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還是不時候。」沉默了一會兒,賈斯汀才開口道,「如果說我們真的支持不住了的話,我會親自請求支援的,這個你們就不用操心了。」

0

聽了賈斯汀的話,那個王爺也是默默地坐下。

「其他的人還有什麼想法沒有?」賈斯汀再一次問。

「陛下,我有一個提議。」峰揚再次抱拳道。

「說說看。」

「我覺得我們可以通過聯合其他國家,來進行反擊。」峰揚道,「他們印維帝國不就是和東蘇爾雅帝國聯合起來了嗎?那我們也和其他國家進行一個聯合!」

聽了峰揚的話,眾人都是看着峰揚,想聽他具體要怎麼做。

「東蘇爾雅帝國不是把蘇爾雅帝國趕了出去嗎?」峰揚道,「而且我聽說蘇爾雅帝國的皇帝楚青旭還在北國島建立自由蘇爾雅帝國政府。」

「我想我們可以通過和北國島還有楚青旭合作。」峰揚繼續道,「我相信他們也一定在籌備反攻回去,而且一定會和我們合作,然後我們將讓聯軍兩向作戰,他們的戰鬥壓力就會變大,我們雙方的反攻都是會更加輕鬆。」

「嗯。」賈斯汀點了點頭,道「峰揚說的不錯,我想我們還可以在失地建立敵後的戰鬥力量,讓他們不僅在南方和北方作戰,然後還要在自己的內部進行一些鬥爭。」

賈斯汀的話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因為這樣的作戰思路,他們根本沒有聽說過。

「那陛下,您說的這個應該是怎麼去實施呢?」有王爺起來問道,「要再敵人內部搞破壞,那可是很難的。」

「我是這麼想的。」賈斯汀喝了口水,道,「敵後的戰線,我們分為兩波,一波是在我們的失地中,由雲夢王負責。」

說到這裏,那坐在賈斯汀身旁的雲夢王直接是站了起來:「請皇兄指示。」

所謂雲夢王,就是在帝國最北部雲夢行省的行政王爺,雲夢王就是他的封號。

「你現在開始籌備,一旦籌備完畢,就立馬帶着人回到雲夢去,鼓動雲夢的民眾,進行起義!」賈斯汀道,「還有,因為屏燕王已經戰死,屏燕的百姓運動,也就交給你負責。」

「是!」

「峰揚。」賈斯汀突然道。

峰揚聽賈斯汀喊自己的名字,趕緊站了起來,抱拳道,「請陛下吩咐。」

「從現在開始,朕就任命你為帝國外交大臣,你明日就帶着人前往北國島,去和他們商量聯手的事宜!」

「是!」

「皇兄,您不是說,敵後戰線要分成兩波嗎,還有一波呢?」有王爺站了起來,問。

峰揚看着這個王爺,他之前見過,沒有記錯的話,他應該是來封行省的王爺。

「另外一波嘛……」賈斯汀嘿嘿笑了,「我準備讓他們的本國人,去做這個事情。」

說着,賈斯汀拍了拍手,從後面房間中走出一個年輕人。

別的王爺基本上不認識他,但是峰揚一眼就看出了這個人是誰。這個人,正式自己在洲際賽上遇見的對手,印維帝國的崔小凱。

「崔小凱?」峰揚心中一驚,竟然是自己的說出了他的名字。

「這個孩子,是印維帝國人,上次和峰揚決鬥,因為不敵峰揚而認輸,竟然是被莫鳳域直接將家人全部關進了大牢之中。心中憤恨,才是投靠了我們。」賈斯汀道,「我已經給他安排好了,明天他就會回到印維帝國,在印維帝國內部,來搞敵後的運動。」

「見過各位王爺,各位將軍。」崔小凱一抱拳,道。

「我明天就會返回印維帝國,我在印維帝國還是有一些影響力,所以陛下的這個計策我能很容易的實施。」

「那真是太好了。」鳳陽王哈哈笑道,「那這次的計劃,可就全部靠你了。」

要說這些王爺里,和賈斯汀關係最為密切的,還是鳳陽王。按照上古帝國皇室的規矩,每次新皇繼位,就要分封先皇的所有兒子為各個行省的行政王爺。

而每個皇帝妻妾成群,當然孩子眾多,兄弟兄的關係,當然不會是和誰都一樣。

這鳳陽王,就是先皇的皇后所生,其實也就是賈斯汀的親弟弟,而其他的王爺,都是賈斯汀同父異母的弟弟。

會議結束,峰揚便是回到了峰家大宅,此時的大宅一中,幾乎是空空蕩蕩。

峰家所有的族人,都是遷移到了南方,只留下這樣一個大宅,孤單的立在這風雨之中。

峰揚走向中心的廣場,心中感觸甚多。

「明天,就要再次離開了。」峰揚嘆了口氣,「我一定會說服北國島他們,和我們合作,一起去攻打印維帝國和東蘇爾雅帝國的聯軍。」大夏中文網

突然,峰揚突然想起了什麼,飛身而起,向一個小城飛去。

昌平城。

一個隸屬於廣安城管轄的小城,也就是峰揚出身長大的地方。

雖然峰揚來領峰家的族人來到廣安城,在廣安城建了一個和昌平城一模一樣的大宅,但是,這裏畢竟才是真的自己的故鄉。

「我又回來了……」峰揚來到峰家的大宅,這裏的大宅一直存在,沒有拆掉。

自上次遷移,峰揚一直還沒有回來過。

整個宅子都是沒有變化,依舊是散發着那古樸滄桑的氣息。

峰揚推門進去,在裏面走走看看,小時候的回憶,都是彷彿電影一般,在峰揚的心中一幕一幕地閃過。

「哈哈,當時我從這裏出來,還是一個沒有修鍊的人。」峰揚大笑道,「那個時候一個粉冥武王在這裏都是可以成為霸主了,現在的我也已經是金尊了……」

峰揚看了看,便是將這大門關上,然後來到了街上。

「這家拉麵,特別好吃,當時我和然兒經常來這裏。」

「還有峰航哥……」

這短短的一年,整個峰家,都是經歷了很多的變動。峰揚也是從一個無知的少年,一下子變成峰家族人所敬佩的家主。

次日清晨,峰揚便是直接坐着賈斯汀派來的飛船,前往北國島。

一路上話不多說,在路上耽誤了兩天的時間,峰揚終於是來到了北國島。

根據北國島的規定,除非有通行證,否則外國飛船不能進入北國島。

峰揚這次是臨時來到北國島,所以還沒有通行證,只好讓峰揚一個人前去,然後飛船停靠在海岸的飛船場中。

北國島國土不大,僅僅是一個島國,整個國土還沒有上古帝國最大的行省大,峰揚憑藉自己青伯的實力,僅僅是半天的時間,峰揚便是來到了北國島的首都,橦盛。

峰揚來到了北國島的皇宮,給守衛看過了上古帝國的使者信印,守衛便是立即回去通報,留峰揚一個人在皇宮外等候。

不一會,便是有守衛出來,將峰揚接了進去。

進了皇宮之中,有侍者將峰揚帶進了北國島島主,馮天林的房間。

馮天林坐在自己的寶座之上,打量著峰揚,沒有說話。

「上古帝國特派外交大臣峰揚,拜見島主。」峰揚微微拱手抱拳,行禮道。

「起來吧……」馮天林擺了擺手,道,「我知道你來幹什麼,你先坐下,等個人。」

馮天林說完,便是有侍者上來給峰揚搬了個凳子,峰揚坐下,然後是有人上茶。

大約是等了一個時辰,已經是幾近晌午,這時從門外走開一個穿着麻袍,戴着斗笠的人。

這人一進來,便是隨便向馮天林抱了抱拳,然後有人上座,這人便是將斗笠一摘,扔在一邊的馮天林的桌子上。

峰揚一瞧,這人正是蘇爾雅帝國的皇帝楚青旭。

峰揚只見過楚青旭一次,也就是在西北洲洲際賽的開幕式上見過一回。但是那次的楚青旭,也是穿着華麗,好生的尊貴。

但是這次一見,竟然是成了這個樣子。

「上古帝國特派外交大臣峰揚,拜見陛下。」峰揚起身,抱拳道。

「陛下什麼的,就別提了。」楚青旭擺了擺手,道,「國家都沒了,還稱什麼陛下啊。」

正說着,便是有侍者上茶,楚青旭喝了一口,道:「我聽說你想聯合我呢來對付聯軍,對吧?」

峰揚點了點頭。

「哼。」楚青旭輕笑了一聲,「你們上古帝國,也快不行了吧?」

峰揚搖搖頭,道:「我們上古帝國,已經在最近的廣安會戰中,打敗聯軍,收回鳳陽行省。我們反攻的時候已經是到了,之所以是想聯合北國島和蘇爾雅帝國,就是因為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更加輕鬆的戰勝聯軍,這樣不僅對上古帝國有益,更是對您有利。」

楚青旭哈哈大笑:「這對我有什麼利?」

「若是您和我們合作,將聯軍全部剿滅了,蘇爾雅的歷史遺留問題也將是順利解決,您可就是蘇爾雅帝國歷史上的有功之君,因為您做到了幾代前輩都沒有做到的事情。」峰揚站起身來,道,「而且,若是我們勝利,印維帝國也將是覆滅。到時候我們平分印維帝國的領土,蘇爾雅帝國可就是整個西北洲最大的國家了。」

「哈哈哈哈!」楚青旭仰天狂笑,「小子,你的野心可真是大啊!」 「大長老找我有什麼事啊?」雲念念很是緊張。

她很怕大長老。

雲念念知道自己家世低微配不上夜斯年,但是她已經在努力了,只要再給她一點點時間,她就會成為頂尖畫家。

她只是出身微賤,沒有好的資源而已,如果她和陸細辛一樣,也是古家的人,她也會變成陸細辛那樣的人。

而且,即便她沒有更好的家世,她也不覺得自己差那些白富美什麼。

管家搖頭:「對不起雲小姐,大長老並未說找你做什麼。」

雲念念捏了捏手機,還是不想過去:「斯年呢,斯年什麼時候回來?」

「少主今天有個重要會議,要晚上才能回來。」

「晚上啊。」雲念念深吸一口氣,神色無奈。

大長老就在樓下的客廳,雲念念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才磨磨|蹭蹭下樓。

沙發上,大長老正在喝茶,抬頭看到雲念念,還對她笑了笑:「坐。」

雲念念神情飄忽,很意外大長老對她的和顏悅色。

「大長老。」雲念念叫了一聲。

「雲小姐,今早上的新聞看到了么?」大長老將茶杯放到桌子上,抬眸看向雲念念:「關於陸細辛團隊研製出抗癌藥物一事,你知道吧。」

雲念念忙不迭點頭:「知道,知道,我都知道的。」

「聽說,你和陸細辛關係很好?」大長老又問。

「嗯,還行,她是我四師姐。」雲念念語氣帶著點不確定。

「那就好。」大長老點頭,「念念啊,你的身份如何,配不配的上少主?你最是清楚。」

雲念念臉色蒼白,垂眸不語。

大長老繼續:「你這樣的身份,夜家是不會接受的,即便少主執意也不可能,夜家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

「不過——」說到這,大長老話音一轉,「萬事沒有絕對,只要你顯示出你的本事,能幫助少主,說不定真有嫁入夜家的可能。」

雲念念聽明白大長老話里的意思,激動抬眸:「您想讓我做什麼?」

「很簡單。」大長老轉了轉拇指上的玉扳指,「你和陸細辛關係不是好么,你去跟走走關係,討好她,只要你能說通她將抗癌藥物的專利,授權給夜家,我就不再阻擋你進夜家的門。」

討好陸細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