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好了。」蘇可歆這是由衷的高興。

0

「何止是太好啊,是太太太好了好么!」曉梅還在那兒犯花痴,「你真該去看看微博上,咱們顧總已經上熱搜了!大家都吵瘋了。」

「吵什麼?」

「吵我們顧太太到底是何許人也啊!哎呀,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因為今天是雜誌發售的第一天,蘇可歆閑的無聊,便打開了手機微博。

顧遲真的上了熱搜。

隨手點開一個微博,就看見下面一片顧遲迷妹的吶喊——

【我的天,怎麼沒有人告訴我遲曜總裁辣么帥!對不起我的前任老公們,我老公又要換人了!】

【蒼天,這真的不是男模么?我快剋制不住想睡了顧總的洪荒之力了。】

【這輩子如果睡不到顧遲,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蘇可歆啼笑皆非地看著大家誇張的言論。

的確,顧遲長得很好看,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所籠罩的光環——

美國常青藤大學雙學位的高材生,放棄美國華爾街的高管位置,回國一手開創了遲曜集團,短短几年時間,就在整個S市乃至全國具有一席之地。

無論從哪一點來看,顧遲似乎都完美的不像話。

網友在花痴之中,當然也不忘關心一下顧遲神秘的妻子——

【好了,既然我老公都已經在採訪中公開我們的關係了,那我現在也不能否認了,我就是傳說中的顧夫人!!】

【我猜顧夫人一定是哪個財閥的千金吧?不然顧遲怎麼會短短兩年生意就做那麼大?】

【切,拜託樓上不要那麼膚淺好么,說不定顧太太是個不折不扣的灰姑娘呢。】

灰姑娘?

蘇可歆失聲啞笑。

的確,以她的身份攀上顧遲,怎麼看都像一個灰姑娘的故事吧。

蘇可歆正無聊地刷著微博,不想手機突然響了,來電顯示是她的好閨蜜,米米。

「喂。」蘇可歆很快接通了電話。

「可歆么?」米米的聲音,不知為何在電話里聽起來有點小心翼翼,「你聽說了么?」

每次快穿都在和主神談戀愛 蘇可歆一愣,「聽說什麼?」

「顧以寒他……回來了……」

蘇可歆笑容瞬間僵住,如遭雷劈,臉色慘白。 S市金融區,遲曜集團大廈的頂樓。

顧遲坐在辦公桌上,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屏幕上的圖像和數字隨之迅速地變化。

叮鈴鈴。

桌上的電話突然想起,顧遲隨手一摁,楊佐的聲音就從電話里響起。

「顧少,林少來了。」

「讓他進來吧。」

辦公室門很快打開,一個身穿粉紅騷包襯衫,眉目清秀的男人閃了進來。

「顧遲,你還在工作?」看見顧遲,那男人就誇張的叫了一聲,「我以為你好不容易結婚了,就算不辦婚禮,至少也該去蜜月旅行之類的。」

顧遲的眼睛依舊沒有離開電腦屏幕,簡短地扔出三個字,「沒時間。」

來人此時已經在顧遲的桌上坐下了,對於顧遲的冷漠他也不生氣,只是眯了眯桃花眼,又笑起來,「嫂子真可憐,嫁了你這麼一個沒情趣的男人。」

顧遲這才終於將目光落在對方身上,但依舊面無表情,「林澤,你到底想說什麼。」

林澤笑得桃花眼都成了月牙,「我就是無聊,想見見嫂子。」

「算了吧。」顧遲毫不猶豫地拒絕,「你應該也知道,我娶她的原因。」

「我當然知道。」林澤撇了撇嘴,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但無論如何,你總算是成家了,當年的事,你也可以放下了吧。」

聽見林澤話的剎那,顧遲鍵盤上的手,不易察覺的微微握緊。

「沒什麼放不放下的。」片刻的沉默之後,顧遲才緩緩開口,「人死不能復生。」

林澤看著顧遲,張嘴想說什麼,可話到了嘴邊,終歸還是沒有說出口。

「那當年那個小女孩呢?」林澤忍不住又問,「有下落了么?」

「已經有一些線索了。」顧遲簡單道。

「那可真不錯。」林澤這才又笑起來,「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會怎麼報答人家,本來還期待你以身相許,但沒想到你竟然已經將自己賣了。」

對於林澤沒臉沒皮的調笑,顧遲根本沒有理會。

林澤自己討了個沒趣,臉色訕訕,但目光落在顧遲身下的輪椅時,他眼神還是忍不住閃爍了一下,「那個……顧遲,你告訴嫂子,你腿的事了么?」

顧遲原本已經開始瀏覽財務部剛提交上來的報表,聽到這個問題,滑動滑鼠的手頓了頓。

「沒有。」片刻后,他低聲道。

林澤微微皺起眉頭,「顧遲,不是我說你,不論你和嫂子結婚的目的是什麼,但既然都已經是夫妻了,你還打算一直瞞下去?或許……」

說到這,林澤頓了頓,但還是咬了咬牙繼續道:「或許你也應該嘗試看看,能不能接受這個新嫂子,你總不能一輩子活在過去的陰影里吧。」

顧遲的個性他太了解了,雖然表面上說娶妻子是為了應付家裡的老頭子,但如果對方不是他真的有點喜歡的,他是不可能接受結婚和同居的。

顧遲沉默著沒有回答林澤的話,在飛速地瀏覽完了報表之後,他才低聲吐出一句話。

「曾經滄海難為水。」

林澤一下子愣住了。

他看著顧遲淡漠的臉,眼底閃過一絲不忍。

十年前的那場車禍,是他們所有人的噩夢。

所有人都以為,那場車禍中顧遲失去的,是他的雙腿。

但其實他們都錯了。

那場車禍,顧遲失去的,不是腿,是心。 蘇可歆完全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打車回到顧遲的別墅的。

一路上,她的腦海里,只是不斷地想起米米的聲音——

他回來了……

他怎麼會回來,又為什麼會回來……

當年他走到那麼毅然決然,連告別都沒有,如今又為什麼要回來?

蘇可歆整個人失魂落魄的,直到走進別墅里,看見坐在客廳里的顧遲,她才勉強回過神。

「你今天那麼早就回來了?」蘇可歆訝然。

「嗯。」顧遲淡漠的應了一聲,就看見王叔和張媽拖著行李箱走進客廳。

「張媽,王叔,你們這是……」

「少夫人,我們老兩口的兒子明兒要結婚了,我們要去參加他的婚禮。」張叔慈祥的說道。

「這樣啊,那真是恭喜了。」蘇可歆道,「婚禮要去幾天啊?」

「就在S市擺一擺酒宴,明天晚上就回來了。」張媽笑得溫柔,但目光落在顧遲身上時,又多了幾分擔憂,「只不過少爺這一邊……」

蘇可歆知道張媽肯定是擔心顧遲這一天會沒人照顧。

「是啊。」王叔也幫腔,「少爺,要不我們還是從本家叫幾個人過來照顧您吧,不然這——」

「不用了。」顧遲打斷了張叔的話,語氣淡然卻不容商量。

「可是家裡沒人的話,少爺明兒的早餐都沒人準備。」張媽有些急了。

蘇可歆有點囧。

果然是有錢人家,只不過是一頓早餐罷了,都要專門請人過來么?

不過她同時敏銳的注意到,王叔和張媽一直都叫顧遲「少爺」,那按道理來說,顧遲頂上應該還有個老爺?

不僅如此,他們還提到了本家……

「沒關係。」顧遲開口,打斷了蘇可歆的胡思亂想,「蘇可歆,你應該會做飯吧?」

「啊?」蘇可歆完全沒反應過來,抬頭就對上顧遲幽黑深邃的眼睛,「我……我會。」

蘇可歆剛回答完,想起今天早上王媽那衣著豐盛的早餐,忍不住又補了兩個字,「一點……」

顧遲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稍縱即逝。

「一點就夠了。」他低聲道,再次轉向王媽和張叔,「這樣一來,你們就放心了吧。」

王叔和張媽當然也不好多說什麼。但在蘇可歆送他們出門時,王媽還是忍不住拉著蘇可歆的手,囑咐道:「少夫人啊,餃子和包子什麼的我都包好了,在冰箱里,你明兒早記得蒸一蒸,煮個南瓜粥再做幾個小菜就好,記得做仔細點,少爺對吃的很講究。」

蘇可歆只覺得頭疼,「我能叫個外賣么?」

「那怎麼成,外面的東西多不幹凈。」王媽語氣帶了幾分責備。

蘇可歆無奈,只能點頭應下,目送著王媽他們離開。

翌日清晨。

蘇可歆特地將鬧鐘調早了一個小時,打著哈欠下樓做早餐,經過一個小時的奮鬥,中算折騰出了一桌子的早餐,雖沒有王媽那麼豐盛徑直,但也算勉強湊合。

蘇可歆正準備去叫顧遲下樓,可一出廚房,就看見顧遲正從電梯出來。

雖然只有兩層,但為了照顧顧遲雙腿不便,別墅里特地裝了電梯。

蘇可歆剛想說「可以吃飯了」,就看見顧遲突然舉起手裡的什麼,有些尷尬地開口:「你有電池么?」 蘇可歆愣了一下,才認出顧遲手裡的,是電動剃鬚刀。

原來是剃鬚刀沒有電了。

蘇可歆立刻接過,看了看,皺起眉頭,「需要的是紐扣電池,家裡沒有么?」

「我打電話問了王叔,似乎沒有。」

「那就只能去買了。」蘇可歆瞥了一眼顧遲,他下巴已經有了青色鬍渣,的確是需要剃,「附近有便利店或者超市之類的么?」

「沒有。」

蘇可歆一下子愣住了,「什麼都沒有?」

顧遲搖搖頭。

蘇可歆頓時也給這富人的生活給跪了。

「那現在怎麼辦?」 先婚後愛:隱藏大佬別裝了 蘇可歆有些無奈,「要不你讓你那個助理買過來?」

「他已經在路上了,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議,恐怕會來不及。」顧遲劍眉微蹙,「我問了張叔,他有新的剃鬚刀,但不是電動的,我不太會用。」

蘇可歆愣了一會兒,才明白過來顧遲找自己到底是幹什麼,他是要她幫他剃鬍子?

「在哪裡?」蘇可歆突然覺得這樣的顧遲也有幾分可愛,抿了抿嘴角,「我會用,我幫你剃。」

「在儲物櫃里。」

蘇可歆很快找到了剃鬚刀,是最老派的那種,還要配著潤滑劑用,蘇可歆仔仔細細地給顧遲的下巴四周抹上潤滑劑之後,就小心翼翼地給他剃了起來。

一時之間,蘇可歆和顧遲的距離貼的接近,蘇可歆呼吸之中的氣息甚至都可以吹到顧遲的臉頰上。

顧遲微微抬眼,就能看見蘇可歆近在咫尺的臉,甚至可以看見她白嫩的皮膚上的小毫毛,跟水蜜桃一樣。

「怎麼了么?」似乎是注意到了顧遲的注視,蘇可歆原本緊繃的神經突然更緊張了,「我沒有刮傷你把。」

「沒有。」顧遲開口,聲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只是覺得你這樣,好像真的是我的妻子一樣。」

蘇可歆一愣,隨即臉頰微微發燙。

他們明明就是真正的夫妻,顧遲卻用了一個「好像」。

證明他其實也和自己一樣,對這段閃婚,根本毫無真實感吧。

「好了。」蘇可歆很快給顧遲剃完了鬍子,仔細地將潤滑劑都擦掉之後,看了兩眼,不由嘴角微揚,「很乾凈。」

「謝謝。」顧遲淡淡一語,便滑動輪椅到餐桌旁吃飯。

因為方才這樣親密的接觸,吃飯間兩個人都有點尷尬,蘇可歆甚至都忘了問顧遲是否滿意自己的手藝。

吃完飯之後,楊佐就到了,顧遲今天趕時間,不能送蘇可歆去地鐵站,蘇可歆就自己叫了一輛車,直接將自己送到雜誌社。

來到雜誌社,蘇可歆就發現和昨日的喜氣洋洋不同,氣氛有些緊張,蘇可歆不由拉住了曉梅,壓低聲音問:「發生什麼了么?」

「可歆姐,你沒看今早上的郵件啊。」曉梅瞪圓眼睛,「我們雜誌社昨天被人收購了!高層全部換了!」

蘇可歆頓時呆住了。

他們雜誌社雖然說不上多大,但好歹也是好幾年的老牌雜誌了,怎麼會突然間就被收購?

她還來不及反應,就聽見門邊上的同事們一陣騷動。

「來了來了!新總編來了!」

蘇可歆抬頭,就看見一抹修長的身影,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走進雜誌社。

在看清那個人面容的剎那,蘇可歆只覺得自己彷彿被人當頭一棒,臉色慘白。 依舊是記憶里的那張臉,只不過比起學生時代的青澀和清秀,稜角更為分明,眉宇之中也多了幾分穩重的氣息。

更重要的是,那張臉上,早已沒有了她所懷念的溫柔,剩下的只有漠然,似乎在聽身邊下屬的回報,是不是地頷首,簡單地發幾個指令。

而目光,從未看想過一旁的她,就這麼筆直地在眾人的簇擁下,走進總編辦公室。

隨著那一群人離開,一片死寂的辦公室才一下子沸騰起來。

「哎喲我去,我以為我們總編會是個更年期婦女或者猥瑣老頭,但沒想到,竟然這麼年輕這麼帥!」

「對啊對啊,最近先是遲曜集團的總裁,又是我們的新任總編,我感覺我最近的視力都變好了!」

蘇可歆的身邊的曉梅也特別的激動,拉著蘇可歆,一臉興奮,「天哪,可歆姐,沒想到新來的總編那麼帥,簡直逗……咦,可歆姐,你的臉色怎麼那麼差?」

蘇可歆死死要咬住唇,搖了搖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曉梅因為新總編的事態激動,也沒有再注意蘇可歆的異樣,只是興奮的和身邊幾個年輕姑娘交頭接耳,「誒,我們這新總編叫什麼名字啊,我記得好像叫顧什麼來著……顧……」

「顧以寒。」

曉梅她們頓時都愣住了,轉頭看向突然接話的蘇可歆。

蘇可歆卻沒有理會她們,只是依舊慘白著臉,看著顧以寒辦公室的方向,眼神閃爍。

足足兩年了,她以及她或多或少都已經釋然,可不想他的出現,還是如同洶湧潮水,一下子將她擊垮。

方才的擦肩而過,她根本都不確定,他是否和自己一樣,一眼認出了對方。

想到這,蘇可歆突然自嘲地勾了勾唇。

認出了又如何,沒有認出又如何?事到如今,難道她還期待他給自己一個解釋,或者期待什麼再續前緣?

且不說兩年的時間,他改變了多少,光是她,就已經不是曾經的蘇可歆了。

兩年前的噩夢,如今的婚姻。他和她,註定已經回不去了……

接下來的一天,蘇可歆一直都惴惴不安,她很怕顧以寒會認出自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