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你讓我去吧。」

0

褶子山還是搖頭,衛強說道:「衛國,聽神算的安排,神算這麼做想必有原因,聽神算把話說完。」

衛強是衛國的哥哥,衛強不會覺得這是神算褶子山約束衛國,相反,是在保護衛國!記得天奇走的那天,曾單獨的把褶子山和仇四海叫到地宮中,六大掌院是有權利罷免門主的位置,可他們都不知道天奇給褶子山和仇四海說了什麼。

衛強現在就擔心衛國做得不對,反對褶子山和仇四海,然後被捅到天奇哪裡去!那樣就有麻煩了。

天奇雖然不是門主了,可他在奇門幾萬兄弟的心中,任何人都替代不了,一旦天奇發話,衛國別讓做不了現在的圍住,恐怕小命都有危險。

「好吧,神算你請說。」衛國頓時沒了精神。

褶子山看了衛強一眼,說道:「地宮中的現在只出來一萬高手,剩下的三萬高手要不多久才會出來,門主你到那個時候親自率他們去,那個時候才是最有意義的。至於現在出來的一萬兄弟,派誰去,門主你定奪。」

褶子山的手中雖握著門主都不知道的權利,可他沒有要篡權的想法,說出的話也讓大家清楚他是在為奇門著想。

衛國的年紀雖小,可他是明白人,他想了一下,看了大家一眼,道:「海哥,你是副門主,就由你率一萬精銳高手先去豫州。羅北,峰哥,你們倆也去,去到那邊之後,就算全部戰死,也要幫師父消滅敵人。」

「這個不用你說,我叔是我奇門的創始門主,又是大家的兄弟,沒有他哪有我們的今天!」林峰咆哮起來。

仇四海淡淡道:「我仇四海當初不過是一個死囚,遇到奇少之後這才逃過一死,我別無所求,奇少還把我退到今天的地位,該是報答他的時候了。所以門主,你放心吧!」

其實,衛國不用叮囑,兄弟們都會拚死戰到最後一刻的!在兄弟們的心中,衛國雖然是門主,可天奇才是奇門兄弟心中的靈魂。

然而,就在這時,燕雲十八騎的耶魯吶快步跑上懸崖,道:「門主,情報組傳來消息說,天尊已率一千高手應戰敵軍,將敵軍打得節節敗退,現在,天尊已經向豫州東北部繼續推進,戰況非常激烈。」

喘了口氣,耶魯吶繼續說:「根據我們的線人彙報,他們在豫州北部發現我奇門兄弟參戰,正與天尊形成夾擊方式,已殲滅敵軍前鋒部隊三千人。」

「我奇門兄弟參戰了?這事我怎麼不知道!」衛國一頭霧水的問褶子山和仇四海。其他兄弟也都相互的望著,都在問誰不聽命令擅自調兵。

仇四海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這件事,頓時,林峰咆哮起來。「雖然說是幫助我叔,可現在連門主和副門主都不知道是誰調兵,他媽的這不是造反嗎!」

兄弟們都在問究竟是怎麼回事,褶子山眉頭緊皺,問耶魯吶。「線人可曾說我奇門有多少兄弟參戰?」

「怕是有一千人,線人說,那一千人的戰鬥力非常可怕,就算是以前的神衛怕也不及,每個人的身手都不低於辵和冽的。」

一千戰鬥力可怕的高手?兄弟們面面相覷。 修真強者在都市 仇四海似乎想到了什麼,目光移到褶子山身上,兩人目光相撞,頓時明白了!

那一千高手,想必就是天奇走之前秘密告訴他們的力量。而這一千人,回到奇門之後是歸褶子山管!這讓褶子山有些茫然,因為他們從來都不知道天奇暗中訓練這麼一批實力強大的高手,看來,奇門中還有他們不知道的事。

想到這些,褶子山和仇四海不由暗中捏了把冷汗,心想奇少都已經暗中安排好了,他讓位的事,怕是之前就有這種想法的了。 豫州中部往西北方向,伴隨著戰爭的爆發,這裡幾乎每一天都是黑雲呈現!當地百姓已經被轉移到其他地方,所以天奇他們動起手來,沒有一點的含糊。

天奇率一千高手將敵軍打到豫州西北方向的第三天,豫州北部一千黑衣蒙面高手正式與天奇所率的高手匯合,這一戰,飛沙走石,山崩地裂,金龍所到支持,血海一片。

此刻,站在凸出指揮戰鬥的天奇,望著前方狼煙滾滾,雙方廝殺得慘烈,他輕微揮手,一直盤旋在上空中的金龍長嘯一聲,飛流直下進入戰場,眨眼間的功夫,敵軍損傷過半。

然,負責周邊情況查探的沈滔從戰場側臉急速閃出,來到面前之後,道:「稟少主,西面三公里出發現大批高手,據查,是奇門的一萬兄弟前來支援。」

地宮中的兄弟已經出來了?天奇心裡雖然驚訝奇門地宮中的兄弟出來得早,可還是平靜的點頭。「知道了,繼續查!」

「是。」

戰場中正廝殺的劍芒等人,面對敵人的強大阻擊,若不是有天奇的金龍幫助,他們會有很大的困難,前進一步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看見自己這邊的高手一個個被敵人擊退,劍芒他們的心裡也不好受。

這批敵人,不管是身手還是綜合戰鬥力,都是勁敵!站在天奇身邊的語詩,望著雙方的高手不退倒下,她緊皺秀美。然,就在雙方戰事達到白慈華地步的時候,在戰場的西面,突然殺出數不清的高手,他們宛如黑雲般的湧進戰場。

天地混為一色!

望著飛在最前面的人,語詩帶著驚芒的神色,側臉道:「是仇四海、林峰、羅北三人!這才多長時間不見,他們的功夫這麼高了。」

奇門強大,這是天奇能夠預料到的!已經掠進戰場的奇門兄弟,透著時間去看站在最高處的那道白影,心裡劃過一抹溫暖的氣流之後,雖仇四海他們形成戰鬥隊形一起殺敵。

天奇望著大半兄弟的功夫如此強悍,心裡算是有了小小的安慰,可砸看見兄弟們趁機偷看自己,縱然有一定的距離,他還是發現兄弟們的眼眶紅紅的。

奇門一萬精銳高手的參戰,不大會兒就戰戰況掌握在手中!劍芒殺出重圍,與血刃和秦無敵一起奔向仇四海他們的位置。

「靠,海四,他媽的來得真是時候啊!」劍芒長劍一掃,朝那邊正廝殺的仇四海大聲道。

仇四海用心殺敵,指揮兄弟作戰,沒時間跟劍芒扯淡。倒是林峰,聽到劍芒的嗓音之後,長刀一收,凌空劈下之後,反對對血刃他們說:「哈哈哈….真他娘的痛快,劍芒,你們幾個狗日的太沒出息了,看老子如何殺敵。」

「林峰,你狗日的別站著說話不腰疼!」秦無敵會戰場咆哮起來。「有種比比!」

「比就比,老子怕你不成。」

遠處的天奇,望著戰場局勢已經被掌控,他鬆了口氣!對身邊的語詩說:「這幾天遇到的敵人,實力雖強,可還輪不到我們出手!傳令下去,一旦敵軍撤退,這一次切莫乘勝追擊。」

「你當心有詐?」

「小心使得萬年船。」

語詩輕微點頭,轉身去傳達天奇的命令!十幾分鐘后,敵人漸漸失勢,主將大喝一聲,殘軍再一次後退!由於天奇有命令,所以這一次劍芒他們會有追出去,同時也讓仇四海等人不要追擊,以免中計。

偌大的一個戰場,早就弄得滿目瘡痍!在血刃派人打掃戰場的時候,奇門兄弟按照防備隊形移到土丘腳下,天奇縱身一閃,來到眾兄弟面前。

「參加天宮太子。」眾兄弟單膝跪了下來,天奇心裡一酸,大聲道:「兄弟們,在你們面前,我不是天宮太子,我是林天奇,知道嗎?以後別再這樣了!」

聽到這句話,兄弟們心裡暖暖的,站起之後,各大精英高手圍了上去,緊緊的握著天奇的手,有些兄弟沒忍住,淚水一滴一滴的滑下來。

見狀,天奇心裡酸酸的,擠出一個笑容之後,對仇四海他們說:「這雖是我中長家的戰爭,但你們既然來了,我也不把你們當客人!待會兒你們幾個跟我去營地,其他兄弟由秦無敵和血刃來安排他們落腳地。」

「是,奇少!」

林峰擰著刀跑了過來,將刀收好之後,擠進來咧嘴笑道:「叔,你過得怎麼樣?好吧!」

「都好!林峰,派人幫助血刃他們打掃戰場。」

首席蜜愛:法醫嬌妻請入懷 「好嘞,我馬上就去!」

隨後,語詩、劍芒、仇四海、羅北幾人隨天奇去營地,進入營地的時候,發現這裡駐紮著不少強大的高手,仇四海和羅北相視一眼之後,心裡非常驚訝,他們明知道中長家的高手很多,但還是低估了中長家的實力。

帳篷中,天奇坐在主將的位置上,其他人坐在他兩邊!仇四海說道:「奇門三萬精銳高手很快就會走出地宮,到時候由門主和神算親自率軍前來參戰。」

「會是時候的,這幾日你們統一作戰,命令我會下達。」天奇望著面前的兄弟,淡淡的說:「海四北羅,這次來援助我的人都不少,以前不管有什麼恩怨的,都暫時放下,把中長風滅了在桌面上談。」

仇四海起身道:「奇少你放心,我們不會讓你為難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對了師叔。」羅北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前幾日我接到過我師父的信息,他說中林寺和鳳凰山都會參與這次戰鬥,中林寺的高僧已經在各地開戰,不知道他們可曾來過這裡?」

「我沒在豫州見過中林寺高僧的影子。怎麼了?」

羅北面色凝重的說:「外蒙聖使軍潛伏在天朝,我師父是擔心天女會….」羅北沒有說下去。

提到這件事,天奇也很茫然,這些天了,他一直都沒有雅爾的消息!現在羅北突然提到這件事,他沉吟之後,淡淡開口:「我相信雅爾不會叛我,我想她現在不露面是想關鍵時刻現身,此事暫時不用擔心。」

「既然師叔都這麼說了,羅北就不多問了!」

天奇點點頭。說道:「你先去看看林峰和血刃他們的事辦得怎麼樣了?」

「是。」

羅北離開之後,天奇跟大家說了幾句,當帳篷中只剩下劍芒、仇四海和語詩幾人的時候,天奇沉吟著著開口:「如今的戰事看似首戰,其實已經漸漸的接近了為期!只要各方高手匯聚在此,決戰就拉開了,除了中長家的人,其餘實力萬萬不可進入中長家的界限範圍。」

眾人靜靜的聽著,天奇繼續說:「詳細的計劃我稍後會告訴你們,但在此之前,海四,你要秘密聯繫褶子和衛國,將這封密信交給他們。」

接過天奇遞來的絕密信封,仇四海嚴肅的點頭。「我立即派人秘密返回藍天之巔,親手交給門主和神算。」

「此事萬不可張揚!」

「海四明白。」仇四海轉身離開!天奇又對劍芒說:「你率幾名高手立即去庄國泰哪裡,將這邊的事如實告知。還有,無敵你立即通知翀,明早執行下一個計劃。」

語氣一變,天奇沉聲道:「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中長風如果面對整個中長家!面對天朝。不過他要是反抗的話,輝煌了十八年的他,也該隕落了。」

天奇敢放言這樣的話,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一切都歸根於幾日前南門碧玉的那些話!天奇從一開始就懷疑十八年前的事是一個陰謀,果然是陰謀,是父親中長白為捲土重來一手插話的曠世奇局。

當時,天奇聽到這個局中的構造個人員安排之後,心裡非常的震驚!十八年了,這個計劃一直隱藏著,現在要打開這個局面,天奇能夠想像得到中長風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我和蘇北,誰的技術更好呢?」

「她都不讓我碰,哪有你這麼【【撩人】】!」

蘇北站在酒店房門口,熟悉的聲音從門裡傳來。

她死都不會聽錯,這個帶著濃濃【【情慾】】的聲音屬於她男朋友!而那個女人則是她的好閨蜜葉冉!

他們!他們怎麼能做這種事情!

蘇北不敢置信的輕輕推開了房門,地上遍布著散亂的衣服,床上白花花的【肉體】正抵死【纏綿】!

她瞬間如同被雷劈到,渾身僵硬,滿腦子都只剩下一片空白。

「討厭!」

葉冉嬌滴滴的聲音再次響起,柔媚得骨頭都酥了。

隨著葉冉長長的【【呻吟】】聲,蘇北強忍著的淚水終於止不住落下。

騙子!全都是騙子!

什麼此生最愛!什麼最好的閨蜜!全都是謊言!

蘇北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恨意,她摘下情侶戒指,狠狠扔到了床上,驚醒了一對肆意溫存的姦夫【淫婦】。

「葉冉!你打電話叫我過來!就是為了讓我看你和我男朋友【【上床】】的么!」

蘇北怒吼:「好!很好!」

她轉身,強忍著眼淚,準備離開這個充滿背叛的房間。

但是剛走幾步,就感覺後腦勺猛地一痛。

蘇北眼前一陣發黑,猛地轉身,就見葉冉拿著一個煙灰缸,嘴角揚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要怪就怪你的……」

我的?我的誰?

蘇北逐漸失去了意識,陷入了沉沉的黑暗。

……

待蘇北醒過來的時候,只感覺身體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痛苦,空氣中充滿了男女歡好的糜爛氣息。

「嗯……」一聲【【呻吟】】不由自主的從蘇北口中發出。

在她身上的男人動作越發狂野。

男人徹底喚醒了蘇北的意識,她臉色【潮紅】,不斷推搡著男人的胸膛,試圖拒絕狂涌而至的快感。

奈何蘇北力氣太小,身上的男人,根本不為所動。

她試圖大聲呼救,卻只能發出隱忍的嗚咽聲!

黑暗中,蘇北根本看不清男人到底是誰,只能隨著男人的動作不斷搖晃。

疼痛和快感,逐漸佔領了蘇北的腦海。

長夜漫漫,月色羞人。

……

天還沒有大亮,路南便已經醒了過來。

他的頭很沉、很暈,腦袋昏沉。

他回想起昨晚,在希爾頓酒店應酬,兩杯酒下肚,他就感覺有點不對勁,便起身回房了。後面的事情,他現在只能想起一些模糊的片段。

轉頭看向身邊躺著的女人,她的臉隱在暗處,看不清五官。

路南的眉頭微微一皺。

昨晚和他喝酒的是明森公司的負責人,他們最近一直在努力討好自己,想要得到盛世集團的新城土地開發權。

但沒想到,他們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將女人送上自己的床!可惜,他路南不是這麼好算計的!

他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慢條斯理的穿上,舉手投足儘是大家風範。

路南不在乎這個女人長什麼樣子。美或者丑,都無法改變自己被算計的事實。當然,既然敢算計到自己頭上,那些跳樑小丑也應該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

……

蘇北醒來的時候,身邊早已沒有了男人的身影,只有凌亂的大床和疲軟的身體不停的提醒她,昨晚所遭遇的一切。

最美的青春遇上最不對的你 謊言、背叛、算計、失貞!

昨天發生的一切,如同蟲咬鼠嚙一般,讓她忍不住想要發狂! 蘇北忍著身體的酸痛回到了家,剛一進門,就看到爸爸、媽媽和妹妹正坐在客廳之中,臉色難看。

見她進門,一道道鄙夷的目光大咧咧的看向蘇北。

【【【赤裸】】】裸的打量和輕視,像是一根根鋼針一樣,狠狠刺在蘇北的身上。

而蘇北的父親,蘇雲天更是大步走向蘇北,手臂猛地抬起,掄起一個半圓。

「啪!」

一記又快又響的耳光狠狠的打在蘇北臉上。

蘇雲天一臉憤怒,他怒氣沖沖的罵道:「你個逆女!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好事!」

隨即將一沓照片猛地扔到蘇北面前。

照片上的蘇北幾近【【【赤裸】】】,被擺出了各種不堪入目的姿勢。

蘇北立刻想起了昨天自己被葉冉打暈的事情!

一定是葉冉做的!葉冉居然打暈自己,給自己拍這種照片!

葉冉,你好狠的心!

蘇北顫抖著雙手,撿起落在地上的照片,她看向蘇雲天,一臉震驚難堪,這件事情分明她才是受害者!

看到蘇北震驚的神情,蘇雲天不禁提高了聲音:「我們蘇家竟然出了像你這種不知廉恥的人!難怪一夜未歸,居然是做這種事情! 海賊王的副船長2 簡直丟盡了我們蘇家的臉!」

蘇雲天說著,胸口不住地起伏,憤怒到了極點。

蘇北微微抬頭,就看見一旁的蘇暖滿臉都是幸災樂禍,那雙與自己極為相似的眼睛里滿是戲謔和嘲諷。

母親皺著眉,眼神輕輕掠過蘇北,竟是連看都不看一眼。彷彿多看一眼蘇北,就會髒了自己的眼睛。

蘇北雙眼通紅,她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心中十分委屈:「爸!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蘇雲天臉皮漲的通紅,背著手,渾身哆嗦,大吼:「照片都送到家裡了,誰能誣陷你!不知廉恥,和站街女有什麼兩樣?」

刺耳的話傳來,蘇北忍不住大聲辯解:「這分明是有人害我!」

蘇暖急忙說道:「不可能吧,姐姐剛回來沒兩年,怎麼會有人害你呢!再說,姐姐昨晚不是和男人【【上床】】了么?」

「你怎麼知道!」蘇北立刻質問蘇暖,她和一個陌生男人【【上床】】的事情,蘇暖怎麼會知道!

蘇暖面色一慌,又見大家都盯著她,立馬勉強的解釋道:「你脖子上的吻痕不就是最好的證據么!而且我也是隨口一說,也沒想到姐姐就承認了!」

她話鋒一轉,又道:「和男人鬼混,又拍這種照片,不愧是從小在美國長大的,真!開!放!」

她說到最後,那三個字一個字一個字的蹦了出來,語氣里是滿滿的鄙夷。

聽到「鬼混」兩個字眼,蘇雲天本就難看的臉越發陰沉,聽到「真開放」三個字的時候,只覺得青筋突突直跳,看見蘇北就來氣。

「丟人現眼!!」說著,他抬起手,又給了蘇北一耳光。

就在這時,蘇北的姑姑蘇雲倩從裡面走了出來。

「哥,你幹什麼!」蘇雲倩伸手將蘇北護在了身後。

「你看看蘇北乾的好事!」蘇雲天將照片甩給了蘇雲倩。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蘇雲倩迅速的看了一眼照片,說道:「這種照片突然出現在蘇家,本身就讓人懷疑!你怎麼能不搞清楚事情的經過就責怪北北!」

「經過!還要什麼經過?能拍出這種照片,她還有什麼醜事不敢做!讓我蘇家丟盡了臉!」

「丟臉?」蘇北突然冷笑出聲,「你們把我當成過親生女兒么!我和蘇暖同一天出生,卻把我送出去!現在我被人害成這樣,你都沒有關心過一句!只是擔心我丟了蘇家的臉?你們都沒有把我當成蘇家人,那我丟誰的臉!」

「反了你了!」蘇雲天氣的火冒三丈,手一揚,又想著教訓教訓蘇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