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嘛,他也就是很自然地出軌了。」

0

「嗯。就是真正的出軌。」

「在發現自己被欺騙之後,我當然是非常的憤怒,也是非常的傷心。」

「但我還是再給了他機會的。大致就是一年多吧?」

「因為剛開始的時候,他其實也還是充滿了悔恨。一再表示要改正,乞求我的寬恕。」

「但是,你猜怎麼著?我也是完全沒有想到,很快他居然就又開始故態復萌了。」

「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單單憑藉自己的忍耐,單方面的寬容和諒解,並不能換取到真正的忠誠。」

「終於,到了最後,我實在是再也忍耐不下去了。事情也就只好徹底地了斷了。」

「於是,這段感情也就最終畫上了句號。斷斷續續地,整個延續了五年。」

說往之後,女孩子就低下頭去。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好像是需要把心緒平靜一會兒。

「那你現在豈不是還很恨他?耽誤了你五年的時光。」

「還好了。其實我現在再想到他的時候,心情也還會很平靜。」

看看她現在的表情,還有眼神什麼的。

真的好像是比較雲淡風輕的樣子。

「你不相信嗎?信不信我都是這樣的心態了。」

「對他,既是談不上有什麼愛和感情,也還是談不上什麼恨與不恨。」

「其實,我們到現在都還算是朋友。雖然不算是比較好的那種。但至少也沒有什麼互相傷害的過分行為。」

「或者是什麼互相敵視的表示。」

「儘管他現在已經是有了新的女朋友。」

「我們,有時候還是會要見見面的。」

「不過,那也只是普通性質的見面而已。就像那種最普通的朋友一樣。」

「偶爾甚至還會順便聊聊天,說上幾句話。」

「甚至個別時候,還會在一起吃上個飯。他和現在的女朋友。我就是一個人。」

聽到這裡,Frank真心就是驚詫莫名。

同時也還半信半疑。

「真的嗎?這樣也是可以的嗎?難道,難道你就不覺得挺尷尬的嗎?」

「呵呵,為什麼我一定要覺得尷尬呢?」

「開什麼玩笑?你可是在和自己的前男友,還有對方的新女友在一起吃飯啊!在那樣的場合,作為他的前女友,難道你就真的是可以做得到那樣的包容?你怎麼可能就是有著那麼寬廣的胸懷呢?」

女孩子卻是淡淡一笑。

「不然呢?不然我還能怎麼樣?」

「那些都是已經過去的事情了。又還過去了那麼久。」

「哪裡我還會繼續去仇恨人家呢?」

「而且,其實把仇恨再延續下去,並不算是真正的徹底的遺忘呢。」

「一直要把那些不愉快的感受和經歷,牢牢地記著,記下來的話,那就只能證明自己並沒有忘掉傷痛而已。」

「同時,你並沒有真正原諒對方,更是沒有原諒過自己。」

「那樣的做法,到底又會有什麼意義呢?」

「豈不是白白地讓自己,還有別人,大家都很難受啊?」

「與其是那樣,還不如就選擇現在這樣的方式。」

「大家就心平氣和地分手,彼此離開就好了。」

「然後,關於對方的離開還有改變,儘可能也是儘快地去接受和適應。」

「能夠接受多少,適應到什麼樣的程度,就盡量地達到那樣的水平。」

「之後,大家都嘗試著重新做朋友。只做那種普通的朋友。」

「這樣一來,大家始終都還是可以做朋友的啊。同時,彼此之間,也始終保持著一個朋友的身份。」

「或者說,那份最基本的友情還有存在的空間。」

還真是如此。

看來,這個女孩子,如此的處理方法,還是很理智,也是很成功的。

只是,Frank馬上就要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經歷。

想起了Evelyn。

還有Anna和Elsa。

好像她們對待自己,都是特別的苛刻啊。

幾乎就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對他好一些的。

Frank其實也是覺得非常冤枉和不公平。

自己並沒有任何出軌的言行。

更是沒有什麼對不起她們的舉動。

連想一下要那樣去做的時候都怕是沒有的吧?

但是,偏偏她們一個個,都是要對自己大發脾氣,說翻臉就翻臉。

更不要說,她們還要做出那些絕情絕義的冷酷行為來。

真箇就是說分手就分手。

說了斷就斷得不能夠再徹底一點。

更為重要的是,好像她們在那之前,根本就沒有給過自己任何的機會? 都不用說到什麼第二次,改過重來的機會了。

就連那第一次的機會,也簡直都是沒有好好地給過。

至少是沒有非常完整地給過啊。

印象當中,她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沒有說過什麼「Frank,只要你改正好了,保證不再像從前那樣對我。那我就會答應再和你在一起」一類的話。

想到這裡,Frank都有些羨慕起眼前這個女孩子的前男友了。

人家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揮霍掉無數的機會。

情若初見時 就算是在明目張胆地玩弄她的感情。

影後來襲:王爺不好混 也都是沒有大礙。

最後,她還不得不繼續和對方維持著那種朋友關係。

只是,對於這樣的女孩子,Frank都說不清楚,自己心裏面有著的情感,到底是一種同情,還是一種鄙視了。

但那反正是沒有什麼佩服的情緒了。

現在Frank也不會再覺得她是有什麼偉大和堅強的品質。

甚至都覺得她不過是在縱容那些不良行徑。

都還有些助紂為虐的嫌疑。

他自己是絕對不會玩弄女孩子的感情。

也還非常鄙薄那樣的人物和行為。

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選擇了誰就要打算從一而終的風格。

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對某一個女孩子朝三暮四那樣的不忠誠。

雖然到現在為止,Frank還是沒有真正做到。

每一段感情,最後他都只有怏怏不樂地打包離開的份。

話雖如此。

但是Frank又覺得,如果自己遇到的就是眼前這個女孩子一樣的類型。

三番五次地要挽留自己。

和自己余情綿綿,藕斷絲連。

並不是Evelyn她們那樣果斷又蠻橫的風格。

那麼,自己還會像是現在這樣的執著嗎?

恐怕沒有那麼的簡單吧?

很可能,有了那樣優越的條件之後,Frank的第一反應,也會是同樣的滿不在乎了。

這樣的自我剖析,還是蠻有好處的。

Frank突然就覺得,自己這不是來Ayala無所事事地四處晃蕩的。

而是來搞學術研究的。

他現在深入思考,以至於走神的模樣,儼然就是一副專程前來體驗生活,還有做社會調查的學者風範嘛。

離開這個或許已經習慣了逆來順受的女孩子。

Frank就往Ayala的出口走去。

自是白衣卿相 大概他現在也是覺得,今天的收穫已經算是相當的豐富了。

也是可以就此打道回府的啦。

才走到商場的某一個門口。

還不算是Ayala的正牌出口。

Frank就又想起了Jackson。

沒辦法。

Jackson那個傢伙的破壞力實在是太大。

好像是處處都還殘留著那些力量的痕迹。

——就算是在出口這樣的場所,實際上Jackson也還是有一些慣用的手法和招數。

那就是問路了。

一般情況下,Jackson就是要針對那些正在出口處排隊等車的女孩子們下手的。

當然那一個個的就是單身一人的女孩子了。

就是厚著臉皮去問人家要去哪裡。

其中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不管人家回答說是要去哪個地方。

Jackson那傢伙都會是萬變不離其宗地答應一句:

「哎呀,真是非常的巧啊。我也正好是和你同路呢!美女,你可以給我說說,具體應該是怎樣去那裡嗎?」

其實,Frank覺得那不就是一句徹頭徹尾的廢話嗎?

你都這麼大個人了。

又還是好好的在這裡等車。

怎麼可能你就是連去哪個方向,還有那大致的線路,都是一無所知的嗎?

真是那樣的話,你也應該是記得,自己這是在等著計程車的啊。

無論如何,那計程車應該知道怎麼帶你過去的好不好?

難道你是真的要過問那些路程之中的具體路線,還要詳細到某一兩個站點的嗎?

不過,從實際狀況來看。

這還真是一個比較好的借口。

因為在這之後,Jackson往往就會要順理成章地邀請人家一起吃飯什麼的。

說是要向對方表示一下感謝之情。

這樣的邀約,倒還真是有些自然而然,不動聲色,不露痕迹的啊。

Jackson和那個Roxxie,不就是這樣的方式認識的嗎?

正是想得出神。

也還是覺得有趣的時候。

Frank已經是走到了Ayala門口廣場的台階那一片區域。

打算就從那背後的出口離開。

然而很巧的是,居然就是再一次遇到了Roxxie。

這簡直就像是在夢境之中一樣。

Frank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

他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真的嗎?

怎麼就會讓人有一種完全搞不懂狀況的感覺啊?

Frank真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遇到Roxxie。

也是不知道,怎麼剛才就會突然想到了她。

他可以對天發誓。

自己真就是沒有刻意地要想起Roxxie。

也沒有想過要遇到她的好不好?

並且,這也確實是太巧了一些吧?

一分鐘之前,才想到了這個人。

馬上,一轉眼就真箇再次遇見了她。

再說了,說是想到了Roxxie。

那也明明只是因為想到了Jackson,某一個念頭之中,順帶著想到的好不好?

根本就不算是Frank特地想到Roxxie的啊。

另外,這Roxxie也實在是有些古怪之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