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說什麼呢?」季青竹一跺腳,拽了拽季岸的胳膊,頭埋的更低了。

0

蘇寧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心想:這季岸不會真產生這種想法了吧?他同意我還不同意呢?古麒和凌書雪已經夠頭痛了,再加一個,著實麻煩啊!

蘇寧和古麒是兩情相悅,和凌書雪是父母之命,而且在皇城的時候患難與共,感情也有了升華。而這季青竹,雖然很漂亮,但是蘇寧確實沒有這方面的心思!

「爹!這人是誰啊?」季青竹摟著季岸的胳膊,瞥了蘇寧一眼,怒氣沖沖的,顯然還在為蘇寧抱了她而耿耿於懷。並且,蘇寧現在的打扮,實在不敢恭維。蘇寧在狩獵戰場穿行了五天,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蓬頭垢面,十分狼狽,就算是從鄉下來的,進城也要打扮一番吧?

這也不能怪季青竹一副嫌棄的眼神,作為季府的大小姐,自然對這件事情如鯁在喉。她寧願狠狠的摔一跤,也不希望蘇寧這樣蓬頭垢面、邋裡邋遢的人來抱自己。

蘇寧將季青竹的眼神看在眼裡,也不在乎。以他的性格,是不可能看著季青竹挨摔不去管的,再說,自己真的那麼不堪入目嗎?

實際上,兩年後的蘇寧變化了很多,十六歲的他已經略顯高大,身材更是強壯了不少,勻稱的肌肉就像是完美的貼身鎧甲,閃耀著迷人的光芒!可惜,人靠衣衫馬靠鞍,他今天的穿著確實有些不著邊際了。可是沒有辦法啊!儲物戒指里就這麼幾件衣服,在紅光之地生活了兩年,這件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青竹,可別小瞧這小兄弟,爹的命就是他救的!」季岸在一旁打圓場。

「他?土裡土氣的,有什麼本事兒?還能救爹爹嗎?」季青竹再次瞥向蘇寧,懷疑的眼神溢於言表。

「好了好了,怎麼這麼不懂規矩?蘇寧是咱們家的恩人,往後你要和他好好相處!」季岸對於女兒的態度,也有些不滿意了,語氣略微嚴肅了些。

「往後?好好相處?他要住在咱們家嗎?」季青竹瞪大了眼睛,問道。

「當然,他救了爹爹,也救了你,為什麼不可以?」季岸說道。

「可是……可是他還抱了我呢!他占我便宜!」季青竹還是耿耿於懷,死抓著這件事不放手。

「你不要胡攪蠻纏,和萱萱先回府吧!」季岸嘆了口氣,打算先讓女兒離開。

季青竹滿臉不情願的樣子,瞥了蘇寧一眼,就和那個叫萱萱的女孩兒離開了。

「大小姐好像不怎麼喜歡我啊!」蘇寧聳了聳肩,他也不想住在季府,可是身上沒錢,只好將就住一段時間了。

「別管她,這丫頭就是被我寵壞了,也該找個男人管管她了。走吧!進去說話!」

說完,季岸就拉著蘇寧進了府邸,可是,蘇寧聽到最後這句話,怎麼覺得……這麼……這麼暗藏玄機呢? 蘇寧進入季府之後,季岸熱情的給他安排了住處。一路走來,蘇寧觀察的倒還仔細。在他眼中,季府並不大,只是四進的院子,配置倒是十分齊全,該有假山的地方有假山,該有池塘的地方有池塘,該有涼亭的地方有涼亭,是帝國中上層人家居住的庭院。

從交談中蘇寧也知道,季岸名下有一個傭兵團,同時還是傭兵工會的會長,在賽因城還有一家酒樓、醫館、刀劍鋪子等產業,算是十分富有了。

季岸將蘇寧安置好,就去忙別的事情了。蘇寧也樂得清閑,洗漱一番,換了一身衣服。衣服是季岸給準備的,自然十分講究。

準備完畢,蘇寧走出屋子。此時,他身上穿的是明黃色貼身衣袍,腰間系著紫蟒束腰帶,腳蹬蠶絲凈塵靴,他本是皇子,身子自然而然的就帶有著一絲貴氣,再配合上這身穿著,風流倜讜,英氣逼人。

天色已晚,明月漸升,蘇寧站在走廊里,依靠著欄杆,抬頭望天,眼中有精芒閃爍,心中已有了明確的計劃。

「光復帝國,並不是一年兩年能夠完成的,北疆府可以收回,但是南方,恐怕並不那麼容易。等到一統北疆后,我就要進入仙門,先提升自己的實力,再做打算!」蘇寧想到。

所謂的仙門,就是古葉大陸的一些宗門,因為這些宗門的宗主、長老多為仙武境的強者,所以世俗界都將這些宗門成為仙門。一個仙字,便體現了普通人對進入宗門的嚮往。在那裡,可以學到強大的武技,可以獲得匪夷所思的力量,是大陸上很多年輕人夢寐以求要進入的地方。

蘇寧正想著,就有幾個僕人過來了,他們手上都端著幾樣小菜,季岸也跟了過來,手上拿著一潭杏花酒。

季岸四十多歲,身材依舊魁梧,穿著衣服,就能感覺到他胸膛肌肉的跳動。可是現在他的腿受了傷,走路一拐一拐的,蘇寧連忙上去攙扶。

「哈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蘇小兄弟果然一表人才啊!」季岸將手搭在蘇寧的肩膀上,豪爽的笑道。

蘇寧被誇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兩人就這樣進了屋內。幾樣小菜擺好,相對而坐,開始談論起來。

季岸講述了很多自己年輕時的經歷,告訴了蘇寧很多為人處世的經驗,蘇寧獲益匪淺。蘇寧也從季岸那裡打聽到了很多消息。比如,如何進入仙門。

「原來你想進入仙門啊!有志氣!」季岸感慨道,向蘇寧豎起了大拇指。

「季叔知道如何進入仙門?」蘇寧一喜。

「當然知道,而且憑你的天資和能力,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一寵成妃 普通人進入仙門,有兩條路,一是直接尋到仙門,登門拜訪,可是仙門縹緲,誰知道這些門派身在何方?二是進入一些學院學習,好多門派每年都會進入這些學院招收門徒,你可以等待這次機會!」

「季叔,我對這些學院還不太了解,您覺得我該去哪個學院好呢?」蘇寧繼續問道。

「丹水山上,有一個半山學院,據說背後有仙門朝陽宗支持,實力強大,無人敢得罪!你可以去那裡進修,而且,三個月後,朝陽宗就會在半山學院招收一批門徒,足足有20人之多,憑你的實力,獲得進入仙門的資格,還不是手到擒來?」季岸笑道,酌了一口小酒。

「聽季叔所言,您應該認識半山學院的一些人吧?既然如此,我就要麻煩季叔了!」蘇寧向季岸敬酒。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我的命都是你救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我會推薦你去半山學院。三天之後,正好是半山學院開學的日子,小女也要回半山學院學習了,你就隨她一起去吧!青竹和萱萱兩個女子,出門在外我也不放心,你正好照顧照顧她們!」

「額……」蘇寧一陣汗顏,原來季青竹也在半山學院啊!雖然女人一向很麻煩,不過,蘇寧也不能拒絕,便應承了下來。

………………

晚上,季青竹的房間,燭光搖曳。有兩個身影,正在追逐打鬧,正是季青竹和武萱萱。武萱萱是季青竹的表姐,長得也是十分精緻,是個美女,只是有些愛打愛鬧,時刻也閑不住。

「青竹,青竹,來,過來讓姐姐摸摸!」

「哎呀!表姐,不要鬧了!」季青竹一邊躲閃,一邊打掉武萱萱的雙手。

「哼!你都讓那個蘇寧給抱過了,還不讓我摸?」

「你還說?不跟你玩了!」季青竹小臉一沉,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自顧自的坐在了床上。

武萱萱向前一撲,就壓在了季青竹的身上,一雙玉手同時印上了她的胸脯……季青竹啊呀一聲,小臉上浮現出一抹酡紅。

「還真是敏感啊!」武萱萱調笑道。

「你又不正經了!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se表姐!」季青竹不滿道。

「好啦好啦!不跟你鬧了!」武萱萱坐了起來,「不過,姐可告訴你,這次你可撿了個大便宜,我看那蘇寧可不簡單啊!」

「就他?!」季青竹依舊不屑的說道,「你看他那身打扮,誰知道是從哪裡來的野小子,到我家騙吃騙喝來了!也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這次爹爹都幫著他說話!」

「我看哦!是你爹想把你嫁出去嘍!」武萱萱一語道破。

「嫁給誰?那個蘇寧嗎?別開玩笑了!」

「這就是你的眼光不行了!」武萱萱說道,「就憑他救你時展現的身手,我斷定它肯定是一個很厲害的武者!」

「他和咱們差不多的年紀,能有多厲害?」季青竹繼續反駁。

「哎呀!你是文學院的,所以你不懂!就憑姐的眼光,我看他起碼是初級境中期!」武萱萱一本正經的說道。

「初級境……中期?那如果放在咱們學院里也是前十名的高手了!我才不信他有這麼大的本事呢!」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已經提醒你了。你不是要找一個英俊瀟洒、文武雙全的白馬王子嗎?那個蘇寧就不錯,而且還抱過你,算是有肌膚之親了吧!」武萱萱的語氣漸漸有些調笑的意思了。

「你再提他抱過我的事情,我……我就真生氣啦!」季青竹怒氣沖沖,一雙大眼睛瞪著武萱萱,小臉漲紅,顯然對這件事情極其在意。

「好吧!不惹你生氣了!我走了啊!」武萱萱站了起來。

「這麼早,你去幹嘛?」

「當然是去找蘇寧,看看他是否跟我想的一樣!」武萱萱嘻嘻笑著,急匆匆的離開了房間,一副痴女急不可耐的樣子。

季青竹搖了搖頭,無奈的關上了房門,心想,表姐什麼時候對男人這麼有興趣了?

………………

房間門口,蘇寧將季岸送了出來,兩人相談甚歡,也喝了不少酒。季岸被僕人攙扶著離開了,只剩下了蘇寧,他打算在門口涼快涼快,透透氣,便坐在了欄杆上,抬頭望月。

這個時候,在一處角落裡,一個女孩兒偷偷的看著蘇寧,正是武萱萱!

當她看到蘇寧的樣貌,蘇寧的穿著,蘇寧的氣質的時候,立刻眼前一亮,激動的笑逐顏開,心中讚歎道:「姐的眼光果然沒錯啊!果然是帥氣、英俊、瀟洒……」

蘇寧的靈覺如此強大,自然注意到了藏在角落裡的武萱萱。

「這算什麼?鬼鬼祟祟的,偷窺嗎?」蘇寧正納悶呢,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

武萱萱一愣,見蘇寧看過來,激動的差點暈過去,連忙慌亂的躲開,靠著牆壁呼呼喘氣,好久才平靜下來。

「觸……觸電的感覺,姐……姐戀愛了!姐竟然會喜歡男的!」武萱萱自語道。 (ps:一段小gao潮,也許會很爽!容我慢慢醞釀!求鮮花,求收藏!)

蘇寧不知道武萱萱躲在角落裡鬼鬼祟祟的在幹什麼,他也沒有興趣知道,伸了個懶腰,便回到了屋裡,提筆開始寫信。

這封信是寫給駐守在黑龍城的文曲星將軍的,現在蘇寧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此人。信中說明了自己的狀況和計劃。蘇寧打算三日之後,陪同季青竹和武萱萱一起回半山學院,在那裡取得前二十名,就可以獲得前往仙門的資格。而且,在這期間,蘇寧還想要聯合文曲星將軍,強迫杜冷丁交出兵權,統一北疆府。

只要北疆府能夠統一,便是代表了正統皇室的力量,哪個軍閥敢不依附,就是作亂,就是背叛,到時候蘇寧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出兵圍剿。當然,那些軍閥實力強悍,有些也肯定不肯依附,蘇寧勢微,也不可能選擇全面開戰,所以他才要去仙門修行,等到實力強大了,再回來光復帝國的榮光。

計劃很完美,現實卻很骨感,現在的蘇寧,最缺的就是錢了,可以說身無分文也不為過。

「出門在外,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現在我身上,唯一能換成錢的就是丹藥了,趁著這三天清閑,必須去一趟大荒古城,拍賣一些丹藥!」蘇寧想到。

在紅光之地的兩年時間,蘇寧煉製了不少丹藥,都貯存在了儲物戒指里,如今正好拿去拍賣換一些金幣。蘇寧的性格很要強,雖然救了季岸,可他也不想太麻煩季家,更不想收他們的財物。

決定了此事,第二天一大早,蘇寧就向季岸告別,說自己有要事要辦,需要離開兩天。季岸也沒有具體詢問,只是為蘇寧準備了馬匹、盤纏。蘇寧離開了季府,直奔大荒古城。

大荒古城是北疆府的首府,魔修者入侵古葉帝國之後,辰皇子失蹤,大軍閥杜冷丁就頂替了他的位置,統治著這座城市。整個北疆府,只有在大荒古城有一家拍賣行,名為蘇黎世拍賣行。據說,這家拍賣行的主人,還有著仙門背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蘇寧一路疾馳,中午就來到了大荒古城。大荒古城曾經是整個大陸的政治中心,後來古葉帝國建立后,都城南移,大荒古城才作為北方的軍事重地,設立北疆府,用來統一管轄北方軍政。

能夠成為整個大陸政治中心的城市,自然非同一般。遠遠看去,整座城,宛如匍匐著的巨獸,巍峨雄壯。黑色的石頭堆砌成數十米高的厚重城牆,不知經過了多少歲月,刀劍的划痕依稀可見。

傳言,大荒古城,永不陷落!

就是這樣的雄城,沒有喧囂,也沒有煩躁,宛如一位持劍而立的遠古戰神,一直以它一貫的威嚴冷眼相待時光的雕琢,無畏無懼!

蘇寧進入大荒古城,下馬而行,找了一間客棧,先把馬匹安頓好,便去尋找蘇黎世拍賣行。 妖孽王爺寵妻無度 對於大荒古城,他並不熟悉,在街上轉了兩圈,立刻就有一個黑黑瘦瘦的小男孩找了上來:「這位少爺是不是剛入城,是在找客棧嗎?」

蘇寧一笑,知道這小男孩兒找自己原因。在大荒古城這樣的大城,總會有一些人,專門從事「包打聽」這樣的職業。只要給他們幾個銅幣,就可以從他們那裡獲得一些消息。別看這小男孩兒年紀小,精得很,肯定看出了蘇寧剛剛來到大荒古城,便想過來招攬生意。

冷酷王爺毒蠍妾 蘇寧遞給小男孩一個銀幣,說道:「我要去蘇黎世拍賣行,需要一些拍賣行的信息,比如今天晚上的拍賣物品是什麼?每次拍賣會所拍之物的成交價格是多少?尤其是丹藥的交易價格,你要特別留意。打聽到這些消息,一個時辰后我會來這裡見你,到時候再付你一個金幣!」

小男孩聽到可以賺一個金幣,心中一喜,接過了銀幣,一路小跑離開了。蘇寧第一次來拍賣行拍賣,不得不小心一些,否則被人宰了都不知道。

一個時辰之後,小男孩回來了,帶來了令蘇寧十分滿意的消息。拍賣行今天晚上就會有一場拍賣會,被拍賣的物品涉及很多種類,其中就有一顆丹藥需要拍賣,而且是作為拍賣會最後壓軸的拍賣品,此丹名為歸元丹!

對於歸元丹,蘇寧倒是很熟悉。這是一種能夠提升初級境修者境界的丹藥,一粒歸元丹,就可提升一個小境界。此丹煉製時需要很多戰獸晶核,而且是等級頗高的戰獸。不過,對於蘇寧來說,此丹煉製起來十分容易,只不過是將戰獸晶核融合罷了,沒什麼技術含量。

就是這種蘇寧瞧不上眼的丹藥,拍賣的底價,卻讓他心中震撼不已,竟然足足有五萬金幣。

「這種毫無技術含量的丹藥,拍賣底價就有五萬金幣,他們是沒有見過真正的丹藥嗎?」蘇寧心中感慨,「幸虧打聽了一下行情,要不然我拿一袋子丹藥過去拍賣,可不把拍賣行的人嚇死?可能還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畢竟這裡是杜冷丁的地盤,讓他知道我還活著的話,就麻煩了!」

了解了行情,蘇寧就放心了。於是,他打算只拿出一粒丹藥拍賣,就是初級破階丹。

初級破階丹,可以讓初級境九重的修者,直接晉陞到開塵境,提升的是一個大境界,比那歸元丹不知要高級多少倍。歸元丹這種級別的丹藥,都能賣到5萬金幣,而且還是做為壓軸的拍賣品出場,那麼,自己的這粒破階丹,不知道會賣到什麼價格?十萬,二十萬,還是更多?

想到這裡,蘇寧就有些興奮,煉丹師果然是最富有的人啊!

很快,蘇寧就跟隨小男孩來到了蘇黎世拍賣行。蘇寧多付了一個金幣,畢竟,小男孩給他的消息,具有十分重要的價值。

蘇黎世拍賣行門口,有兩座造型奇特的威武石獅坐鎮,整個建築渾然一體,宛若白玉雕琢,建築最頂端有一面大旗飄揚,旗上繪製的是一把被青蛇纏繞的寶劍,甚是詭異!

拍賣行門口,很多人正在進入,看來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了。蘇寧在不遠處的商店買了一件斗篷,包裹住全身,向門口走去。

………………

蘇寧走向拍賣行的同時,在拍賣行內部,一個包廂之內,一個銀髮老者和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坐在一起,品著茶水。

「師傅,您說我煉製的那枚歸元丹,最終成交的價格會是多少?」年輕人問道。

老者笑道:「那枚歸元丹,藥效已經發揮了八成,就算是師傅我,也只能做到這一步!我看,最終成交的價格,不會低於30萬!」

「30萬?!」年輕人一喜,激動的站了起來。

「好徒兒,今日必定是你名動大荒古城的日子,今日之後,必定會有很多帝國名流找你求丹,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老者笑眯眯的捋著下巴上的小白鬍子說道。

年輕人喜形於色,連忙上前一拜,「徒兒感謝師傅的栽培!必定不會忘記師傅的恩情!」

……………… 拍賣行之外,蘇寧一襲黑袍,向門口走去。蘇黎世拍賣行的門口看似沒人把守,可是,等到蘇寧剛剛接近,立刻從旁邊閃出來幾個大漢將他攔了下來。

蘇寧一皺眉,眼神中閃過一絲凌厲,這麼多人進入拍賣行,為什麼他們偏偏攔住了自己?

這時,一個身穿純白色薄紗裙的女孩兒走了過來,她皮膚白皙,身段曼妙,眉如遠山含黛,膚若桃花含笑。一走過來,那幾個大漢就自動退了回去,看來,這女孩兒應該是拍賣行的服務人員。

女孩兒和蘇寧差不多的年紀,見到蘇寧后,先是不露痕迹的打量了一番,眼神中有精芒閃過,然後才露出了一個善意的微笑,問道:「不好意思,您應該不是常客吧?您有拍賣行認證的會員徽章嗎?」

蘇寧愣了片刻,看了看其他進入拍賣行的人,來到門口都會拿出一枚金質徽章戴在胸前。原來,進入這裡還需要會員徽章啊?這蘇黎世拍賣行的規矩倒還挺多!

蘇寧想了想,說道:「我今天是第一次來,如果需要辦理會員徽章才能進入的話,我可以立刻隨你前去辦理!」

那女子溫婉的一笑,明眸鋯齒,「謝謝您的合作,辦理會員徽章需要50枚金幣的手續費!請隨我來吧!」

蘇寧一怔,這麼貴?沒有那麼多錢啊!蘇寧身上確實沒有50金幣,來到時候,也沒好意思從季家拿太多,只帶了十幾枚,如今看來,沒有錢真是寸步難行啊!

「這位小姐,如果我是來拍賣的,也需要辦理會員徽章嗎?」蘇寧勉強問道。

那女孩再次看了蘇寧一眼,蘇寧也看向了她,四目相對,莫名其妙的,女孩兒的心臟砰砰跳動了兩下。此刻,她大概也明白了蘇寧的難處。以前,她也遇到過這種賣主暫時沒有現金辦理會員徽章的情況,大多數是不允許進入的。不過,女孩兒顯然很善良,想了想,便說道:

「原本前來拍賣物品也是需要會員徽章的,不過,我可以先帶你進去,起碼先鑒定一下物品。要是物品價值很高的話,說不定會長還會贈給你一枚徽章呢!有了徽章,就可以進入拍賣大廳了!」

蘇寧心中一喜,對眼前的這個女孩好感大增,起碼這個女孩兒很善良。換了別人,估計早就讓蘇寧離開了。

蘇寧跟隨這個女孩兒進了拍賣行,通過正門后,就是一段裝飾極其華麗的寬闊通道。可是,蘇寧在女孩兒的帶領下並未直行,而是在某處突然左轉,進入了一個狹窄的走廊。

「我們的鑒定師都在拍賣行的地下一層,你沒有會員徽章,是不允許進入拍賣大廳的!我也只能幫你到這了!」女孩說道。

蘇寧跟隨著女孩,掃了一眼她那曼妙的身影,說了聲謝謝。這個女孩兒,並不比蘇寧認識的其他女孩兒漂亮,但是心地很善良,蘇寧還是很讚賞的。

走廊直通地下,又穿過了幾個小石門,便來到了一個略顯昏暗的房間中。房間之中擺放了一個大桌子,桌子後面坐著一個人。這人穿著一件寬大的紅色袍子,將全身裹的嚴嚴實實,雖然在屋裡,可那人還是將袍子上的帽子罩在了自己的頭上,即便是蘇寧走近了,也看不清他的臉。

這個奇怪的鑒定師一直在拿著放大鏡看一張地圖,蘇寧的到來並沒有引起他的興趣。

「白禮爺爺,這個人沒有會員徽章,不過他有東西想要拍賣,想讓您提前鑒定一下!」女孩兒聲音甜甜的,對那鑒定師說道。

「你這丫頭,我忙的很啊!這都多少次了,你領沒有會員徽章的人過來鑒定,連手續費用都付不起的人,又能拿出什麼好寶貝出來?」紅袍人聲音沙啞,氣息短促,一聽便是老頭的聲音。語氣中包含著對蘇寧的不屑,還有對可愛女孩兒的嗔怪,但也並沒有發脾氣,一看也是一個性格溫和之人。

「可是,這次有些不一樣啊!」女孩兒伏在紅袍老人身邊,顯得神秘兮兮的樣子。

這紅袍老人終於抬起了頭,紅色帽子下掩蓋的是一張蒼老的臉龐,看了蘇寧一眼,這一眼,混沌的目光中頓時光芒閃爍,可能,他也看出了蘇寧的氣質不俗!

「年輕人,氣質不錯!現在很少看到像你這樣精氣神十足的年輕人了!你打算拍賣什麼物品?」

蘇寧拿出了一個白色小瓷瓶,說道:「一粒丹藥!」

「哦?年輕人,真是不巧啊!今晚拍賣會的壓軸物品,就是一枚珍貴的丹藥!那可是朝陽宗丹谷一脈的弟子煉製的丹藥,有那枚丹藥作為壓軸,你的丹藥可能就不能上場參與競拍了!」紅袍老人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