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失去了巨龍,已經失去成為龍星騎將的資格了,唉……」卡倫重重嘆息一聲,臉上充滿無奈,不過他心裡倒像奧萊斯那樣憎恨木白,能夠斬殺巨龍的強者,這樣人是值得敬重的,就算失去了巨龍,以後還可以收服高級魔獸來彌補。

0

一個小時過後。

那群學員逐漸離開了廣場,不過他們私下裡依然在津津樂道的談論著木白的比賽,這估計是近期最熱門的話題了。

按照新生大賽的日程,本來今天還有好幾輪比試的,不過由於出現了意外情況,學院需要時間修復擂台和廣場損壞的路面,只有等到明天才能重新開賽。

「木白哥哥。」迪拉見到木白走到身前以後,欣喜的叫道。

木白微微一笑,望了一眼身邊的劍無悔和火,目光最後落在躺在地面上依然沒有清醒過來的丹尼身上,嘆息道:「丹尼醒來以後就要永遠離開天龍帝國了。」

「丹尼醒來就要離開了嗎?」火狼身子一震道。

木白點了點頭,苦笑道:「小胖這次能保住一條命都算是奇迹了。」他哪裡不知道柳十三的想法,他壓根就沒想要放過丹尼,所以才會給自己安排一場不可能戰勝的比賽,但是比賽結果,還是自己贏了,這恐怕是柳十三怎麼想也想不到的結果。

劍無悔神色一陣黯然,道:「唉……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要和丹尼分別,我本來還以為這是畢業之後的事了。」

木白道:「我心裡也很捨不得,但是已經沒有任何讓丹尼留下來的辦法了。」 火狼嘆道:「我們還是先把這死胖子帶回宿捨去吧,等他醒了,我們再和他好好談談,恐怕最難接受這個結果的就是他了。」

木白點了點頭道:「我們走吧。」

說著,火狼將丹尼背在身上,一行人便朝宿舍的方向返回而去。

高級住宿區,木白的別墅的一間空房中。

「將丹尼放在床上吧,今晚我來照顧他。」木白指著身前的大床說道。

「你受的傷也不輕,還是讓我來照顧丹尼,你好好休息吧。」火狼依言,將丹尼放在床上以後,對木白說道。

「我的傷勢已經沒有大礙了,唉……想到小胖就要離開,我只是想再多看他幾眼而已。」木白嘆道。

「明天等丹尼醒了,再跟他好好道別吧,後面還有比賽,你還是先把身體調養好,不然怎麼能打贏對手呢。」劍無悔說道。

「木白哥哥,你就回去休息吧,不要硬撐著了。」迪拉也勸道。

「迪拉……」木白回頭望了一眼迪拉,心頭莫名一動,想起一個后她就要跟隨貝琳達一起回遠古森林,他心裡便有一種難以割捨的感覺,有太多的無奈。

「火狼、無悔,這裡就交給你們,那我先去休息了。」木白點了點頭,只好同意了。

當晚。

木白的房間里,眾人用過晚餐,迪拉已經躺在木白的床上熟睡過去了。

他站在房間的一面大玻璃窗前,望著窗外那如水般的夜色,心中一陣感嘆。

「瑞安導師。」木白忽然忍不住叫喚一句道。

「怎麼了?」瑞安奇怪的問道。

「你說,我和丹尼分別以後,還有機會再見面嗎?」木白問。

「你就為這事煩惱?」瑞安哈哈一笑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我心裡很難過,少了丹尼會感覺不習慣。」木白道。

「看開一點兒吧,人生總有很多讓你無奈的事情需要你去面對,分別是暫時的,只要那小胖子被驅除出國境以後還能活著,那你們以後總會有團聚的那一天。」瑞安說道。 「我想改變這一切,可是……我還沒有這個力量。」木白深深地無奈道。

「你想改變現在的法則制度,這談何容易,這一切離你還很遙遠,先等你順利從學院畢業再談吧,你需要的不僅僅是時間,還要有機會。」瑞安道。

「還有一件很棘手的事情,你要利用不多的時間做好準備才行。」瑞安又接著說道。

「什麼事情?」木白問。


「你殺了兩隻巨龍,龍谷中的那些巨龍是不會放過你的。」瑞安沉聲道。

木白不覺皺起眉頭。


「想必你也知道你體內擁有一股神秘而強大的力量,但是這股力量不由你控制,如果巨龍找你麻煩的時候,你無法發揮出這股力量,那你必死無疑。」瑞安道。

「我該怎麼辦?」木白連忙問道。

「你的對手至少是兩頭八級以上的巨龍,等級可能更高,龍族這種生物極為記仇,你一旦惹上它們,這輩子恐怕都別想擺脫巨龍的糾纏,唯一的辦法嘛……就只能這樣做了。」

木白聽了瑞安的話,目光頓時一亮,不可置通道:「我能行嗎?」

「嘿嘿,相信你自己,沒有什麼辦不到的。」瑞安笑道。

……

第二天清晨。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大清早便傳來一陣嚎啕大哭聲,將修鍊中的木白給驚醒了。


只見木白的身子倒立在牆壁上,左手雙指撐在地面,他維持著這個姿勢已經整整一晚了。

「那好像是丹尼的聲音。」木白聽清楚了以後,身子一個翻轉,便以站立在地。

走到丹尼所在的房間門前。

木白敲了敲門。

一會後,只見一臉傷感的火狼為他打開了門。

「小胖這是怎麼了?」木白吃驚的問道。

「你去和他談談吧……唉。」火狼嘆了口氣,說著讓開了身子。

「小胖。」

木白進入房間后,一眼就看見醒來的丹尼此刻正坐在床上仰頭大哭著,看那樣子,傷心極了。 「老大,我為什麼要離開學院……為什麼……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丹尼見到木白來了,立即衝下床,一把抱住木白在他肩頭放聲哭泣道。

「小胖,你先冷靜下來,聽我慢慢跟你解釋。」木白拍了拍丹尼的後背說道。

「我想留下來,不想聽你的解釋……嗚嗚嗚……我想留下來。」丹尼大哭道。

木白抬頭望了一眼默然在身前的劍無悔火狼,看來他們是不忍心告訴丹尼真想,擔心刺激到了他。

「你先坐下來。」木白道。

丹尼點了點頭,但依然哭泣不止,和木白一起坐在了床上。

「比賽的經過你現在還有記憶嗎?」木白問。

丹尼茫然搖了搖頭,道:「我只記得我看到了一條巨龍……嗚嗚……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的傷還疼嗎?」木白問。

「是有點兒,但是沒有我的心疼……我不想和你們分開,老大,你快點兒告訴我吧,為什麼要讓我離開學院?」丹尼急切的問道。

「這是國王陛下的命令。」木白道。

「什麼!是國王陛下的命令?」丹尼聞言,臉色更加的蒼白了,心頭震驚無比,他想不出什麼事情會驚動國王讓他命令自己退學。

「小胖。」木白深深吸了口氣,道:「在我說下面的話之前,你要有心理準備,不管怎麼樣,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兄弟,不要太激動。」

丹尼見木白說得如此凝重,不覺稍稍停止哭泣,輕輕一點頭,道:「老大,你說吧,我已經準備好了。」

木白望了一眼劍無悔和火狼,只見他們二人朝點了點頭后,他這才開口說道:「因為你不是人族,還是異族。」

「什……什麼?」

木白的話頓如一道晴天驚雷炸想在丹尼心中,他大腦轟然一片空白,好半響都沒反應過來。

「我……我居然不是人族,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呢……哈哈哈……我居然不是人族,那我父親算是什麼?」丹尼狀若瘋癲的自嘲大笑道。 「老大,你這是在嚇我的對不對?這一定是你們商量好的,想要捉弄我,對不對?」丹尼忽然用力抓住木白的雙肩,小眼瞪得大大地,盯著木白問道。

木白的臉上此時看不出一絲其他的表情,極為嚴肅。

丹尼盯了木白那毫無波動的眼眸凝視良久,忽然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般,無力地鬆開了雙手,嘴裡喃喃低語道:「不是人類……那我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都把我當成了怪物,所以才要我離開學院嗎?」

「小胖,我先前已經說過了,不管別人怎麼看待你,你永遠都是我的兄弟!最好的兄弟!」木白堅定道。

「沒錯,我們永遠都把你當兄弟。」火狼此刻亦是走到了丹尼的身前,沉聲說道。

「老大……」丹尼雙唇顫動的問道:「你實話告訴我,我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比蒙巨獸!」木白一字一句道。

丹尼聽了以後,頓感一陣強烈窒息,張大了嘴,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口來。

房間里,一時陷入了可怕的沉寂。

突然。

丹尼身上傳來一股異常可怕的殺氣,那是野獸的兇猛殺氣,他的雙眼瞬時一片血紅。

「死胖子……你……你可不要亂來啊。」火狼被丹尼身上傳來的氣息給嚇了一跳。

劍無悔雙眉一皺,驚道:「丹尼……他……他要變回比蒙形態了。」

「啪!」

一個響亮地巴掌打在丹尼的臉頰上。

「啪!」

接著,又是一巴掌。

「現在你該清醒了吧?」木白冷冷道。


「吼!」

丹尼口中發出一陣如野獸般的怒吼,幾乎下意識地朝揮白揮出了他的左拳。

「你很憤怒嗎?想殺了我嗎?」木白目光灼灼地望著眼前那顆近在咫尺地拳頭,如果丹尼再近一步的話,幾乎可以一拳將木白的腦袋打爆。

「丹尼,你瘋了!」

火狼驚出了一身冷汗,朝丹尼怒喝道。

PS:十更完。 一會兒后,丹尼身上那股濃厚的殺氣逐漸消散了。

他愣愣收回拳頭,捂著自己的臉頰,不可置信的望著木白,問道:「你……為什麼要打我。」

木白道:「就算你是異族又怎麼樣?我以前在格蘭鎮的時候,修鍊了八年依然無法喚醒斗魂,留級整整三年,我在外人眼裡和異類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受盡屈辱和嘲諷,可這就是現實,你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既然無法改變,你要學會去接受,車到山前必有路,總有一條適合你的道路,我也相信你會找到這條道路堅持走下去!你明白了嗎?小胖。」

「屬於我的道路?」丹尼惘然道。

「你的時間不多了,明天就要被強制驅離出國境,現在還有時間想好以後的打算。」劍無悔道。

「我想要查清楚我的身世。」丹尼說道。

「你想去北方冰原的獸人部落?」木白吃驚道。

丹尼此刻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般,臉上完全看不到以前的那絲嬉笑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道:「是的,不弄清楚我的身世,我是不會甘心的,遲早……有一天,我丹尼還會再回來這裡。」

「你一個去獸人部落,那未免太危險了。上次我們在魔獸領域中殺了很多魔獸,那些魔晶值不少錢,足夠你在另外一個國家安穩下來,等你有實力了再去獸人部落吧。」木白有些不放心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