自己本來在西山玩,然後轉過來的!可是經老教授這麼一說,冷宇也是想起來了。這兩座山的谷底修了一條公路,爲保護安全,路兩邊設有柵欄,人根本無法通過!

石教授怒目瞪着冷宇,一時間冷宇也是呆住了。

對峙一段時間後,這時候,石教授長長呼了一口氣,說道:“我們村裏,沒有祖墳這一說。這兩個村,墳墓只有一座!那就是你看到的那一座!兩個村,死了人,就會就地火花,把骨頭鑿成粉,拋灑在這座墳上。”

聽到這話,冷宇有些呆了。萬萬沒想到,石教授居然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可是,這又是爲什麼…

“好啦! 穿到古代當主角 這都是實情了!龍井山,只有這一座墓!考古隊的已經來了,所以,你就不用惦記了!該走,就走吧!”

石教授丟下這話,就轉身出門走了….

留下冷宇一個人,站在原地發呆…

之後,冷宇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朵朵家。心裏不知是喜還是悲,喜的是他終於不用再去找了,墓葬只有一座,只要進去,任務就算完成!悲的是,自己居然被人懷疑成了盜墓賊!同時,直接性的得罪了石教授!

要知道,石教授可是這次考古隊的領導人,老資歷。得罪了他,冷宇不知以後還如何能進的了那龍井山大墓。

當天晚上,月光普照。

在那山下的黃石村裏,幽幽的走出了兩個人!背對着月光,看不見臉。

“你爲什麼要讓你徒弟來?!咱們約定好的事情,你忘了嗎?!”

“我徒弟來,並不礙事!咱們約的事,我一直都沒有忘!”

“那你爲什麼給他們選了一處什麼‘臥蠶’?!我要的是然他們村裏人都死亡葬身之地!”

“好了!你也別太過分了!老一輩的事情了,你出來攪和什麼?!他們又知道什麼?!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你!…”

那人說完,不等另外一個人說話,就轉身離去了。沒有回到村子,反而徑直朝着山下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在用了周老頭的馬尿潑灑地面的方法後,經過馬尿的浸泡,土地也是鬆軟了許多。僅僅用了兩天,龍井山大墓,就徹底被打了開!

半個山頭,如同被掀開了一個鍋蓋一樣,整片地宮都完完整整的顯露了出來。宋朝的大片文物出土,戰甲,配劍,幾乎都是完好無損!陶瓷,玉石更是數不勝數!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在這被確認已經被盜掘過得古墓,居然還留有這麼多的文物!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更加驚豔世人的是那印在牆壁上的畫!油彩的!經太陽光一照射,居然有些刺眼!所有人都湊上去觀摩,從頭到尾,着了魔一樣看完了這位將軍的一生!

最驚訝的莫過於黃石村的,以前僅僅聽說過祖先是一位將軍!從沒有見過他的風姿,以及遺留下來的東西。今日一見,所有人都是如願以償,喜笑顏開了。

挖掘途中,發現了一件詭異的事情,在那南面的耳室,發現居然有一尊棺材!看着耳室裏面的珠寶首飾,還有綾羅綢緞,這好似是一個女人的!而當打開棺槨的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萬萬沒想到,這個棺材裏居然是空的!僅僅有幾件衣服,其餘的一概沒有!這實在是匪夷所思!這到底是誰的棺木?!爲什麼沒有屍骨?!

看來答案一時間是無法解開了…

主墓室,是最後挖掘的,就在打開那主墓室的墓頂的時候,所有人都驚了… 第432章照片不是PS的

鑒定結果出來是在兩天後,段景霽親自會見兩名圖像師。

由精靈開始的異世界 「照片上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希望你們務必嚴謹回答我的問題。」

「這幾張床照究竟是不是PS的?」

兩名圖像師彼此互不認識,但這一刻的動作卻很統一,他們都搖了搖頭。

「段先生,我們非常遺憾的告訴你,這些照片並不是合成的。」

「所有一切都是真的,他們接吻了,他們在床上睡了?」

「沒錯。」

段景霽此刻的臉色陰沉的好像能夠滴出水來。

「滾,全部都給我滾!」

段景霽死死盯著照片上面的男女,他當然知道範啟星是誰,甚至一早就已經調查過。

范啟星是謝半雨暗戀了兩年的同學,所以約上床一點都不奇怪。

但還是讓段景霽無法接受,他不明白哪裡做的不夠好,哪怕為了孩子謝半雨都不願意將就。

從知道真相的這一刻開始,段景霽就沒有去過醫院。

他怕說出傷害謝半雨的話來,他還沒有準備好該怎麼面對她。

時間轉眼來到十一月中旬,一架飛機停落在錦都機場。

謝半晴帶著大大的墨鏡出來,鄔婕看到寶貝女兒立刻迎上去。

「事情都處理的怎麼樣了?」

「放心,還在我們的掌握之中,段景霽一次都沒有去看那個賤人。」

鄔婕痛快的笑著說。

「那就好,媽,你說哪個男人能夠容忍深愛的女人出軌呢。」

「更何況是段景霽這種驕傲的男人,現在要做的就是儘早解決謝半雨,不然總有一天他回過神來,我們就沒機會了。」

「沒錯,不愧是媽媽一手養大的孩子,這次你可要為我爭口氣,在段家站穩腳跟。」

「你爸就是個牆頭草,現在選擇站在謝半雨那邊。」

「放心吧,等一切成功,以後我只孝敬你。」

兩人說說笑笑回到酒店,謝半晴化了一個美美的妝,照照鏡子。

她生的和謝半雨一模一樣,但眼神透出一股狠毒。

謝半晴拿起包包,深吸一口氣前往了段景霽所住公寓。

在這幢公寓裡面,她受盡屈辱,甚至差一點被掐死。

但段景霽是她的夢,她從小就被鄔婕要求嫁進段家,如果最後沒有成真,她寧願死!

想到這裡,謝半晴敲了敲門。

足足過了三分鐘,段景霽才跌跌撞撞的開門,他身上透出一股濃濃的酒味,看到謝半晴搖了搖頭。

「你——你怎麼來了?」

「我不是說過之後不准你踏入錦都嗎?」

「景霽,我也是關心你才過來看看,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爸爸說你和謝半雨關係很好,甚至孩子也出生了,為什麼你一個人喝悶酒。」

謝半晴這番話好像是在段景霽的傷口撒鹽一般。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就算我和謝半雨不能在一起,也輪不到你。」

「就憑你當初和陸薰茵勾結在一起,我絕對不會原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