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有這事兒,這南胡國是游牧國家,他們國家什麼不好,這馬匹一直都是諸國想買的。」

0

浮光可以理解,這古代和現代不同,古代沒有熱/兵器,打仗靠的就是馬匹和冷兵器,在歷史上不是沒有因為馬匹不好而輸了仗的例子。

朱承平算是個明君,他當然知道馬匹的重要性,所以一直都和南胡國保持友好的邦交。

說起來這南胡國也是原主遠嫁的國家,想到原主的慘劇,她對朱承平的好感瞬間降為零。

當初原主多次寫信回大齊,但是大齊並沒有接她回來,反而讓她客死異鄉。

話說,原主寫信回來那會兒是朱承平當政嗎?

【是的啊。】

很好,朱承平沒有洗白的可能了。

他或許對原主不好,但是對浮光還是可以的。

而且按照浮光對朱承平的了解,即便是對待原主他也不像是那麼冷血的人。

朱承平不是一個昏君,雖然遠嫁原主可嫁妝是一丁點都不差。

原主的死亡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有其他因素。

【宿主可以自行探索。】

【我給的資料多半是來自於原主的自我闡述以及我的一些調查,我調查也不會調查的太全面,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位面,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

浮光沒有回答萬靈書的話,她只是對朱承平說:「馬匹對一個國家來說的確至關重要。」

「大齊和南胡國一直都是友好邦交,交易一直存在,父皇擔心什麼?」

朱承平說道:「當初讓秦鈺王收復周邊小國,恐怕這事兒是讓南胡國害怕了。」

這一點和浮光猜測沒什麼偏差,她又說:「可父皇並沒有動南胡國的心思不是嗎?南胡國一直都是游牧國家,居無定所的,除了馬匹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價值,可以說如果去攻打南胡國,那是付出小於回報。」

朱承平眼含讚賞的點頭,還是女兒懂他。

浮光又說:「更何況,這南胡國地處遙遠,又諸多變化,部落居多,第一,不好攻打,第二,即便攻打下來也不好管理。」

朱承平再次點頭,他覺得自己這個女兒簡直太了解他了。

「所以,父皇今日叫兒臣來,恐怕事情沒那麼簡單吧?」浮光含笑說道。

忽然,浮光抬手,阻止了朱承平要說的話,「讓兒臣猜一猜,這南胡國害怕,那麼他們肯定想和大齊進一步鞏固友好關係,那麼對於國家來說最好鞏固關係的法子應該是聯姻,對吧?」

朱承平哈哈大笑,他連連點頭,說道:「好好好,你說的對,不愧是最聰明的小公主~」

「你呀,要是生作男兒身,指不定就沒有你四皇弟什麼事兒了。」

浮光只是笑笑,並不說話。

這古代不僅僅有男皇帝,這也可以有女皇帝啊。

她之所以敢猜測朱承平的心思,其實不過是根本不怕朱承平,即便朱承平要殺她,她有絕對的把握反殺,既然如此何必扭扭捏捏。

「那就鬧鬧來看,這聯姻該怎麼辦?」

「若是不聯姻,恐怕南胡國不會罷休的。」朱承平想了想,說道:「朕其實並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遠嫁,朕捨不得朕最聰明的小公主啊。」

浮光說道:「這聯姻,也有兩個方面啊。要麼他們送人過來,父皇再收一個他國公主呀。」

「你這丫頭,還知道打趣父皇了?」朱承平沒想到浮光會說這個話,他瞪了她一眼,拒絕道:「這是絕對不行的,要是這麼辦了,你覺得你父皇能睡上床?恐怕你父皇就只能獨守空房了。」

浮光不免失笑出聲,「法子有很多,要麼我們讓一個公主過去,或者從世家女子當中挑選,封為公主也可以。再不濟,讓他們公主過來挑選世家子弟,或者讓他們王子過來在這邊娶親也可以啊。法子多得很。」

。 紅·耀·石問出這句話,心裏還有點忐忑,主要它擔心對方會責怪自己,畢竟它是負責接待龍傲天的人,現在龍傲天出事了,它就負有監管不力的責任。

因此,紅·耀·石略有些忐忑的等著對方的回答。

不想,紅·閃·石突然道:「如果死了,直接找個地方掩埋就行。」

紅·耀·石:「???」

「???」季柚驚得差點跳起來,沒忍住想要問候一下它祖宗十八代,不過,為了自己的演技不穿幫,她死死忍住了。

紅·耀·石指尖一抖,道:「閃閣下……埋……埋了?」

紅·閃·石道:「嗯。」

紅·耀·石這回不僅手抖,心也跳了一下:「現……現在嗎?」

紅·閃·石瞥它一眼,道:「當然不是現在,她還沒有死,現在去埋了,萬一被她跑了呢?」

紅·耀·石聞言,心口一跳:「你說她炸死?」

紅·閃·石只盯着躺在地板上,身上插滿各種管線的龍傲天,沒有開口。

「不……不可能吧?」紅·耀·石實在不敢相信,對方竟然真的炸死,還是用這種方式。

因它們所在的位置是紅一族最大型的訓練室,可容納極為龐大的人群,因此這裏的設備也是最齊全的,尤其是急救設備,都是部族內最先進的科技結晶。

急救設備可不僅僅只有救援作用,也有檢測、監督作用,使用者的身體狀況,都逃不脫急救設備的監控系統,因此,龍傲天如果炸死的話,她是怎麼避開了監控系統的監控呢?

絕對不可能!

龍傲天這個出自低級文明的位面的人類,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

紅·耀·石在心裏否認了一遍,不是它自負,而是因為就連它也沒有辦法避開檢測系統的監控,龍傲天憑什麼行?

紅·閃·石見紅·耀·石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就知道它的想法,道:「沒有什麼不可行的,這個世界比你想像的大,也比你所見的要寬廣。」

紅·耀·石心虛地低下頭,道:「閃閣下,那我們現在拿龍傲天怎麼辦?不必採取急救措施,直接讓她自己毀滅嗎?」

想着,它已經着手準備拆卸龍傲天身上的急救管線等事宜……

然後——

紅·閃·石道:「不必急着拔管線,繼續吧,我們需要掌握龍傲天的身體各項數據,既然她是主動送上門的材料,那我們就收下了。」

老大已經瞪大了眼:【卧槽!】

老二脫口道:【黑啊!】

老三拍拍心口,一臉害怕的表情:【這個外星佬的心臟,是黑的吧?我覺得它好可怕啊,比紅·紅·石都要可怕。】

一直趴在老五頭頂,就沒有下來過的老四,用力甩了一下尾:【主人,一定要穩住,演技不能破!那個壞傢伙,四四覺得它是故意在詐我們噠,一旦我們露餡,就真的有可能被埋啦。】

老四這話一出,頓時驚醒了所有的精神絲,老大、老二……全都瞪着眼:【完全有這個可能噠!】

老五努力仰著腦袋,看着季柚:【主人,我們一起努力,絕對不能露餡!】

老六:【絕對不能露餡!】

季柚道:「不必擔心,它就算埋了我,我也一動不動。」

六條絲一聽,頓時放下心。

論狠,還是主人狠。不僅對敵人狠,對她自己更狠,任何敵人難以忍受的苦難,她似乎都可以。

比如現在,那些管線看似正對着她進行救援,然而,管線一根一根,不斷往她身上扎著,扎進肉里,有一些管線似乎還是活着的,會順着她的皮膚組織,不斷的深入血肉里……

不必問,就能知道有多疼。

然而,主人硬是一聲不吭,扮演出一位已經因為過分使用精神力導致崩潰而失去意識的倒霉蛋。

目睹這一切,六條絲心疼的不行,然後,它們一個個的,都努力配合主人將精神崩潰的真正模樣演示出來……

不必懷疑六條絲與季柚的演技,因為,季柚的精神世界已經崩潰過一次,那一次險象環生,差一點就去了,要不是穆老師與羅醫生的照顧,季柚已經不敢想……

所以,精神世界崩潰是何模樣,她與精神絲已經切身體會過,當然演起來就沒有什麼壓力。

……

紅·耀·石與紅·閃·石的通話還在繼續,雙方都沒有切斷聯繫,全都注視着鏡頭下的龍傲天的反應。

紅·耀·石道:「這個龍傲天的實力,算是我們見過的人類中的佼佼者了,她如果死了,她的屍體的確有巨大的研究價值。絕對需要記錄好她的身體各項數據。」

說完這一句,紅·耀·石突然將腦袋伸得更近季柚一點,眼裏充滿著對季柚死亡后的種種期待。

那目光,跟粘在季柚身上似的,充滿了惡意。

季柚閉着眼,除了慘白一片的臉色外,她都沒有任何的表情。

就在紅·耀·石期待着龍傲天翹辮子,好去收屍體做研究時,通訊另一邊的紅·閃·石忽然道:「好了,將所有研究的管線全部停下,收回去,全力救治對方。」

「?!!」紅·耀·石一臉奇怪,問:「閃閣下,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呢?」主要是改變的太快,它都沒有反應過來。

紅·閃·石眯着眼,道:「全力救治,否則,她馬上要死。」

「不是說死了找個地方隨便埋了嗎?」紅·耀·石實在想不明白,嘟囔道:「這前後兩個完全不同態度的差距,不到10秒鐘啊。」

但它不敢停頓,急忙將所有不必要、且極為傷害身體健康的檢測管線,全部都撤銷了。

然後,紅·耀·石馬不停蹄,就加強了對龍傲天的治療力度。

紅·閃·石隔着鏡頭,一直沉着眼,注視着躺在地上的龍傲天,但凡龍傲天動一下,哪怕只是睫毛眨了眨眼,或者其他輕微的抖動,全部都落在它的眼裏。

「要快!」

「要快一點。」紅·閃·石禁不住出聲催促道。

「已經加快速度了。」看着情況越來越糟糕的龍傲天,紅·耀·石的臉都急黑了。 法禪緊張的咽了一口唾沫。

「劉子龍,咱們有事說事,你別嚇唬我!」

將菜板上的滷肉拿起來,指著上麵皮的紋路。

「不信自己看!」

「我不看!」法禪嚇得連連後退兩步,「出家人不碰這血腥的東西。」

我搖了搖頭,「這塊肉已經不新鮮了,而且在中間一帶還銜接著人皮,證明這裡……」

「曾經有人吃過人肉!」法禪的反應速度還挺快的,「會不會是那個六角巫師?」

「還以為你要說吳倩呢。」我感慨道。

「倒是也有可能……」法禪摸了摸下巴,「畢竟是她的房間,而且就按照六角巫師毫不猶豫斬殺她來看,有沒有可能,她其實不是在躲咱們,而是在躲六角巫師?」

我重重的點了點頭:「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

法禪當即不樂意的反駁道:「這是我剛才好不容易想出來的,不許搶功!」

這傢伙,怎麼跟個小孩似的!

沒有再搭理他,從廚房出來后,我繞到了後面,那裡好像有東西在閃爍。

打開手電筒照了照,發現是一個奇怪的密碼裝置。

這裡有一處地窖。

「第一次來的時候,好像沒有吧。」法禪疑惑的抓了抓腦袋,「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輕輕的敲了敲周圍的牆壁,這動靜明顯和隔壁的牆面有所不同。

「應該有人進去過,原來這裡的暗門是關閉的。」

法禪道:「你又不知道密碼是什麼?就憑咱們兩個人,進不去的!」

這傢伙還真是消極,索性老子不會被他影響,當即道:「放心吧,我會找到辦法的。」

「你?」法禪嘆了口氣,「劉子龍,其實沒必要那麼拚命,這件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也許我不是道士,也不是個合格並且正經的和尚。」

他總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像個唐僧一樣嘮嘮叨叨,確實夠煩人的!

「但是這件事情你還是應該聽一聽我的意見,至少咱們不會出事!」

「那六角巫師有多厲害,有多難纏,你不是不知道,就算真的在這裡找到侏儒們的屍體,又能怎麼樣?他們都魂飛魄散了,難不成還能通過屍體復活靈魂?」

「倒是可以試試。」我說道。

法禪一愣,「真的假的,不能因為我讀書少,就欺騙我這個老實人吧!」

「愛信不信。」在周圍找了半天,還是沒有關於密碼的任何線索。

一屁股坐在地上,決定讓自己先冷靜一會,然後再做思考。

法禪會錯意了,跟著一起坐在旁邊,繼續語重心長的嘮叨。

「別猶豫了,要是決定離開,咱倆現在趕緊走,我早就感覺出來,這裡不是什麼好地方,絕對的是非之地,風水也不怎麼樣。」

「再說,就算你想進去,也不可能,密碼不知道。」

「既然有人打開了這道暗門,就證明有人進去過,要麼他還在裡面沒有出來,要麼已經離開了,但是在走的時候,沒有恢復牆面,被我們誤打誤撞的碰上了!」我分析道。

「這也有可能。」法禪贊同道。

見被帶了節奏,他趕緊搖了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