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Metoo!」

0

她發出去沒幾秒,龍司昊便又立即回了過來。

「媳婦兒,回的這麼快是不是正捧著手機等我給你發信息等半天了?」

黎曉曼正欲回她剛拿起手機,他的信息就過來了,龍司昊的信息又過來了。

「媳婦兒,我想和你視頻。」

黎曉曼微微抽了下唇角,回了過去。

「我在上班。」

「我就喜歡和媳婦兒上班開小差。」

她沒有回龍司昊,直接打了過去。

電話只響了一聲,龍司昊便接了。

屬於他的低沉動聽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媳婦兒,打電話來很想聽我的聲音嗎?」

由於手機離耳朵離的近,黎曉曼覺得龍司昊就像是貼在她耳邊說的,她澄澈的眸子中溢滿了笑意,「是啊!想聽到你的聲音。」

頓了下,她又繼續說道:「司昊,我今晚想去一趟舅舅家。」

電話那頭的龍司昊微微斂眸,「怎麼突然想去舅舅家了?」

「就是去看看他。」

「好,我十點準時去接你。」

……

因為想要撮合蔣依依和黎文博,她下班之後便讓蔣依依跟她去她舅舅家。

蔣依依一開始不去,硬是被她給拉去了。

到了金萊小區,蔣依依便有些怯場了。

她拉住黎曉曼,有些不自在的睨著她,「曉曼姐,我和你舅舅又不熟,我還是不去了,我去了我會很不好意思的。」

黎曉曼拉起她的手,挑眉笑睨著她,「一回生二回熟,多去幾次不就熟了。」

「曉曼姐,我……我……我幹嘛要去熟悉啊?」

黎曉曼睨了眼顯得很緊張很不自在的蔣依依,抿唇一笑,「你說呢?好了,就當陪我去。」


蔣依依本來還想在說些什麼?,但黎曉曼硬是把她拉著去了她舅舅家。

進門之後,黎曉曼便只向黎振華介紹了蔣依依是她的同事,其他的什麼都沒說。

黎振華見到黎曉曼突然回來自然是欣喜加驚訝。

他先是招待黎曉曼和蔣依依坐下后,才看著她疑惑的問:「曼曼,妍妍沒和你一起回來嗎?」

黎曉曼淡笑著睨著黎振華,「我過幾天帶她回來。」

因為她現在要揪出那個神秘人,妍妍在她的身邊會有一些危險,但妍妍在凌寒夜家裡會比較安全,所以她才沒有去接她。

黎振華輕點頭,有些不放心的問:「曼曼,那你來了,妍妍一個人在家裡誰幫你看著?」

黎曉曼見她的舅舅只顧著問妍妍的事,都忽略了蔣依依。

她睨了眼身旁有些緊張和不自在的蔣依依,抬眸笑睨著黎振華,「舅舅,你放心,妍妍有人照顧,先不說妍妍了,舅舅先給文博哥打個電話,讓他早點回來吧。」


「好,我現在就打。」黎振華說完便立即給黎文博打電話讓他回來。 掛斷電話后,黎振華便讓黎曉曼陪著蔣依依,他則是去了廚房。

黎曉曼在黎文博回來后讓他陪著聊一會,她便去了廚房幫黎振華。

一進去她便笑睨著黎振華問:「舅舅,你覺得依依怎麼樣?」

正在切菜的黎振華看了眼廚房外的方向,這才說道:「長得還可以,那丫頭多大了?」

黎曉曼笑著走到黎振華的身旁,睨著他挑了挑眉,「人家第一次來,舅舅怎麼就打聽起人家多大了?」

黎振華擱下手裡的菜刀,抬頭看著黎曉曼輕嘆了口氣,「唉!曼曼,舅舅這是在為你表哥著急啊!你表哥這都二十九快奔三的人了還不找女朋友,我是怕到死都看不到孫子……」

「舅舅……」黎曉曼打斷他,沉下臉睨著他,「不許說死,文博哥一定會早點結婚的,你放心吧,到時候文博哥三年抱倆,給你生一堆的孫子讓你帶都帶不過來。」

自從黎素芳死後,她現在非常的害怕親人離去,除了龍司昊和小妍妍,她就只有黎振華和黎文博這兩個親人了。

黎振華緊皺起眉,邊嘆氣邊說道:「曼曼,你別安慰我了,要真是那樣我睡著了都能笑醒。」

「舅舅,我沒有安慰你。」黎曉曼睨著黎振華輕輕挑眉一笑,「外面那位依依小姐說不定會是你未來的兒媳婦。」

黎振華聽黎曉曼這樣說,先是一喜,隨即又皺眉說道:「不可能,你文博哥不喜歡她,是不會和她結婚的。」

黎曉曼有些詫異的睨著黎振華,「舅舅怎麼知道文博哥會不喜歡依依,我覺得依依挺好的,文博哥應該會喜歡的。」

黎振華否定的搖頭,「曼曼,你文博哥他喜歡的是……」

說到一半,黎振華又停了下來,笑看著黎曉曼說道:「曼曼,不說這些了,你出去陪依依,舅舅這裡一個人,忙的過來。」

黎曉曼見她的舅舅欲言又止,心裡越是覺得詫異,好奇的問:「舅舅,你剛剛想說什麼?你知道文博哥喜歡的是誰嗎?」

黎振華邊動手切菜,邊笑著說道:「曼曼,你文博哥喜歡誰,我哪裡知道?你也知道你文博哥那個人,他是有什麼事有什麼話都憋在心裡,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黎曉曼見她的舅舅說話時眼神有些閃閃爍爍的,很明顯是有事瞞著她。

見他不說,她也不再多問,而是笑睨著他,「舅舅,文博哥在外面陪著依依,我還是在這裡幫你。」

聞言,黎振華抬頭看向了黎曉曼,「文博回來了?」

黎曉曼笑著點頭,「嗯!回來一會了,舅舅,我幫你洗菜吧。」

廚房外客廳里,蔣依依和黎文博各坐一方,兩人中間就像是分了楚河界一樣。

蔣依依低垂著頭,雙指有些不安分的攪動著,俏麗可愛的小臉微微泛紅,顯得嬌羞而又不自在。


黎文博不說話,她也不出聲。

端坐在另一邊的黎文博俊眉微擰,那張俊臉上看不出是什麼表情,既不冷漠也不熱絡,但是卻帶著淡淡的疏離。

從黎曉曼進入廚房后,他和蔣依依就沒說過一句話。

氣氛太過僵硬沉悶,蔣依依的性子比較活躍,要讓她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裝乖乖女她還是有些做不到。

她暗自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鼓起勇氣睨向了黎文博,笑著問:「文博哥,你怎麼不說話?是……是不歡迎我嗎?「

她俏麗嬌美的臉上帶著笑容,話里也帶著一絲開玩笑的味道。

黎文博目光平淡的睨著她,語氣有些生硬的回了兩個字,「沒有。」

他生硬的回答令蔣依依蹙了下眉,依舊笑睨著他,「那文博哥你……」

還不等蔣依依說完,黎文博突然出聲,「不好意思,我進去幫忙了,你先坐一會。」

話落,黎文博便站起了身,睨著蔣依依禮貌一笑便進入了廚房去。

蔣依依見他進去后,雙眸中劃過一抹失落,她鼓起腮幫子,表情有些沮喪。

她看的出來,黎文博不是不喜歡她,而是一點都不喜歡她。

她的愛情還沒開始就被扼殺在搖籃了。

她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有些坐立難安和不自在。

過了一會,她站起身正準備進去廚房向黎曉曼說要回去時,黎曉曼便端著菜出來了。

她挑眉笑睨著蔣依依,「依依,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可以吃飯了。」

蔣依依見飯已經好了,也不好意思在這個節骨眼上說要走,於是笑睨著黎曉曼,「曉曼姐,我進去幫忙端菜。」

「不用了,來者是客,你坐著就是。」

黎曉曼話音落下,拿著碗筷的黎振華正好走出來,「對對,來者是客,依依,你先坐著,不用幫忙。」

看著蔣依依說完,他又看向了黎曉曼,「曼曼,你也別幫忙了,先陪依依坐著。」

黎曉曼睨著黎振華點頭,沒再去端菜,拉著蔣依依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待菜都端出來以後,黎曉曼和黎振華坐在了一方,黎文博則是和蔣依依對坐著。

吃飯期間,黎曉曼見蔣依依有夠不著的菜,便讓黎文博用公筷幫她夾一下。

一頓飯吃的很和諧,只是黎文博和蔣依依始終沒有說一句話。

飯後,蔣依依坐了一會就說要回去了,黎曉曼則是讓黎文博去送他。

和上次一樣,黎文博把她送到她家樓下便又返回了,兩人在途中也沒說什麼話。

因為還不到十點,黎曉曼還要等龍司昊來接她,便暫時沒走。

黎文博送完蔣依依回來見黎曉曼還在,原本有些冷淡的臉上浮出了幾分笑意,「曼曼,你今晚是留下來還是……」

黎曉曼抬眸笑睨著黎文博,「我一會也要回去。」

聞言,黎文博微微蹙了下眉,眸帶笑意的睨著她,「那我送你。」

「文博哥,不用了。」

黎曉曼笑睨著黎文博說完,她包里的手機就響了。

「舅舅,文博哥,我接過電話。」她再次抬眸睨著黎文博和黎振華說完,便拿著手機站起身去客廳外的陽台接。

因為電話是龍司昊打來的,以龍司昊的性格一定說一些令人臉紅心跳的話,她怕一會聽到龍司昊那些話又紅了臉才去客廳外的陽台接。

坐在沙發上的黎振華見黎曉曼出去后,便看向了黎文博。

見他的目光一直追尋著黎曉曼出去的方向,他又蹙額愁眉的嘆氣,「文博,你……你覺得那個蔣依依怎麼樣?」

聽到黎振華的話,黎文博這才收回了目光,睨著他問:「爸,你問這話不會又想……」

他知道他的爸一直在催他找點找女朋友早點結婚,所以他爸這樣一問,他就知道他爸又想做什麼。

他頓了一會,又睨著他爸黎振華蹙眉說道:「爸,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現在還不想結婚。」

「你不是不想結婚,你是不想和你不喜歡的人結婚。」黎振華看著黎文博一語道破。

黎文博因為他的話,眉頭蹙的更緊,雙眸中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他正欲出聲,黎振華又蹙額攢眉的看著他,「文博,你也知道,爸這輩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看著你早點結婚生子,可是你……你偏偏喜歡,唉!曼曼她是你的妹妹啊!」

接完電話的黎曉曼準備走進來時正好聽見了黎振華的這句話。

她神色微驚,澄澈的眸底閃過一抹詫異,她的文博哥喜歡她?這怎麼可能?他們可是親表兄妹。

她正欲推開厚重的玻璃門進去,黎文博的聲音又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