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光出現在我們的後方,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我們已經被紅光圍住了,那些紅光不知道什麼時候蔓延到我們的後面去了。」普天歌沉著冷靜的對眾人說道。

0

「那現在怎麼辦?」有人問道。

「紅光總有一刻會蔓延到這裡,如果我們還在樹叢中待著,恐怕會凶多吉少。」普天歌低頭沉思著,他認為這些樹根的出現,恐怕也與紅光有很大的關係。

眾人感到有些無奈,這種地方樹木無處不在,到底該怎麼躲避紅光?而且這裡被紅光圍住,恐怕他們就像瓮中之鱉一樣。

此時,眾人後方樹叢間那几絲原本十分微弱的紅光,變得越來越明亮,範圍不斷擴大,最後在茂密的林木中連成一條直線,散發著妖異的光華。

「不好,紅光已經快要蔓延過來了!」宇青的神色非常焦急,最後他將目光望向了普天歌,想要他做出決定。

普天歌沉思了片刻后,緩緩的將頭抬起。


「到空地上去。」


普天歌第一個從樹叢間跑到空地上,而其他人雖然有些遲疑,但他們還是十分相信普天歌的選擇,所以隨後也跟了過來。現在來看,在樹叢間只有死路一條,或許到空地上還可能有活路。

此時此刻,空地上一片的混亂,伴隨著慘叫聲還有廝殺聲,鮮血在大地上飛濺,骨肉碎的淹沒了地面,所以根本就沒人注意到有幾名人族混了進來。

普天歌幾人向著空地的中間靠攏了過去,因為空地邊緣是廝殺的最慘烈的地方,幾乎所有血蓮族頂尖戰力全都集中在那裡,拚命的想要殺出一條血路。

「呼!」

一條巨大的樹根橫掃而來,帶著強烈的勁風,令虛空都隱隱有些扭曲。

普天歌幾人連忙撲倒在地,那巨大的樹根在他們的頭頂呼嘯而過,同時有一些沒能躲過去的血蓮族被扇碎了身體,甚至連慘叫都沒能發出來,只剩下殘肢橫飛了出去。

滾熱的鮮血灑在了普天歌幾人的身上,還有一些零散的碎肉掉落了下來。

「真是好險!」

宇風琦拍了拍胸口,感到有些心有餘悸,剛才他們差一點就粉身碎骨了,幸好幾人躲得快,不然那些血蓮族就是下場。

「別停在這裡,快走!」

普天歌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向著樹根較少的地方而去,幾人連忙跟在他的身後,不敢有一絲的遲疑,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大意都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到處都是血與肉,普天歌幾人不敢靠近樹根太多的地方,同時也更不敢靠近人群太密集的地方,因為那種地方通常是樹根主要攻擊的目標。

幾人不斷的移動著,避免吸引那些樹根的注意,不過還是險情連連,危難叢生,不時有一些樹根襲來,幾人也只是勉強的躲過。

「呼!」

在普天歌幾人躲過了一條樹根的襲擊時,緊接著又有一條樹根襲來,這一次恐怕是避無可避了,只能硬扛了!

這條樹根擺動著身軀,逐漸的在幾人眼前放大,看上去力道沉穩,如山嶽般厚重,在它砸下來時,有著一些虛空碎片在其身上環繞。

眾人很有默契,在樹根砸下來的時候,除了普天歌以外,其他人都卧倒在地上,只留普天歌一人來抵擋樹根的襲擊。

剎那間,普天歌的眸子璀璨無比,全身大道浮現,氣韻磅礴,身影變得朦朧了起來,彷彿隱匿在混沌中一般,他的拳頭髮光,帶動著天地之勢先上迎擊。

「轟!」

雙方碰撞,普天歌的拳頭炸開了,雙眼流出了血跡。

他腳上傳來的力道令地面都下沉了些,這一擊太可怕了!果然不出普天歌所料,他想要抵擋住樹根還是十分艱難的,不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昂!」

普天歌大喝,天音震動,令那砸下的樹根劇顫,同時他催動神力,復原了被砸碎的拳頭,然後他綻放出無量神光,抬起雙手撐住了那巨大的樹根。

普天歌的體表有著層層道紋顯化,在他的身後展現出日月繁星之景,這一刻他的體內神力勃發,雙臂高舉,好似撐開了天地一般!

那巨大的樹根發力,向下施壓,在雙方的交接之處,爆發出強烈的光芒!

普天歌的眼神堅毅,任憑那樹根如何下壓,他的身軀卻屹然不動,只有著炙熱的神芒在其四周燃起,綻放出浩瀚的威能。

此時,宇青幾人已經遠離了那條巨大的樹根,在看到普天歌與那樹根互相僵持時,幾人都有些焦急,現在普天歌明顯被牽制住了,如果再無法脫身恐怕就危險了。

「天歌,你快點離開那裡。」有人急切的喊道。

「你們別過來!」

普天歌吃力的從嘴裡擠出幾個字來,他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以這樹根的力道來看,宇青幾人過來也是送死,所以最好還是別過來。

猛然間,又有一條巨大的樹根砸了過來,這一擊狠狠的砸在了與普天歌僵持的那條樹根上,兩條樹根的力道疊加,產生了無法想象的衝擊力。

「咔嚓!」

一瞬間神霞燦爛,虛空崩開,普天歌的腿骨折斷,被壓跪在了地下,他四肢的骨骼都咯咯作響,連七竅都滲出了鮮紅的血跡。

「天歌!」宇青幾人都大聲驚呼。

「我還撐得住!」

普天歌的牙齒都快咬碎了,他發狂的催動神力,只見一道道霞光騰起,在其周身環繞,絢麗無比,光華奪目,彷彿有著諸天彩霞在這裡瀰漫。

終於,那兩條樹根被抬起了一些,普天歌趁著這個空隙,猛地化為流光向著一旁疾射而去,身後那兩條樹根轟的一聲砸在了地面上,濺起了一片的碎石。

「我們快走,別停下來!」普天歌捂著胸口,臉色蒼白,他傷的實在是不輕,尤其是內傷,在與兩條樹根較勁的時候身體都幾乎被壓垮了。

幾人連忙向著其他方向逃竄,非常的狼狽,就好像是被追殺至絕境的野獸一般,沒有任何出路,只能不斷的在黑暗中掙扎。

在空地的邊緣,能夠看到數道如太陽般璀璨的神光,那是血蓮族碩果僅存的頂尖戰力,如今他們正在浴血拚殺,想要突破這些樹根的圍困。

可是,誰也沒有注意到,在空地四周的那些樹木上全都布滿了妖異的紅光,將這片空地圍繞在當中。

「啊—————————————」

一名玄靈境升華期的強者被一條巨大的樹根捲住了身體,整條手臂都被擠壓的扭曲了,這名強者幾乎都快發瘋了,他周身神霞騰起,焚塌虛空,整個軀體都要裂開了,從裂縫中有著無盡的光芒湧出,照亮了蒼宇。

「轟!」

他身上的裂縫逐漸擴大,無窮無盡的光芒從中湧出,最後他的雙眼還有口中也湧現出一片的光芒,轟然爆開,讓這裡亮如白晝。

無盡的光輝向四周擴散,崩開九天,震動大荒,這威勢太浩大了,彷彿可以毀天滅地一般,那原本捲住他的樹根也瞬間化為碎片,一點也沒有剩下。

「自爆了?」

普天歌一愣,停下了腳步,望著那虛空中比太陽還要璀璨的光芒,感到有些不可思議。自爆這種禁術在神話時代就已經失傳了,沒想到還會有血蓮族的人能夠施展。

自爆這種禁術不光難以修鍊,而且手段慘烈,只能夠施展一次,所以早已被百族給拋棄了,誰能夠想到血蓮族居然將這種禁術保留了下來。

不過,這自爆的威力也真是夠大的。

「別停下來,快點走啊!」

聽到宇青幾人的催促后,普天歌連忙跟上眾人的步伐,繼續躲避著那些樹根的殺戮。


此時此刻,經過一番的血腥大戰,那些樹根也沒剩幾條了,一部分樹根不是被截斷就是被炸的粉碎,幸好這些樹根的數量沒有再增加,否則他們將全軍覆沒。

現如今,血蓮族已經剩下不到三十人了,原本近百人的隊伍死傷大半,可以說是傷亡無比的慘重,再這樣下去,估計整個隊伍就支離破碎了。

要知道,血蓮族整整派了上千人進入鬼澤森林,這些人每一個都是精英,都是天才,幾乎傾盡了全族所有資質不凡的年輕一輩。

可惜,幾乎都死傷殆盡了,這對整個血蓮族來說都是一種沉重的打擊。

大荒中百族林立,除了人族還有血蓮族以外,還有其他的大族想要染指天宇碑,所以競爭會十分激烈,血蓮族損失的人馬越多,獲得天宇碑的可能性就越小。

「噗!」

一名玄靈境升華期的強者頭顱被捏爆,晶瑩的鮮血橫飛,碎骨四濺,沒有頭顱的屍體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摔在了地面上。

在這名血蓮族頂尖強者頭顱被捏爆的瞬間,一道神環從中飛出,散發出深邃的光澤,彷彿其中蘊含著一片浩瀚的海洋,可容納宇宙星河。

「斷血圖?」

那名號稱同境界間最強的玄靈境升華期強者嘆了口氣,這名持有斷血圖的強者身死,在無主的狀態下,看來斷血圖要回歸了。 神環璀璨,猛然間綻放出一道浩大的圖案。

斷血圖迎風展動,彷彿席捲萬里之遙,橫貫星空,遮蔽日月,好似諸天大道都在其中浮現,有著無匹的神韻。

「嗡!」


斷血圖發光,橫空而上,向著無垠的天際飛逝,快若雷霆,轉眼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沒有了蹤影。

那名號稱同境界間最強的玄靈境升華期強者看在眼裡,不免有些苦澀,這斷血圖已經回歸了血蓮族,而他們這些人何時才能回到家鄉?

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他只能振作起來,強撐著枯竭的身體繼續廝殺。

「轟………………轟………………轟………………轟………………」

空地的邊緣,一道道光柱亮起,爆發出浩蕩的神芒,席捲天上地下,無比的璀璨,將這裡照耀的亮如白晝。

所有剩下的血蓮族頂尖強者全都開始燃燒生命,施展出最強大的戰力,想要最後拚死一搏,在絕境中開闢出一條生路。

炙熱的神芒無邊無際,瀰漫在四方,這是所有血蓮族強者生命本源的釋放,不斷的衝擊著那些巨大的樹根。

「殺!」神音震動,猶如洪鐘。

一名玄靈境升華期的強者大吼,他的軀體燃燒,消耗著他的生機,但他的戰力無疑是強大的,令他又暫時回到了巔峰狀態!

剎那間,虛空都崩開了,這名強者單手握拳,向前擊來,綻放出億萬神芒,這裡絢爛了只能見到一片無窮無盡的光芒,吞噬掉了一切。

在他的拳前,那巨大的樹根被光芒淹沒,一道道裂痕出現在了它的身上。

「啊!」

這名強者發瘋般的怒吼,又是一拳擊來,這一拳更加的璀璨!只見他的拳上有著日月環繞,大道符文崩開,一切都幾乎要泯滅了!

那古樸的日月轉天動地,緩緩而來,圍著他的拳頭盤旋,威勢無匹,彷彿可鎮壓諸天萬道一般!這是他最巔峰的一擊,可怕到無法想象!

只見那裡升起了一輪太陽和一輪月亮,日月同輝之下,一切都將磨滅。

「轟!」


樹根被震的支離破碎,根莖一塊塊的紛飛,龐大的身軀被打的破敗不堪,只剩下殘餘的小半截樹根還連接著地面上的裂縫。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那殘破的樹根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癒合,很快就復原了身軀。

見到這一幕,這名強者肝膽欲裂,悲憤至極,他已經沒有力量了再戰鬥了。

「不!」

這名強者絕望般的嘶吼,他的體內每一條經脈都燃燒了起來,拚命的撐開了一道光幕,彷彿可撐開宇宙一般,整個身軀都極盡升華了!

「噗!」

任憑那強者如何掙扎,這復原后的樹根還是將其卷的爆碎,他的身體化為了一片片斑斕的彩霞在天空中飛舞,美到了極致。

這些怪物什麼時候可以快速再生了?怎麼會這樣?所有的血蓮族強者都感到了絕望,剛才這些怪物還沒有再生能力,但現在突然就可以快速再生了,這還怎麼打?

怎麼辦?以這怪物的癒合速度來看,幾乎很難殺死,除非轟的連渣都不剩,但這種事情又有幾人能夠做到?

「天要亡我們。」一名玄靈境升華期的強者苦笑,語氣凄涼。

「難道路就要在此斷絕了嗎?我不甘!」另一名玄靈境升華期的強者仰天長嘯。

「也許需要更大的犧牲,是時候了,絕不能再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