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找死!」東方玄虓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怒喝一聲,身上的氣勢瞬間上升,道:「這次我就不會留情了!」

0

「哈哈哈!」兀蚩極仰天大笑三聲,直接邁出一大步,身上的氣勢攀升,道:「來吧!讓老子將你打回原形!」

說完之後,他身體騰空兩丈,《蠻神訣》一經運轉,兀蚩極彷彿蠻神在世,身周巫神鼎的虛影浮現出來,霸氣無雙。

「問鼎無敵!」

兀蚩極身形連轉,彷彿是一隻蠻神,在空中不停地變換著位置,那一隻巨拳,幻化出一道十丈大的拳影,彷彿是一隻大鎚一般,砸向了東方玄虓。

此時的兀蚩極,比昆吾玉鑒的時候要強大一些,看來他也因機緣,獲得了不小的進步。然而,此時的東方玄虓,比那時的東方玄虓要強大很多。

只見他神色不變,身形一閃,掠向兀蚩極,如同一隻大鵬,左手寒冰真元涌動,右手卻是冒著熾熱的火氣。

「冰火破天殺!」

一冰一火兩隻恐怖的真元大手,瞬間幻化成極凍寒冰和熾熱岩漿,迅猛之極,向著兀蚩極過去。

「殺!」

「殺!」

巨拳彷彿是一頭巨獸,毫無所懼地衝進了冰焰之中,而那一寒一熱兩股恐怖的氣流,也是急速向著兀蚩極的身體捲去。

兀蚩極神色微變,暗道這東方玄虓運氣太好,浪費了不少好丹藥,但實力的進步還是很明顯的,如果是之前,面對這種攻擊,他根本不用懼怕。

但是此時,他不得不謹慎,直接硬抗顯然不行,只能是以巧取勝。

別以為兀蚩極是一個魁梧大漢,不知道戰鬥的靈巧,實際上,作為一族的天才,那都是表象,一般人很少見識到他的靈活。

只見他如一陣疾風,在空中連轉幾次,留下了一道道弧形的影跡,躲過了冰焰真元的直接碰撞。

而他這個時候,他沒有停止,身形飛動,沖向了東方玄虓。

東方玄虓泰然自若,當之前兀蚩極的攻擊襲來的時候,他根本沒有躲避,為了顯示他的實力,為了讓對手和觀看者恐懼,他選擇了直接硬抗。

那一隻巨大的拳影,直接與東方玄虓的雙掌撞在一起,能量爆開之後,東方玄虓的身形後退了三丈,但卻並沒有受傷,似乎兀蚩極剛才的一擊,對東方玄虓的威脅不大。

能量散開之後,形成一股風暴,將東方玄虓的視野遮住了,他只是眉頭微蹙了一下,身形劃過虛空,攜著無匹殺氣,沖向了能量風暴。

果然,他才剛移動了一丈多,只見一道身影從能量風暴中沖了出來,向著他襲來,一隻巨拳,恐怖之極。

「神鼎破穹!」

拳影在襲擊的過程中,瞬間幻化出一隻巨鼎,那是巫神鼎的虛影,以拳化鼎,直接砸向了東方玄虓。

「哼!看我破你的絕招!讓你死的明白!」東方玄虓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一變,一股妖氣衝天而起,身後顯出焰熾妖刀的虛影,只見他雙手化刀,對著巨鼎劈了下來。

「炎冰妖斬!」

兩隻手掌各自幻化出一把巨大的焰熾妖刀,一把如萬年寒冰,攜帶著極寒之氣,一把卻如地底岩漿,熾熱無比。

這兩道真元刀刃,毫無阻擋地斬在巨鼎上,空間一陣顫慄,刀鼎相持一息之後,瞬間散開,狂暴的能量湧向四周,直接將二人震飛。

不過,東方玄虓神色依舊平穩,只是退開了五丈,而兀蚩極,卻是被震退了六丈多,身形略顯狼狽。

這一戰,很明顯,兀蚩極不敵東方玄虓!

「再來!」

兀蚩極神色微凝,氣息稍緩下來,隨即大喝一聲,身形一動,再次沖向了東方玄虓。

東方玄虓眼珠子一轉,餘光瞟了一下宇文天所在的石室,也是身形一動,彷彿化神大鵬一般,掠向冰蘭的方向。

因為他才是距離冰蘭只有三丈之遠,而兀蚩極卻有十丈左右,而且,他這突然間的舉動,很容易迷惑對手。

冰蘭一愣,對方的舉動太過突然,她發覺時,顯然已經遲了,無法做出最強的防禦。

匆忙之下,她嫩白的縴手成掌,猛然推出,只施展出了七成不到的真元。

這一擊,若是東方玄虓施展出七成以上的真元,冰蘭極有可能受傷,而且還有可能是重傷。

無論如何,冰蘭都會吃虧。

「該死!無恥小人!」發覺東方玄虓忽然間變招,兀蚩極怒不可遏,立即變換身形,向著東方玄虓沖將過來,可惜,二人的距離太遠,他的救助,沒有效果。

其實,對於東方玄虓的突然襲擊,冰蘭完全可以避開,但是她不能,她身後就是宇文天的所在之處,如果東方玄虓這個時候進去了,宇文天就麻煩了,所依,她選擇了硬接東方玄虓的攻擊。

「嘭!」

一陣巨響,一道身影倒飛出去,搖搖晃晃地穩住身形,不過,這道身影並不是冰蘭,而是東方玄虓。

其實,冰蘭已經做出頻死一擊了,不過,當她發現自己被一隻有力的臂膊攔腰抱住,移向了一側,而東方玄虓的手掌,被一隻突然出現的拳頭阻擋住了,並且還擊飛了。

「謝謝!」

一切停止后,冰蘭聽到耳邊響起了極為真誠的兩個字,聽著這熟悉的聲音,臉蛋微微泛紅,帶著一絲嬌羞,心中卻是竊喜,瞬間忘記了剛才的恐怖場面。

不過,那只有力的臂膊離開之後,她卻有些失落,剛才那一瞬間的溫暖,只能成為回憶了。

這突然出現的人,自然是宇文天,他擊退東方玄虓的時候,對方的反震力,也將他震退,使得他抱住冰蘭,後退境石室門口,強行止步身形。

「其實你不用硬抗的!你可以早點叫醒我,或者是避開,我有辦法應對的!」宇文天看著眼前的這個女孩,對她的表現有些無奈,兩人只是萍水相逢,沒必要冒著重傷的危險為自己阻擋東方玄虓的一擊。

「我怕打擾你修鍊!」想了半天之後,冰蘭弱弱地吐出了幾個字,那種小女兒的神態,讓宇文天感覺不到大勢力天才弟子的氣勢。

「不管怎樣,還是得謝謝你!」宇文天看著眼前的女孩,無奈地說道,他可不像冰蘭,他對冰蘭的表現可是很明白的,只不過,他只能心存感激而已,不可能告訴冰蘭說,你做我的女人吧。

當然,他也沒有全力阻止別人去喜歡他,兩人之間的這種微妙關係,只能隨著時間變化,對宇文天來說,目前的狀況並不是好現象。

聽到宇文天的話,冰蘭只是點點頭,但心裡卻是在說,我不用你謝的!

宇文天沒有再過多地將目光停留在冰蘭身上,而是看向東方玄虓,神色淡然地道:「他果然又進步了!」

「他在那第一個石室中得到了一些丹藥,才晉陞了一個小境界,戰力比以前強大了很大,以後要小心一些!」冰蘭此時最怕的就是宇文天的目光,她雖然喜歡宇文天,但是被宇文天直接注視著,她也有些不舒服,她喜歡偷偷地看著宇文天,見到宇文天的目光轉移了之後,她才輕鬆下來,接著宇文天的話,說道。

「虛靈七重天之境的巔峰,確實是大進步!」宇文天神色木然,看了一眼東方玄虓,然後對著剛剛停止不遠處的兀蚩極點頭致謝之後,輕聲道:「不過,即便如此,想要殺我,恐怕還不行!更何況,這裡不止他一個人進步,大家都在進步!」

「確實!我們都有所提升,只不過,遠遠不及他,你要小心一點!」冰蘭臉上的緋色還未完全散去,眼睛銳利地盯著東方玄虓,輕聲道。

「這裡確實是個好地方,最適合修鍊,不但靈氣充裕,更有許多的機緣!」宇文天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空氣,眼神再次移向東方玄虓,道:「不知道他有沒有獲得什麼武技功法!」

「不知道,不過,我猜他只得到了丹藥,不然,以他的性格,若是得到武技功法,此時恐怕還在修鍊中!」冰蘭黛眉微蹙,似乎對東方玄虓得到武技功法很不高興,道:「我剛剛在裡面得到了一件聖器,和一門聖技!」

宇文天一愣,他沒想到冰蘭會將這些事情說給自己,要知道,這對武者來說,算是一個秘密。冰蘭的舉動讓他無奈至極,最難消受美人恩啊,他只能淡淡一笑,道:「恭喜你!我此次收穫也不小,得到了一些靈藥,還有一些陣法傳承!」

!! 「你比我的運氣好!」冰蘭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道:「你喜歡陣道?」

「談不上喜不喜歡,一門生存手段而已!」宇文天搖搖頭,道。

「哦!」冰蘭弱弱地答了一聲,縴手一翻,一枚玉簡出現在手中,遞向宇文天,道:「這是我剛才得到的聖技,你可以看看!」

宇文天神色一滯,立即清醒過來,阻止了冰蘭的舉動,道:「謝謝你!這個我不能要!我已經有不少這樣的武技了,學多了沒什麼好處,雜而不純,不是什麼好事!」

冰蘭沒有多想,緩緩收回了玉簡,輕輕地點點頭,很乖巧的站著。

兀蚩極看到二人沒事,便再次衝殺向了東方玄虓。

……

東方玄虓被宇文天擊飛之後,雖然沒有受傷,但是手掌卻在發麻,他的眼神飄忽不定,覺得這一切與他所想的相差太大了。

雖然他沒有出全力,但是剛才的一擊,可比之前自己的全力一擊還要強大,這宇文天竟然如此一拳便將自己擊退。

看來,對方的實力要重新評估一下了!

不過,容不得他多想,兀蚩極身上殺意凜然,大步朝著他走來了。

「無恥小人!永遠只會偷襲的傢伙,你走不了多遠,讓我再來領教一下你的實力吧!」兀蚩極看著東方玄虓,聲音極為冰冷。

東方玄虓並沒有將兀蚩極放在眼裡,此時的他,確實比兀蚩極要強,只是,宇文天站在遠處,他有些忌憚。

他現在不知道宇文天的真正實力,不過,他可以猜到,不必自己差,看來二人間的仇怨一時半會兒難以解決了。

此時兀蚩極要再戰,不知道宇文天會不會插手,如果宇文天插手其中,他便有些麻煩。

不過,對方既然已經殺過來了,他豈能不戰!

就在他運功,準備與兀蚩極大戰一場的時候,第三間石室中一股強大的氣息波動不定,瞬間將欲戰的二人阻了下來。

四人的目光齊齊看向第三間石室,片刻之後,只見一道身影緩步走了出來。

一身黑袍,一張面具,隱藏了喜怒哀樂,卻散發著令人恐懼的邪惡氣息。

蒼冥也出來了,他在石室中也有了不小的收穫,實力進步不小,不過,還是無法與東方玄虓相比,即是對戰兀蚩極,恐怕也有所不及。

似乎除了東方玄虓,其餘眾人的進步都相差不大,蒼冥此時的境界堪比虛靈七重天之境的初期,而兀蚩極則是比他稍強,卻距中期還有一段距離,至於冰蘭,則是虛靈六重天之境的巔峰,要突破虛靈七重天,需要時間。

看到蒼冥出來,東方玄虓頓時放下心來,這個時候,他與蒼冥算是同一陣營,如果和兀蚩極大戰,他可以讓蒼冥來牽制宇文天。

不過,他此時道不怎麼想再戰一場,畢竟,原先的想法是趁著宇文天修鍊之際,偷偷抹殺,但這失敗了,只能以後徐徐圖之。

隨即,他看了一眼兀蚩極,神色不變,退後了幾步,而兀蚩極看了一眼蒼冥,眉頭微蹙,又看了一下東方玄虓,看到對方退後,便冷哼一聲,向著宇文天的方向走去。

蒼冥本來以為自己這次進步巨大,應該可以和宇文天一戰了,可是一出來,發現場上的四人都有所變化,尤其是東方玄虓,簡直是天翻地覆了,估計比小和尚還要強一籌。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雖然他和東方玄虓屬於同一陣營,但是他們並不是朋友,只是相互之間的利用而已。

以東方玄虓的心性,恐怕利用之後,自己不選擇臣服,對方不會讓自己留下的。

他的目光最終留在了宇文天的身上,當看到對方的氣息的時候,只能無奈地搖搖頭,自己在進步,別人也在進步,早先的差距,似乎永遠都無法縮短乃至彌合。

暗嘆一口氣后,蒼冥向著東方玄虓走去。

片刻之後,第二間和第六間石室中有人出來了,首先走出來的白少游,他的氣息非常強大,不過,他的進步相比他原先的境界,算不了什麼,此時的他,與東方玄虓相差不大。

而且,這個時候,宇文天可以看清楚了白少游的境界,虛靈七重天中期,比兀蚩極稍強一點。


他一出來,便看向了東方玄虓,眼中閃過一絲訝色,但卻並沒有多大的震驚,多方的境界提升較大,但氣息卻並不與之相符,很明顯,這是服下了丹藥所致,實際戰力只有虛靈七重天之境的初期。

他緩步走向了宇文天三人的地方,看到各人的氣息都有所變化,便知道,每個人都有機緣,收穫不少。

第六間石室中出來的是宋致遠,原本虛靈六重天之境中期的他,此時也攀升到了虛靈六重天之境的巔峰,與冰蘭的實力相仿。

他一出來,便看向了宇文天等人,但是瞬間,就被東方玄虓給吸引過去了,見到對方的境界他無法看透,便已知曉,對方是虛靈七重天之境了。

而且,東方玄虓的氣息,似乎比白少游還要強大。

宋致遠的眼神微微一眯,眉頭皺了一下,東方玄虓的實力突升,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當他看到宇文天的時候,便釋然了,東方玄虓雖強,但不一定勝得過宇文天。

宋致遠走到了宇文天身旁,五人便暢聊起來。

半柱香之後,第八間石室的門開了,岩殺從其中走了出來,他也是最先看到了東方玄虓,但那雕塑般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向著宇文天等人走去。


這時候,眾人不禁好奇起來,岩殺是石靈族的石人,不知道在石室中得到了什麼傳承,適不適合他修鍊,不過,看到對方的氣勢,眾人心裡也是驚訝不已,岩殺也進步了。

這讓眾人浮想聯翩,第八間石室中居然有可以讓石人進步的東西,那會是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