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樣繼續下去,不出一個月,我便可以再次突破,進階上階大靈使了。」蘇徹雖然對這樣的速度不是很滿意,但也很無奈,現在的他靠不了家族秘籍,沒有名師指點,沒有靈丹妙藥,只有無盡的殺戮和吸食靈氣才能進步。可是如井底之蛙的他並不知道,放眼整個九州大陸,這等修鍊速度已經可以讓很多強者瞠目結舌。

0

這些大部分都是《九合天》的功勞。

蘇徹半蹲在一顆巨大古樹的樹枝上,望著不遠處森林的盡頭,心裡也是頗為抑鬱。

出了這片森林,就是茫茫平原,躲藏的話很不容易,想要再打伏擊戰就很難了。

可這是必須要走的路。

蘇徹不知道前面距離灰狼所說的萬妖谷還有多遠,所以強衝過去太過暴露自己,很可能會招來強大的妖獸來圍攻,到那時候進退兩難,根本沒有任何勝算。這個想法立刻被蘇徹排除。

正當蘇徹琢磨如何走過前面的平原時,巨大的危機在蘇徹身後,悄然浮現。

「額?什麼味道?」蹲在樹杈上的蘇徹皺眉,他嗅到了一股非常惡臭的味道。

蘇徹趕忙回頭,渾然驚愕。


地上正有一頭體態肥碩,雙拳撐地,半蹲著的蠻熊惡狠狠的看著自己。

六星妖獸!

蘇徹大吃一驚,這深淵在和自己開玩笑吧?

六星妖獸實力相當於上階靈元,若有體態強壯,快要化為人形的,實力更是堪比下階歸元層!

蘇徹苦笑,這地方,真是沒有一刻輕鬆的時間。

身下的蠻熊眼中寒光四射,看著蘇徹,低沉的說,「外來人,一路之上,妖獸體內的靈氣都是你吸食而去的?」

蘇徹啞口無言,承認肯定是死,不承認也肯定是快死的時候承認,與其這樣,還不如不去和它交流,趕緊伺機逃跑才是上策。

蠻熊微微站立,巨大的身軀被粗壯有力的胳膊撐起,對視蘇徹,說道,「我不知道一路上來,你是如何躲過那些沾染劇毒的花草的,但是,我身上的蠻毒,比它們要強千百倍!」

蘇徹聽聞,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方才嗅到的是這個蠻熊身上所謂的蠻毒,蘇徹當下心生一計,突然雙手掐著脖子,痛苦不堪的表情展現出來。

蠻熊見此,果然自信滿滿的看著面目猙獰的蘇徹,「中了我這蠻毒,你命不久矣……你吸食我的部下,現在,換你來為他們償命了。」

蘇徹繼續裝作痛苦,摔下了樹枝,面部向下,趴在了地上,這時,他手上,出現了小小的靈氣團。

血咒!


蘇徹凝聚血咒的動作十分輕巧,逃過了蠻熊的眼睛。

蠻熊見此,瘋狂的大笑起來,「就你這實力,還要闖入我的森林,未免太狂妄了點。不過看你年紀輕輕就有能夠斬殺我那麼多手下的實力,我倒是可以讓你快點擺脫這蠻毒的痛苦。」說罷,粗壯的手臂抬起,走向蘇徹。

蘇徹半眯著眼睛,看著蠻熊走來。

一步,兩步,蠻熊再差幾步就到自己面前了。

蘇徹耳朵微動,現在的他的警覺性和敏銳力已經在大靈使級別中算的上乘。

他在聽,計算蠻熊的步數。

一步,兩步,就是現在!

蘇徹猛然抬起頭,左手撐地,身體向蠻熊迅速飛出。

蠻熊方才還在輕敵狀態,以為蘇徹已經喪失了戰鬥力,所以放鬆了戒備,就在此時,蘇徹一個衝擊,讓它竟然一時毫無反應。

右手一掌,靈氣團迅速進入蠻熊肚中。

蘇徹見此,也是微微欣喜,雙腳照著蠻熊腹部一蹬,身體彈射出**個身位,再次回到了樹梢之上。

蠻熊大驚,「你……」蠻熊根本不知道蘇徹方才做了什麼,低頭看著自己的肚皮,樣子十分滑稽。

可是蘇徹從來都不輕敵,沒有在蠻熊滑稽的樣子下放鬆任何戒心。見蠻熊疑遲,蘇徹更是向後跑去,體內靈氣結印,口中大喝。

「爆!」

聲音底蘊十足,可是……

蘇徹激活鬼王印后,看向蠻熊,蠻熊依舊是在哪裡獃獃的看著自己的身體,竟然毫髮無損。

「什麼……」蘇徹驚愕,方才一印,幾乎消耗了蘇徹體內大半的靈氣。

「你這畜生!」蠻熊抬起頭來,「竟敢戲弄於我!」

好么……最強必殺一擊,竟然成了戲弄,蘇徹吞了吞口水,現在的他,只剩下跑了。

一刻也不能耽擱,他迅速回頭向森林邊緣跑去。

蠻熊大怒,上前追擊,可蘇徹在樹林上方跳躍,蠻熊身體胖碩,根本跳不起來,發狂的它只能在樹林下面不斷敲擊著蘇徹跳躍時踩著的樹木。

百年古樹,擁有靈氣,盤根已久,蠻熊的撞擊根本不能對樹木造成任何的傷害,但是巨大的衝擊力讓樹木的軀幹還是大幅度的顫抖起來。儘管這顫抖不能讓蘇徹墜落,可是這般動靜,遲早會引來其他妖獸的注意,甚至幫忙。

這一個蠻熊已經讓蘇徹走投無路了,再來兩三個?

蘇徹想都不敢想。

前也不是,后也不是,蘇徹無奈,看來只能拚死一搏,找機會,趁蠻熊受傷,逃往血河之中才行。

想罷,蘇徹加速向前,落在距離蠻熊不遠的地面之上。

「哈哈……小畜生,你下來了!」蠻熊看到蘇徹落地,也是大喜,它自知想殺蘇徹,簡單的和吃果子一般。

蘇徹落地也沒等片刻,他深知這蠻熊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反應速度極慢,所以如若片刻之間,能夠抓住一瞬息的機會展開最大的攻勢,應該可以對蠻熊造成不小的損傷。

蘇徹右手握拳,左腳一撐,猛衝向蠻熊。

右手化氣,靈氣包裹著拳鋒,青色的靈氣異常強盛。

蠻熊沒想到這個實力低下的小子竟敢主動攻擊,慌忙之中作出防禦,手臂擋住胸口。

蘇徹也是暗笑,這傻熊,身材如此巨大,擋住胸口,還有比我大四五倍的肚皮裸露在外。

隨即一拳打上蠻熊的肚子。

「升龍拳!」蘇徹幾乎使出全部力道打向蠻熊的肚皮。

可是結果,仍然不盡人意,蠻熊肚口竟然依舊毫髮無損。

蘇徹憤怒了,拳封打后,四濺的靈氣徒然被蘇徹立即化掌的手吸收,青色的靈氣再次匯於掌心。

這次,是全力一擊。

「降龍掌!」

一掌擊出,蘇徹頓時感到身體內被抽空了一般,差點失去平衡。

反觀蠻熊這邊,受到蘇徹全力一掌,終於有了反應。

反應就是,蠻熊伸手撓了撓肚皮,大罵道,「你他娘的到底在幹嘛呢!」

蘇徹絕望的看著蠻熊。

果然強悍啊……現在他根本不能使出《九合天》用來攻擊,因為對方的實力,足以將他反噬。

蘇徹再次感到了絕望。

蠻熊大吼一聲,「你給爺爺去死吧!」雙臂同時下砸。

蘇徹躲避不及,隨手拿出手鏈里的東西向上一檔。

「啊……」蠻熊不知手臂砸到了什麼東西,竟如此疼痛,厚重的手掌上出現了大片血跡,向下看去。


一個黑色的深坑出現在了腳下,竟然是一個地道。

「奶奶的!讓這小畜生跑了……」蠻熊捶胸頓足,可是無奈,對於這地道的寬窄,蠻熊勉強只能伸入一個手指。

「別讓我再見到你!」蠻熊大吼,憤憤的離去了。

幽深的地道,垂直向下,竟然,看不到底。 「啊……」漆黑的地道之中,傳出一聲大吼,「好疼……」

蘇徹摸摸屁股,愁眉苦臉的活動著身體。

死裡逃生。

他望著相當之高的洞口,嘆息了一聲,雖然暫時上不去,但是比起被一巴掌打死,掉下來這個結果,顯然強很多。

這時,蘇徹拿起了手中方才救自己一命的東西。

這是奶奶沒有帶走的拐杖,映著洞外照射進來的月光,蘇徹舉起拐杖端詳著。這時的拐杖外面的一層堅硬的軀幹已經因為方才蠻熊的重擊而碎裂,透過包裹著的外殼,蘇徹能看到裡面有根漆黑的棍子。

蘇徹不慌不忙的坐起來,靠在牆壁上,在手鏈之中翻騰了一會兒,找出了一個火棒。

這種火棒只要注入靈氣方可生火,用於照明。

點亮火棒后,蘇徹才看清楚那拐杖。

拐杖如普通人腿一般長,外面的一層堅硬的外殼將裡面的棍子包裝成了拐杖的模樣。

因為外面的鐵殼已經裂開,蘇徹沒有費多大的力氣,就將棍子的外殼盡數剝離。

一把暗黑色的鐵棍展露在了蘇徹面前,此棍做工精良,上繪一條龍和一隻鳳,兩獸相纏向上飛翔,龍鳳雙目相對,而目光中間的交匯處,有一顆圓形的珠子。

鐵棍上的圖畫描繪的栩栩如生,蘇徹不禁感嘆,如此鬼斧神工,定是寶物,且被奶奶那樣的高手藏於拐杖之內,肯定是會惹人眼紅的東西,看來日後出了深淵,還是少用的為好。

蘇徹收起鐵棍,想不到奶奶留下來的各種寶物、秘籍三番四次救了自己的命,下次見到奶奶,可得好好謝謝她。

蘇徹拿著火棒四處照射,想要找尋石壁上有沒有可以向上逃出的路徑,可是萬萬沒想到,逃出的路徑沒找到,竟然找到了一條向前方通行的岩石通道。

蘇徹納悶,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筆直向下的深洞已經很是詭異,現在竟然還有個通道可走?

當下也不管,反正已經無路可走,管他前面刀山火海,反正這兒待著也是個餓死,還不如探個究竟。

想罷便向前走去。

誰知這一走,竟然走了蘇徹個昏天暗地。

「這通道真長啊!」蘇徹走的已經頭暈目眩,不得已,將閉水錦衣拿出來穿戴在身上,這才使得呼吸勻暢了很多。

現在的狀況,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反正已經走在這裡了,蘇徹咬咬牙,那就硬著頭皮走吧。

這一走,竟然走了一天一夜。

終於,在第二天的夜晚,蘇徹走到了盡頭。

他的周圍只是一片岩石和零零星星的飛行小蟲,所以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盡頭是一個轉彎,蘇徹也沒疑遲,向前走去。

這一轉,險些嚇得蘇徹沒了命。

那直角轉彎後面,站著兩排鐵甲衛兵,人高馬大,表情冷峻,右手持槍向前伸出,成為攻擊姿勢。

蘇徹大驚失色,連忙向後跑去。他清晰的感覺到,他們每個人的實力,至少都在凝神層級別!

跑了幾步,蘇徹停在了原地,「咦?沒追來么?」蘇徹大惑不解,然後悄聲的踮起腳尖,再次走向那個轉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