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嫂,你說出來,我們要去給他報仇雪恥!」驪珠義憤填膺地道。

0

「這個。這個不能說的吧?」寨主的正室夫人還是這麼小心翼翼地回答著,「我們只看到寨主回到院門口時,就是這個樣子了。」

「中間隔了多久?」驪珠問道。

「也就半個時辰不到吧。」寨主夫人道。她的手裡,還挽著兩三個小孩子,有男有女。

這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懷抱里還抱著一個。

「到底是哪戶人家膽大包天,敢對寨主大人動手?」驪珠還是火氣很大的樣子,「表嫂,你可以不說。我這就去問老三來。」

「不,不要啊,驪珠表妹!」寨主夫人大聲地叫喚起來,「這種事情是糗事,說出去,大家會嘲笑他的!」

「人都快要死了。哪裡還有這麼多的講究!」驪珠大聲地叫道。

半分鐘后,她就從院門口的那個武老三那裡得到了消息:是村口那個叫做武周的人乾的。

原因不言自明了:身為一寨之主,武多經常不定期地去武周家去找他漂亮的老婆。

「表姐,你來評評理。」武老三也在那裡說話了,「大哥他有五房女人,還不包括那些個下人。他,怎麼就非要去找人家武周家的漂亮媳婦兒呢!」

「家花沒有野花香唄。」許林道。

驪珠帶領許林走出了寨主家的院門,沒有幾步就來到了村口的那個武周家。武周家的門口,也早經亂作一團了。

那個名叫武周的傢伙。此刻正掄著柴刀,要一刀將老婆砍死呢。他顫巍巍的老母親,正拚命地攔阻在二人的中間。

微薄之力。有時也能保護生命不受傷害。

那個所謂的女人,武周的漂亮老婆,早經是披頭散髮。眼神獃滯。她可能對於自己的未來已經絕望。

雖然被攔阻住了柴刀,但沒有被攔阻住的東西還有很多。石塊被丟過來了,有幾塊顯然已經命中了她的額頭和臉頰。

一張血紅淋漓的臉,已經是讓人害怕了。驪珠趕來了,她對著女人道:「你說句公道話,你們倆這樣子偷偷摸摸的,有多久了?」

那個女人抬眼看了看驪珠,不想回答的她,還是回答了出來:「兩年,大概也就有兩年了吧?」

「兩年,兩年了?」武周聽到了這個說法,更加地狂躁了。他推開了母親的攔阻。柴刀立即就又舉了起來,「那,那麼你是不是在說,我的兩個兒子,全部都是那寨主武多的了?」

女人沒有回頭去看武周,只是目光獃滯地點了點頭:「他力氣大。又拿後山的神祇來嚇唬我……」

「你,你,真是糊塗呀!」此刻,抱怨她的,就不再是她的老公,而是她的婆婆了,「丫頭,現在,怕是娘也救不了你了!」

幾天的夷疆的生活,加上驪珠的教導,這裡的方言土語,許林已經知曉了不少。

老太太的幾句話,他都已經能聽得心裡去了。武周的此刻,已經瀕臨到暴發的極點了。

他掄起柴刀,跳過了不再存在的母親的那道防線,對著眼前的漂亮老婆高高的揚了起來。

許林知道,這種柴刀的鋒利,不要說是武周的婆娘了,即便是頭畜生,也會一擊致命。

可是,武周婆娘非但是沒有躲避,也沒有恐懼。她就坐在那裡,等待著武周的襲擊。

這種奇怪的場景,連趕來的驪珠也覺得沒有第二次了。許林想要去阻止,沒有看到驪珠的反應,也就緩了下來。

武周又回看了婆娘一眼,又抬頭望了望天,大叫了趕來:「啊呀呀,我武周下輩子,再也不要做人了!」

話音未落,柴刀就對著自己的脖頸而去了。所有的人,包括他的婆娘和老娘,還有驪珠和許林,都不由得尖叫起來。

武周倒下了,他的女人倒是並不顯得傷心。剩下的三個人,武周老娘,驪珠和許林都沖了過去。

「快叫救護車!」許林叫道,「快呀,驪珠!」

【本章完】

。 修改中,請稍後再

修改中,請稍後再

修改中,請稍後再

修改中,請稍後再

「為什麼會有一群樹妖在黑森林中?」

西里爾示意身前的士兵們為他讓路,自己與米莎一同走上前,如果說隊伍中有誰能夠獲得樹妖這種生物的好感,那只有算是親和自然的他們二人。

樹妖,是傳說中諾拉的追隨神「豐饒之神」卡蘭因的血脈傳承者,形象為人形與鹿身結合的女性,堅定的自然的守護者,也就是「護林者」。她們靠着自然之力繁殖,不需要配種,但同時也不會拒絕性相關的東西——

之所以要提後面這點,是因為樹妖被玩家廣泛關注的主要原因便是她這過於色氣的外形與「我見猶憐」的氣質,同時延伸出了不少的二創作品,至於題材自然……懂得都懂。

只是此時西里爾親身面對樹妖,才發現「我見猶憐」這樣的詞語與她們其實並無關聯。她們身上穿着美麗的輕紗,翠綠的長發散落在身後,一雙雙美麗的鹿眼中充滿了警惕與防備,讓那些嬌小的面龐看着莫名有些英氣。

她們的手上穿戴着腕甲與手甲,緊緊持握著短矛。而短矛的矛袋則掛在她們鹿身的身側,每一個都是滿滿當當的。

「半精靈和精靈?」

西里爾和米莎的上前讓這些樹妖之間再一次響起了細碎的討論聲,而為首的樹妖上前兩步,手中的短矛依然保持着防備的姿態,厲聲道:

「精靈,說出你們的來歷。」

米莎微笑着躬身行禮,她的笑容讓樹妖緊張的神情緩解了不少:「尊敬的護林者,我是青信子氏族參與沐風節的精靈,米莎·艾希凡,這些人是我的隨從。」

西里爾聽着她們之間的對話,心裏驀地想到了精靈們給出的提示:在黑森林中的自然生物,或許是破解黑森林的關鍵——而面前的樹妖們絕對不可能倒向黑森林一方,墮落為「懲罪人」,那這破解黑森林的關鍵,不就送到他們的面前了么?

他看着為首的樹妖似乎因為米莎「自甘墮落」與人類為伍而漏出厭惡的表情,當下上前一步,伸手將米莎擋在了身後,同時欠身道:

「尊敬的森林的守護者,忠誠的諾拉的追隨者,我們抱着對自然的赤誠之心而來,想要凈化這片黑森林——請問您能否給我們一些提示?」

「凈化黑森林?就憑你們?半精靈和人類?」

那名樹妖先是一愣,但仔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半精靈少年後忍不住嗤笑道,「半精靈,我們在黑森林中需要的是有力的幫手,至於你們,一群僥倖混入沐風節的『異端』——啊,難道是想靠着凈化黑森林來為自己謀取名次么?那我只能說你們的算盤打錯了。更何況,就算能夠獲得幾朵沐風花,對你們又有什麼用呢?最終的花冠終歸是會落在真正熱愛森林的精靈身上……」

但她這句話才說出口,就聽到面前的人群中發出了一陣陣的笑聲,而最前面的幾名人類士兵表情扭曲著,最後實在忍不住,轉過頭去捂著臉笑聲不斷——

「你們在笑什麼?難道我說的有錯么?」她忍不住嗔怒道,她身後的樹妖上前一步,扯着她的手臂道:「沒有必要和一群人類廢話,我們走吧。」

可站在最前的半精靈少年的聲音卻再一次響起:

「啊,好像忘了好好自我介紹一下了,諸位,我是本次沐風節射術、騎術兩項項目的第一名。如果你們在黑森林中能夠感知到外界的動靜的話,前幾天那陣生命之樹的共鳴,便是因我而起。」

樹妖作勢要轉身的動作停了下來,狐疑地注視着西里爾:「就憑你?一個半精靈?」

「當然,而且還不止如此。」西里爾微笑道,「我想你們應該不會忘記兩個月前發生在埃勒金叢林的自然加護——」

「你是想說那也是你做的?」樹妖說着嘆了一口氣,「半精靈,你萬萬不應該沾上人類的那些……」

她的話音戛然而止。

因為一道青綠的光已然從面前少年手中豎起的長劍上亮起,那陣陣環繞他而起的風將劉海吹起,微亮的光讓少年英俊的面龐籠罩在奇妙的光影下,顯得莫名的神聖。

「米莎小姐。」他輕聲說道,而身後的米莎已然攤開手上的大書,輕聲地以精靈語開始念誦著。她每念出一句,西里爾身周的光亮便明亮了一分,這份綠光浸透他腳下那枯草橫生的荒地,迅速地向著前方蔓延出去,剎那間便已經攀爬到眾樹妖的腳下——

「這是……自然共鳴?」樹妖的神色忽然變了,接着邁動四蹄想要衝上去抓住西里爾,但那股環繞在西里爾身側的風阻攔了她,讓她在那股溫和的自然之力之中卻是寸步難行——

「停下,半精靈,你瘋了嗎,這裏是黑森林,你在這裏自然共鳴,會把它引過來的!」

她焦急地叫道,可西里爾卻巍然不動地持劍而立,而精靈小姐那並不算長的咒語在此刻已然念到了尾聲:「您的子民向您祈求自然的恩典,諾拉在上,自然蘇生之祭。」

隨着她的咒語結束,西里爾身側的綠光驟然間凝聚在劍上,下一秒,青色的光柱自劍身上延伸而出,眨眼間便竄到了周圍最高的樹木的高度,將這溫和的綠光向著四周播撒。

而周圍那些早已乾枯的樹木沐浴在這陣綠光之中,居然開始搖晃它們乾枯的樹枝,而同時響起的,還有類似詛咒的低吟——

那名樹妖終於可以靠近西里爾的身側,她這才發現半精靈少年居然一直閉着雙眼。她伸手抓着西里爾的手,想要將他的劍按下去。

而此刻西里爾終於睜開了眼,映入眼中的是這名樹妖那焦急的神情。他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當下主動垂下長劍。炫目的青光隨着他的這一動作而迅速地向回收縮著,最後消隱在他的手上,悄無聲息地沒入那手背上的徽記之中——

只不過西里爾並沒能看到這一幕,他怔怔出神地看着面前,那閃動的系統面板上,個人經驗的經驗條正隨着大片綠光向他湧來而瘋漲著。

「你瘋了嗎?在黑森林裏弄自然共鳴?」

樹妖的聲音壓得低低的,她有些煩躁地看了一眼西里爾以及他身後的一眾士兵,最後恨恨地跺了一跺鹿蹄:「你們,跟我們一起過來,不要走丟了,快一點。」

西里爾給了一個手勢,小隊的隊長們立刻傳下了命令。絕大多數的樹妖已經率先向著迷霧中隱去,而西里爾等人迅速地跟上了對方的腳步。

「你們真是胡鬧,一點常識都沒有就進黑森林?」那名樹妖邊走,邊小聲地罵道,「就像是把一團烈火扔到了湖裏,把聖職大法師扔到骷髏堆里一樣,有多矚目你們自己心裏沒點數?」

她這番話是沖着米莎說的:「他是半精靈沒見識不知道,你是精靈——應該還是一名自然祭祀吧?你也陪着他胡鬧?」

「還有你。」她又生氣地轉了回來,沖着西里爾道:「半精靈,我喊你停,你為什麼不停下來?」

「我……」西里爾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所經歷的實在難以解釋——

自然共鳴他不是第一次做,無論是和生命之樹的共鳴,還是與森林的共鳴。但是在黑森林中試圖鏈接森林卻是他第一次嘗試。

他原先以為在米莎小姐的輔助下,一切都會非常順利,只需要簡單地證明給樹妖看就行了。但誰想到這一次的自然共鳴卻如此艱辛——他的意識在那一刻沉入了一片灰黑之中,彷彿行走在焦土之上,只有伸手去翻動身下的土壤,才能找到一兩點殘存的綠意。

找不到那片綠色的海洋,也找不到可以和他共鳴反應的存在。他將意識擴散到遠方,最終看到的卻只有像是光禿禿的黑柱子一般直立着的樹木。

「如果我用我的力量,去接觸它們呢?」

西里爾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在米莎咒語的加持下,他催動自己那青色的風去籠罩那些乾枯的樹。

這一次終於有了回應。那些樹木在綠光的籠罩下發出了凄厲的哀嚎聲,樹榦劇烈地搖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向他抽擊而來——

但西里爾只來得及做到這一步,還沒能繼續深入探索,就被樹妖打斷了施法。

他簡單地將自己剛剛所經歷的這一切都道出,而樹妖方才還嗔怒的神情,隨着他的話語,漸漸變為平靜,最後嘆一口氣道:

「你看到的,就是黑森林所代表的自然。」

「什麼意思?」

「沒有生機,沒有希望,只有一片被包裹在仇恨或是憤怒中的樹林,甚至不願意被拯救。」樹妖的聲音有些哀傷說道,「我相信你了,半精靈。」

「你相信我了?」西里爾愣了一下,他心裏還在想着說辭,而一側的米莎小姐才露出喜悅的神色,就被樹妖狠狠瞪了一眼:「但你們知道你們惹了多大的麻煩?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深怕它不知道你們在這?」

「它?」西里爾心念一動,開口說道,「你說的是不是那能夠留下紫色毒液,有着極強侵蝕力的那個魔物?」

「你已經見過它了?」樹妖詫異道。

「我們觀察到了它的痕迹,選擇了撤離,因此才碰上了你們。」西里爾搖頭道。

「你做了正確的選擇,半精靈。」樹妖輕聲道,聲音里似乎有着深深的忌憚:「納瑟勒絲,這是它的名字。它本身是一隻幽毒巨蛛,在這片森林淪為黑森林后,成為了其中這裏的贏家。」

「它的毒液能夠抹去生機,能夠侵蝕掉一切它想侵蝕的東西,它是這片森林最強的存在,這片森林,也因它而得名。」

「亡蛛之森?」西里爾輕聲道。

「亡蛛之森。」樹妖肯定道。

此時隊伍前進的速度放緩了下來,迷霧之中有樹妖疾步奔來:「已經脫離了它的活動範圍了,我們暫時安全了。」

樹妖向她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正如精靈們所說,我們在黑森林中潛藏了許久,確實掌握了一些線索,但凈化黑森林,僅僅靠我們的力量是不夠的。」

「這麼說來,你是認可我們了?」

「如果我用我的力量,去接觸它們呢?」

西里爾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在米莎咒語的加持下,他催動自己那青色的風去籠罩那些乾枯的樹。

這一次終於有了回應。那些樹木在綠光的籠罩下發出了凄厲的哀嚎聲,樹榦劇烈地搖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向他抽擊而來——

但西里爾只來得及做到這一步,還沒能繼續深入探索,就被樹妖打斷了施法。

他簡單地將自己剛剛所經歷的這一切都道出,而樹妖方才還嗔怒的神情,隨着他的話語,漸漸變為平靜,最後嘆一口氣道:

「你看到的,就是黑森林所代表的自然。」

「什麼意思?」

「沒有生機,沒有希望,只有一片被包裹在仇恨或是憤怒中的樹林,甚至不願意被拯救。」樹妖的聲音有些哀傷說道,「我相信你了,半精靈。」

「你相信我了?」西里爾愣了一下,他心裏還在想着說辭,而一側的米莎小姐才露出喜悅的神色,就被樹妖狠狠瞪了一眼:「但你們知道你們惹了多大的麻煩?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深怕它不知道你們在這?」

「它?」西里爾心念一動,開口說道,「你說的是不是那能夠留下紫色毒液,有着極強侵蝕力的那個魔物?」

「你已經見過它了?」樹妖詫異道。

「我們觀察到了它的痕迹,選擇了撤離,因此才碰上了你們。」西里爾搖頭道。

「你做了正確的選擇,半精靈。」樹妖輕聲道,聲音里似乎有着深深的忌憚:「納瑟勒絲,這是它的名字。它本身是一隻幽毒巨蛛,在這片森林淪為黑森林后,成為了其中這裏的贏家。」

「它的毒液能夠抹去生機,能夠侵蝕掉一切它想侵蝕的東西,它是這片森林最強的存在,這片森林,也因它而得名。」

「亡蛛之森?」西里爾輕聲道。

「亡蛛之森。」樹妖肯定道。

此時隊伍前進的速度放緩了下來,迷霧之中有樹妖疾步奔來:「已經脫離了它的活動範圍了,我們暫時安全了。」

樹妖向她點了點頭,接着說道:「正如精靈們所說,我們在黑森林中潛藏了許久,確實掌握了一些線索,但凈化黑森林,僅僅靠我們的力量是不夠的。」

「這麼說來,你是認可我們了?」

7017k 「斗戰勝佛?江施主從何而知?」

禪心大師愣了愣,他上次聽說這個名字還是從佛主嘴裏,這也讓他不禁懷疑江塵是否真的跟佛主有關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