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你識相!」

0

此時,周天的眉梢微微一動,他在心裡嘀咕了一句,便是接著修鍊青龍木皇功。

然而這次的修鍊的效果卻遠不如初次修鍊烈焰噬浪決時的效果,這半天下來,他也僅僅是熟悉了功法的內容,想要練到第一層,還需要不少時間。

此刻,周天也終於是知道了,他能初次修鍊就把烈焰噬浪決修鍊到第三重是多麼的幸運了,他也明白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是多麼的寶貴了,他還明白了屬性強弱對於功法修鍊的作用了。

不由得,周天對心魔大法愈發的神往了,他決定以後要好好修鍊心魔大法,無論他修為如何,他都要把心魔大法練到極致。 暗無天日的蒼翠叢林中,兩道身影頗為謹慎的穿行著,這兩道身影,衣衫都是有些破爛,估計是被茂密的灌木枝葉給劃破的。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跟在少年後面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他背著一把破舊的長劍,眼神頗為銳利的掃視著四周的叢林。

這兩道身影自然便是周天和宋魁,此刻他們已經在這耀光山脈內穿行了好幾天了,他們的目的是到達耀光山脈的北麓,然後直接到烈恩公國的國土境內。

剛開始,還是宋魁在前面開路,然而卻也遇見了幾波強橫的妖獸。

後來,周天直接是讓宋魁指出個大致的出山方向,然後在前面開路,而自從周天帶路以來,雖然他們饒了不少圈子,但他們卻是再也沒有遇見過珍獸級別的妖獸。

這也讓得宋魁對於眼前少年的畏懼程度再一次的攀升。

這一路下來,他們都在找風雷雙屬性的風行類妖獸,倒是找到了一隻,卻是珍獸級別的。

所以,周天果斷的放棄了捕捉的想法,不說珍獸級別的妖獸實力如何的強悍,單是那飛行速度也是他望塵莫及的。

「宋魁,我們離出山還有多久?」走在前面的周天忽然問道。

對於這種枯燥的趕路日子,就算是心性頗為不錯的周天也是有著幾分受不了。

「回周少,按照我們目前行走的速度,估計旁晚就能出山了。」宋魁恭敬的答道。

本來宋魁是稱呼周天為主人的,然而周天卻要他改叫”周少”,因為周天根本就沒有把宋魁一直留在身邊的想法,之所以懾服宋魁奉他為主,是周天想要懲治一番宋魁,當然能幫他捉到一隻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那就更好了。

畢竟蛟和火雀都說了,這是他的歷練,除非關鍵時刻,他們是不會把力量借給周天的,所以想要捉住飛行類的妖獸,他就只能藉助宋魁的力量了。

「這麼說我們已經到了耀光山脈的外圍了!」

聞言,周天沉吟了片刻,忽然回頭對著宋魁冷哼一聲,不悅的道:「既然如此,你就祈禱能在旁晚前捕捉到一隻脈獸級別的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吧,否則…」

秘法—風雷羽翼之凌雲震天翅,需要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的羽翼精魄才能修鍊,對於這能讓人翱翔於天際的秘法,他早就期待不已,奈何,卻一直都弄不到合適的羽翼精魄。

「那個…周少,現在我們已經是在耀光山脈的外圍了,妖獸的威脅性已經小了不少,不如…我現在御劍在這片區域送尋一番,看能否找到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宋魁對於自己的自由還是非常熱衷的,所以對於找尋周天所需要的妖獸,他也是極其的積極。

通過這幾天的相處,宋魁已經是知道了周天的真實修為只有凝脈境第五門,但可以瞬間令實力暴漲的修真境出竅期,不說他還吞服了毒丹,所以此刻的宋魁,對周天的話幾乎是言聽計從。

「可以,一旦發現此類妖獸,你不要輕舉妄動,發信號給我,等我趕到了再做打算。」思索了一番,周天點頭道。

「那好,周少,你一切小心!」頗為恭敬的拱了拱手,宋魁便是御劍飛出了林海,在這片區域搜尋了起來。

「希望能找到吧!」

望著宋魁消失的天空,周天低聲呢喃道,如果宋魁真的能為他捉到一隻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他不介意給宋魁一個台階下,恢復他的自由。

當然,就算是宋魁捉不到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周天也打算到了王都泰陽城,便恢復宋魁的自由。

算算時間,他已經是在外歷練了兩個多月,離八大超然宗門招徒的時間,僅有一個多月了,他得加快腳步趕往泰陽城了,不然就會錯過這次機遇…

一個多時辰之後,行走在林間的周天,忽然目光訝異的盯著前方幽暗的叢林,片刻后,一隻湛藍的小鳥對著他直直的飛來。

「呵呵…居然真的被他找到了!」

望著這隻由木屬性真元凝鍊而成的小鳥,周天輕笑道,旋即他用心神聯繫火雀。

片刻之後,一股強很的氣息自周天體內迸發而出,旋即他手中印法變換,駕馭著飛劍,隨著元靈鳥飛去。

這元靈鳥是修真境真元神識的一種運用之法,擁有木屬性真元的修真境強者,可以將真元凝鍊成各種動物,這種動物雖然沒有絲毫的攻擊力,但用來探路傳信卻是個不錯的選擇。

……

「宋魁,風雷雙屬性的飛行類妖獸在哪裡?」不到三分鐘,周天便是在元靈鳥的引導下,找到了御劍懸浮在百米高空的宋魁,隨即他便是迫不急待的問道。

「周少,你看下面。」宋魁指著下方的林海,微笑著道。

聞言,周天順著宋魁手指望去,便是見到,一棵參天大樹的枝幹之上,有著一個碾盤大的鳥窩,鳥窩之內,一隻歸雲雀息生在內。

歸雲雀,性格溫順,體型不算大也不算小,以水果昆蟲之類為食,飛行速度一般,但飛行高度卻是極高,所以命名為歸雲雀。

這種妖獸周天認識也見過,肯定是有著風屬性,但要說它有雷屬性,周天還真不確定。

「周少,您再仔細看看這歸雲雀所棲息的大樹。」似乎看出了周天心中的疑惑,宋魁提醒道。

聞言,周天仔細的打量起歸雲雀所棲息的大樹,這參天大樹沒有繁茂的樹葉,但枝幹樹丫茂密,與周圍的大樹顯得格格不入,片刻后,周天駭然的發現,這光禿禿的大樹的枝丫之上,竟是有著一縷縷的藍色電流閃冒而出。

「周少,這棵樹是殛(ji)雷樹,不是靠陽光進行光合作用生存,而是吸收雷霆閃電之力,以此為生,所以這殛雷樹是帶電的,不是雷屬性的妖獸絕不敢靠近,而這隻歸雲雀能在這殛雷樹上築窩生活,這就說明…」 「這麼說,這歸雲雀有著雷屬性了,再加上所有歸雲雀都擁有的風屬性,還真是風雷雙屬性啊!」周天兩眼放光的盯著棲息在窩裡的歸雲雀,呲牙笑道。

「**不離十!」宋魁也是興奮的笑道。

「既然如此!」

說完,周天一掌拍出,一道火紅的真元匹煉便是噴涌而出,旋即真元匹煉在撲向歸雲雀的過程中變化成一道丈許大小的真元手掌,對著歸雲雀抓去。

「滋滋!滋滋!」

就在真元手掌即將握住歸雲雀時,一縷縷雷電自從殛雷樹繁茂的樹丫之上蔓延而出,竟是將周天所發出的真元手掌瞬間擊潰。

「咻!」

這隻歸雲雀雖然只是七階脈獸,但貌似還頗為聰明,在周天發出真元匹煉的時候,它便是有所察覺,有些驚慌,卻沒有立即逃竄,似乎是知道殛雷樹會擊潰真元手掌一般,等到真元手掌被擊潰后,它便是煽動著翅膀,一溜煙的飛走了。


本以為手到擒來的周天傻眼了,獃獃的望著幾息之間便飛出近千米的歸雲雀。


「周少,要不要追啊?」宋魁也是目瞪口呆了片刻,望著飛走的歸雲雀,頗為小心翼翼的問道。


「廢話,當然要追了!」

被宋魁這麼一問,周天瞬間回過神來,惱怒的喝道,旋即御劍對著歸雲雀追去,見狀,宋魁也是緊緊的跟了上去…

「該死的,難道是因為這隻歸雲雀擁有雷屬性,飛的這麼快!」

一分鐘之後,周天動用了蛟的全部實力,卻依舊是落後歸雲雀千米,讓得少年咬牙切齒。

而宋魁,更加的不堪,落後周天近千米。

飛行類妖獸大多都是有著風屬性,對於飛翔,即便是脈獸,也是絲毫不弱於人類修真境強者。

「啾!」

忽然,一道絆馬索一般的繩索自地面飛射而出,準確無誤的套住了歸雲雀的一隻翅膀,頓時,歸雲雀失去平衡,發出一聲哀鳴,一頭向著地面栽落下去。


「是誰?」

這絆馬索一般的繩子,和傭兵廝混過半天的周天還是認識的,名為絆天索,比絆馬索大一號,是傭兵們專門用來對付飛行類妖獸的。

飛行類妖獸一旦失去平衡,就不能飛翔了,而不能飛翔的飛行類妖獸便猶如失去利齒的老虎,不足為懼。

周天對著地面望去,人沒有立即被發現,倒是看見了一條自上而下的寬闊山路。

望著這天橫跨在耀光山脈的道路,周天瞬間便是明白了怎麼回事。

想來,是歸雲雀慌不擇路之下,飛到耀光山脈北麓這條穿越耀光山脈的道路之上,被路過的傭兵發現,射出一道絆天索,欲擒住歸雲雀。

須知,活著的飛行類妖獸一般都能賣個好價錢,應為這種飛行類的妖獸很受大勢力的人歡迎,他們常將此類妖獸馴服,做為代步的工具。

歸雲雀剛一落地,幾個傭兵便是從一旁的灌木叢中躍出,他們灑出一道由鐵絲編織而成的大網,將歸雲雀套住。

見到這,周天急忙加速對著地面飛去。

「你們幾個,給我住手,這歸雲雀是我追趕至此的。」

臨近地面,周天的聲音在真元的包裹下,宛如驚雷般的在這片區域響起。

「修…修真境強者!」

幾個傭兵,望著踏劍而來的少年,聲音顫抖的道。

「這歸雲雀是我從很遠的地方追趕至此,不過你們幫我打了下來,也算是幫了我一個大忙,我給你們一萬金幣,這歸雲雀就歸我了,如何?」

來到地面之上,周天望著幾個衣衫上還帶著血跡的傭兵,和顏悅色的道。

周天不懂妖獸買賣的行情,但也正如他所說,這幾個傭兵幫了他一個大忙,而且他手裡還又幾十萬金幣,所以他給了一個自認為合理的價格。

「這…」

「既然這歸雲雀是大人您看上的東西,我們自當雙手奉上!」

就在幾個傭兵不知所措的時候,一道聽起來頗為諂媚的聲音自一旁傳來。

順著來音望去,周天便是見到一個體態臃腫的中年人自林間小跑而來,他腰間的贅肉一顛一顛的,看上去頗為壯觀。

他的身後,透過樹林,隱約可見一輛輛馬車停泊,還有不少人影站立著,想來,又是某一隻穿越耀光山脈的商隊吧。

「不知這位大人如何稱呼?」

來到周天面前,體態臃腫的中年胖子頗為恭敬的拱了拱手,他看向周天的眼中不著痕迹的閃了一抹凝重和驚嘆,道。

「你是誰?」

這是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既然已經在別人面前暴露了蛟的力量,那麼,周天索性就裝下去,神色淡漠的道。

「小人叫溫侍淼,是烈恩公國溫氏家族的一員,此次是為家族護送一批貨物,路經耀光山脈。剛剛打下歸雲雀的,是小人雇傭的傭兵。」溫侍淼畢恭畢敬的道。

「周少!」

就在周天准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道呼喊之聲,從天邊響起,旋即眾人都是扭頭仰望去,便是見到宋魁正御劍趕來。

「又…又是一位修真境強者!」驚駭的咽了一口唾沫,溫侍淼心中愈發的凝重起來,而且聽這口氣,正在趕來的修真境強者,還是眼前這位少年下屬,不由得,他對周天的身份愈發的好奇了。

如此年輕,修為就已經是修真境,而且還有位修真境的侍從,想來,這少年必定是某大勢力的天才子弟!

溫侍淼在心中暗自猜測著。

「周少,這…」

久為傭兵的宋魁,剛到地面,僅僅是看了一眼,便是明白了怎麼回事,隨即他便不再多言,挺直腰板,站在周天的身後,眼神不善的看著溫侍淼。

被宋魁那不友善的眼神盯著,溫侍淼也是心裡發毛,不著痕迹的抹去額頭的冷汗,笑道:「周少,這歸雲雀您直接拿去吧,至於這些傭兵,您給不給錢都無所謂。」

「好!」

聞言,周天乾脆的點了下頭,便是對著歸雲雀走去,然而,他的手剛觸摸到歸雲雀的身體,蛟的聲音卻是陡然響起… 「小子,恐怕你要失望了,這隻歸雲雀貌似不是風雷雙屬性…」

蛟的聲音猶如睛天霹靂般,在周天的腦海中響起,讓得周天激動的心情瞬間跌落至冰冷的萬丈深淵,不過他卻是有些相信蛟的話。

雖然蛟愛和周天拌嘴,但蛟說的話一般都不會無的放矢,都是有著事實依據,事後證明它說的話基本上都是對的。

「如果這隻歸雲雀沒有雷屬性的話,那它怎麼敢在殛雷樹上築巢息生?」周天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這隻歸雲雀與一般歸雲雀有所不同,它的皮毛似乎產生了某種變異,對雷霆之力有著天然的抗性,我估計它之所以會棲息在殛雷樹之上,是應為殛雷樹散發出的雷電之力足以威懾大部分妖獸,讓它可以規避天敵…」

說到這,蛟頓了頓,接著道:「如果你還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對這隻歸雲雀施展秘法—風雷羽翼,看能否攝取到這隻歸雲雀的風雷羽翼精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