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怎樣,你才肯放過我?」

0

李天成低下頭,說話都不敢大聲。

「你這想算是在求我嗎?」

葉楓冷笑,當日高傲的南風宮少主,現在在自己面前,連說話都不敢大聲。

「是。」

葉楓的強大,已將李天成打出心裡陰影,他是不敢再在葉楓面前囂張;連當日被揍的事,李天成也不敢跟自己的父親說,李文一知道自己的兒子被葉楓揍的事,也只是從青青口中得來。

之所以不敢跟李文一說,是因為李天成很明白自己父親的性格;以他父親的性格,定會為自己的兒子報仇;但當日紅蓮展現出的強大,讓李天成知道,這仇,他是沒法報了;所以他選擇了隱瞞。

「要解決你身上的問題,不難;不過你得答應我,以後南風宮,不能再插手黃家的事;以後也不能與我為敵。」葉楓淡淡說道。

「這些我會跟我父親說,我相信經歷這次之後,他定會答應你的要求。」

聽到葉楓願意為他除去身上那怪異的毛病,李天成是顯得格外開心;現在李文一都被揍成這樣了,要是還敢跟葉楓過不去,那定是腦子出問題了。

「那行,等你哪天說服了你父親,再來找我吧。」

雖然當日李天成對千尋不敬,但也罪不至死;現在葉楓是勢單力薄,他是盡量不樹敵,沒什麼深仇大恨的,能化解的,便化解;若真不能化解的,那他也不會委曲求全,畢竟現在的葉楓也是有點實力向別人提要求了。

霸道總裁,嬌妻請入懷 有什麼辦法呢?媳婦強大啊。

事實證明,自己強大固然重要,然娶到一個強大的媳婦,也很重要。

沒過多久,出去的兩人,帶著一名女子進來,而這名女子,不用說就是青青了。

「少主,人帶過來了。」

「嗯,下去吧,隨便也把我父親帶回去吧。」李天成又向那兩人吩咐道。

這李文一此刻還躺在地上,一宗之主就這麼被人涼在地上這麼久,這也是夠無語的。

「李天成,你南風宮這是什麼意思?」

青青一上來就是對著李天成質問。

這也不怪青青,她一個女子孩,帶著受傷的李天成回到南風宮,這本應該得到貴賓待遇,沒想到卻變成了階下囚,這換誰都來氣。

「青青,這裡面有點誤會,你先別生氣。」李天成緊張的說道。

青青怎麼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的父親這樣對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確實很不應該。

重生之超神保安 「誤會?什麼誤會?我今天算是認清了你們南風宮的真面目。」

一句誤會就想沒事,這確實有點難度。

「這裡面的誤會,你們日後自己再慢慢解釋,我們快離開這裡吧。」

說話的是葉楓,青青和李天成之間的誤會,他可沒興趣,他的任務就是將人帶回去,其他的,他不想管,也跟他沒關係。

「葉楓?你怎麼在這裡?」

青青一開始是沒有留意到葉楓,因為氣在心頭,因此她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天成身上。

「還不是劉一星那傢伙哀求我來救你,不然我也沒這閑情跑來這裡。」葉楓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跟劉一星……什麼關係?」青青疑惑的看著葉楓。

這葉楓突然會賣個面子給劉一星,確實讓人浮想聯翩;當日他們三人跟葉楓的關係,也算是敵對關係,怎突然就和好了?

「不是敵人,就是朋友。」葉楓沒過多解釋。

「你倆,和解了?」

這讓青青和李天成感到驚訝。

「他不想被揍,主動求和,那我也就沒必要跟他過不過去,畢竟我跟他沒什麼深仇大恨;具體的事你自己回去問他吧;走吧,我可沒你們這麼悠閑。」

葉楓說著自己先踏出了大殿。

「我送你們出去。」

李天成說著自己走在前面帶路。

自從上次一戰之後,這李天成對葉楓可謂是畢恭畢敬。

對於李天成的舉動,葉楓也不加阻攔,這裡是南風宮,有他帶路,起碼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

南風宮的少主也是夠勤奮,一直送著葉楓他們出了島嶼,來到了岸邊,才停下了腳步。

鑒於李天成這麼大的轉變,葉楓是不經意間解開了李天成身上的靈輪天幻,但也是私下解開了,並沒有告知李天成。

離開南風宮后,葉楓和紅蓮又是風塵滾滾的趕回了霜城。

這一路上,葉楓大致的將黃家現在的情況跟青青講了一遍,對於黃家的做法,青青是恨得咬牙切齒;她是沒有想到自己忠心耿耿的父母,竟會遭到這樣的待遇。

同時,青青也很感激葉楓對他父母所做的一切。

青青安全回來,最激動的就數劉一星,他是一直看著青青傻笑,搞得青青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倆要不要找個地方解決一下需要?」

這回是輪到葉楓笑話劉一星了。

「滾,我們跟你不一樣。」

劉一星白了一眼葉楓,臉蛋有點紅,他跟青青連關係都還沒確立,那有這麼快。

「嘿,沒想到你也有害羞的時候,那天開我玩笑的時候,咋沒見你臉紅。」葉楓對著劉一星不屑道。

「我……我先去看看我父親和母親。」

青青紅著臉跑開了,這裡的話題,讓她有點害羞。

「我跟你一起。」

劉一星說著也跟了過去。

「媳婦,來來回回辛苦了幾天,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劉一星和青青離開后,葉楓把目光看向了紅蓮。

「確實是夠累人的,難得可以歇一會,我是該好好洗個舒服的熱水澡了。」

紅蓮伸了個懶腰,然後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需要幫忙嗎?」

葉楓眼睛撲閃撲閃的看向紅蓮。

「不用。」

紅蓮白了葉楓一眼,一瞧這葉楓的表情,就知道這傢伙腦子裡沒想啥好東西。

「那……好吧。」

葉楓尷尬的笑了笑。

「姐,我好累啊,我想洗個熱水澡。」

「那需要我幫忙嗎?」

「恩。」

詩倩和詩雨在一旁拿著葉楓開玩笑,那表情,甚是到位。

「沒長輩在身邊,你倆是皮癢了是不是?」

葉楓瞪大著眼睛看向這兩姐妹,感覺這兩姐妹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那個……葉大哥,你這幾天也是累了,我們還是不打攪你休息了。」

詩倩和詩雨是一個激靈,雙雙開溜,留下一臉尷尬的葉楓。

一臉無奈的葉楓,也想著回房休息,畢竟這幾天也確實夠累的。

然當葉楓推門想進房的時候,發現房門是緊鎖著,無法打開。

這下尷尬了,連房間都不能進了。

「媳婦,你先開個門唄?」葉楓對著房內的紅蓮喊道。

「我想好好享受一下,你自己先在外面溜達一會吧。」房內傳來紅蓮的聲音。

「那……好吧。」

葉楓又是一臉的無奈,對於這個媳婦,葉楓也很無語,一時熱情如火,一時冰冷如霜,讓他搞不懂。

無奈的葉楓,又回到了小院,剛才空無一人的小院,現在又多了兩道身影,是古星和劉一星。

「你怎麼也被單出來了?」看著葉楓孤身一人,古星向著葉楓打趣道。

狂妻囂張:渣男總裁玩上癮 「紅蓮讓我先出來走走。」葉楓尷尬的笑道。

「來,難得沒有女子在場,我們幾個喝一杯。」

劉一星說著從納戒中拿出三瓶陳年老酒,遞給葉楓和古星。

「這酒不錯。」

接過酒的古星,就直接悶了一口,入口香濃的酒水讓古星不由讚賞起來。

「當然,這些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對一般的人,我可捨不得拿出來。」劉一星微微笑道,跟著也是往自己口中倒了一口,「每次喝,味道都是這麼棒。」

「葉師弟?你不喜歡喝酒嗎?」

看著葉楓拿著酒瓶沒動,古星不禁有點疑惑。

「不是,只是剛好想起了一個朋友。」

葉楓微微一笑,然後一口把整瓶酒給喝完了。

「我到外面走一走,你們繼續喝。」放下酒瓶后,葉楓自己走出來小院。

葉楓想起的這個朋友,是紫芸;當日在炎城煉藥師聯盟,他倆曾許諾,下次見面的時候,定要一醉方休;然這事卻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兌現。

現在紫芸雖有線索,但還沒找到,葉楓還是放不下自己的心。 霜城內,這幾天因為黃家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現在的霜城,大街小巷的人都在議論著黃家的事。

而葉楓的樣子,霜城的人也自是認得;看到葉楓的出現,眾人都不禁向葉楓投來仰慕的目光;現在的葉楓,在霜城可是一個大名人。

對於眾人那些仰慕的眼光,葉楓沒有理會,他還是默默的在街上走著。

突然,前方人群中出現一道身影,是一道極其熟悉的身影,一道他朝思夢想的身影。

「思瑤?」

看著那道身影,葉楓快速衝上前去。

然當葉楓衝過去之後,那道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思瑤,你在哪裡?」

葉楓著急的向四周張望,然依舊找不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思瑤……」

葉楓對著四周大喊。

但是,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反而引來了路人怪異的目光。

許久后,葉楓才從遠方收回目光,然後失落的轉過身來。

「葉楓。」

一個久違的聲音突然在葉楓的耳邊響起。

鳳還巢之嫡女狂后 「思瑤,你在哪裡?」

這是來至思瑤傳音,葉楓又再次想四周張望,然結果還是沒有看到思瑤的身影。

「葉楓,你不用找了,你找不到我的,我暫時還不能出來見你,不過前輩答應過我,等她的事情辦完了,她就會還我自由身,到時我們自會能再見。」

「她要辦什麼事情?告訴我,我跟她一起去完成,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這個我不知道,我想前輩也不會說,所以,現在的我也只能等,前輩能讓我跟你說話,已經是非常難得,希望你能理解前輩。」

「你出來讓我見一下好不好,我真的很想你,思瑤,我真的很想你……」

葉楓說著已是眼泛淚光。

「對不起……你保重。」

另一邊,也傳來了思瑤落淚的聲音,然聲音過後,就沒有聲音了。

「思瑤,不要走,思瑤……」

葉楓大聲呼喊,然這次,真的沒有回應了。

「小娃娃,東邊三十丈開外。」

此時,小魔龍的聲音在葉楓的耳邊響起。

「小魔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