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證,白馬為鑒!」

0

「白馬義從前來助陣!」

只見1萬騎兵呼嘯而來,全部白袍白馬!

正是公孫瓚率領的白馬義從!

幾輪拋射過後,公孫瓚率領騎兵開始銜尾追殺!

發生在隱殺工會玩家身上的慘狀,也發生在了十大工會玩家們的身上。

……

潘鳳、公孫瓚、劉表、陶謙依次出現,各自率領1萬士卒前來參戰,將玩家們殺的丟盔棄甲,望風而逃。

十大工會帶來的NPC此時都已經繳械投降,成為降卒。

【霸氣獨尊】在羅成的掩護下,終於算是殺出一條血路。

「沒想到呀,這次的攻城戰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霸氣獨尊】不敢相信的說道。

十大工會的玩家,最後逃出生天的不足十分之一。

玩家們沒有想到,NPC的報復會來的如此犀利!

十大工會在同一天都遭受滑鐵盧,對工會玩家的信心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哎喲,這不是【霸氣工會】的【霸氣獨尊】么,幾天不見,怎麼就拉了胯了!哈哈哈!」

「讓你們平時那麼囂張,今天被NPC收拾了吧,莫裝杯,裝杯有人收呀!」

「蒼天啊,大地啊,這是哪位天使大姐給我出的這口氣呀!」

……

在《無限獵場》的論壇上,工會玩家的受難日,散人玩家的春天!

平時散人玩家由於等級低、裝備差,沒少被工會玩家欺負。

散人玩家今天看到工會玩家吃癟,當真是如同過年了一般。

「你們叫囂些什麼,虛空高潮了么,又不是你們打敗的,裝什麼呀!」

「哎喲,怎麼了,破防了呀!」

「被NPC打敗還挺露臉是吧,蠢的和豬一樣,就知道往裏面沖,笑死爺爺我了!」

「有本事單挑呀,別在這裏打嘴炮!」

「急了,他急了!」

……

和王霄逸的城池位置不同,十大工會的城池都是在城戰版本更新之後建立的,因此都在地圖的中心區域。

這就導致了,十大工會玩家此次攻擊的【泰安城】旁邊足足有4座二級城池!

玩家們沒有想到,【泰安城】的將領是故意讓出外城,並在內外城之間設下火攻的毒計。

玩家們更沒有想到,四座城池會聯手進攻!

王霄逸對十大工會的情況並不知曉,此時正按照既定的計劃,開始清繳周圍的一級城池。

到了下午6點,王霄逸今天一共佔領了2座城池,摧毀了4座城池,清繳計劃完成了一半。

6座城池,為王霄逸帶來了整整6000士卒,8萬居民。

此時王霄逸的總兵力達到了11300!

樂安城的居民已經達到了上限10萬人,剩餘的居民,只能暫時安排在【興安城】和【平安城】。

晚上吃飯的時候,王霄逸終於得知了十大工會遭遇滑鐵盧的事情。

王霄逸此時十分慶幸,幸好自己聽取了魏徵等人的建議,沒有冒然進攻二級城池,否則自己也會和十大工會一樣。

雖然城戰版本的NPC十分強大,但是王霄逸心中卻是一點都不慌,依舊自信滿滿。

翌日清晨,由於【樂安城】的居民達到了上限,每日的繁榮度立即飆升。

短短一天,【樂安城】就獲得了10000多點繁榮度,王霄逸立即招募了2000士卒,依舊全部轉職為騎兵。

獵殺榜開啟后的第三天,獵殺榜上只有兩人上榜!

王霄逸以800點殺戮值高居榜首,獵殺榜第二名是【霸氣獨尊】。

王霄逸按照既定計劃,清繳剩餘的6座一級城池。

「希望孔明算的沒有錯誤,那樣的話,今天凌晨我就能攻陷二級城池!」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此時的十大工會,從會長到玩家,都如同霜打后的茄子——蔫了!

昨天參與到攻城的玩家,有不少直接就退出了工會,即使沒有退出的玩家,也明確表示,從此以後在也不會參加攻城戰。

十大工會的聯盟,僅僅維持了2天,就宣佈解散! 唐昊的問題讓星河不自覺的皺了皺眉。

他的右手將星辰劍緊緊握著,左手悄然負於身後,星夢武魂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掌中。

只要情況稍有變化,他立時會用星夢武魂改變時間流速,體內靈氣也會毫不猶豫的全部釋放!

唐昊現在站在他們五丈開外,他臉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好像這天下的任何事情,都不被他放在眼裡。

他身上的氣勢沒有半點溢出,魂力也沒有半分釋放。

唐昊就像一個普通人一般,只靜靜站在遠處,卻給星河帶來了莫大壓力!

畢竟,這是唐昊。

曾以一己之力將武魂殿幾大封號斗羅逼退,還將武魂殿教皇重傷的昊天斗羅唐昊!

星河的臉上滿是戒備,開口答道。

「我來見我妹妹。」

「你妹妹?那個魂獸小女孩兒?」

「不錯!」

星河點了點頭,站在他對面的唐昊聞言沉默了半晌,隨後道:「你來晚了。」

「什麼意思?」

星河的臉色在這瞬間變得極為難看,抬腳向前踏出一步,手中星辰劍徑直指向唐昊。

「你對她下手了?」

面對星河毫不掩飾的敵意,唐昊一臉平淡的搖了搖頭,道:

「她是我兒子的朋友,所以我並沒有對她動手。

對她下手的,是另一群魂師。

那應該是群邪魂師。」

「那我妹妹她怎麼樣?」

星河迫不及待的出聲追問,唐昊道:「你妹妹和我兒子一同到史萊克學院報名,那群邪魂師對她出手的同時,把我兒子也算在了裡面。

所以我只好出手,將他們全部料理了。

至於你妹妹嘛,暫時沒事。」

「太好了……」

星河這才鬆了口氣,接著凝眸看了不遠處的唐昊一眼,認真道:「謝謝!」

唐昊沒有去理星河的這聲道謝,平靜開口道:

「你是教皇比比東的弟子,而我,又與武魂殿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怨。

你的天分如此之高,如今卻在沒有封號斗羅保護的情況下被我撞上。

照理來說,我應該殺了你!」

星河皺眉沉默,朱竹清的眼神閃過一絲焦急,唐昊又接著道:

「但我卻不願殺你,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六年前的事情?」

星河試探著問道,唐昊點了點頭。

「沒錯,因為六年前的你,不惜以自身生命作為代價,冒著天大的風險救下那兩個化形魂獸。

化形魂獸……」

唐昊喃喃重複了句,接著一臉頹然的垂下頭去,苦笑著痛吟道:「你一個小孩子都能救下她們,為什麼我卻做不到?

為什麼?

為什麼我做不到!」

唐昊一臉苦悶的仰天怒吼著,站在他不遠處的星河瞧見后,不禁搖頭輕嘆口氣。

他道:「你出手救了我妹妹,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我曾從老師口中得知,你的妻子阿銀,乃是十萬年魂獸化形為人。並在十幾年前死在武魂殿上一任教皇手中。

我會儘快想辦法讓你妻子復活,將欠你的人情還你。」

「復活阿銀?

說得簡單吶……」

一聲長嘆之後,唐昊頹然卻又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星河與朱竹清身前。

樹林當中一片寂靜,時間似在這一刻靜止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后,朱竹清開口問道:「那個中年男人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地步?」

「封號斗羅!」

星河沉聲回答。

「封號斗羅?那個穿得破破爛爛的男人是封號斗羅?」

朱竹清有些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星河看著她笑道:「是不是很意外?可這就是事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